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

    匆匆走人黑巷,银豹和关虹警戒地四下搜寻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僵尸在这边?”

    “对!警方会在十分钟之内到达,这次我没让兄弟们插手。”关虹说。

    “很好,我倒要看看这一号人物,凭什么能控毒卖毒,却又让人抓不到把柄。”

    因为他是一流的毒枭,洗钱的管道连警政署都查不到。关虹在心里说。

    她一向不敢在他面前说太多话,她很明白,他想要的是沉静、有智慧的女人,至于上次找上门的那个女生……只是意外吧?

    想到感情事,关虹有一忽儿分心,银豹走向前,她急忙甩掉纷乱念头,跟上他的脚步。

    戴上特制眼镜,轻身几个翻跃,他们躲开红外线扫描,抵达建筑物前面。

    打开门,他们走进屋里,刹那间,灯火通明,一个英挺老者坐在沙发前面,面无表情地看着一男一女。他们落入陷阱了。

    “银豹,稀客啊!你是大忙人,期盼你大驾光临不容易,都怪你的助理太谨慎细心,不然你我早早就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僵尸?”乍然见到他,呼吸一窒,银豹眼神里布满厉色。

    居然是他!

    “我是,请你来,是想请教你,我和你有过节吗?为什么处处寻我下游厂商的麻烦?”冷冷的,他的声音带着让人颤栗的诡异。

    “下游厂商?是几条小毒虫吧!”

    “说小?他们可不小,只不过说到毒虫……银豹先生,我是正正当当的生意人,你千万别栽赃。”

    “脏?你还嫌自己不够?”拓拔渊和他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“说!你要怎样才肯放手。”他毕竟忌讳绝世盟,不想招惹,可是银豹的赶尽杀绝,让他没有生存空间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一天贩毒,我就一天不放手。”他说的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“何必呢?贩毒是供需的商业问题,有人需要我就供给,合情合理,你站在中间挡人财路,真是不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家庭……是被毒品破坏的吧!”

    “你!”突地,他双眼暴睁,震怒至极,但瞬间他又换回原来的平静表情。

    “很好,看来你对我的背景花了不少时间调查,你是非整倒我不可了!没想到你是这么不讲理的人物,算了,说再见吧!”

    尖地,四周冒出-群黑衣杀手,下一秒,烟雾笼罩,枪战声响起,震动在场人耳膜。

    几个翻滚,躲开瞄准的子弹,左右开枪,他解决十六个黑衣人;关虹身手也不坏,除掉九个人,都是一枪毙命。

    缓缓起身,银豹换上新弹匣,一步步迫向沙发上的老人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求饶。”僵尸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在你用毒品杀死女儿还不知悔改时,我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连妹妹的事都知道。”僵尸没想过,那么久远的事还有人处心积虑挖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的妻子不是坏人,她坏在十五岁就跟了你,坏在染上毒瘾,毒品害了你的家庭、你的人生,你竟还用它来伤害更多人。”

    他声声指控,那些在垃圾堆里寻食物填肚子的回忆回来,他恨他——一个不负责任的父亲。

    “这些事,不该有人知道。”他喘息着,瞪眼银豹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因为你越狱成功,换了张新脸孔,别人就认不得你是拓拔辉了?不!你该做得更彻底一些,比方换掉这一双阴惊眼睛,或者把你手上被儿子咬过的痕迹磨平。”

    拓拔辉?关虹倾听两人对话,心中细想,他和拓拔渊是什么关系?难道……

    “你、你……你是恶魔?不可能连这个都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惊慌之余,僵尸突地拔枪射弹,沉浸在过往回忆里的银豹来不及反应,眼睁睁看着子弹射向自己——

    在僵尸掏枪时,关虹看见了,咬住下唇,斜身飞跃,关虹护在他身前,子弹穿过她的左胸,鲜血漂上她的大眼,扩散……

    “不要杀他……他是拓……拔……渊。”用尽力气,关虹把话说全,不想心上男子遗憾,

    银豹抱住她的身子,鲜血迅速浸红他的双手,抬眼,他瞪视“父亲”。

    老人从沙发上跳起来,颤巍巍指着他问:“拓拔渊?你是阿渊,我出狱后找过你,邻居说你饿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会关心我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关心,我花了一辈子时间赚黑心钱,就是为了找回我的一双子女,我要买你们的下落消息,需要很多金钱。过去的事我知道错了,请你原谅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一双子女?难不成妹妹……

