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

    在全家人的支援声浪下,九月底,伊伊进人聂家附近的大学就读。

    天烨虽不同意,但他明白,天衡说的没错,天语年纪大了,不再需要一个全天候保母。再则,伊伊是个认真、资质优异的女孩,限制她的发展,似乎太不仁道。

    所以伊伊顺利上大学了。天语则彻底实行她的米虫生涯,天天睡到自然醒,吃饱饱,睡饱饱,整个人丰腴了一圈。

    天语的心情很好,大家都不明白为什么她整天开开心心,笑着一张脸,脾气好到不行。

    她的生活很规律,上午学插花和画画,下午在指定的时间里到天烨办公室报到,和他撤撒娇、耍耍赖,晚上伊伊会推却所有社团活动,在家陪她。

    天烨决定由自己和伊伊合力来盯住这条小米虫。

    生活对天语来讲是轻松惬意的,每天每天,她在伊伊和天烨盯不到的时间里,忙着谈恋爱;分分秒秒,她闭着眼睛就会想起孙誉龙。这是她对伊伊隐瞒的第一个秘密。

    她在伊伊和天烨面前演戏,假装她和孙誉龙顺利分手,假装她对画画课程充满兴趣,无暇去想别的事情。

    虽然觉得对伊伊有点抱歉,但是,她长大了,再也不要让别人来控管她的感情。

    “天语,你起床了吗?”伊伊在门外轻敲两下,然后推开门进来。

    “人家昨天看小说看到好晚,你不要吵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肚子闷闷痛着,大慨是月经要报到了,最近经期乱掉,渗血点点不断,烦死人了。

    “好,懒虫,多睡一下,下午别忘记到你二哥的办公室报到。我今天的课要到五点才结束,有事随时联络我,知道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、知道,你最-嗦了,我开始后悔,当初为什么要逼二哥答应娶你,还没进门你就把我管得紧紧,要是真成为我的二嫂,夫妻一条心,我肯定被管得死死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引得伊伊一阵脸红。

    “米虫小姐,起来晒太阳了。”天烨从半开的门口进来,坐在床边边,揉着她一头散发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们夫妻,让我好好睡,我快变成熊猫眼了。”

    “下次不要再看小说看到三更半夜。”拉拉她的棉被,伊伊轻笑,天语说对了,他们是最唠叨的一对兄姊。

    “伊伊,你要出门吗?我顺路送你到学校。”天烨说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快出门、你们快出门,让可怜的小妹我再睡两个时辰。”蒙住头睑,天语在棉被下说话。

    伊伊摇头轻笑,跟在天烨身后离开。

    坐在宾士车里,伊伊半晌不发一语,这是种尴尬场面。

    向来,她和他之间都有个调皮天语在制造话题,偶尔天烨也会提出问题,她只是被动回答。现在,他坐在她身边,小小的空间里,只有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学校上课还好吗?”他今天很愉快?伊伊联想到天语的情绪,没错,今天的天语很开心,所以他也跟着开心。

    “还不错,我喜欢念护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以为你会选商学系,你很有这方面的天分,爸还打算等你大学毕业,聘你到公司上班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往商业方向学习,我父亲的经验教会我,在钱堆里打滚很危险。”轻轻松松一个轻快玩笑,她把选志愿的方向交代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句话是故意对我说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想太多。”伊伊很高兴,他在她面前和天语面前一样,会轻松、会说笑,不同于他在别人面前的形象--冷漠寒酷,这是否意味,他拿她当家人?

    “这个时代只有三种人会发达,一种叫做偶像明星,一种叫政客,最后一种叫做商人。我痛恨讨好别人,所以当不成偶像明星;我厌恶虚伪,所以当不成政客;我只能一步一脚印,乖乖在钱堆里面踩步向前,即使知道这样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要赚多少钱才够呢?你让自己这么忙,明明心念着天语,却不能多抽时间陪她,你感觉值得吗?会不会有一天,你后悔了,天语或者嫁人、或者个在你身边,你才开始埋怨自己,在钱堆里面投资太多时间?”

