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

    他敢保证,孟纯完完全全忘记他的交代。

    一大早,她就打出三通电话,一通告诉她的同学,她临时有事,不能参加环岛旅行。

    一通打到美国,告诉“宠她、爱她”的爸妈,说她要出门旅行了,要他们不要挂心。

    第三通打最久,她告诉那个叫盈心的女人,说她很糟糕,不但偷袭了他的唇,还半夜摸上人家的床,拿他当了-夜软垫。

    “盈心,怎么办?我不知道自己这么好色,居然会爬到男人床上,而且……早上醒来,我发现我叠在他身体上,唉……难怪我那么好睡,差一点爬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拓拔渊在楼梯间,听她压低声音对着电话那头说个没完,想笑的念头在肚子里不断扩大,但脸上还是一贯的一二三木头人表情。没办法,他的祖先是少林武僧,说不定还在少林寺里当过十八铜人。

    双手横胸,他安适地坐在阶梯上,想看看她要到什么时候才会发现自己。

    “幸好他受伤了,身体虚、睡得熟,不然他醒来肯定会把我砍上十段八段,你知不知道,他是黑道大哥ㄋㄟ,不过、不过……他虽然是黑道大哥,但是我相信,他一定是那种济弱扶倾的英雄好汉,跟廖添丁是同一挂的。”

    果然,爱情盲目,她没问清楚他的身世来历,就认定他是披着流氓皮的真英雄。

    “廖添丁”这三个字,差点让拓拔渊从栏杆上摔下来。

    她的想像力未免太好,他非但没排日情结,反而还爱用日本货,特别喜欢日本料理,而她居然拿廖添丁来比喻他?

    不过!她对他的信任……让他有那么一丝丝窝心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好丢脸哦!你知不知道我昨天晚上作了什么梦?我梦见他、他……梦见他亲我……那种梦是不是叫作春梦?天啊!我看我要赶快到厕所里面检查我有没有梦遗。

    好了,盈心,等你下班,我再打电话给你,对了,中午帮我订一个海鲜披萨……嗯,还要烤鸡翅,他受伤流了不少血,应该补一补。记得叫阿义帮我送过来,谢啦!”

    挂上电话,回身,乍看见他,孟纯吓了一大跳,手中的玻璃杯应剧情要求,匡啷!摔在地毯上,幸好牛奶喝完了,不然,够她洗的。

    大步跨来,他算准她的下一步动作,拦腰捞起她,把她拎到远远的柜子上方。直觉地,他不想这个不会喊痛的笨女人割伤。

    哇塞!他的手是铁臂吗?受伤还能把她拎来拎上?孟纯的眼光充满崇拜。

    拓拔渊瞪她一眼,她真的很笨,这条地毯又不是多昂贵,为什么拿它当命?非要把它弄得整整齐齐、干干净净?

    “你、你、你……不要冲动,我不是打电话给警察局,我是打给我的好朋友,她在披萨店打工,我请她中午帮我送披萨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中午送披萨……”

    他举高手腕,看看手表,在早上七点五十分叫午餐外卖?

    “他们生意很好,要是没提早订,就会吃不到。我还订了烤鸡要给你补身体,我本来想订麻油鸡的,可是披萨店没卖麻油鸡。”她解释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麻油鸡?他在坐月子吗?不过,至少她没有说要订四物鸡给他补。他背过她,蹲下身子,把地毯上面大块的玻璃碎片扔进垃圾桶。

    “吸尘器在哪里?”

    他冷冷问,好像家事做得心不甘情不愿,可——又没人逼他做。

    “在柜子里面。”说着,她就要跳下来帮忙。

    “待在上面不准动。”他没看她,声音里有着威胁恐吓。

    “噢。”她乖乖把屁股往柜子上方挪两寸。和“英雄”打交道,顺从是第一要件。

    他找到吸尘器、整理好地毯、收好东西,他的动作流畅,让孟纯在后面看得忍不住想赞叹。

    “你做事情好俐落,要是我妈妈看见,肯定会大大夸奖你。”

