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

    进屋,他们都没回自己的房间,反而进入天语房内。

    桌上好几堆的小说,整整齐齐排列,床头柜上还有天语看了一半的书,摊翻在上面,前夜天语就是熬夜看它,才会住早晨起不了床?

    床上染血的床单被换过了,下人在换床单时,是不是想着,等天语小姐回来,要做哪些可口的东西,好替她补一补?

    可惜……大语想再回来,也无能为力……

    天烨打开她的珠宝盒,里面的每颗珍珠钻石,都是他亲手挑选。

    伊伊走近他,拿起其中一条八心钻炼,从放大镜下,可以看见钻石的切割面呈现出八个心形纹路,这是天语满十八岁时收到的生日礼物,那时她抱住天烨,又笑又叫着说:“我爱死二哥了,”

    “你帮天语戴着这条项炼,不要拿下来,好不好?让我记取天语十八岁的模样。”说着,他环过脖子,亲手为她戴上。

    天语的十八岁……是啊!伊伊记得自己的十八岁,天语帮她布置了一场盛大brarty,她请来全班同学,那夜有五层大蛋糕、有香槟、有巧手大厨烹调的佳肴。

    天语当着全班同学面前宣布--喜欢唐伊伊的同学请趁早死心,因为,我们家二哥已经把她订下来,等她大学毕业就会成为我的二嫂。

    然后,天烨出现,他送给她一枚定情戒指,应观众要求,他俯身亲吻了她,那是她的初吻,一个短暂却令人陶醉的初吻。

    从十八岁当天开始,伊伊认定自己是他的一部分,再不更改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天语最喜欢哪条项炼?”天烨问她。

    “是这条--米妮老鼠。你在圣诞节时送给她的,她爱不释手,一有机会就会戴它出门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她特别喜欢它?”勾住它的皮炼,天烨把它拿高看。

    “它很可爱啊!有一次天语偷偷戴它到学校,张皓哗看见了,大大称赞她一番,把吴含穗气得半死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听听这个故事吗?”天烨要求,他想知道天语生活中,所有他没参与的部分。

    “张皓哗是学校女孩子心目中的白马王子,个子很高、很会打篮球,大家都对他倾慕不已,吴含穗自称是他的女朋友,不准其他人接近张皓哗。

    刚转学的天语摸不清状况,第一天就去向张皓哗表示好感,自然让吴含穗大大修理一顿,那时,天语在学校没有人肯和她讲话、没有半个朋友。

    渐渐的,天语和张皓哗成了好朋友,他们常在一起讨论功课、说说闹闹,吴含穗好生气,却没办法阻止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是我们家天语打赢这个回合?”

    “她那么可爱,聪明的人当然会选择她。”

    “伊伊……我很想念天语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用力,他抱住她,将她锁在身体正中央,柔软的身体贴住他刚硬线条,心在疯狂跳跃。

    天烨的脆弱让她不能适应,他一向强势……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要怎样才能把她留住?”

    他的泪水滴人她的颈项,捧住他的脸,他布满红丝的眼睛里写满哀恸,这个男人呵……让她不舍。

    “她在的,她会一直存在我们心中。我们来约定,谁都不能稍忘她,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忘记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会。”踮起脚尖,伊伊在他唇边落下亲吻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不忘记,她便长存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变得模糊,他加深这个吻。

    心跳加速,她像清晨初露,落在芬芳玫瑰上,纯净无垢。

    松开他,伊伊偎在他颈间,温存着他的气息,

    热烈的吻勾燃起沉睡欲望,他的大手撩拨着她的末梢神经,她轻喘、她娇吟,陌生情潮在她身上流动,伊伊虚软的倚靠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他的肩膀很宽,他的怀抱很暖,仿佛他是矗立在天地间的神只,有他在,再多的危难都侵扰不了她。

    他代表了安全、代表了放心、代表……有他,世界只剩下美景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感觉,是幸福滋味吗?她想,是的。

    他们在拥抱里安慰彼此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伊伊,知不知道,你很美丽?”他的手抚过她的脸庞、她细致的脖子,他吐出浓浊气息,声音低醇而暗哑。

