第五章

    二○○三年春天

    她很喜欢转弯,不是绕着圈圈转,而是在路的转弯处,对着另外一个方向有期待。

    从家里到小词的幼稚园要经过三个转弯,经过两个十字路口,然后回头上二十步,在另外三个转弯后,她来到工作的地方——仁爱诊所。

    下午四点,诊所休诊,早班护士下班,要到六点,诊所才会重新开启。

    孟纯沿着旧路,三个转弯,先到幼稚园接小词,再一路走到超市买菜,回家做饭。

    诊所很小,但门庭若市,一个医生,却有七个轮班护士和药剂师,常常,早上时间,孟纯还没有走到诊所门前,就看见几个母亲带着小朋友在外面等着挂号。

    医生康承姜的脾气相当好,面对闹脾气的小孩很有一套,于是得到许多家长的认同和赞赏,小词也是这里的常客,幼稚园里感冒传来传去,一不小心,她就要坐上诊疗椅。

    “下班罗!晚上有没有节目,我们要去brUB,一起去好吗?”同事小真问孟纯。

    小真是个活泼外向的女孩子,在诊所里很得人缘,常常一个吆喝,就领齐一群同事出门狂欢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去接小词,而且我父母……”

    “父母在家,等你回去做饭给他们吃。老台词了,能不能换点新鲜的?很容易解决嘛!

    你呢!先去接小词,然后买一个披萨回家,让家中的老爸爸、老妈妈换换口味,接着,就可以出门和我们狂欢一夜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不是太好,你们自己去玩,明天再告诉我,有没有新艳遇。”孟纯笑着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真不合群,讨厌,以后不约你了啦!”

    一跺脚,小真扭头往外走,看着她,孟纯羌尔。年轻真好,不必理会别人想法、不用顾虑生活未来,只要单纯地享受青春,青春……一种离她很远很远的东西……

    摇摇头,她劝自己别想太多,拿起自己的包包,走出诊所,康承姜等在外面。

    “不要介意小真的话,她是无心的。”

    他喜欢她,从孟纯进入诊所工作的第一天起,他就欣赏,只是她总有意无意拒绝他的好感。

    感情的事一向难讲,这几年,小词渐渐长大,他和小词相处得不错,他想也许早晚会突破僵局,赢得机会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介意小真,她是个天真女子,康医师应该好好把握。”小真对康医师的感觉众人皆知,只有当事人一团模糊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把握小真,这会不会……太扯?”

    “-点都不扯,你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,才叫太扯。”

    低头,孟纯看向自己的鞋尖,许多年前,她也有一双式样相仿的鞋子,那是“他”送的……不过,真的好久了……

    “我、我陪你去接小词。”他抓抓头,再次忽略她的拒绝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去。”

    拒绝他已经成了惯性,孟纯有自己的坚持。

    “你的固执是为什么?难道你还期待小词的爸爸回头?”

    “他会不会回头,都是小词的亲生父亲。”

    在心中,她有另外一句回应——他不会回头了,她很确定。

    只不过她心中的“他”,和康承姜口中的“他”,不是同一个人。在外人眼中,她的丈夫叫孟余邦,是个风流花心的烂男人,和她心目中认定的“他”,有很大差别。

    拉出距离,点头笑笑,她维持一贯的疏离。

    “康医师,先走了,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走十步,她知道康医师的眼光还在自己身后处,不回头、不看他,她不想给人无谓联想。

    转弯,松口气,她逃离灼热目光。

    天渐渐暖和,夏天快到了,夏天一到,小词就要从幼稚园毕业,准备进入学习的另一个阶段。她该替女儿买张小书桌,不能老和她共用。

    想到小词,微笑挂上嘴畔,小词是她的骄傲,她天真聪明、活泼外向,人缘极好,在孟纯眼里,再没有小孩子比她更可爱。

    再转过-个弯,孟纯闭起眼睛都能走到里夫面包店。

    正是面包出炉时间,阵阵面包香引人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走进窗明几净的店里,她挑选爸妈最喜欢的起司蛋糕,和小词爱吃的葡式蛋塔,结帐时,师傅端出一盘刚做好的义大利白布丁。

    看见它,一阵鼻酸,曾经那是他们的最爱,现在他还吃吗?恐怕不了吧?在经过那么多的事情后,心情不同,口味也有所改变吧!