    他笔直走到她面前,眼神盯住孟纯。

    “以后要打电话,必须我在场。”他让步,为了一个不知好歹的笨女人。

    “你担心我出卖你吗?放心,我不是这种人,我顶多劝你弃暗投明,陪你一起上警察局,不会把你的行踪泄露出去。”

    没有泄露?刚刚她怎么对她朋友说的?能说不能说的事情,她哪一件没交代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真的,我的优点不多,诚实刚好是其中一项。假如你愿意听我的话,我会告诉你,人生在世要好好做人,举头三尺有神明,你的所作所为都有神一笔一笔记录下来。

    如果你在世时做太多坏事,等去世后,就要下地狱受苦。这辈子欠人家的,下辈要加倍归还……”

    他没理他,迳自走到电话边。

    跳下柜子,她追着他说话。

    “趁现在改过,你的未来还大有可为,年轻时不懂事,难免会做错,我们去投案,让法律制裁过你,等出了狱,你又是清清白白的人,凡事从头开始,一步一脚印,成功终会属于你……”她就差没唱出“踏出社会为着将来”的励志歌曲,来激励他。

    他-地转头,正面对她,用寒冰眼止住她的喋喋不休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……在生气吗?”孟纯嗫嚅。

    他不回答,拿起电话,她解读他的表情——你再不管管嘴巴,下一管黑枪会塞进你嘴巴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我刚刚说的话,全是为你好,你不要往坏的方面去想……”

    他当着孟纯的面拨下110。他要投案了?在她有嘴说到没口水的同时,他被她说服?

    孟纯心里有说不出口的开心。

    她——居然说动一个黑道大哥从良?大哥耶!说不定台湾一个杀人无数的黑帮因她的劝说而解散,从此不再有人受害。佛经上说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她这一救,七一七,七二十四、七三二十一……她造的浮屠可以从人间一路盖到玉皇大帝的老家。

    “帮我接警政署长,说拓拔渊来电。”

    哇塞,接警政署长耶!看来,他不只是大哥,还是大哥大大,说不定是教父、帮主之流的人物。

    孟纯跪到沙发上,和他面对面,她捧住自己的脸,望着他,一脸期待。

    大哥从良,负荆请罪的年度大戏,不是人人都有缘见到。

    孟纯没看见自己脸上对他的崇拜,拓拔渊却看见了,他很满足于她这种表情。

    被一个女人崇拜……很满足?拓拔渊确定自己不正常。

    孟纯看他说话,他的气势让人难以想像,这种人居然是坏蛋头头,不过……拓拔渊,他的名字不错听。

    “林桑?我把北既帮的贩毒资料寄给你,你上网去收。”

    寄贩毒资料?孟纯被弄混淆了,他不是坏人,那他是……很像坏人的卧底警察?

    “你有本事把他弄下来吗?我要确定他永远翻不了身,这种人让他留在政坛上,是讽刺。”他淡淡说。

    挂上电话,他转身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很好,本来想晚几天再把消息送出去,让自己有几天时间休息。这下子好了,为堵住孟纯口口声声的“弃暗投明”,他提早打出电话,泄露自己的行踪。绝世盟的追踪技术是世界顶极,套句金蛇的话——只有他不想找的人,没有他找不到的人。

    看来两天之内,就会有人找上门,要他回去当他的堂主。

    孟纯有一肚子话想问,她追在他背后喊叫。

    “不要走,我有话要问你。”

    他没理她,快步往楼上走去。从没人敢吆喝他停下来,孟纯居然对他大声小声。

    “不要走,我叫你,你没听到吗?”孟纯追着他,短腿拚长腿,她追得很辛苦。

    “你停一停,让女人在后面追你,这样子很没有礼貌……”

    他打开房门,他转身,她撞进他怀里。

    痛痛痛!要命!他穿了盔甲?捣住鼻头,她痛得眼眶含泪。“我有话问你……”

    看在她一脸倒楣相,他开启尊口。

    “问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撞痛的鼻头影响她的思考力,讷讷的,她想到一句。“你不是坏人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卧底警察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替谁工作?”

