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

    晚饭后,聂天烨让人到房里找伊伊进书房。

    不晓得他为什么找她,伊伊一颗心七上八下,长长的走廊上,犹豫的脚步缓缓前行,到了书房门口,举手几次,却没勇气敲门。

    最后,还是仆人帮她敲了门,伊伊才顺利走入厚重的门扇背后。

    “我来了。”她低眉轻言。

    “请坐,给她一杯果汁。”没征询她的意见,天烨作主要她喝果汁。

    “是,二少爷。”

    仆人退下去,偌大的空间里面,只剩下他们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……你找我来,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没有重要事,只想问问,你住在这里还习惯吗?”

    先是客套寒暄,伊伊认为这不是他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我住的很习惯,谢谢关心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那么……学校呢?你和天语在学校上课,还习惯吗?”

    这才是重点吧!他想知道天语在学校的上课状况,却不打算问那个需要被尊重的叛逆青少年。

    伊伊是个合作的被质询者,她打算对他钜细靡遗。

    “天语在功课方面,还不太上轨道,大概和她习惯用英文为主要语言有关,老师很关心她,常让她上台发表或提问题。有时候,天语一急,哇啦哇啦出口的全是英语,让全场傻眼。

    我想,只要克服语言障碍,天语会很快在学习上看见成效,她是个聪明的女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他像个被夸奖教育成功的父亲,满脸得意,冷冷的脸上多了几抹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说天语聪明,她却说你天才,随便念念就能考全班第一。”

    “我并没有随便念念,事实上我念得很认真,我很清楚未来只能靠自己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是反弹,反弹他老灌输天语,念书不重要,以后二哥给你靠。幸好他听不出来其中浓厚的挑衅意味。

    “天语每天都睡你房间,为什么她看不见你认真,只看见你老考第一名?”

    “天语很重睡眠,我必须配合她早点上床,不然她会在课堂上打瞌睡;不过半夜三点,我会起床,把该读的功课弄通。”

    “她没看见你的努力,以为你是天神,崇拜得紧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个单纯的女孩,常常没有理由就崇拜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担心她的单纯,担心她盲目崇拜和喜欢。”他语重心长,对天语,他大概永远都放不下。

    果汁送上来,伊伊不爱喝甜水,果汁是天语的专利,她习惯喝不加糖的黑咖啡,但她没拒绝,伊伊假设,天烨对她的关心和对天语一样。

    “能拥有单纯性格,是件幸福事情。”

    在那场大火之前,伊伊不认识人心险恶;在大火之后,她的心失去单纯条件。

    “过度单纯让天语不去防备任何人--不管是男人或女人。”

    她听出他话中重点了,“假设你担心的是天语心中偶像,请放心,不会有事的,‘他’只是我们的同班同学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知道,他不是有计画接近天语?”

    “我们念的是一般国中,不是贵族学校,在这里没有人想攀上谁的家世或后台,相反的,天语的特殊家世反而让她受到同学排挤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天语个性开朗活泼,她期待友谊,希望有很多同侪在身旁说说笑笑。刚上学时,司机接送天语上下课,让她困扰,同学对她侧目,无法衷心接受这位转学生。

    自从她开始走路上学,情况好转些,她在班上交到几个朋友,有同学肯在下课时间过来跟她说话,也有人肯把作业借给她抄,在班上天语的人际关系逐渐好转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指我多虑了?”

    “你的想法并不完全错误,以前我念的贵族学校就像你口中那样,我们比较谁家的车子大,谁穿的衣服是名牌,谁家的爸爸身分地位高,落单的人经常是家中经济不如他人的同学,相对的,家世好的同学身边总有一群人围绕巴结。不过这种情形不发生在我们就读的学校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压根不用担心天语的问题?”