    她知道,但是美丽对她而言没有用,唯有她的美丽落在他眼里,美丽才会形成意义。

    爱他,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,她爱他多久了?从见面那刻算起……她对他,早已是地老天荒。

    衣衫褪去,他的眼神发出惊艳光芒,伊伊柔嫩肌肤上浮出一层嫣红。

    抱起她,天烽走向床边,将她摆在温柔的甜蜜间。

    “我有话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,我听。”

    掀起棉被,他将自己跟伊伊包裹在温暖里。

    “我爱你。”伊伊轻轻喘息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眼神、你的动作、你的一切一切都发出讯息,所以我知道,你爱我。”

    吻再度落下,缠绵缱绻的吻像魔法般,炽烈了两人的心。

    手在细腻的雪白肌肤上滑行,她微弓起身子,将自己全然献出……

    紧攀住他的背,感受他指间传来的一道道心悸……伊伊想、伊伊要、伊伊愿为爱情奉献……

    她回吻他的眉,浓浓的两道粗线。曾经天语和她打赌,没有人能让这两条紧绷线条缓和,伊伊坚持,只要有足够的车福,它们会松弛。

    她回吻他的唇,他的甜津在她嘴里重现,那是专属于他的味道,一种和醉人爱情属性相同的味道。

    轻拨开她的双腿,他将自己镶嵌在她身体里面。

    很痛……但是,为这个男人,她愿意忍受。伊伊双眼浮上一层薄雾,笑还停在嘴角。

    他心怜她的痛楚,抱住她的身体,他耐心等待她适应。

    慢慢地,她紧绷身子放松:慢慢地,他以一种浪漫多情的节奏进出她的身体;慢慢地,他的爱催动两人攀上爱情顶峰。

    那个清晨,他们在天语的床上留下爱的痕迹……

    JJJJJJJJJJJJJJJJJJ

    看着他沉睡脸庞,那两道浓眉获得暂时疏缓,她说对了,只要有足够的幸福,它们便会松弛。

    他的呼吸平稳,靠在他宽宽的胸瞠前,她听见他的心跳声,稳稳实实的声音,稳稳实实的跳动。

    过往四年间的回忆在她脑中闪过,一幕幕、一场场,她记得他送过的每-份礼物,她珍藏着,像她的心、她的爱情般珍藏。

    他爱她吗?说实在,她从来都没把握。

    他对她温柔,因为天语;他对她严厉,因为天语;他对她所有表情,都是因为天语,更讽刺的是,他默认了娶她这回事,也是因为天语。

    她担心过,当天语再影响不了他任何情绪和动作时,他还愿意要她吗?

    经过那场欢爱,第一次,她肯定了自己在他心中的价值,或者,他对她多少有点感觉吧!

    太阳升起,金黄阳光洒向他的脸庞,昨天早上,他和她并坐在这张床上,扰醒天语的清梦,他送她上学,他的轻松让她保持一整天好心情。

    然,今朝……睡吧!她该好好睡上一场的,等再度清醒,他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应付。

    突然,电话钤响,她来不及伸手去接,便转换成电话答录。

    “喂!亲爱的小天语,是我。”

    是他!孙誉龙的声音,伊伊听出来,那个元凶!他怎敢再打电话来?

    “你昨天一整天没回我的电话,害我好难过。你是不是还在生气?我保证我和那个雪莉真的分手了,你要相信我,”

    相信?天语哪里不相信他,她信得连命都赌进去了……

    “这时间,你们家的难缠二哥和管家婆一定不在。中午一点,我们约在凯撒宾馆,别忘记是321号房,那里有我们最难忘回忆。就这样罗,拜拜!不见不散。爱你哦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的语调轻佻,挂上电话前,还暧昧地在话筒上亲吻两声。

    伊伊侧头看,天烨也醒了,晶亮的眼眸里充满愤慨,他想杀人,她猜。

    “他是孙誉龙?”脸布上寒霜,偾张的肌肉、紧握的拳头,她阻止不了他的愤怒。

    伊伊点头回应。

    “中午一点?很好,我去会会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陪你。”伊伊在棉被下,用两手包裹住他的拳头。

    松手,他反握住她的。

    “我要替天语讨回公道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她没反对,把头靠同他身边。

    “天语说……她最喜欢的花是天堂鸟,我们用天堂鸟为她布置礼堂好不好?或许天堂鸟会帮我们一路护送她上天堂。”

    他没回话,伊伊继续往下说:“我想帮天语穿那套浅蓝色的晚礼服,她常常羡慕外国人有一双蓝色眼珠,她买了很多浅蓝色隐形眼镜,浅蓝丝带、浅蓝发圈,她说蓝色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色彩。浅蓝色……那是不是最接近天堂的颜色?