    “绝世盟。”

    绝世盟是什么东西?对孟纯来讲,绝世盟和甲午战争一样难懂,拓拔渊却认定,绝世盟是个跨国的伟大组织,听到的人都该吓退两步,以示尊重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还有话想告诉我吗?”孟纯等着他来跟自己解释何谓绝世盟。

    说话?他该对她说什么……

    拓拔渊想半天,突然,一个微笑在脸上放大,他慎重告诉她:“女人不会梦遗。”

    门关上,孟纯的脸从水蜜桃变成红番茄,还是专作“鲜采番茄”那种超红品种。

    女人不会梦遗……和盈心的电话,他……全听见了。

    门被关上,她看不见他的脸,但她牢牢记得他的笑,真迷人……就像冰山融解,她看见春天。

    突然,门里面爆出大笑声,笑声和他的笑脸一样……教人诧异。

    哦!纯属误会,不是春天到了,是冰山底下的核弹爆炸,她要不要找个安全地区躲躲?

    击女士

    孟纯发觉自己超爱待在有他的地方。他打电脑、她拿书在旁边看;他打电话,她蹲在边边,可是她天生好动,没-会儿就在旁边跳舞做瑜伽。

    孟纯没正式学过舞蹈,但是人人都说她很有舞蹈细胞。

    没放音乐,是怕吵到他,可是她怎以为这种无声的打扰不叫打扰?

    终于他做完工作、吃掉午餐,回头,她冲着他笑不停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拓拔渊问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有一点点啦!冰箱里面没东西,我们要不要出去买一点菜回来?听说晚上台风会来,可能叫不到外卖。”

    他联络上灰鹰和金蛇,要他们帮林桑一点忙,尽快让那个人渣的罪状浮上台面,好让他退出下届的市长选战;他也把“处理”那群杀手的工作交代给关虹,他们的行事效率很高,最慢他们明天就会完事并出现。

    “你想……我们一起出去买东西好不好?”孟纯等不及他回答,又出声问。既然他不是罪犯,出门走走见见光,没有关系吧!

    拓拔渊看看孟纯,反正行迹曝光,他再躲也躲不了金蛇的追踪,再加上和这个笨女人相处时间所剩不多……没花太久时间考量,他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想吃什么?我会做菜,都是跟妈妈学的呦。”她的兴致很高昂。

    “随便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?好啊!我们随便买一些蔬菜、海鲜和鱼丸饺类,你知道这会煮出什么吗?是火锅耶!决定了,我们晚上就煮一锅随便火锅。”

    她搬过椅子垫脚,爬上去打开柜子,她要把余邦哥哥放在行李里面的钱拿出来。

    拓拔渊看她小小的身子爬上爬下,弄半天也拉不出那个大行李,索性一把抱下她,把她搁在床上,再转身去替她拿行李。

    “这个东西太大,不要放这么高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我本来要出去玩,这个行李是余邦哥哥帮我整理的,他怕我丢三落四,什么东西都准备两份,才会整理出一大包。你看,他连钱都帮我分成四个口袋装,要是丢掉了,还有备份。”

    拓拔渊抽走她手上的钱,把钱放在自己的口袋里面。

    她那个“余邦哥哥”的担心,让拓拔渊对她的性格定型,他认定她是个迷糊的笨小鬼,钱放在她身上不安全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的。”说若,她扑身过来抢。力道很大,她把他扑到床铺上面,压住他,伸手在他口袋里面摸索。

    拓拔渊笑了笑,他只要轻轻出力,就能把这个小女生摔到地面上,可是他喜欢看她骑在自己身上,一脸耀武扬威的得意表情。

    抽出钱,她在他眼前扬了扬,居高临下,理直气壮对他说:“抢别人东西是坏行为,你不可以贪取不属于自己的东两。”

    说着把一叠钞票抽出两张,剩下的塞回行李袋中,在整个过程当中,她似乎没意思从他身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直到她把钞票折成四分之一,在身上找不到口袋放钱时,才发现自己正坐在他身上,而且非常尴尬的坐在男性的“脆弱”上方,她感觉到他的“硬挺”,发现男人的弱点也同时叫作骄傲。

    扬起左脚,她想飞快跳离他的身体,却没想到他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……”他们靠得很近,近到两张脸相抵,他呼出的气体在她脸上渲染出暖意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拿钱吗?放在你那里好了,反正我没有口袋。”她妥协了,这个世界都嘛是这样,弱肉强食,力量大者称王。