    “你谈的部分不单纯是钱的问题,对我而言,我的工作追逐的是成就和自我肯定,我喜欢工作、喜欢挑战,但这是爱天语并不相违背。更何况,有你陪她,我很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加重我的负担。”

    “你向来是个有责任感的人。”他习惯把包袱绑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“多谢夸奖。”她无可奈何地抬出一脸苦笑,突然间,她觉得天语是她沉重负担。

    “你值得被夸奖。”天烨答。

    “天语长大了,她再不会乖乖听我们的意见,我只能期待她明白我们爱她、在乎她,为了我们的疼爱,多照顾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她会的。”

    几年下来的-帆风顺,让天烨相信,天语比一般女孩乖巧柔顺,虽偶有脱轨,但情况不严重,何况有伊伊和自己在旁边盯着,不致发生太大问题。

    “这阵子,应该多注意一下天语,我总觉得她有事情瞒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伊伊咬住下唇,她希望这种感觉只是自己太敏感。

    “她会瞒你,不会瞒我。”他说的自信满满。

    “但愿……”她学他的轻松。“学校到了,我要下车。”

    “再见!”天烨答。

    “晚上见,晚上你会回家吗?”临下车,伊伊问。

    “我会,要不要我绕过来接你下课?”他的提议很诱人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晚上,你有时间的话,陪天语去吃披萨吧!她很爱吃披萨,不过……我实在吃怕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和天语吃过饭,我帮你带一份披萨回家。”他故意的。

    “不、不、不,我偏爱Mike的厨艺。”挥挥手,她带着满身春阳,走向校门口。

    再一次,天烨认定,她是个适合当妻子的女人,也只有她才会事事以天语做优先考量,也只有她不会和天语计较,他的眼光落在谁身上。

    对着远去的伊伊,一个不自觉的笑容扬起,看她穿着牛仔裤的两条长腿,看她窈窕身影,看她迎风摇曳的长头发,喜欢她,是件一然而然的事情。

    年轻男人从伊伊身边走过,手拍拍她的肩膀,她回头,留在脸上的仍是她下车时的春阳。

    然后,他们并肩走向校园--一个满是青春气息的园地。

    突地,天烨不晓得自己为什么生气,瞪住一动不动的校门,他的愤怒无缘由,猛力踩下油门,一个俐落转弯,他加速离去。

    XXXXXXXXXXXXXXXXXXX

    天烨没带天语去吃披萨,下午她打电话到公司,说生理痛,想多躺一下,天烨交代,要是痛得厉害,一定要请家庭医师来家里看,天语答应了,挂掉电话,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伊伊回到家的时候,管家告诉她,天语躺一整天,不吃不喝,锁住门不理人。

    “今天出门时,我看她的心情还好啊,她下午没到公司去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她打电话给天烨少爷,说想睡觉。”管家张嫂回答。

    “就是睡觉也太过分,都五点了,成天懒着实在不行,真该找点事情让她做做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!天语小姐没事做,天天睡觉,身体越睡越差。”

    “嗯!回头我和天烨商量一下,看看要不要在公司给她安排个职务。”言谈间,她们走至天语的房门前。

    “天语,我回来了,快起床。”伊伊拍拍门板,门里面没有声音。

    “天语,不要再睡觉,睡那么久,该起床。”

    伊伊仔细听取房内反应,里面静悄悄的,就算睡得再熟,这阵喧闹也该醒了,伊伊觉得情况有异。

    “张嫂,麻烦你把天语房间的钥匙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去。”

    贴着门,伊伊的心莫名慌乱,隐隐地,焦虑在心底成形。

    回想过去几天,天语的身体状况似乎不错,没有感冒、没有生病,她……甚至还丰腴了几分,至于食量……

    张嫂迈着短短的腿,小跑步到伊伊身边,把钥匙交给她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打开房门,她迅速冲到熟睡的天语身旁,连声轻唤,竟唤不醒她,仓皇间,她开始用力推移她的身子,但天语还是一动不动,自顾自睡得深沉。

    “天语小姐,你醒醒啊!你这样一动不动,会吓死张嫂和伊伊小姐的。”