    “妹妹没死?”银豹问。

    “对!她治好病后,被送到孤儿院,我始终找不到她,但是我发誓一定要找回她。”

    “她没生病,是你喂她吃毒品。”狠狠地,他以语言为武器砍他千百刀,瞬间,拓拔辉衰老十几岁,垮下的双肩再不复见英伟,

    “阿渊……原谅我,让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长大,早过了需要父亲的年龄,今天我饶你一次,要是你能逃过警方的追逐,是运气帮你,不过要是让我再听到你和贩毒集团有关,我不会轻饶你。”警笛声隐约响起,银豹抱起关虹往外走。

    怔怔看住伟杰的儿子,僵尸的脸上浮上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。

    儿子……他终于找到儿子,而且是个不输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“我保证不会再贩毒。”他对拓拔渊的背影说,但他没多作停留,仍大步往外走去,

    僵尸,不!是拓拔辉,他感激上天给他机会,转身走向内室,打开机关,他隐入地道中……

    女六士

    联络好灰鹰,车子以一种飞快速度向前奔驰,死寂充斥……是他的疏忽,让关虾挨上一枪。

    “我快死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关虹握住银豹的手,贴在自己的脸庞,他是她最崇拜的偶像,从她加入绝世盟第一天起,她就盼望和他亲近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死,”

    眉皱起,他脸上净是抑抑不郁,初见父亲的冲击还留住心底,他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他,没想到竟会有今日对决的场面,命运……到底是由什么来做安排、判断?

    他说妹妹没死……拓拔渊再度燃起希望,他的妹妹……知道她还活在世间,他会尽全副心力,将她寻回。

    “知道我最大的希望是什么吗?我想嫁给你,奸想好想……”

    银豹沉默无语,她的愿望他知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……婚姻,我……没关系……我想我……会一直等你,只不过……等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血浸上他的衣服,腥臭味在狭窄的车厢内扩散!

    他欠她一命,无庸置疑,低眼,她的脸色逐渐苍白,生命力渐地消失。

    “答应我……我死……你在墓、墓碑上……刻……爱妻关……虹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!我不刻……”摇头,他是重义男子,这女人为他付出这么多,不回馈,他于心难安。

    “不刻……”眉垂下来,苦笑困难,只是名分,他都不肯施舍?

    “是的,你必须活下来,听懂没有?”

    “算了……爱情勉强……不可……能……”半眯眼,这着棋,她下错了,就算赔上性命,他也不希罕她的爱情。

    “你活下来,我给你一个婚礼。”

    许下承诺,拓拔渊不容许自己后悔,把孟纯的笑脸锁进心底深处,人生除了爱情,还有其他重要,比如正义、比如亲情……

    上天很公平,他把妹妹还给他,却让他失去孟纯。拿孟纯去换妹妹,有没有心不甘?有!不愿、不甘!但为他挨子弹的女人没有义务承受他的不甘心,对他,她只是太爱,爱到不在乎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说婚礼?”睁眼,是她恍惚吗?为什么听见他亲口允诺婚礼?

    “对!我说的是婚礼,只要你好起来,健康站到我面前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婚礼……我尽力……”吐口气,关虹安心了,闭上眼睛,她将为自己向命运争取、

    JJJJJJJJJJJJJJJJJJ

    灰鹰走出手术室,带出好消息。“差一点就射进心脏,不过现在没事了,你可以进去看看她。”

    拓拔渊快步从他身边穿过,走到病床边,他握住关虹冰冷的手。

    她微睁双眼,苍白的嘴唇轻启,微笑在唇边绽放。

    “我赢了。”反手牵住拓拔渊,她要牢牢握住自己的幸福。

    “对!你赢了,恭喜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……等我能下床,是不是,会行一场婚礼等着我?”她眼底满足期待。

    她的问题像手榴弹,炸出他胸口一阵空虚,皱眉,握拳,他深吸口气,“是的,会有一场婚礼等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我赢了死神,也赢得你……”她把他的大手带到唇边轻轻一吻。总算……他是她的,对于这颗子弹,她只有感谢。

    门被开启,绝世盟里的几个门主由金蛇带领进门,他们玩笑嬉戏取闹拓拔渊。

    “你这木头总算开门向关虹求婚,我们还以为关虹要当你一辈子的地下情人?”金蛇说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,我们家关虹总算出头天了。”红门门主说。

    “好了、好了,大家快来计划一下,怎么在半个月内筹办起一场盛大婚礼,送给我们的好兄弟当结婚礼物。”

    众人你一句、我一句,他们的玩笑把他推进地狱里,拓拔渊眼前浮出孟纯那双爱哭的眼睛。

    她说——我的好朋友盈心告诉我,像我这种女人最吃亏,受了伤没人知道,只能躲起来偷偷痛。

    她准备好躲起来偷偷痛了吗?

