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

    抱住纬中,俐瑶眼泪掉不停,一滴滴晶莹落在洁白的床单上,渍出一片深沉。

    以为清醒代表他即将好转,哪里知道是回光返照,她们留不住他,一如留不住年迈的养父母。

    「乖乖……瑶瑶勇敢……」他气虚。

    余邦望着病床上的男子,明明是个四十岁男子,却单纯天真得像个孩子,白色的床单盖在苍白身躯上,他是个天使。

    「好,瑶瑶勇敢……只要你好起来……」泪仍翻涌,停不下、止不住。

    「你……瑶瑶……呼呼……」困难地,他抬起另一只手指向余邦。

    余邦不懂他的意思,乔姨抓起他的手,环住俐瑶的肩,忍住泪,告诉纬中。

    「别担心,他会保护瑶瑶,不会让瑶瑶哭。」她把纬中的意思说透彻,这个孩子……她照顾十几年,是个长不大的小天使呵!

    「坏人……打、打瑶瑶……」他不放心,那些坏小孩会拿石块丢他和瑶瑶,他救不了瑶瑶,只能把大大的身子围在瑶瑶身前。

    「你放心,我会尽全力照顾瑶瑶,不让任何人欺侮她。」余邦允诺。

    「石头打头……痛……」他一心挂记陈年往事。

    「不会了、不会了,瑶瑶长大了,坏小孩再欺不到我头上。」

    想起过往,俐瑶趴伏在他棉被上。原来如此,所以他不放心她一个人出门;原来如此,所以他们散步,他总是小心翼翼,看看东,看看西,看看那些丢人石块的坏小孩在不在。那么久远的记忆,他一直锁在心底,随时随地准备跳出来,用他仅能用的方法保护自己。

    「你不可以那么疼我,应该换我来疼你、爱你、照顾你。」这工作,她做得太坏、太差,她对他的好,不及他对自己的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「瑶瑶……聪明……」

    「我知道,我会努力让自己更聪明。」咬住下唇,进出的泪水滚满颊边。从来,他都没忘记时时给她信心。「纬中也要聪明,快快好起来,我读书,你画画,我不离开你了,再也不!」她愿意许下所有承诺,只要他肯好起来。

    「不能陪……你……」皱皱眉,他好为难,朝着余邦方向,纬中奋力伸出手,余邦将自己的手心交出去,握住他的。

    「你希望我做什么?」

    「帮我……陪瑶瑶……」

    「好,我陪她。」坚定的眼神望向纬中,纬中放心了。偏过头,他把眼光看向俐瑶。「我……想你……想听……」

    「想听故事吗?」俐瑶问。

    他没回答,眯眯笑眼,一如往常。

    「好,瑶瑶讲故事……纬中乖乖闭起眼睛安静听,不能打岔、不能张开眼……睡着了,要一觉到、到天明……」说着这段熟悉台词,她泣不成声,打开床边的故事书,准备轻轻念起。

    「瑶瑶,坚强点,别让、让纬中难行。」乔姨也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吞下哽咽,俐瑶晓得自己应勇敢,不该教他挂心。

    「故事开始罗,蝴蝶是小白花的好朋友,它们常在月光下,一起唱歌跳舞。冬天到了,寒冷的北风刮起,小白花的叶片抖了几下,落下一地白色花办,小蝴蝶看得好心疼,他天天守着小白花,不肯离去。

    「小白花却晓得冬天到了,蝴蝶必须飞到温暖的南方去,否则他会捱不过严冬,她频频催促小蝴蝶高飞,但蝴蝶舍不得离小白花而去。

    「小白花对他说:『如果你不走,我们就不再是朋友。』蝴蝶只好依依不舍,含着泪水振翅高飞。小白花奋力摇着手臂对将行的朋友说:『要幸福哦!』说着说着,她所有花瓣全落在小小的花盆上。