    我想,天语是天使,她没有心机、善良、聪颖,这样的天使,上帝舍不得将她留在人间太久,收回天语是上帝心疼她,只不过,上帝忘记顾虑我们的心疼……

    国三那年,全班都被升学的低气压笼罩,大黟儿埋首苫读,只有天语像没事人一样,经常带一堆零食到班上发。

    糖果含在嘴里,书仍然念得劲,在那段苦涩岁月里,天语给了我们唯一的甜蜜……”

    她叨叨说着,从国中的天语说起,再到高中时期,从张皓哗到陆渊、展家齐、程博文……伊伊细数天语-段段恋情。

    那些天烨知道的、不知道的片段组合起天语的的青春,于是,他后悔了,如伊伊预言的一般,他后悔把太多时间花在事业上。

    天烨开口:“伊伊,我们先到医院一趟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帮天语带一个夏威夷披萨去。”他从来没好好陪天语吃一顿披萨餐。

    “好,顺便带两只烤鸡翅、薯格格和可乐。”他们两人满心满情,想的全是天语。

    WWWWWWWWWWWWWWWWWW

    他们提早十五分钟到孙誉龙指定的房间,双双脸色凝重地坐在床沿。

    抬头看着四周陈设,装着镜子的天花板、会转动的床铺、和二十四小时播放的黄色频道,天烨的怒火高张,那家伙居然带天语到这种低级地方。

    伊伊靠近他,手叠上他的大手,轻轻摇头,她试图安抚他的暴怒。

    “想想天语爱他,如果他也爱天语的话,就手下留情吧!”

    “他的爱害死天语,这种爱太沉重。”

    他指出事实,伊伊无从反驳。两个人陷入一阵沉默,伊伊心中翻翻涌涌的,是不安,伤感和悲怆。

    一点十七分,他整整迟到十七分钟。

    平时,他就放任天语在这种环境下,独自一人等待?心更痛了。伊伊侧眼,天烨的两道浓眉拢起,他的心情和她-样?

    门开,孙誉龙进来,当他正面迎向天烨和伊伊时,当下明白出事了。

    是他!伊伊见过他,一个让她觉得厌烦的男人,他就是孙誉龙?

    曾经,他追她追得很凶,可她始终没认真记住他的名字,没想过再见面,会在这种尴尬地方,世界真小!

    “你是孙誉龙?”天烨一个大步,逼近他身前。

    “我是!天语……”话没说齐,天烨的拳头猛然挥向他的下巴。

    “你是野蛮人……”话又没说完,天烽的右勾拳随即挥出。孙誉龙忙翻到床铺另一边,躲开天烨的连续攻势。

    “你可不可以文明一点?不想我和天语交往,好好说嘛!我又不是不能沟通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孙誉龙抓起床上枕头,护在身前,一双眼睛戒备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意思是和不和天语交往,对他而言都无所谓?

    该死的,这是什么鬼爱情,大语竟然对这种男人付出全心全意。

    “天语被你害死了,请教教我,我应该怎么文明法?”瞬地,天烨扯过他的枕头,连连几个拳头又喂上孙誉龙的肚子。

    他痛得缩在墙角,举高-只手,大喊停战。

    “等等、等等,你把话说清楚,什么找把天语害死,我们已经整整五天没见面。”

    天烨不打算放过他,提起他的领子,把他钉在墙面上。

    “天语怀孕,你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Shit!天语怀孕,你凭什么说那是我的种?要我负责?行啊!等孩子生出来,我们去验DNA,要是我的,我就负责到底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让天烨克制不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敢说这种话!你把天语当什么?”拳头一-落下,在他身上、他的脸颊,天烨将孙誉龙打得鼻青脸肿。

    孙誉龙趁隙忙翻到另一边,喘息。

    “停、停……是我的错,我说错话了,对不起,孩子的确是我的,我们坐下来讨论解决方法,不然,就算你把我打死,也改变不了事实。”识时务者为俊杰,他不想为一个女人死得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你能怎么解决?你想怎么解决?”伊伊看不起他。

    “我和天语都还年轻,未来还很长……也许,我们可以找家合格的医院进行人工流产。

    当然,假如你们执意要天语把孩子生下来,要我们两个人结婚,我需要一点时间,回家和我父母亲沟通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语死了,你没听懂吗?她死了!”