    士女士

    孟纯等了他整整十大,他没回来,没打电话交代,-点点音讯也没有。

    孟纯煮了十包汤圆,每天每天,她都在夜半十二点,一天将罄时,吃掉象征圆满的十颗汤圆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她又打开瓦斯炉,盛一锅清水,从冰箱里,挑出-包紫米芝麻汤圆。

    放进糖,放进汤圆,搅动搅动,别让汤圆黏上锅子底;她常觉得自己是黏人的汤圆,黏上了渊,便在他身上做下记号。

    他是她的,自他从灰鹰大哥手中接下她之后,孟纯就知道了;她是他的,在他离开他们家,她泪如雨下时,她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既然,他们互属,她还担心什么?

    虽然,她不懂得他的绝世盟,不理解他的工作性质是什么,但她确定了他是好人,是她永永远远的心上人,这就足够了,不是吗?

    一个碗、一只汤匙,一锅汤圆,孟纯把东西摆到客厅桌面,就“等待位置”坐好,如果他的工作必须经常在外,那么她想成为他的妻子,就必须学会等待。

    有了这层想法,她的等待便不再疑猜。

    门把转动声响起,孟纯听见了,她跳起来,冲到门前,打开门,果然,他就站在门那边。

    抱住他,孟纯的两条细小胳臂圈得他好紧,失而复得的快乐在胸臆间充斥。

    拓拔渊环住她纤细的腰,她的手泄露了她的焦虑,她发抖的笑声,告别他,她是多么担心。

    他回来了,却只是回来对她“交代”一声,捧住她的脸,心不舍、心疼……

    他轻点她的唇,以拇指摩弄她的细致红滟,他知道那里有最甜蜜的津美,灼热的气息吹拂在她脸上,吻落下,纠缠的舌头纠缠起他们难解的爱情。

    放开她,他依依不舍,眷恋她的身体,眷恋她的味道,也眷恋她半长不短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把头发留长,我喜欢长头发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盂纯点点头,只要是他喜欢的,她愿意尽全力为他办到。

    “我等你好久,我几乎以为你像上次那样,又要离开我了。”泪水说来就来,濡湿了他的雪白衬衫。

    他能赞她观察力敏锐吗?心在揪、在扯,疼痛的感觉不此她少。

    “来,我煮了一锅汤圆,我们一起吃、我们团圆了!”她拉住他的手,要带他到沙发前面。

    团圆?不!他没办法和她团圆,他答应了那个救自己一命的女人,他允诺一个婚礼,他是个说话算话、重信重义的男人,不会出尔反尔。

    拓拔渊缩回自己的手,干涩的喉咙吐出一个难堪句子。

    “我要走了,马上!”他强调“马上”,不再给孟纯任何幻想空间。

    “你又要出去工作?好吧……”她下定决心,当个能适应他工作、生活的好妻子。

    “至少吃点汤圆再走,好不好?还热的呢!”她坚持和他团圆,走到桌前盛来-碗热情,她将它送到拓拔渊面前。

    拓拔渊接手汤圆,把它搁在旁边的柜子上面,凝重的表情直视孟纯,看得她胆颤心慌。

    孟纯问:“是我做错事了吗?”

    不!做错事的人是他,他不该让关虹替他挡下子弹,更不该拿爱情去换取生命。

    拓拔渊眼睛一瞬不瞬望住她,孟纯似乎懂了,低下头,两串泪水垂直落人地面。

    “你又要走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是!”简短一个字,他隐藏起自己的无奈。

    “不要走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他刻板的声音里听不见心痛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他回不了话,她正在卑微地向他乞求爱情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,我的爱情不够,才留不下你?或是有另外一个女人比我更爱你,而你爱她此我多?”