    “她终要学习长大。”

    伊伊心情沉重,那种来不及成熟便要面对奸恶世情的经验很槽。

    “她有足够的时间让她慢慢长大。”天烨有他的坚持。

    “好吧!她是幸运的。”幸运到有个随时准备帮她遮风挡雨的二哥,不介意她慢慢长大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样,我还是希望你能多注意她在学校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。”

    “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麻烦,没有其他事情的话,我想先回房。”

    “请。”

    伊伊走了,天烨望住隔开他们的那道门,这个女孩真的和天语一样大?她成熟、世故、坚毅的眼光里,有着让人激赏的勇敢。

    虽然她平常没有太多情绪,但天烨感受得到,她并不认为自己有权享受聂家给她的优渥生活。

    她敏感地察觉出,天语是这个家的重心,她专心努力地扮演好伴读的角色,用一种他们全家人无法取代的方式,让天语愉快幸福。

    他记得,唐伊伊刚进入聂家时,那身锐剌,时时刻刻防备所有人,她对父母亲、对他们兄弟、对下人,都用一种客气淡然的态度与之相处。

    而第一个闯入她心底的人是天语,天语热情善良的性格打破她层层防线,让她在天语面前有了真正情绪。

    他们自征信社的资料中得知,这半年来她吃过不少苦头,让她从不解人事的小公主,瞬地蜕变成长。

    是否就是这段痛苦经历,让她大著胆子向他要求--天语终要学习长大?

    伊伊很聪明,真的,不单从天语告诉他们,她在学校的表现中得知,天烨也从她敏锐的反应里了解,她绝对是个可造之材。

    再过几年,经过时间淬炼,她会是一个工作上的好帮手,也许他现在该让她留住自己身边实习,假以时日,说不定她会为聂氏企业带来新景象。

    但……不!

    天烨选择让她留在妹妹身边,选择天语在成长的过程中,有个良师益友,或许对伊伊来讲,是大材小用了,但他习惯所有考量皆以天语为中心。

    不过伊伊……她的确是个让人感兴趣的好女孩。

    叩叩,门响,天烨把专注力拉回手上公文,随口一声请进。

    “二哥,尝尝我帮你泡的咖啡。”

    放下咖啡,天语跳到他怀里,像小时候一样,坐在他膝上,两手勾住他的肩膀,一双有求的眼睛,在他面前亮啊亮。

    “说吧!想要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啜饮一口咖啡,这是天语做的食物中,唯一能入口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想要一个二嫂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说错?”

    口腔内的咖啡差点喷出,幸好坚强的意志力,提醒了他,天语就坐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亲爱的二哥才二十二岁,你就急着把他往外推销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说错,我要一个二嫂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!你哪一条神经线没绑紧?”揉揉她的短发,他一脸宠爱。

    “我想要伊伊姊当我的二嫂,我想要和她永远在一起,不要分开。二哥,你娶伊伊姊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你弄错了,要成为夫妻,应该是男女双方不想分开,和男方的小妹一点关系都没有。”虽然和伊伊永远不分开,是个让人非常愉快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,你都不知道,伊伊姊在学校多受欢迎,很多男生都想追她,你动作不快一点的话,她就要被别人抢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天语,你和伊伊的年纪都还小,不要满头满脑想些怪事。”

    “结婚才不是怪事,我不管啦!你一定要娶伊伊姊,不然我会很可怜,知不知道,我们班的同学都是看在她的面子上,才肯跟我当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么惨吗?你长得很可爱啊!在加拿大时,你有很多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里不行啊!他们说我是香蕉,明明不是老外,还要说英文。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告诉他们,英文是世界通用语言,想跟更多人沟通,就要学好英文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这个,才没人理我,可是这些话让伊伊姊来说,大家就同意了,英文老师还讲,有空我们班来演一出英文剧,大家都很开心,你看这是不是伊伊姊的功劳?”