    “孟小姐,一百零五块。”孟纯是这里的常客,店员认得她。

    “好,谢谢你。”付过钱,她不敢再多看义大利白布丁一眼,回忆对她向来无情。

    走出面包店,孟纯继续向前,过了那个转弯,走二十步,她将见到可爱的女儿,想到这里,她的脚步变得轻松,哼着快板歌曲,她小跑步起来。

    突然,在路口转弯处,她迎面撞上一个高大男人,没抬头,道歉先出口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孟纯仰头,接触到男人的眼光时,愣住。

    是他!居然在转弯处又碰上他……生命到底怎样安排他们?

    男人的表情不会比她好看,下一秒,他握住孟纯的肩膀,两颗眼珠子一瞬不瞬盯住她看。

    “伊伊,你没死!”是讶异、更是惊喜,如果天上真会掉下礼物,那么,她就是他最好的礼物了。

    他抱住她,管不得马路上人来人往,顾不了熙攘人群经过时,都对他们投出好奇一眼。

    孟纯一动不动,感受这纯然的阳刚,她深吸气、深吐气、吸气、吐气……直到情绪又归她掌管。

    没事的,再不会有事了……只要够勇敢,会闯过这-关,她不害怕时间经多年流转,又转回她冲不破的迷团。

    不松手,天烨打死都不松手,假设这只是幻象,那么他要幻象一直留在怀里,不褪色!

    七年了!从他亲手埋下“伊伊”那天起,已经整整七年、他不断说服自己,这是一个不错的结局。

    天语有伊伊,伊伊有天语,他们又像活在世间时一样快乐开心,虽然他寂寞,但他知道她们快乐,他愿意将就。

    可是,她居然出现了,在马路的转弯处!

    仿佛他们回到她国中那段,他总在第三个街口等待,等待她们放学回来。

    伊伊不多话,说话的人经常是天语,他站在两人当中,手臂在不经意间相碰,她软软的香甜传人神经中枢……

    怀里的人呼吸平顺了,她拉拉他的衣服下摆,很努力仰头,才接触到他那双充满感动的眼眸。

    是她!没错,就是她!当年的海浪没有卷走伊伊,她让人救起,只是她太伤心他的话,才会负气躲在角落,不愿出面相寻……

    “伊伊,谢谢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再次,他把她好不容易探出来的头又塞回怀里,要是头脑没弄清楚,孟纯会以为自己是只侧颈龟。

    呼吸着他的味道,那是种让人舒服的味道,不是古龙水,是单纯的男人体味,他的手臂很有力,容不得别人抗议,似乎,他就要这样子,抱住她,一生一世。

    咬咬唇,决意挂起演技派笑容,聂天烨和唐伊伊是过去式,而孟纯很满意眼前的生活,不想改变,更不想回去……面对罪恶……

    “先生,我想你弄错了,我不是伊伊,我叫孟纯。”她在他怀里抗议。

    他不理她说话,仿佛她说的是火星语,地球人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“先生,我不能呼吸了,你可以放手吗?”

    没错,她讲的是火星话,天烨果然一句都弄不懂,他自顾自抱着她,只要她在他怀里,就算陨石撞地球、外星人大举登陆,他都不管。

    “你再不放手,我会赶不及接女儿下课。”

    好啦!恭喜恭喜,地球话的女儿和火星话的女儿两字发音相同,他终于听懂了。

    天烨松手,封上两道寒冰,他问:“你有女儿了?”

    他受创表情竟让她有一种报复快感,挂上无言的甜美笑容,她说:“嗯!是个很可爱的小女生,可是她还很小,你不能对她动歪脑筋,虽然你长得很帅,我还是很难接受一个老女婿。”

    笑咪咪间,她化解危机,孟纯在心间告诉自己,她不怕他,只要坚持,她的生活不会因为一个突发意外改变。

    “哦!对了,我再说一次,刚刚你没听清楚,我叫孟纯,不叫伊伊,我想你认错人了。再见-!”