    他不说话,孟纯逼自己抬头看他:

    “我要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五个字的死刑打在孟纯头上,她吓傻了、她慌乱了、她手足无措了,抱住他的腰,孟纯激狂哭喊。

    “不要、不要,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?下次我一定会更好,我努力爱你、此你的新娘更爱更爱……你不要说结婚就结婚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孟纯,不要这样。”他握住她的肩膀逼她冷静,她的激昂让他心伤。

    “我多希望自己能摆出最优雅的姿态告诉你,我不在乎……可是,我在乎啊、我真的真的在乎,我爱你,不要拱手把你让出去,请告诉我,我哪里做错了,让你要把我驱逐出境?”

    她不要离开他,扑进他怀里,圈住他、抱住他,她要他留住门己身边,一步都走不去。

    “你没做错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不够漂亮吗?没问题,我马上去整型,是我的性行为太幼稚吗?给我时间,我会买一堆A片来实习,我相信只要有心,我的不足点总会解决的,对不对?”泪痕斑驳的小脸,写满“我愿意努力”。

    “孟纯,问家去吧!你爸爸妈妈在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我回不去了,再也回不去了……”她背弃了他们的爱,她再也再也回不去孟家。

    “我把这个房子留给你,我会让灰鹰帮你办过户,另外……这一千万你留着,随时随地有困难,记得找灰鹰,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他从皮夹中掏出支票交到她手中。

    “我有困难!我现在就有解决不了的困难,我不能找你吗?为什么我只能找灰鹰大哥?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,我要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希望我不要再爱你,是吗?”

    她的话冲进他心里,是疼……但他怎能回答她,说他私心想留住她的爱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办不到,我爱你变成定律,再无法更改。”孟纯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“孟纯,想办法让自己好过-点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想不到办法呢?我可以找你吗?”

    “你的固执一点都不可爱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我再不可爱一点,你就愿意为我留下来?”

    拓拔渊沉默,盯住她,半晌,他转身欲离。

    “我用一千万,买你吃这碗汤圆。”捧着碗,她绕到他身前,把支票和碗同时递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这么固执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相信,只要你吃了它,我们就会团圆。”

    “放弃吧!收好你的支票。”他没吃,跨着大步离开她的视线、

    他不吃?他不想和她团圆?泪流满面……

    孟纯把汤圆一颗颗塞进嘴里,没细嚼,吞进肚子,湿湿的泪水落进碗里,甜汤圆变成咸汤圆。

    “我们要团圆、我们会团圆、我们势必团圆……”

    碗落在地上,砸碎了,汤圆和着泥巴,爱情染上污浊,孟纯穿着室内拖鞋奔出门外。

    她一遍遍告诉自己“我不痛”,她拚命向前奔跑,追着拓拔渊消失的方向,她想问他一句——这就是我们两个人的结局吗?

    她看不见他,绕过巷道、跑过街头,她继续追逐他的方向,不怕风、不怕黑,只怕他和她再不能团圆……

    它跑得很快,追得很勤,她是四肢发达的孟纯……

    跑跑跑……她跑跑跑……她预设不来他们的下一步,想象不出他们的未来,她只是只是……只是头脑简单的孟纯啊!

    向右、向左,跑得很喘,她仍继续跑,她只能用肢体反应自己的心情,跑不动了,但她还是跑着,仿佛腿持续运动,她便能证明自己的心还没死透。

    抬首,月上中天,今天是满月、是团圆夜……为什么她的爱情缺了一人角,急喘吁叮,孟纯环顾四周,四周净是陌生,她迷路了,她的心迷路,连爱情也跟着迷路……

    好怀疑,为什么她明明握有他的爱情地图,还是照样迷路?

    他的地图是虚情假意?是哄骗人心?

    偏偏她拿在手上,当作藏宝图,认为自己走得够认真,就能寻到他藏满幸福的爱情。

    不爱了……不要爱了吧……是不是说不爱就能不爱,是吧……孟纯对自己没把握……

    六六六

    婚礼很盛人,绝世盟下的几个堂主都从国外赶回来参加这场盛宴,连盟主宗政朔也到场,几十个高阶人员全来了,更多的媒体想进场窥探这场婚礼,却不得其门而入。

    小提琴的乐声合奏着莫札特的知名曲目,以红玫瑰为主装饰的会场,处处充斥着淡淡花香,鲜艳气球、缤纷彩带,所有人用了全部精力为拓拔渊布置一场世纪婚宴。

    坐在观众席上,孟纯不时转头看向四周,好热闹的气氛……每个人脸庞上挂满笑容。

    听说、听说这场婚礼是大家期待已久,听说拓拔渊和关虹这对金童玉女早被看好,听说他们一直是最好的搭档和生死之交,听说……从一走进会场,孟纯耳边就充斥了无数的“听说”。