    「小白花晓得,明年春天,蝴蝶再也看不见自己,但她知道蝴蝶会幸福,会永远记住自己,小白花缓缓垂下头,她累了、倦了,心里仍反复着那句——要幸福哦……」

    这个故事,她念了许多年,闭起眼睛,都能倒背,听过几百几千遍,纬中始终听不腻。

    「要幸福哦……瑶瑶……要幸福……」纬中口里喃喃念的是小白花和他自己的心情。

    头一偏,他和小白花一样,累了、倦了,但他很满足,因为他晓得瑶瑶将会幸福,将会永远永远记住自己。

    手垂下,俐瑶的悲泣决堤,扑在床上,她的泪滑过脸庞、滑过床单、滑上纬中的唇瓣,又失去一个亲人,仿佛所有亲人,都要一个一个从她身边离开,在她措手不及时……

    「瑶瑶,别伤心。」乔姨扶着她的肩。

    「乔姨,请让我和纬中独处,好吗?」

    乔姨没回答,余邦作上同意她的要求,搀扶乔姨往病房外走去,体贴地为她关上门。

    门外,乔姨捣住嘴,她并不比俐瑶坚强,但人已往生,她能做的只有祝福。

    「瑶瑶是个好孩子。」顿一顿,她仰头,吞去多余泪水。

    「我知道。」

    「对瑶瑶来讲,小时候,纬中是她的守护者,他会帮瑶瑶摘墙头上的花、会画画送她,也会闹着爸妈买玩具给瑶瑶。

    「慢慢的,瑶瑶长大,纬中却没办法跟着她长大,太太和先生开始灌输瑶瑶,纬中是她的责任,不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背弃纬中。

    「念书时,纬中在旁闹她,她不会有意见;上学时,纬中非要送她,害她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,她也没抗议过;念大学,同学们纷纷谈起恋爱,有人想追求俐瑶,虽然她也会动心、也会羡慕同学的青春快乐,但她的态度立场始终坚定。

    「她的作法让先生、太太放心把儿子交到瑶瑶手上,这两年他们陆续过世,瑶瑶负担起全家的经济开销,她工作得很辛苦,对未来没有梦想、没有希望,有的只是责任感。

    「这一生,她对别人的要求很少,唯-的期望就是寻到亲生哥哥,于是我鼓励她回台湾,没想到,她竟将纬中的意外看成自己的失责,我不知道要怎么劝说她才好。」

    说话是治疗伤心最好的药剂,在陈述当中,乔姨渐渐收拾起伤悲。

    ;曰经,我认为她配纬中很委屈,可是刚刚,我想他们之间的感情不是我能想象。」

    「的确,年幼时,纬中是她的玩伴;青春期时,太太管瑶瑶管得很严,除了上课外,她不能出门,所以她没有朋友可以说话,那时,纬中足她唯一的倾诉对象;成年了,瑶瑶把纬中当儿子看待,尤其在太太、先生去世后,情况更严重。对瑶瑶而言,纬中是不能割舍的亲人。」

    「我懂。」这种感情,他对孟纯也行。

    「纬中把瑶瑶交付给你了,你会替纬中照顾好瑶瑶吗?」

    「我会,乔姨,如果你愿意的话,和我们回台湾,让我和俐瑶一起照顾你,眼前你是她唯一的亲人,她很需要你。」

    他的诚恳让乔姨心喜,纬中将瑶瑶托给他,托对人了。

    丧礼过后,他们带乔姨-起回台湾,簇新的房子、车子、管家,他落实纬中要他做的照顾。

    俐瑶重新回公司上班,一切都没变,变得是缺了个煮养生茶、全台湾走透透买小吃的蒋秘书,生活回到原轨,不平静的心慢慢平复,时间是心情的最佳点滴。

    她和余邦之间更亲昵了,明明隐约知道不是太妥当,可是她阻止不来他,因为他口门声声的朋友,让所有事情都合理化。

    抱她,理所当然;吻她,正常举动;没事把她拖进自己怀里睡午觉,叫作常态生活。

    俐瑶怀疑,是不是没了蒋秘书这条眼线,才让他变得胆大不受控?要是照这样发展下去,早晚有一天,她会被朋友吞进肚子。

    是朋友,就会分享心事,所以她了解余邦对孟纯的态度心情,一如她对纬中;是朋友,就会分享自己所有的一切喜乐,所以余邦和乔姨、俐瑶和孟家双亲,都建立起最佳情谊,并且,他带领俐瑶加入依依那团养女帮,很快地,她有了在台湾第二、第三、第四、第五个好朋友。