    挥挥手,她向转弯处走,再二十步,小词会在那里等她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冲向前,拉住孟纯的手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认错人,”他固执。

    虽然,她变得比较活泼轻松,虽然不爱笑的她,把笑容挂在脸上,但他直觉认定她就是唐伊伊。

    “随你,不过别在大马路上拉拉扯扯,别人会误会。”

    抽回自己的手,好怪,平时短短的二十步路明明一下子就到,怎么他出现,二十步变成迢迢长途。

    “你结婚了?”

    “嗯!我先生是大公司老板,你失业吗?要不要我叫我先生帮你安插一个工作?”

    最近失业率高,很多人都会出现精神方面的疾病。

    伊伊结婚了?这消息对天烽而言是青天霹雳,不过,他只容许自己闪神两秒钟,马上复原,他不会让何人、任何事,阻挠他们复合。

    “我陪你去接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我老公嫉妒?”

    “你的老公是我。”他丫霸得让人生气。

    “谢了,我还没疯到四处找老公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找,你的老公就是我。”牵起伊伊的手腕,他不要再浪费任何一秒钟,就算他们当中有重重困难,他也会一一解决。

    天烨强势问:“你的女儿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你要绑票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手上没有绳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限制我的行动?”

    “我以你的方向为方向,不算限制。”他简洁回答。

    她生气了,红红的脸染上两抹嫣红,她瞪着手腕上的大掌,说:“不限制?好啊!请放开我的手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放开。”

    天烨一放手,孟纯头也不回往前跑,对她而言,这个男人的代名词是麻烦。

    JJJJJJJJJJJJJJJJJJJJJ

    孟纯跑步速度快,但腿太短,加加减减,还是输给了身后男人,何况短短二十步远,根本不可能摆脱一个存心追她的怪男人。

    “妈咪,你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一团圆滚滚的球体,从校门口直直滚进孟纯怀里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你有没有等好久?江老师,对不起。”孟纯一面抱起小词,-面频频对老师道歉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还有好几个小朋友没走,对了,上国小后,小词要留下来上安亲班吗?她书包里面有通知单,麻烦填一填,明天交回来,园长想事先统计人数,准备开班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晚上和小词的爸爸商量,明天交。”

    小词的爸爸?这个名词很碍视听。不过,没关系,若是条件能谈拢,他不介意当这个小胖妹的爸爸。

    江老师看看盂纯身后的男人,微笑摆手。“没问题,这位就是小词的爸爸吗?眼睛和小词很像呢!小词,明天儿。”

    老师的认定让孟纯尴尬,退一步,他就在她身体正后方。

    天桦接手小词,把她抱在自己怀中。很不满意这个小娃娃,长这么大个儿,还要妈咪抱?没听过中气郁积会让人长不高?

    他的敌意,敏感的小词感觉到了。她偏过脸,对江老师说:“他才不是我爸比,我家爸比比他帅。”

    她的回答让天烨不爽到极点,要不是她眼睛长得像他,会让人误认他们是一家人,他早早把她往地上摔去。

    抱住她的手缩了缩,圆屁股坐进小号马桶,真……壅塞!

    “这样子?是我弄错了,小词、孟妈妈,对不起哦!”江老师道歉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小词,跟江老师说再儿。”

    挥挥手,三人离开幼稚园几步远,孟纯停下脚步,皮笑肉不笑地望着天烨。

    小词是个最合作的小孩,她用肥肥的食指戳戳天烨胸膛,小脸倨傲地说:“这位先生,你可以把我放下来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,以后你别再跳到你妈咪身上,她很瘦,经不起你压力,你不是普通级的圆。”

    他连人家的母女情深都有意见?怪!

    孟纯叉起腰,学起小词的泼辣。“这位先生,我的女儿一点都不圆,请不要伤害她的自尊心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头对小词说:“乖女儿,这位先生没读过历史,他不认识杨贵妃,不懂欣赏你的美,我们原谅他没知识好吗?”