    拉起她的手,伊伊测量她的脉搏。

    “不对,她的脸色不对,心跳不对,连呼吸也不对。张嫂,你快去打电话叫救护车。”

    汗水从她额间滑下,牙关轻颤,她在脑海中搜寻所有可能。

    血醣过低?血压不足?或是……天!她想不起来,课堂上教的东西离开她的脑子,满心满意的危机意识告知她,天语非常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嫂拿起房里分机,拨下号码。

    “天语,我先帮你加件衣服,然后陪你到医院去。”

    伊伊拉开盖在天语身上的棉被,突然间,她尖叫一声,手上的被子随之滑回床上。

    “伊伊小姐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嫂顺着伊伊的眼光,拉开覆在天语身上的棉被,她身下一摊怵目惊心的鲜红血液,吓傻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天语小姐受伤了吗?”她摇摇怔愣的伊伊。“伊伊小姐,你先不要慌,镇静下来,救护车马上就到,我到楼下等车子,我们马上送她进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要……要…通知……天烨……”语不成句,伊伊的手比床上的天语更冰冷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张嫂匆匆忙忙下楼,留下伊伊和天语。

    伊伊用棉被裹起天语,抱紧她,轻轻在她耳畔低言。

    “不要怕,没问题的,有我和天烨在,谁都不能让你出事。听到没,不会有事,我就在你身边,我会一直一直陪你。”

    风从窗外吹入,无端端的一阵寒冷,显得诡谲。

    突然,电话铃响大作,伊伊吓一大跳,慌地腾出一只手接起,那是天语的专用电话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小天语,为什么我打一整天电话,你都不接?你故意整我的是不是?你还在生气我昨天和雪莉在一起?拜托,你又不是不知道,那个女人最缠男人了,要是不敷衍她,恐怕永远都脱不了身。

    再怎么样,我跟雪莉要好过一阵子,我还不是希望能和她好聚好散,不然,雪莉会做出什么可怕事情谁知道?好歹你是我的现任女友,我总要替你的安全着想一下,对不对?”

    模模糊糊间,伊伊仿-听过个声音,但眼前实在记不起来是谁。

    现任女友……天语谈恋爱了?这就是她一直瞒住他们的事情?

    电话那头,男声继续:“天语,明天早上我没课,我们再去凯撒宾馆好不好?”

    宾馆?伊伊脑里一片混沌,天语和男人去宾馆做什么?

    “天语,你怎么不回我话,答应我一声嘛!让我知道你不生气了,我真的很想念你,想你的吻、想你的味道……”

    深吸气,咬紧下唇,伊伊强作镇定,对电话那头说:“对不起,伊伊不在家,请问哪位,等她回来我会转告。”

    知道弄错对象,对方支吾出声。“哦!没关系,我再、再和她联络。”

    “请问,你是哪位?”伊伊坚持知道他是谁。

    “我是……我是孙誉龙,麻烦请她回来再和我联络。”说完,他急急挂掉电话。

    把话筒摆回去,伊伊抱住天语,很难受,她吸吸鼻子问天语。

    “孙誉龙……是那位埃及艳后吗?你在生气我,所以再也不愿意和我分享心事?偷偷谈恋爱、偷偷上宾馆,偷偷地脱离我的控制范围,你瞧,我是个最失败的伊伊姊,是不是?

    你在惩罚我?我是该罚,我太差劲,出卖你的感觉,以爱为名;出卖你的自由,以担心为由。但是……你怎能拿自己的爱情和身体来处罚我?你该爱惜自己的呀!你有一家人的关心和疼爱,你怎舍得让自己受伤害?”

    泪不自主滚下,她把所有的问题全兜到自己头上,把责任归给自己,于是她恨自己、怨自己,

    仿佛经过一个世纪,伊伊才恍然听见救护车的声音,她听见张嫂和下人吵杂的喊叫,然后……一群人进门,一群人蜂拥而上……

    等她再度回复知觉时,只意识到张嫂的几句交代,她人已经在救护车里。

    张嫂说,她会通知老爷夫人和天烨少爷,张嫂要她一有消息,就打电话回来,张嫂要她片刻不离天语小姐身边……

    是啊!她不会忘记天语胆小,最害怕看医生,也不会忘记天语看到针头,就要假装昏迷不醒的糗事。

    她怎会放她一个人独自面对医生?