    现在她正在养女帮的会议室里,玫瑰熏香燃起,花茶、小点心、音乐,这里是大台湾最高贵的帮派聚集所,这回谈论的主题是孟纯的婚礼,大家都同意,送给新郎一个最难忘的回忆。

    「我从没想过自己那么勇敢,居然当着新娘和一堆来宾面前,勾住新郎的脖子,告诉他我好爱他,希望他对我施舍爱情。」回忆当年,孟纯眼中带着湿意,那段过去,证实了她对爱情的勇气。

    七年前,拓拔渊为了信义承诺,决心放手盂纯,和关虹走入礼堂,那是她碎心时刻,应该黯然离开的,但她不甘心,固执要当面问问他,爱不爱自己?

    七年了,爱情兜过一大圈,命运又将他们再度联系,没有埋怨、没有愤限,孟纯只有感激,感谢天地,又让他们在一起。

    「你当时对他说什么,还记得吗?」俐瑶好奇心起。

    「我说——对不起,我爱你、好爱好爱你,知道你要结婚了,还是不能停止爱你,怎么办呢?我希望自己多念一点书,也许有足够的知识,就能想出办法叫自己不爱你,可是现在……对不起,我仍然爱你。」这段话她倒背如流,七年来,她时时日日复习。

    「好浪漫哦!」依依抱住孟纯,随着她哭哭笑笑。

    「爱情常让人变得伟大。」盈心抚抚自己微凸的小腹,小家伙在里面,也晓得父母的爱情成就不易吧!

    「爱情……对啊,是爱情……」俐瑶点头又摇头,她不敢界定自己的爱情在哪里,和余邦?

    朋友就好、当朋友就很好了,摇头,她摇去自己未成形的想法。

    「那么特殊的爱情,我们应该给它一个特殊婚礼。」话说完,俐瑶咯咯笑起,恶作剧的心情开始酝酿。

    「你们不要太狠,他很可怜的。」还没想到怎么送给拓拔渊一个难忘、特殊婚礼,孟纯已经心疼起夫婿了。

    「可怜?你是指那个南极冻原?」俐瑶见过拓拔渊一面,光那一面就让她印象深刻、永世不忘。

    「冻原?俐瑶,你形容得真好,没错、没错那个人简直就是大冰库,媲美千年瓦上霜,可以拿来做药,治治祝英台的心病。」依依附和。

    「不要这么说,虽然我们都是别人家的养女,但比起我们,拓拔渊更辛苦,他的父母亲是毒虫,根本不顾他和妹妹的死活,童年时期他常带着妹妹在餐厅垃圾桶里翻残羹吃,一个半大不小的孩子就要负担起照顾妹妹的责任。」

    孟纯的说辞吸引了俐瑶的全心注意。这个千年不化的寒冰,童年背景和她很像呢!基于同理心,她应该对他好一点。

    「有一次,他父母吸毒,妹妹喊肚子饿,这对不像话的父母居然喂他妹妹吃毒品,结果……」

    越听越心惊,熟悉的场景让俐瑶不由自主地把话接下去——

    「结果妹妹送进医院,母亲毒瘾发作过世,父亲被关进牢里?」

    「俐瑶,你怎么知道?这篇社会新闻在当时闹得很大,是不是?」盈心忘记,就算新闻闹得再大,那时候的俐瑶也不可能大到读得懂报纸。

    「你是不是看过这几年,拓拔渊陆续在台湾报纸刊登的寻亲启示?」孟纯问。

    可是,启示上有写这么清楚吗?