    一个宁一个字从天烨齿缝间蹦出,他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“什么?她死……怎么会,只是怀孕,没道理……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听见他的话,孙誉龙怔住,跌坐在地毯上,两手压头,天啊……怎么会变成这样?他只是爱玩,只是放纵,但他从没想过去害死一个女人……

    “想娶天语,你不配!”

    说着,天烨举脚,往他身上踹去。

    “不!不对,你不可以怪我,要怪……要怪就怪唐伊伊,是她的错,会造成这个结局都是她的错!”

    仓皇间,他只想把罪过推到别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把话给我说清楚!”

    提起他的领子,天烨将孙誉龙拎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我说……是唐伊伊害的……从头到尾都是她,没有她,我也不会认识天语,更不能进一步交往,不会……发生关系……”

    伊伊深吸气,直直走到他面前,一巴掌打过,她恨恨问:“我做错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之前,我是想追你的,可是你眼睛长在头顶上,谁都看不上眼。”

    天烨狠狠瞪伊伊一眼。“你说过,你不认识他!”是指控,并非询问,没留给她解释空间,他凌厉眼神扫过孙誉龙,示意他继续说。

    “你的拒绝让我在同学面前受尽奚落,于是我和他们打睹,在三个月内一定把你追到手。你不接我的电话、不收我的花和情书,你连一点机会都不给我,我只好从天语身上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从天语身上下手,你倒是一点羞愧都没有。”天烨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天语崇拜我、迷恋我,尽管她知道我想追的人是唐伊伊,她还是常常邀我出门约会,她告诉我,你的癖好、个性,告诉我,你的生长背景,来交换一场电影或是一顿晚餐。”

    伊伊懂了,就是这样子,天语才坚持不让孙誉龙曝光。

    天语……你开了多大-个玩笑呵!

    “毕业舞会那次,天语本来要撮合我和唐伊伊,可是她坚持不跳舞,我只好陪着天语跳。”

    伊伊记得,那个晚上,他吻了天语。是什么心态?他想追求她,却去吻天语?对男人,她真懂的太少?

    “两个月前,我寄一张狂欢派对的邀请函给你,要求天语一定要请你参加,我计画好了,只要你在我同学面前亮过相,喝了我事先准备的果汁,我们……呃……相处一个晚上,我就赢得这场赌局。

    可是,你把邀请函交给天语,来的人是她,我很生气,但……是她自己送上门的,不是我的错!真的不是我的错!”

    倏地,天烨回身,他握住伊伊的双肩,用力的十指陷入她的肩胛骨,很痛,但她连皱眉都不曾,原来,转了一圈,天语的差错,她终是要负责任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把邀请函交给天语?你不想要的男人,为什么要天语去接收?为什么子宫外孕的人不是你,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!”他狂乱地摇晃起她。

    “我那么信任你,我把天语交给你,居然是这种结局……唐伊伊,你对不起我、对不起我的托付!”

    她的头发乱了,恍惚的意识中回响着他的话。她听见他的呐喊、听见他的恨,她对他的意义……只剩下恨……

    聂天烨的狂暴让人恐惧,他的手还在她肩上,怒涛从手心、从眼底射向她,多激昂的憎恨、多狂炽的愤懑……她承受不了他的厌恶。

    怎么能?她那么爱他,他却对她深恶痛绝……

    怎么能?她用了全部心力为他守护天语,天语却因她的疏忽而死……

    是老天对她捉弄,还是命运看不惯她幸运?