    小词从小就让一群家人,哄着、宠着,一路呵护到大,她从没自觉自己属于肥胖族群。

    曾经,在幼稚园里有小朋友笑她胖,她哭着回家,问爷爷奶奶她自己是不是大胖猪,他们不断安慰,却没多大成效。

    连连几天,小词逢人就说她“非常非常”不快乐,大家才发觉问题大条。

    幸而爸爸找来杨贵妃当床边故事,讲了几天,告诉她,胖是美不是丑,从此他们发展出一套说法,对抗别人口中的批评。

    “好,没知识的人很可怜,我们原谅他。”小词得意说。

    “小词会原谅别人,很棒哦。”也许是受小词感染,大家都认为,这几年,孟纯闷闷的性格转变得开朗。

    “这种宠溺只会把孩子宠坏,对她没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我的孩子,我想怎么宠就怎么宠,不行吗?”拉起小词,她往下一个转弯处走。

    “你必须请我吃饭。”搭上她的肩膀,他宣示所有权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请你吃饭?”他是游民流氓吗?逢人就要逼人家请吃饭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撞到我。”没看她半眼,她的行动由他作主安排。

    小词推开天烨,虽然有很多帅帅男生想追妈咪,但是没有一个像他那厚脸皮。

    “我妈咪钱赚很少,没有钱请你吃饭。”拉起妈咪两手,她不给他机会,这个男人……讨厌!

    “我去你家吃。”他要求的只是一顿家常饭,虽然这顿家常饭显然是鸿门宴。

    “不要去我家,你饿了吗?”小词从妈咪的面包袋袋里面,挑出她最喜欢的蛋塔,把其中一个交到他手上。“你吃这个,不要再当跟屁虫。”

    “知不知道,一个蛋塔的热量相当于两碗饭?你居然买这种东西给她吃,难怪……罗马不是一天造成的。”哼哼两声,他是做婴儿食品起家,对热量这种事,他是专家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对我女儿的身材这么感兴趣?”她蹲下身,帮女儿剥开纸袋。

    “现代许多小孩得到小儿糖尿病、小儿高血压,这些病都是因为父母亲的失职引起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打进她心底。懊恼升上眉心,她怎么没想到这一点,拿蛋塔的手犹豫了。

    “妈咪,这是我最喜欢的蛋塔。”伸出手,这个坏男生居然要妈咪收回她的蛋塔。

    “小词……嗯……这样好不好,你吃半个,妈咪吃半个,我们一人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都是这样一天一点,慢慢惯坏的。”天烨冷讽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关心,这是我们的家务事。”

    正色,孟纯不想和天烨耗下去,转身,牵起女儿的手,往家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她不再和他多说一句话,不对他多做一个表情,他爱跟,由他去!

    走过两个十字路口,进超市、出超市,再绕两个弯,她拿他当背后灵看,只不过这个背后灵没有鬼神的穿墙本事,在孟纯和小词走进家门时,他被关在门外面。

    小词回头,在进客厅前,对他做一个鬼脸。

    这个男生,讨厌!对天烨,她的评价不变。

    JJJJJJJJJJJJJJJJJJ

    热腾腾的四菜一汤端上桌,孟纯要小词去请爷爷奶奶吃饭。等半天,人没叫来,连小词自己也失踪丫,孟纯只好到客厅看状况。

    客厅里,小词横在爷爷奶奶身上,头枕着奶奶,脚下垫着爷爷的大腿,嘴里有人喂食起司蛋糕,她一脸太上皇的享受姿态。

    电视里正在上演小词最喜欢的DoReMe卡通,两个搞不懂人类身上怎么会穿那种怪衣服的老人,很认同地追上“年轻人”的脚步。

    “爸爸、妈妈,小词,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我要看完DoReMe才吃饭。”小词反对。

    “是啦、是啦!再等一会儿,等余邦回来再一起吃。”两个老人附和孙女。

    “余邦哥说不定又跟人约会了,不见得要回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孟纯想起“他”的话--孩子都是这样一天一点,慢慢惯坏的-她真惯坏小词了吗?

    “下午余邦打电话回来,说要回来吃饭,说那个、那个……孟纯啊!最近余邦交往的女人叫什么名字?”爷爷问。

    “叫林钰津。”

    小词一面看电视,两只耳朵还竖得高高,准备听大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对对,就是这个名字,我怎么看都觉得她不对劲,你说她是不是在舞厅里上班的坏女人啊!”

    “爸,你想太多,你要相信余邦哥的眼光。”孟纯走到老人家身边,两手在他肩膀上按按压压,帮他捶背按摩。

    “他的眼光能相信才有鬼,要是真准,何必一个月换一个女人,让报章杂志把他写的像个AIDS病媒蚊,害我们家可怜的小词,被人家误以为,有个爱养小老婆的花心爸爸。”

    说起这个不孝子,孟奶奶就一肚子火。

    “余邦哥年纪不小,多少会有些正常社交。”

    “正常?告诉我正常在哪里,骗我没年轻过哦!谁家儿子的保险套用量像他那么大,要是还没给我生下半个金孙,就败了肾,看我饶不饶他!”爷爷说。

    要是保险套卖贵一点,他们孟家就要破产了啦!