    说到启事,实在让人沮丧,一群自称是「妹妹」的女人上门认亲,结果一个也不是,她们想的、贪的,全是拓拔渊的财富和权势。

    「你说拓拔渊……」俐瑶话说一半,猛地住口,她怎没想到过……

    拓拔渊?阿渊?说不定是同一个人?

    瞬地,俐瑶呼吸紧促,心律不整,原以为寻亲之旅已经结束,她不可能再找到她的阿渊哥哥……难道奇迹会发生?

    泪水被地心引力吸走两颗,接下来的一串串全向地壳中心投降。

    「拓拔渊怎样?」俐瑶异样表情引起在场养女们的注意。「他找到妹妹了吗?」

    「当然没有,不过,我们不会放弃希望,台湾就这么大,一片一片翻、一个一个找,就算找到七老八十,也要把妹妹找到。」

    「哪有那么容易,妹妹没有登记户口,到育幼院里,人家随便给她填个姓名,害妹妹一直以为自己姓周,到处寻找一个叫周X渊或周渊X的亲生哥哥。」

    「你的意思是说……你就是、是……」依依恍然大悟,指着俐瑶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「拓拔渊耳后有没有一个疤?左耳还是右耳我忘记了,我只记得我们在垃圾桶翻东西吃的时候,一条大狗眺出来咬住哥,他流很多血,我吓坏了……」

    「是左耳。」孟纯不敢置信地望着俐瑶,下一秒钟,她冲到她面前紧紧抱住她。

    「怎么可能?竟然是你……不、不,我还要再确认清楚,别让他再空欢喜一场。你还记得小时候的事情吗?」

    「有,但不多。我记得,我常常饿得睡不着觉,哥常会把我抱在膝盖上哄;有时候运气不好,找不到吃的,他会带我走过几条街,到一户人家的篱墙下。」

    「那家是善心人十,会分送食物给你们兄妹?」盈心问。

    接口的是孟纯,不是俐瑶,这一段「曾经」她听过。「不是,是那一家的夜来香开花,他们坐在墙外,闭起眼睛闻着花香,假装自己在吃糖。」

    「真可怜……」搂住俐瑶肩膀,盈心总觉得自己不幸运,听见他们的童年,她想,上帝习惯用自己的方式为人铺排命运。

    「对了,哥找到-个人家不要的旧娃娃送给我,是布做的,眼睛掉了,哥帮娃娃洗得好干净,还向商店老板借了原子笔画眼睛,从此,娃娃变成我最要好的朋友,可惜娃娃弄掉了,住进育幼院前几天,没有娃娃、没有哥,我根本睡不着。」

    「娃娃没有掉,在拓拔渊的书房。是你!不会有错了,你是他想了几十年的妹妹,你跑到哪里去了?他在台湾找了你十几年。」为着他的心伤过往,暗地里,孟纯掉了不少眼泪。

    「我不在台湾,我跟养父母移民到美国。」

    「难怪,他真的很想你,他找你不遗余力。」孟纯拉住她的手说。

    「走,我们马上去找哥好不好?」俐瑶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「等等,我想到一个好主意。」依依止住众人欲离身影。

    「什么主意?」

    「我们在婚礼上送新郎一个妹妹作贺礼,好不好?」

    依依的提议得到大家的双手赞成。

    「要怎么做?」孟纯问。

    「首先,我们先去做DNA比对,大家都知道,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,何况他被骗了无数次,你随口说俐瑶是他妹妹,他不见得会相信,所以最好有科学证据。孟纯,你随便编个藉门带那个冰块去抽血。」

    「什么借口?」孟纯想不出来。

    「就说婚前健康检查好了。」盈心说。

    一个特殊的婚礼即将形成,想看好戏的人,准备好小板凳,庙口集合去了。

    拓拔渊被俐瑶那双含情脉脉的眼神,看得浑身不自在,若不是看在自己抢了孟余邦的妻子,而她又是孟余邦的秘书份上,他会不吝啬让拳头出击。

    虽说拳头太久不用,不至于产生氧化现象,但蠢蠢欲动的麻痒感也让人挺不舒服。

    终于,婚礼开始,期待多年的爱情落实,封吻妻子,从此一生一世。

    突然,一个小小的身影拦到新人面前,拓拔渊连人都没看清楚,她就紧紧抱住拓拔渊脖子大声说:「对不起,我爱你、好爱好爱你,知道你要结婚了,还是不能停止爱你,怎么办呢?我希望自己多念一点书,也许有足够的知识,就能想出办法,停止爱你,可是现在……对不起,我仍然爱你。」