    对不起……伊伊有千千万万声对不起,可她一句都说不出口,他的恨那么深,他的怨那么重,再多的对不起都化解不了了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,只存余恨,爱无影、情无踪,他们的关系因天语开始,也因天语破灭……

    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

    丧礼过后,天烨和父母回到加拿大。

    经过这场意外,聂家长辈决定提前退休,把公司交给两个儿子打理,天烨负责加拿大部分,天衡则留在台湾处理业务。唐伊伊自然也留在台湾,继续大学学业。

    四个月了,生活持续向前,全家人慢慢适应天语不在的生活。

    坐在办公室里,天烨关掉电脑,把几份签署过的文件堆在桌子-旁。

    这阵子,他拚命工作,要求自己在最短时间内适应新业务,他积极扩展事业,他用忙碌来减少思念。

    思念……是啊!是思念……

    闭眼,深吸气,四个月来,只要他眼睛一闭起,伊伊和天语就会交互在他眼前出现。

    笑咪咪的天语,似乎永远不理解人间疾苦;早熟的伊伊却常是一脸老成态度,管着天语能做这个、不能做这个。

    伊伊……她还好吗?

    习惯了她在家等他,每每从办公室回去,一股难喻的落寞便迎面袭来。

    他想伊伊,是真的,想她的一颦-笑,想她的体贴。

    她好吗?在他对她说了过分的话之后,他拉不下身段打电话给她。

    四个月下来,心情慢慢沉淀,天烨厘清许多问题。

    当初,他把矛头指向伊伊并不公平,她不想被追求没错、不想和孙誉龙牵扯也没错,唯一出错的事情是,她不该骗他不认识孙誉龙,更不该把邀请函交给天语。

    针对这点,他并没有给伊伊机会解释,光听孙誉龙的一面之辞定罪伊伊,太专制也太野蛮。

    实说,他很懊悔,但话已出口,不会凭空消失;伤人的钉子拔除,痕迹仍在。

    忙……再忙一点……他让时间将尴尬拉开,给足自己和伊伊距离,等再见面,他是全新的天烨,她是不伤心的伊伊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当中再没有天语为他们牵线,但他相信他们会相处得不错,因为他喜欢伊伊,而伊伊爱他。

    打开抽屉,里面有百封信,全是伊伊写给他的。

    说来好笑,他甚至没有勇气去拆那些信,他害怕伊伊在信中写满心情,让他忍不住飞回台湾。

    他还没做好心理准备面对她,于是,他锁住她的信,不看也不想,他逼自己在工作到达一个进度之后,才去动那些信。

    门响,门推开,进来的居然是人应该在台湾的天衡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怎么来。”

    “有件事……”他顿了一顿后,又说:“我想和你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天衡的神色憔悴,显然已经有许多天没睡好。

    对着大哥,他的哀戚表情、他的沉重声音……狂乱的心跳声响起。不要、不行……他再不要听到任何一个坏消息。

    预感告诉他,伊伊出事了,但是他的心抵死不愿相信……预感……是没有科学根据的事情!

    “我不想听,我们先回家,爸妈在家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伊伊死了!”不管天烨想不想听,天衡把一封信放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娟秀的宇迹,天烨一眼认出……是伊伊……

    “伊伊死了?”

    震惊写在他脸上,无法置信的讯息瞬间打垮他。该死的第六感、该死的预感,该死的、该死的坏消息!

    “为什么伊伊会死?没道理、不可能……天!怎么怎么会……”他语无伦次了。

    “她的鞋和这封信摆在海滩边,警察找上门时,我已经将近三天没回家,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我无从消受,我第一个想到的是——四个月前的天语、四个月后的伊伊,爸妈怎能承受这样的噩耗。”

    “伊伊自杀?找到她的尸体了吗?若没有,警察不能判定伊伊死亡。”

    掌心击向桌面,他不相信、绝不相信伊伊死了,对于抵制坏消息,他使出最后力气。

    “我请民间船只帮忙寻找,三天前找到了,尸体浸泡一个星期,浮肿腐烂到几乎不能辨认,特征相似,年龄相仿,警察建议我找人验DNA,但是我找不到她的亲人出面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不会错了,不会那么巧合,同样的时间、同样的地点,相同的特征……警方认为她是伊伊的机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马上回台湾!”说着,他站起身就要往外,