    灰鹰拍拍孟纯扭绞的双手,说:“如果你不舒服,我陪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孟纯摇摇头,问答: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认为你留在这边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认为,但是……我很想看渊……看他穿着新郎礼服的样子,一定很帅,你看过了吗?是不是很帅?”她强作无事。

    偏头,灰鹰凝视她,久久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装出再多的勇敢,他也看不见,你何苦来这里,折磨自己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折磨自己,我只是想、想看到结局……余邦哥哥常告诉我,做事要有始有终,我开了头便要做到最终,即使结局不是我预设的那个,至少我把事情做得完整。”

    这样,她便算对臼己的爱情尽责吧!也许遗憾很深、痛苦很重,但……至少她对爱情尽心尽责……

    “看到结局之后,你就会对他死心?”他问。

    死心?要怎样才能对渊死心……孟纯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妆好看吗?渊常说我不适合化妆,可这是重要场合,人人都该化妆的,对不对?”孟纯转移话题,在热闹婚礼伤心,不道德?

    灰鹰凝视,今晚的刻意美丽,让孟纯看起来像个没生命力的精致娃娃,渊说得没错,她不适合化妆,也不适合悲伤。

    孟纯侧耳倾听旁边女人的对话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说,他们-定会成为一对,也只有关虹忍受得了拓拔渊那张冷脸。”穿着一袭黑色晚礼服的女人说,

    孟纯不认识说话的女人,否则她会向她们反驳,其实渊也有温柔的一面。

    比如他替她把头发轻轻拨到耳后时,他的语调是温柔的,他说——再把头发留长一点,会比较好整理。

    还有她趴在他身上时,他是温柔的,他的手总温柔的在她背脊滑过,带她进入温柔的梦乡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,这些年他们几次一同出生入死,那种感情谁也取代不了。”红衣女人说话,她像-朵艳丽玫瑰,耀眼得让孟纯不自觉低头。

    这句话,孟纯无从反对。他们的“以前”她不知道,他们的“以后”让一堆人看好,也许吧!他们的感情真是没有人可以取代,尽管她为他离家出走,尽管她赖在他身边不肯走,尽管她用尽所有努力,仍留不下他的人、他的心。

    “听说大哥送他们-座度假小岛,下次我结婚也要逼大哥照样办理。”黑礼服女人说,她的语调飞扬,像受惯宠爱般。

    曾经,她也用这样的语调同渊说话,她说未来、说梦幻、说爱情,她说的所有事情中,总有一个叫作拓拔渊的男主角。

    度假小岛……好慷慨的礼物,比起她手上这份,丰厚太多。

    孟纯的手指抚过礼盒上方的蓝色缎带,她的礼物——里面有渊给她的一千万支票和他的房子钥匙,他说,她可以永远住在里面。

    她怎么能够?屋里的回忆会活生生将她逼死呵!她预料不到结局、预料不到未来,至少她可以让自己不活在过去的梦魇当中。

    “放心,盟上最疼你这个妹妹,你想要什么,随口交代一声,他会说不吗?”红衣女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拜托,我哥现在最疼的人是你好不好,你是他未来老婆,我在他心目中不过是老二。”

    哦!原来黑礼服女人是盟主的妹妹、红衣女生是盟主的女友,她们都是渊生活圈里的人物。只有孟纯不是,所以不管多努力,她迟早要被排除在他的生活之外。

    音乐声响起,神父就位,新郎就位,一个高大俊朗的男人挽着新娘走上红毯,那个男人孟纯在照片中看过,渊说他是美国分堂的堂主青龙。

    关虹穿着一套很特殊的白纱礼服,那是裤装,缎面的布料覆盖在她修长的双腿上,衬得她的身材更匀长。有个性的五官、有个性的短发,她的头纱盖在白色礼帽上面。

    他说他喜欢长头发的女人,她乐意为他留啊……可是,他却娶了一个短发女子,也不肯多给一点时间,等她为他蓄起一头亮丽长发。

    拓拔渊转身迎接他的新娘,孟纯终于看见他了。

    拓拔渊和想像中一样好看,他那双灰蓝色的眼中,没有分毫表情,却每每教她看得痴呆;深隽的五官,是鬼斧神工的上等杰作,颀长壮健的身材是女孩梦寐以求的偶像,可惜这样的男人……不属于她……