    很熟悉的台词,和七年前一模一样。拓拔渊愕然,直觉想拉开俐瑶的手臂,却在接触到孟纯饱含笑意的眼眸时,停止动作。

    这女人在搞什么鬼?

    俐瑶居然去抱别的男人,还是用两手紧紧搂住、上半身贴着上半身那一种,简直过分!

    也不想想自己是已婚妇女,不,更正,是寡妇,也不想想自己是寡妇,要比任何女人都贞洁端雅才行,竟然在众目睽睽下抱住陌生男人示爱。不像话、太不像话了!

    通常,人用一根手指指别人时,是用四根手指指向自己。

    他没自我反省,她的贞洁是谁破坏的?有事没就把秘书抓过来亲一亲,说什么太久没犯桃花,要试验自己魅力在不在;要不就把人拦腰抱起,碰碰揉揉,揉出人家满面娇羞,活像高血压患者。她若真的不够贞洁端雅,都是他害的。

    余邦恶狠狠地瞪着拓拔渊,没想过他和自己成了一家人之后,他还是得用宾拉登看布什的眼光看他。

    比有钱,拓拔渊比不上他;比帅气、比桃花、比人缘、比个性……他样样略逊自己。了不起他拳头硬了些,揍人不怕痛;了不起他皮肉硬了些,拿去挡子弹正好用,可是,有用吗?现在他比拓拔渊更优势了,至少他是有妇之夫,而自己是黄金单身汉,光这点就强过他千百倍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余邦冲上前,一把拉下女子的手,怒声斥喝:「俐瑶,你在做什么?」

    一向斯文的余邦做出反常的举止,让大家吓一跳,只有孟家双亲咧开嘴角,很高兴有个女人能夺走儿子的在乎。

    「我……我没做什么。」俐瑶讷讷回话。

    「不说吗?很好!我看你需要花一点时间向我解释。」说着,他拉起俐瑶往外跑。

    「追上去啊!」孟纯对着拓拔渊喊话。

    「你居然要我追上去?」他不敢置信,他新迎进门的妻子,这么大方?

    「当然!她是妹妹,你赶快追上去。」

    「什么?」

    「她是妹妹、你找了十几年的妹妹,快追啦!」孟纯急得直跳脚,然后拉起他也跟着往外跑。

    当然这一跑,预知有好戏上场的盈心、依依也得跟着跑,然后,当丈夫的天衡、天烨兄弟尾随其后。

    一群人浩浩荡荡离开孟家大门,孟家双亲非但不生气,还满心算计,等那挂人回来,里面肯定会出现有个能喊媳妇的女人。

    就算她体能不错,能穿著高跟鞋和孟余邦玩斗牛,并不代表她也能穿高跟鞋和他拚八百公尺世界纪录。

    俐瑶停下脚步,用力甩脱他的大手,弯下腰,喘息不停。

    「你做什么?今天是孟纯的婚礼,谁让你跳出来破坏?」

    「我破坏?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搞破坏?」在他心中,孟纯分明比她更重要,这种朋友,不交也罢!

    她和余邦一样奇怪,非要对方把自己排位在亲人前面,却又看不见自己的怪异。

    「还说没有,你怎么可以去抱别的男人,还恶心的说一些什么爱你、停止爱你的鬼话!」他吼得很大声。

    「谁规定我不行爱人?反正我是寡妇,寻觅第二春,天经地义,谁都管不了我。」她讨厌他的态度。

    「你的忠诚度未免太差,老公才死多久,坟前新草还没长齐,你就忙着找外遇!」他的口气因她的顶嘴更恶劣。

    「会外遇的人是你,周小姐、李小姐、王小姐、张小姐,百家姓里面还有哪个姓氏你没收集到,要不要我帮你上网搜寻?」这句话分明带了浓厚嫉妒味,偏偏盛怒中的男人听不出来。

    「想学我?算了吧!钱、地位、身分、美貌,你有几项?想偷腥也要有本钱,可不是随随便便就成。」

    他把条件称得上高等的俐瑶说成没本钱?天地不容!