    “我承认她很好。”自然,在心里,天烨也承认自己对她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对-!她那么好,你就娶她嘛,不是现在,等她大学毕业后再娶,那时候你够老了,娶太太正好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,你都沙盘演练过,才来找我?”搂搂天语,他真希望她不要那么快长大。

    “当然,这是很重要的事情,伊伊姊说,碰到困难的事,要先静下来想想,计画过,再动手做,不要莽撞。”

    “她教你不少东西?”伊伊……果然是个聪明的小女人。

    “当然,她是全世界最好的伊伊姊。”

    “我吃醋了,你现在开口闭口都是伊伊姊,你喜欢她比喜欢二哥多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-,你娶她当太太之后,她的就是你的,我喜欢她和喜欢你的意思不是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如果到时候伊伊想嫁给我,我就娶她吧!”

    向来,天烨和天语之间都是这样子--天语有所求,他就竭尽全能来替她办到。往好的方面想,他真娶了伊伊,起码不会有姑嫂问题,即使目前他一点都不想结婚。

    “万岁,万岁……”天语从他身上跳起来,在屋内绕三圈,欢呼胜利。

    书房门又打开,进门的人是天衡,天语冲上前去,拉着他的大手,胡乱扯跳一通。

    “大哥,二哥要娶伊伊姊了,他疼我比你疼我还多。”

    她满睑欢欣,冲着天衡大叫:“以后,我只听二哥的话,不听你的话。”

    撂下话,天语转身,像只青春蝴蝶,翮翩飞出他们的视线之外。

    “她也去找过你?”天烨问。

    “对,一开口,就要我娶伊伊。”天衡无奈。

    “看来,她非要把伊伊留在我们家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“别理她的孩子气,宠她上天,对她不是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天烨失笑,今夜有两个人劝他,不要把天语宠坏,但说说容易,天语可是他一手带大的呢!

    “伊伊是个伶俐女孩,聪明懂事,成熟又体贴,娶这种女人,有什么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真了?”

    “我对天语的每项要求都很认真。”

    “别告诉我,你打算开始追求伊伊。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耸耸肩,他背向天衡,唐伊伊是个不错女生不是吗?没错!她的确是!聪明、懂事、体贴的好女孩,人人抢着要,他没道理把她让出去不是?

    WWWWWWWWWWWWWWWWWWW

    时间向前推进四年,唐伊伊正式成为聂家的一分子。

    本来是一个天真笑话,带点耍赖、带点玩闹意味;天语对伊伊口口声声喊二嫂,推了二哥要他们“夫妻”带她出门同游,天烨没反对,自然,早已心仪于天烨的伊伊更乐于顺水推舟。

    是默认也是暗许,聂家双亲举双手同意天烨和伊伊的婚事。

    之后,天语和伊伊从国中毕业。伊伊考上第一志愿女中,天语却勉强捞了个升学率近乎零的私立高中。

    没有考虑和犹豫,伊伊放弃自己的学校,和天语进入同一所高中就读。

    她的表现让天烨很满意,更加肯定和她结婚的想法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升上高中,国中时期的篮球偶像不见了,天语的热情降温,几次听见她高喊恋爱口号,几次见伊伊将事情完美处理,天烨很放心将妹妹交给她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天烨将台湾的市场逐渐打开,公司规模更见茁壮,他计画在下个年度,以台湾作为中心点,向韩国、日本、新加坡等亚洲地区伸出触角。

    天烨更忙了,常常几天几夜不见他回家,不过,一只手机成了他遥控伊伊和天语的利器。

    于是伊伊取代天烨,成了天语的生活重心,她分享她的心事、她的想法,伊伊是天语此姊妹更亲的姊妹。

    这一年,她们即将结束高中生活,伊伊忙的焦头烂额,她忙念书、忙准备考大学,为了陪天语,她不上补习班,只能自己找来许多教材,将不会的部分挑出来,请家教老师协助。

    天语却整天悠哉悠哉混日子,对她而言,毕业等于失业,反正二哥宁可拿她当神猪一样供起来,也绝不同意她出门工作。

    从校车上走下来,天语挽着伊伊的手,头靠在她肩上,带着梦幻般幸福的微笑浮在脸颊上。

    “伊伊姊,你和二哥接过吻吗?你收到二哥的情书时,感觉会不会像要飞起来一样?”