    他没回话,俯下身吻住她的唇。

    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,他爱上她的吻,清新干净得让人想一尝再尝,浅浅的吻转深加浓,她的味道烙上他的神经深处。

    她曾经说过,他的吻让人有些些享受,而她的吻却是让人销魂、让人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终于,他放开她,翻身和她并肩齐躺,两个一样喘息的胸膛、两个同样急促的呼吸,对于这个吻,他和她一样茫无头绪。

    孟纯叹气,喜欢他的感觉越来越深,-抹罪恶感跳上心底——

    她答应了余邦哥哥婚事,现在她这样的作法是不是叫作不忠?眉皱起,烦恼爬到额头,形成三道横线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买菜吧!”拓拔渊把她手上的钱塞进口袋,拉过她,把她往怀里一带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将孟纯脑海里的余邦哥哥赶走,罪恶感不见了,心又恢复单纯甜蜜的快乐。

    “嗯!我们要煮一个随便火锅。”

    她同意他,握住他的大手,她舍不得放。

    《z女女

    果然,一到夜里,风大雨大,台风正式登陆,她没去环岛是正确选择。

    晚上,他们吃了一顿火锅大餐,看了一片VCD,然后他回她房间,她拥着被在客厅里睡。

    九点、十点……他睡了吧!风大雨狂,雨水打在窗户上,害怕打雷的孟纯在看见一道闪光落下时,捣起耳朵,把自己包成一团春卷。

    十点,他应该睡了,没错,他一定睡了!没有人在十点的台风夜不睡觉,对,她的推测绝对正确。

    滑下沙发,她轻手轻脚走往二楼,悄悄打开门……

    嗯……经过早上那场,她发过誓,告诫自己绝对绝对不回自己房里睡觉,因为潜意识是种可怕的东西,谁晓得明天早上,她会不会又梦游到他身上,躺得舒服快意。

    可是,这回错的不是她,错的是台风,台风吓坏她,害她不得不硬起头皮回房里……

    灯关了,很好,她的推测正确。

    走到床边边,她在老位置上窝着,还特意离了好大一段距离,孟纯不想他误会,昨天那次,她真的不是故意。

    “你在做什么?”黑暗中突然出现声音,孟纯吓得弹起身。她猜错了,他没睡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没打算做什么,只是……外面在下雨、打雷……我可不可以进来和你一起睡?”

    说也奇怪,他没反对,没生气,自然还拉了两下棉被,示意她躺上床。

    她看看拓拔渊,又看看自己,她有一个很色的潜意识,如果、万一、不小心……怎么办?

    虽然……可是……但是……不过……管他的!孟纯在一阵挣扎之后,决定让自己屈服于诱惑。

    躺到他身边,昨天那种熟悉的幸福感再次来报到。

    “我有话要说!”孟纯宣布。

    她的话从认识她开始,从她不怕他开始、从她帮忙上药开始没停过,说话、说话、说话,她的话比牛毛还多。

    “小时候,我很怕打雷,妈妈说,一打雷我就哭得凄惨,怎么哄都哄不停。后来,每次天阴阴,不管下不下雨、打不打雷,爸爸都会把我抱到他们床上去,雷还没下,妈妈就会用手把我的耳朵捣起来。”

    她的胆小是被训练出来的?拓拔渊被她的故事吸引了,那是一个充满爱的故事。

    对于爱,他很陌生,没被人爱过、没爱过人,他从不被爱羁绊,对于这样的生活,他很习惯,也不想被破坏,所以他不爱关虹、不特意对那票兄弟表示关怀。

    至于身边这个小女生……好吧!他承认,她是很特殊的一个,但他没打算让她来改变他的惯性。

    过了这一夜,他们又会回到原点,她继续当她被宠坏的娇娇女,他继续为绝世盟卖命。

    闪电闪过,孟纯习惯性地,把自己的头往拓拔渊胸前钻,她的动作让他愣了一下,然后他也习惯性地搂住她。

    说习惯很牵强,拓拔渊认识她不过二十四小时多一点点,而习惯却是长时间累积的东西,但……是奇妙吧!他对她很习惯,不管是她的吻或是她的拥抱都一样。

    一秒、二杪、五秒……雷声打过,她想把头从他胸前拔回来。可是他的手……不放……

    他的动作,是喜欢吧!