    「本钱?」

    「对!本钱!」

    「好啊!本钱,我不过在拓拔渊身上试验我的本钱,碍到你什么?」

    「当然碍到我,搞清楚,拓拔渊是孟纯的丈夫,就算要乱搞,也不要拿他当对象。」

    他的话气死俐瑶了,原来他在乎的是孟纯,不是她!

    「换句话说,只要她找别的男人就无所谓罗?」在后面看半天戏的依依忍不住了,这两个人你一句、我一句,闹了半天,说不到重点。

    「当然……」

    他的当然刚出口,俐瑶眼眶迅速窜红,头一甩,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余邦的动作比她更快,手-伸一缩,把她拦腰揽在身侧,这动作经多次练习,他熟练极啦。

    「当然有所谓。」余邦回答。

    「为什么?」盈心接口问,她们想一句句套出他的真心。

    「因为她是我的秘书。」

    「她辞职了。」拓拔渊的声音抢进来。

    拓拔渊几个大步走过,定定看着俐瑶,久久不发一语。

    清灵的双瞳对上深邃眼眸,他们在彼此眼中寻找熟悉。

    「是你?」

    这句莫名其妙的话弄得余邦满头雾水。

    「是我。」俐瑶点点头,兄妹的灵犀从现在起打通。

    「想我吗?」大掌在她脸上摩蹭,和小时候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偏过头,她的脸和他的手紧密配合。

    「想,很想很想,白天想、夜晚想,快乐的时候想,伤心的时候更想……」

    无数个想字出笼,她的泪水在他掌心汇聚成湖。想他哪里是几个字能形容,她的想字汇聚的不只是浅湖,而是滚滚江河、是滔滔大海。

    「还是爱哭。」他宠溺地拨开她的长发。

    「不,很久没哭了,只不过……今天特殊。」咬住下唇的贝齿在颤抖,关不住的伤感,汩汩不绝地往外流。

    「我想你,一直担心你过得不好。」

    「找到你,我就好了。」

    说着,无视腰间的大手,无视身后冒火男人,她投身到拓拔渊怀里,哥的胸膛、哥的心跳,哥的温暖迅速环住她,那是她的哥哥,朝思暮想的亲哥哥。

    「还是爱撒娇?」心涨满感动,妹妹……他寻觅多年的亲人……叫他怎能不激动?

    撒娇?对!她好多年没撒娇,差点儿忘记什么叫撒娇,从现在起,她要一天撒一点,把不足的十九年份补齐。

    「我想坐在你的腿上,让你哄着入睡。」攀攀攀,她踮起脚尖,把脸贴上他的脸,她的泪水顺着他的颊边滑下,湿的是她的眼、他的心。

    「好!」他爱怜地在她额间烙下亲吻。

    「我想和你手牵手去找夜来香。」额头相碰,她再不要和他分开。

    「好!」他愿意为她种下满园夜来香,要求它们独独为她绽放芬芳。

    「我想你唱歌给我听。」

    「好!」就算他的嗓音会吓死无数生物,他也要为妹妹开唱。

    「我想你抱着我,永远都不要放手。」

    「好!」

    听到这里,余邦隐约晓得情况是怎样,悄悄松手,收起眼中炽烈,他往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「我说的是永远,不是一下下,不是只有今天或明天。」

    「好!」

    「你说的好根本都不算数,我不信你。」突地,她推开他,哭得一脸狼狈。

    「对不起。」他把俐瑶重新抱回怀里。

    「你很坏,你说不放开我的手,为什么没有陪我去医院?为什么我醒来到处喊哥哥没有人应?为什么你不去育幼院找我?为什么你让别人把我领养走?为什么、为什么?」抡起拳头,拚命捶打,打在他身上的痛,都敲在她心问。