    突然问,天语想起什么似地,她向前滑点了两下,满腔快乐压抑不住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鬼话?不要看一堆言情小说,满脑都是桃色思想。”

    “才不是,告诉你,接吻的感觉真的很棒哦,湿湿的、暖暖的,他的呼吸喷在我的脸上,我心跳的好快哦!要不是他撑着我,我一定会昏倒。”

    天啊!伊伊望着天语轻快飞舞的背影。

    她分分秒秒盯住天语,她怎还有机会去和男孩子……眉皱起,忧愁爬上心间,她能理解天烨的想法,当了多年保母,伊伊习惯负责起天语的一举-动。

    “天语……那个男生,我认识吗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。”她被针刺到般,大力反弹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找个机会,介绍给我?”

    “不要,你长得那么漂亮,要是他看见你,说不定会把我抛弃。”连连摇头,她的态度奇怪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话,要是光凭外表,就会随意抛弃女朋友,那种男人不值得你花心思交往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他是多数女人心中的白马王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抢走你的白马王子,说说看,他是谁,你们怎么认识的?”伊伊诱哄她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会抢,你有二哥嘛!可是谁知道你会不会在后面搞小动作,我学聪明了,才不上当。”

    天语知道她在背后搞小动作?加快脚步,伊伊追上她。

    “快招,那个男人是谁?你不说,我就告诉你二哥。”

    “他叫孙誉龙,是大学生呢!记不记得毕业化妆舞会那天?”

    “我陪你去了,没看到什么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哈!他骗过你,他化妆成埃及艳后。”

    埃及艳后?伊伊恍然大悟。“他……是男生?”

    “嗯,他虽然个子不高,可是很聪明呢!在跳舞时,他轻轻吻了我,然后他带我到角落里,加深这个吻……伊伊姊……怎么办?我已经陷入爱河。”

    伊伊想起来,当时天语说要上厕所,说有人陪她……居然……她居然被埃及艳后蒙蔽。

    跟在天语身后,走进家门,伊伊头痛极了,她开始想到要“交代”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天语……我们是不是该想想,那个男人合不合适……”

    天语截下伊伊的唠叨。

    “爱情哪有什么合不合适,爱就是爱。”

    “天语,你要讲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他、我要开始追他,伊伊姊,你不能反对我。”天语把自己甩在沙发上,别过头去不看伊伊。

    “你总要让我看看那个男生,如果他不是个专情男人,你不应该盲目把感情投掷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对他有偏见,还没见到人,就主观认定他不专情,接下来你就要恐吓人家不能欺负我,你的伎俩我早知道了,不揭穿你,是因为我相信,你真心为我好,但这一次,很抱歉,我不听你的!”

    “不然,我们请他到家里来,和全家人吃顿饭-”伊伊低声央求。

    “你要把他吓走吗?弄那么大的排场,不过是谈个恋爱,你的意见好多,别告诉我,你见不得我快乐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,把他约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天语不听她把话说完,一口气否定她的提议。

    “不要、不要,你越来越-嗦,越来越像二哥,以后我有什么事情都不告诉你。”她对伊伊大吼大叫,一甩头,直往二楼。

    天衡和天烨在起居室听到天语吼叫声,忙赶出来探看情况。

    “天语怎么了?”天衡问。

    “天衡哥,你怎么会回台湾?”

    这些年,天衡一直留在加拿大照顾那边的企业,只有在过年前会回台湾一趟,这时问看见他,让伊伊觉得讶异。

    “想你们-!伊伊越来越漂亮,女大十八变,小美女变成大天仙了。”天衡笑说。

    “天语为什么生气?”天烨把伊伊转过去的话题绕回来,他的重心全在妹妹身上。

    “她谈恋爱了。”伊伊实说。

    “以前不是常听天语在谈恋爱,为什么这次会闹得这么不愉快?”天衡问。

    “以前那些男生大部分是同班同学,我可以……控制,这个男人我并不认识。”她说得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“控制爱情?不会吧!伊伊你几时加入共产党?”