    握住天语冰凉的手,她轻轻说:“请你不要生气我,等你好起来,我们重新建立关系,我们回复以前,分享所有心事,好不好?我不在背后搞小动作,不去干涉你的爱情,如果那个孙誉龙是个值得信赖的男人,我愿意接纳他,一如当初你接纳我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她让步了,然而她不敢确定,天语愿不愿意再给她一次机会。

    泪将落,她抬头,不让咸水出笼,在天语眼中,她是最坚强也最勇敢的伊伊姊。

    一抬头,她竟看见天语在救护车的窗上对她吟吟笑,揉揉眼睛,回头看看身后,再转回来,天语仍然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她对着伊伊招招手,然后,圈住嘴巴,-句无声的“要幸福哦”传入她眼底。

    每次,天语制造了机会让她和天烨相处后,她就在天烨背后,圈住嘴巴,偷偷对她说一声——要幸福哦!

    如果恋爱是幸福,那么这些年来,她反覆做的事情,是不是阻挠天语的幸福?

    “她呼吸微弱。”随车的医护人员弯下身,把氧气罩套在天语口鼻上方。

    大大的动作惊扰沉思中的伊伊,再抬眼,窗上天语的影像渐渐模糊,渐渐地,她离开漆黑玻璃。

    她拉起天语的手,用力说、拚命说:“不要走,你不能走,想想天烨、想想你亲爱的爸爸、妈咪,你不能放弃,我要幸福、你也要幸福,我们一起幸福好吗?求求你留下,求你……”

    哽咽不成声,伊伊泪如雨下。四年前她失去双亲,四年后她失去姊妹,在这世间,是不是,活越久的人,痛失亲人的经验越多?是不是活越久的人,承受的压力越大?

    XXXXXXXXXXXXXXXXXXXXXXX

    手术室外,聂以钟、妻子、天烽和伊伊,焦虑地望着闪烁红灯,他们揣测、他们焦忧,一个让人措手不及的意外砸下,让他们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怎么会搞成这样子?明明昨天还好好的一个人,明明早上还跟人耍闹的天语,怎就进了手术室,想不透、猜不明,惶惑的心落进无底深渊。

    伊伊双手交握,仰头对天,祈求天语平安,她愿用所有所有东西,来换取天语的健康。她还欠天语一句抱歉,天语必须醒来,认认真真听她忏悔。

    时间在焦虑中分秒流逝,终于,医生走出手术室,家人全围上来。

    “医生,天语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你们要是能早点发现、早点送医,也许能挽回她一条性命……可惜……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天!是她晚了吗?她该跷课的,下午的课教授又不点名,她为什么不回家、不留在天语身边?如果她下午回家,是不是情况将不同……她在做什么啊?为什么在这么重要的一刻,她不在天语身边!

    “没道理,早上出门,我看她人还好好的,现在你居然告诉我她死了?这是开玩笑吗?对不起,今天不是愚人节,没有人会欣赏你的笑话。”天烨对着医生咆哮。

    “通常子宫外孕初期会有不规则出血、下腹疼痛等症状,患者应该有感觉自己的身体情况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子宫外孕?你说什么鬼话!天语才十九岁,怎么可能子宫外孕,我要告你破坏名誉!”天烨暴戾,抓起医生的白袍就要挥拳相向。

    “天烽,冷静点,你这样对事情有什么帮助!”聂以钟拉住儿子,一旁的妻子早已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子宫外孕……凯撒宾馆……孙誉龙……一串字在伊伊脑海里连接,伊伊猜测出始末。

    “医生……请问,为什么会子宫外孕?”怯怯地,伊伊走向医生。

    “子宫外孕是受精卵没抵达子宫,就在输卵管里着床,当受精卵长大时会撑破输卵管,造成腹腔大出血而死亡。若是早期发现,将受精卵取出、缝合输卵管,病患就会没事。但是你们拖到现在……我们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医生朝伊伊点头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医生的解释让聂家崩溃,天语死了,死因居然是不可思议的子宫外孕!