    她喜欢他、他喜欢她,所以……他们在这场邂逅之后,感情还会有延续。想到这里,她住他怀里,咧嘴笑得开心,

    “我想,大概是我爱上这种被呵护的感觉吧!所以我习惯害怕雷声,也习惯不改变胆小的坏毛病。

    我上国中后,有一回又打雷,我照例缩在床边等爸爸,等了好久,爸爸都没来抱我过去他们房间,左等右等,我等得不耐烦,就自己走到爸妈房内。我才听见,爸妈在为这件事争吵。”

    想起那夜,那是她第-次受伤,从小全家人都宠她、溺她,她说了要就没人反对,自我中心惯啦,没想到她的任性会让人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爸说要带我到房里睡,说我会害怕雷声;妈说,我长大了,应该学会独立才对,她说我老是窝在床中间不是办法,一张床三个人根本睡不下,常常让她第二天腰酸背痛。

    我想我大概很自私,只想着自己快乐,却没想过爸妈舒不舒服。

    然后,我敲敲门,用一副很轻松的表情走进他们房间,告诉他们:‘爸爸、妈妈,我读国中以后真的长大了耶!我突然发觉自己一点都不害怕雷声。’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拓拔渊的手加大力气,把她紧紧搂抱。“说实话,我还是很怕的,我怕雷公,不明所以的害怕,不过,从那次后,每到下雨天,余邦哥哥都会到我房里来,等我睡着了,才回自己房间。”

    其实,孟纯明白自己为什么害怕雷雨,育幼院的院长告诉过她,她是在一个雷雨天被送到育幼院门口,没有人知道她在雨里躺了多久,发现她的时候,她已经奄奄一息,高烧、肺炎,她差点死在那场雷雨当中。

    她能活下来是奇迹,更让人觉得奇迹的是,她生命值稳定下来的第一天,孟振亦就来到育幼院领养了她。

    这一段,她不向任何人说,因为不想提醒自己,她只是孟家的童养媳。

    “你怕不怕雷雨?”孟纯问。

    “不怕。”他想都没想,直接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很勇敢,告诉我,你的家人和朋友的事情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家人。”

    他很少和人“聊人”,对于孟纯的问题,他只是老实回答,没将它当作一种无聊的闲哈拉。孟纯可不这么想,她认定他喜欢她,所以乐意和她分享生活点滴,对于一个“冰人”,他的表现算是相当相当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一定不了解被爱的感觉。我很喜欢被家人捧在掌心疼惜的感觉,记得我在小学的时候,有个男同学很爱欺侮我,有次他又从后面把我推倒,我-路大声哭同家。

    妈妈看我哭得那么惨,一通电话把爸爸叫回来。他们在客厅讨论要不要帮我转学,还是直接到对方家里理论,我本来哭得很凶的,可是看见他们那么挺我,所有的委屈统统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他在她头顶上方笑开了,就是这一大家子的宠爱,才宠得她不害怕对人放下感情的吗?

    想起昨夜,她大胆的测试吻,和那番告白……

    唉,他又想吻她了。但是,人不能太放纵自己,万一吻惯、吻上瘾,以后的日子里,想起她……他会不会揪心?

    “被爱和爱人的感觉真的很棒,不骗你。”话说到这里,她在他怀里的脸变得滚烫。

    要不要问他……问他有没有开始喜欢她?他的动作摆明了喜欢、他的“聊天”也说明了喜欢,可是……他终究没亲口对她说……

    心在鼓噪,她的不安他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只是想,想问你……想问你到底有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一道闪光闪过,他的手臂紧了紧,帮她挡住雷声侵袭。

    糟糕,他好像宠她宠成习惯……

    她被收得密密实实的,算了,不问了,他的动作已经说得清楚,她不用再逼他开口承认。

    棒呆了,她爱上脱离学生生活的第-个假期!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惜之作品 (http://xizh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