    青龙将关虹交到拓拔渊手上,他们转身面向神父,一堆证词,孟纯连一句都听不进去。直到神父说:“对于这个婚姻行意见的人现在提出,否则请永远缄口。”孟纯不由自主站起身,瞬地,所有眼光部落到孟纯身上。

    她一向胆怯,在这么多双眼光的注视下,她习惯转身逃跑:但是,这回她没有,她笃定着自己的脚步,一步步跨向红毯前端,态度自若得仿佛这条路本来就是她该走的。

    拓拔渊和关虹同时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一捕抓到拓拔渊的眼神,孟纯再也看不见其余人,她知道,自己的脚步像踩在云端,一步步向前、一步步不踏实。

    她知道,多少人在窃窃私语,他们也许等着看好戏、也许看不起她,但她不在乎了,只要他的眼神在她身上,她就能直直走到他身边,不慌、不逃。

    终于,她在他身前站定;终于,她闻到他的气息;她知道,只要再一步,她就能躺进那个宽阔的胸膛,倾听他稳定的心跳。

    四周很安静,静得连一根针落地,都是清晰。

    “他们忘记帮我奏乐。”话出口,孟纯才想起,不是乐队忘记帮她奏乐,而是她自己忘记,这不是属于她的婚礼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来?灰鹰带你来的?”他的眼珠变得深沉。

    “我想当面问你,这就是你想要的结局?”

    她问倒他了,但不管想不想要,它都是他必须完成的结局。

    “是的,”他不容许自己或任何人怀疑。

    “可不可以……你后悔,我们重新开始?”不要面子、不要里子,她当着几十人面前恳求他施舍爱情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后悔。”他的回答安定了关虹的心,悄悄的,关虹伸手揽住他的腰。

    “那么……那么……”用力咬住下唇,力气大到在唇上烙下深印。

    她想说——那么,我很抱歉打扰你们的婚礼,然后把礼物交到他手上,快速离开……可是她的手脚被绑了线圈,在心中预演过千百次的台词场景,忽地消失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回家。”拓拔渊看灰鹰一眼,用眼神示意他过来带走孟纯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我好努力了,可是我说不出对不起,爱情不用说对不起的,对不对?”孟纯仰头,楚楚可怜的神情像往昔般牵动他每一根神经,他舍不得,却不能不顾一切抱住她。

    “孟纯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,他不能做的事,她做了,孟纯踮起脚尖紧紧搂住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全场一阵倒吸气声,这个女孩的大胆让人替她-一把冷汗。

    她在他耳边说:“对不起,我爱你、好爱好爱你,知道你要结婚了,还是不能停止爱你,怎么办呢?我希望自己多念一点书,也许有足够的知识,就能想出办法叫自己不爱你,可是现在……对不起,我仍然爱你。”

    拓拔渊冲动地想回抱住她,关虹注意到了,她紧紧握住他的手,提醒他,自己的存在,不让他有机会后悔。

    话说完,她倏地,退后两步,用手背划过潮湿双颊,把准备好的礼物送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祝你新婚快乐。”孟纯把小纸盒送给他,他接过,顺手摆入西装口袋。

    “孟纯,谢谢你的祝福,我和渊会过得很幸福。”关虹抢在前面朗声说话。

    点点头,孟纯看见她眼中的悍然,在爱情上她是强者。

    不在乎众人的讶异眼光,她踩着同样速度的步伐向外走去,推开灰鹰递过来的援手,她看到她要的结局,从此……死心?

    孟纯回头,渊仍然在看她,她装出他最喜欢的微笑,做出她最可爱的表情,两个酒窝在嘴边闪烁,伸出右手,在身前挥挥。

    再见了,渊;再见了,爱情;再见了,她不肯死心的心。

    继续往外,她盼望起一场重大意外,让她的生命隔绝于爱情悲剧之外,可惜,没有意外,没有!

    金蛇、赤狼、青龙和灰鹰看着孟纯的悲泣,久久不发一语。

    “灰鹰,我错了,她不是软趴趴的女人,如果现在我把一票投给她,还来得及吗?”金蛇说。

    “说这些干什么,我们只能希望她走出这里还能过得很好,至于银豹和关虹也别辜负我们的期望,幸幸福福过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人生,是很难讲定的习题,没走到最后,谁都不知道胜负结局在哪里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惜之作品 (http://xizh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