    没多久,覆着被单的天语被护士推出来。

    天烨冲上前,一把拉下被单,粗暴推开旁边的护亡,一把抱起已然冰冷的天语,不放。

    “天烨,放手让她安心去吧!”聂妈妈走到儿子身边,圈住一双儿女,她是个不够勇敢的母亲,但天人永隔是事实呵!

    突地,天烨把箭头指向家人发作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过你们,天语单纯、天语需要人在身边保护,她很容易被骗,现在外面的男人那么坏,你们怎能让她单枪匹马去闯?

    为什么你们都要反对我,为什么你们坚持让伊伊去上大学,你们的坚持害死了天语,让我们永永远远失去她了。”他霸道得毫无道理,但这时间没人会去和他争执。

    “放下天语,她累了,你这样子会让她担心害怕。”聂以钟走来,拍拍儿子肩膀,堆上皱纹的脸庞充满憔悴。

    “要是有人肯听我的话,天语到现在还好好活着,为什么要一味反对?你们不了解天语的个性吗?她需要一个人全心全意、二十四小时守候啊。”他紊乱悲恸,脑子里满事故理不清的沉痛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那个人是我对不对?我不该去念大学,我承认我错了,我后悔了。”伊伊跪在他身旁,牵起天语僵硬的手心,贴在脸庞。

    她的后悔非常多,她后侮放弃天语的信任,谋杀她无数段恋情,难怪天语不愿和她交心,不愿把碰到事情一一对她说明。

    她后悔立场改变,以天烨的出发点为出发点,忘记过度的保护,只会让小树苗呼吸不到新鲜空气。

    她后悔没在发现天语有所隐瞒时,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她身上……她悔不当初啊……

    “天烨、伊伊,放开天语,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你们不能阻碍她,不能让她有所牵挂,今生缘尽,或许她和我们还有来生缘。

    放手吧!让天语专心走自己的路,这回,她不能再跌倒,她要走得稳稳正正,才不会错失和我们的缘分。”聂妈妈对他们两人说。

    天烨不信神鬼,但母亲的话打动了她,缓缓将天语放回床上,握住她的手,他坚持陪她走完最后一段。

    伊伊跟在他身后,她有满心愧疚,她想重来,但要怎么样才能让一切重头来过?

    天无解、地无解,懊悔从来只能留存在人类心问,不能解决。

    JJJJJJJJJJJJJJJJJJJJJ

    走出医院,天烨用疾奔速度在街道上狂走。

    他走得很快,快到伊伊必须用小跑步,才能追上他的背影,伊伊很喘也很累,但她不敢停下脚步,只能持续追逐。

    经过多少时间,伊伊并不清楚,只不过,路上的交通从繁忙到冷清,过路的行人从频频交会到空无一人,终于,他的脚步减慢,而她的汗水已湿透衣衫。

    几番,双脚向她抗议,告诉她,它们再也支持不下去,伊伊刻意忽略抗议声音。他直行,她跟着直行,他转弯,她小跑步跟上,害怕她的爱情……最终……消失在转弯处。

    跟上他,她拉住他的衣袖,

    “不要虐待自己,天语会为你心疼。”

    “她根本不在乎我的心疼,否则她不会这样欺侮自己。更何况,她再听不见我、看不见我了。”冷冷的,他甩脱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她在乎的,只不过她没想到,爱情的代价这么高。”

    “爱情?为了爱情,她连命都可以不要?这是哪国爱情?想交男朋友,我可以帮她找,她不用为了一个缩头缩尾的不负责男人付出。”对于爱情,他冷嗤、他轻视。

    “别生气天语,她没错,她想长大,是我们的过度保护让她窒息……”伊伊替爱情辩驳。

    “她口口声声喊你伊伊姊,她信赖你、把所有心事全告诉你,为什么你不知道有这样一个男人存在?为什么你不告诉我,让我有机会防范。”

    “谁能防范的了爱情?知道吗?就是我之前的小动作,才让天语打横心,把孙誉龙的事情对我彻底隐瞒,要是她肯像以前一样,把所有所有事跟我分享,说不定不会有今天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是你失职,是你失去她的信任。你要为这一切负责!”