    “天烨,你可不可以先静下心来听我说话。”在天烨经过时,天衡拉住他。

    “不可以!”冷冷的,他顶大哥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,你不听我说,就听听伊伊怎么说。”他从信封里抽出伊伊写给天烨的信。

    长长吐出一门气,天烨逼自己冷静,这个时候,要求他冷静是残忍,但“伊伊的话”拉住他的冲动。

    展信,颤抖的双手,泄露他的激动。亲爱的天烨:

    我等你整整四个月,我写给你一百封信,你毫无讯息……我想你是不打算原谅我了。

    那一百封信里,我不断乞求你回来,你选择相应不理,事情已经很明显,我们当中的情尽缘灭,再不存留些什么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我还是希望你知道事实。

    首先,我并不晓得孙誉龙就是曾经追求过我的男人,我收过许多书信、花束,我的态度只有一种——拒绝,我没想过他会转而对天语下手,更没想过天语会对他倾心。

    再者,我的确收到过他口中那封邀请函,但我没把它交给天语,我只是把它扔进垃圾桶。

    再提这些,并不是我想推卸责任或其他,只纯粹想你明白,对于你的托付,我尽力了,真的!也许做的不够好,但我真的尽力了。

    当然,我仍然有错,我不该招引男人的眼光,不该为功课忽略天语,我对天语的死,有自贵、有悔恨,更有着无法改变事实的无力感。

    我常想,要是当时我肯多留心一点,检查她的电话答录,或者偷看她的日记,是否事情将有所不同?

    你恨我,我能理解,因为我也不能原谅自己,如果能早知道……多好……

    我喜欢天语并不比你少,她是聂家第一个展开双手,诚心接纳我的人,记不记得搬进聂家的当晚,天语爬上我的床,她说她没有可以谈论心事的姊妹。我又何尝不是?

    她在的那段时间,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一段,你们合力弥补了我失去父母亲的遗憾,于是我想……也许我该继续留在她身边,那么她不孤独,我不悔恨。

    我走了,之前,我来不及对天语说声抱歉,抱歉我对她的爱情使手段。现在,我要先对你说声抱歉——对不起,天烨,我没尽好该做的本分。

    当然,我也该对聂伯父、伯母说声抱歉,但是……我怎忍心让他们在承受失去女儿的痛苦后,再听到我死去的讯息。所以,请告诉他们,我回到亲戚家中生活,不愿留在聂家。

    我宁愿他们怨我无心,也不愿他们伤情。

    再一次,谢谢你们这些年的诚恳相待,我走了,人生若真有来世,就让我在来世偿还你们恩情。

    伊伊

    阖上信,天烨崩溃,他疲惫地跌入椅中,再一次,他错过他生命中的重要。他给自己时间重新面对,却忘记伊伊在隔海的那一端,分分秒秒,煎熬、痛苦。

    “是我的错,我问伊伊,为什么死的不是她?”

    他自责自恨,他要求伊伊为天语的死负责,他可恶、可恨,他自私又差劲,他怎能一而再、再而三逼迫伊伊,为他的痛苦付出代价?

    “天烨……”天衡想责备他,但他的颓丧让人不忍。

    “我是个残忍男人,我明明知道她在等我一声原谅,我却故意不去看她的信,我在惩罚她,却没想到惩罚的居然是我自己。信……她的信……她写了整整一百封信……”天烨打开底层抽屉,捧起一堆像山的信。

    他打开一封又一封,里面写满了她的思念情,对天语、对他、对聂家的每一分子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每封信里尾端,伊伊请求他回来,她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他商量。

    现在……事情还重要吗?不管重不重要,他都无从知道是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摊在座椅上,他不说半句话,深邃的眼光,透过天衡,落在没有人的地方。想她、思念她……为时太晚……

    天烽的悲恸天衡看得一清二楚,或许他对于伊伊的善待,并不全然因为天语,他们之间是存在着些什么的,只是……人死皆空,不管曾经有过些什么,都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!我们一起回台湾帮她处理后事,至于爸妈那边,按照伊伊的意思先瞒着。”让天烽为伊伊做些事,或许会让他好过点。

    他没说话,没反应,远方视线没有收回,他的心掉进两年前的中秋夜……

    那时,他、伊伊、天语之间,只有快乐,没有悲切……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惜之作品 (http://xizh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