    “幸好我们还有小词帮我们孟家传香火,不然叫我死后怎么去见孟家的列祖列宗!”说到这里,奶奶火气更大起来。

    “爷爷奶奶别生气,爸比的保险套是我剪破的,你们不要骂他。我想没保险套,爸比就会照顾身体,不乱跟女人上床。”小词跳出来支援余邦。

    “还是小词最孝顺爷爷奶奶,孟纯啊!你要真的觉得我们两个老人家对你有恩,就勉强和余邦凑合成一对,我们全家五口开开心心过日子,好不好?”爷爷老话重提。

    这些话虽听多了,她还是无力招架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对啦!虽然余邦实在配不上你,可是想想,好歹他多少也符合男人的三高标准。不会和外面的男人差太远,何况有我们两个老人家在,他不敢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“谁敢欺负孟纯?我明天就去修理他。”

    门打开,孟余邦走进门。

    “万岁!爸比回来了!”

    对小词来讲,爸比比DoReMe更具吸引力。一团小圆球从沙发上滚滚滚,滚到余邦身上,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吻,贴了他满头满脸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,今天过得好不好啊!”捏捏她肥肥的脸颊,余邦问。

    “不好,今天我们回家的时候,有一个坏男人吵着要妈咪请他吃饭,爸比,你说男生和女生出去,不能让女生请客对不对?他很笨耶,连这个都不懂。”小词一见爸比告状先。

    “然后咧?”

    “然后他说妈咪撞到他,要妈咪赔,我就拿一个蛋塔赔他,可是他很坏……哦?”

    小词在看清余邦身后的男人时,尖叫一声,她滑下爸比身体,咚咚咚,跳到妈咪旁边,紧拉住妈咪的裙子。

    “小词?”没弄清她看见什么,孟纯直觉地抱起女儿。

    下一秒,天烨从余邦身后绕出来,走到孟纯身边,一把把小词拎到自己身上。“我告诉过你,你妈咪承受不了你的体重。”

    他!他到底想把“意外”延伸到什么时候?孟纯急了,为什么他要闻入她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安稳生活,她不想回顾的呀!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,请问你想怎样。对不起,撞到你的事我很抱歉,行不行?”她口气又急又坏,不符平日形象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为这种小事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你要什么?”她的怒气累积在胸腔正中央。

    “我要你跟我回家。”他说得直接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我的家,容我向你介绍,这是我的爸爸妈妈、丈夫和孩子。”说完,孟纯走到余邦身边,勾住他的于。“还有,请你把我的女儿放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放下她,你就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?”

    “凭你是我的伊伊。”针锋相对,他们谁都不让谁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,我姓孟、单名纯,要不要我把身分证拿给你看?”

    孟家两老看到这场罗生门都觉傻眼,不过,他们从没见过好脾气的孟纯发火,这下子……好戏上场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这位先生,请问贵姓大名?”

    基于一家之主的身分,爷爷走过来,站到天烨面前,缓和情势。

    这孩子的五官端端正正,不像是个为恶之徒,也许他和孟纯之间真有一些故事。

    “我姓聂,聂天烨。”他简单回答,灼热的眼光全落在孟纯身上。

    “爸,他是我们公司的合作对象,几天前林秘书才和他的助理敲定见面日期,没想到,会在今天相遇,实在很有缘分。”余邦也跳出来解围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这样……我们先吃饭,剩下的,吃过饭再说。”

    爷爷招呼大家进餐厅,他没忽略孟纯眼底的忧郁,看来……这个媳妇保不住了。连她在内,余邦错过两个好媳妇,他真要去问问那个算命的,是不是他推错儿子的命盘?

    咬住下唇,情况失控,孟纯不懂,他为什么要延伸这个意外?为什么不让过去付诸流水?

    叹气……她痛恨被命运摆弄,却不能不随命运走……

    未来……她能应付吗?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惜之作品 (http://xizh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