    天衡瞄了脸色不佳的天烨一眼,看来是天烨把伊伊当棋子安排在天语身边。

    “说说看,你怎么控制天语的爱情?”天衡感兴趣,

    “我威胁那些男生,不能对天语……过分。”偷瞄一眼楼上,她的声音转小,身为一个朋友,她的做法似乎过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在你的眼睛之下,天语还有机会交到你不认识的男人?”天烨的口吻有指责,伊伊辜负了他对她的放心。

    “他们在毕业舞会里认识,当时,他打扮成埃及艳后,我以为他是女生。”伊伊坦诚自己怠忽职守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天烨口气转寒,主观地,他认定错在伊伊。

    “我会试着和天语沟通。”只不过,天语还会信任她吗?伊伊自我反省,自己是否真做错?

    “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。”口气转缓,他相信她有足够的能力应付天语的任性。

    “我尽力。”点头,伊伊退回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总是,他对她和善热情,因为天语正在快乐;他对她冷言淡然,因为天语正值困难,他对她的情绪反应,全系着天语的喜乐恶欲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是好、是坏?伊伊无从判断。

    看着她单薄背影,天烨发现,好像不管怎么养,都养不胖她,那些他四处搜罗的补品全浪费了。

    “你似乎忘记,爸爸让她住到我们家来,是为了报恩,不是要替天语找到同龄保母。”天衡说。

    “是她自愿做这份工作。”在回答同时,天烨又想,听说女孩子要多吃四物身体才会强健,会不会要底子打稳了,伊伊才养得胖?

    “你就理所当然认定,她该为天语的一举一动负责?”

    “我不曾亏待过她,”或者,他该带伊伊上医院检查一下身体,看看她身体里面有没有寄生虫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善待她?”天衡反问。

    “天语有的礼物,她不会少拿。”天烨回答得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一抹兴味浮上他的眼角,这个弟弟啊!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,伊伊为他做的事情,不单单贪图他的礼物。

    “天语有的待遇,她都有。”

    “倒是,我想不出她为什么要放弃第一学府,将就天语的烂学校?再说,现在天语摆明不念大学,若是伊伊考上好大学,你也不让她念,要她成天留在家里,应付天语的小姐脾气?”

    “如果她愿意的话,我举双手支持。”反正他根本不在乎妻子的学历是高是低,他决定了娶伊伊,是好几年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天烨,你不可以这么自私,你这是在限制伊伊的前途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女人愿意用前途来换取聂太太的位置。”一口气,他否决伊伊的前途。她的前途是他,不需要再去多加讨论。

    “你对伊伊的感觉仍然如多年前,想娶她只是因为天语要求?”

    “不然你以为还有其他?”天烨口是心非。

    “若真是这样,我建议你不要娶伊伊,这对你对她都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对天语公平就行了。”望向窗外,话题结束,天烨不想在这上面多做讨论。

    天衡离开,客厅里只剩下他,回首过去点点滴滴,天烨想起伊伊的巧笑倩兮、想起她的恬然性情,谁都不能否定她是个非常非常好的女孩,这些年他不是没交往过其他女人,在潜意识里,他总拿她们和伊伊相较,较量结果是--她们被判出局。

    有几次,他让她的笑靥吸引,别不开眼神;有几次,他的梦里会出现她的影子;有几次,他们在庭园里,从天语谈到他处,谈得漫无边际;他知晓,她是个聪明敏慧的女子。

    喜欢她,感情在一点一滴的累积;喜欢她,在流逝的岁月里;喜欢她……扣除掉那些“必须”喜欢她的理由之后,他发现内心深处,他是喜欢她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,没有人规定,喜欢非得说出口;也没有人规定,喜欢一个女人要昭告全世界。

    好吧!他承认自己是有点龟毛的男人,反正伊伊最终都要嫁给他,出不出口喜欢,似乎没那么重要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惜之作品 (http://xizh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