    其实,天烨恨的人是自己,却要拉出伊伊来抵挡汩汩不绝的恨。

    他无法原谅自己的疏失导致今日结局,于是他怨天尤人,气愤难平。

    简直过分,他怎能把罪过全推到她身上?

    转身,伊伊想离开……抬脚,却发现举步维艰。闭起眼,她听见他的脚步在背后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深呼吸,唉……她怎能选择在这种时候和他计较?

    转头,小跑步追到他身边,她再次拉住他,

    “如果伤害我,会让你心情平复的话,你就伤吧!”

    “死的人是天语,不是路人甲乙,你认为我应该怎么平复?”

    “天语的死对任何人都是打击,没有人会好过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看你很好啊!”他口不择言。

    “不,我很愧疚,你看看我,我真的很愧疚啊!我后侮极了,后悔以爱为名,把她的信任随意抛弃。我不是个好姊姊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语,他又何尝是个好二哥,他阻止她长大,他对她处处保护,生怕一个转身,她告诉他——二哥,你不要再管我,我有我的人生要过。

    这样的二哥,会有强烈失落,于是他拿天语当犯人看管,他打造精美牢笼,将天语牢牢关起。

    “记不记得,我们一起到知本泡温泉那次。你开车,习惯坐前座的她,执意把位置让给我?她说——我帮你制造机会了,你可要好好抓住二哥的心哦!她圈住嘴巴,偷偷在我耳边讲,要幸福哦。”伊伊回想。

    没错,天语以为他听不见,没想到迎面风泄露了她的秘密。那次的郊游,让他和伊伊的关系向前迈进一大步。

    “她要我幸福,她常说人间最美丽的事情,就是谈恋爱,有时候,我不禁想,天语是不是邱比特来投胎?如果是的话,我这样阻挠她的爱情厚道不厚道?”她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天烨举起脚步,继续向前行,事实上,伊伊所有行为都经过他授意,如果她是错的,那么真正的祸首是他。

    “两个月前,天语到我房里来,红着脸问我,女孩子的初夜会不会很痛?我告诉她,不知道,她笑着推推我,骂我很逊,说为什么和你交往那么多年,你连一点冲动都没有,是不是我极度缺乏吸引力。”

    不!她对他有很大吸引力,只不过,每每想到她和他的天语一样大,他就舍不得欺负。

    “我想,在当时,她就和那个孙誉龙之间有了大进展。”

    “孙誉龙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那个埃及艳后,记得吗?为了他,天语对我发了好大一顿脾气,整整两个星期不和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是分手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吧,在陪天语等救护车时,我接到他的电话,他以为我是天语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该死的家伙,我要把他揪出来痛宰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要是真心相爱,不用你出手,他就会痛不欲生。”

    “真心相爱?哼!他要真心爱天语,就会珍惜她。小时候,天语吵着闹着要吃糖,可是她满口烂牙又怕看牙医,于是我找来代糖,一天只给她一小口,我帮她刷牙,我帮她的牙齿涂氟。知不知道,这才叫做真正的爱。”

    “一点代糖,她能满足吗?”

    “我给她讲故事,告诉她,牙菌斑是一种此外星人更可怕的敌人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爱强势又霸道,然而能这样让他专心疼爱的女人,谁敢说不是幸福?

    “后来呢?她让你的外星人理论吓到,不再吃糖?”

    “不!她偷偷吃,趁我不在家就去闹大哥和爸妈要糖,他们都说我管天语管得太凶,迟早她要反弹……”

    这回就是她的反弹吗?伊伊不知道,她掠过这个念头,认真和他谈论起天语小时候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两个人一路走,一路消耗悲伤,他们不断谈论天语的点点滴滴,他们让心情逐地接受天语不在的讯息。

    在即将黎明前,他们走回家中,回到没有天语的家里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惜之作品 (http://xizh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