    这些话,她存在心中多年,一直想当着他的面问。

    「对不起,对不起、对不起,全是我的错。」是的,他后悔,非常后悔,为了那个放手,让他们睽违十九年。

    「你知道我不喜欢别人当我的哥哥,我只想要你当哥哥吗?」

    「我知道。」

    「你知道我在美国,在马路上看到任何一个华人男子,我都想上前问他,你是不是我哥哥吗?」

    「对不起。」

    抱住她小小身子,他用尽全身力气;她会痛,但是不想他松手。

    「从现在起,不管你走到哪里都要把我带着,一步不离!」

    「好。」

    「不可以忘记。」她再叮咛。

    「不会忘记。」他笃定。

    「不许松手。」

    「不松手。」

    「要让我放心。」

    「我会让你放心。」就是要他许下千万个承诺,只要能让妹妹放心,他乐意!

    「我们回家好吗?」抱住俐瑶,他确定不管定到哪里,都带着她,他们寸步不离。

    「好,我们同家!」经过多年,「家」再度对她有意义。

    「不可以。」退居幕后的余邦这时候发表意见。

    「为什么不可以?妹妹是我的、妻子是我的。」拓拔渊-手牵孟纯,一手抱俐瑶,好运得教人眼红。

    「把俐瑶留下来。」

    「没行道理。」拓拔渊缓缓摇头。

    「有!她是我的朋友。」他义正辞严。

    「只是朋友?」拓拔渊挑眉问。

    「俐瑶,你应该跟哥哥走,不是留下来陪朋友。」孟纯加话。

    俗语说,嫁出门的女儿泼出去的水,孟纯的心老早偏到门外面。她给丈夫使眼色,要求他高度配合。

    「我……」看看孟纯,再望望余邦,俐瑶迟疑。

    「是你要我不松手。」拓拔渊托住俐瑶后腰的手施加压力,他决心和这群养女联手,逼出「妹婿」的真心。

    「可是……」

    「担心因此失去朋友?放心,从明天开始,你会认识无数朋友,并且从这些朋友当中找出一个合适对象,往后,你的婚事由哥接手,哥认识很多青年才俊。」

    「她不需要!」余邦向前两步,不怕死的从硬拳头下方,抢回自己的女人。

    朋友的占有欲强到这等地步?奇迹啊奇迹!

    「为什么不需要?纬中已经死了,我的妹妹有权利获得幸福。」

    「她的幸福我会给,不需要一个凭空冒出来的哥哥接手。」

    余邦口气恶劣,抱住俐瑶的手缩了缩。她是他的,谁都别想抢走,不管干哥哥还是亲哥哥都一样。

    「凭空?你要不要看看我们的DNA报告?」拓拔渊冷冷说。

    冻原果然不易动怒,拓拔渊的冷静和正处火山带的余邦相较,不战已然大获全胜,更何况他有一大票人站在后面,随时准备出手支持。

    「不管你们之间是不是兄妹关系,俐瑶的事归我管,我亲口答应纬中照顾她,就会彻底做到。」他强调「彻底」二字。有前任老公的委托,他的声势不比一个多年不见面的亲哥哥差。

    「谢谢你对俐瑶的支持帮助,但我实在无法相信,一个朋友能带给我妹妹幸福,早晚你会有自己的家庭,我妹妹也要有自己的归属,朋友不可能携手走过一辈子。」

    「我不结婚,我会一直陪俐瑶。」脱口而出的话,余邦没想过后果,更没想过这一群男男女女正等着围剿他,逼着他去认识爱情。

    「余邦哥,你不结婚……是不是我害的?我让你对婚姻失去信心了吗?」孟纯可怜兮兮地掩面哭泣,指缝间,偷窥他的表情,临门加上一脚,她非得把他踢进球门。

    「不是你的问题,我没有、也不是对婚姻失去信心……」从小,他就习惯对孟纯的小媳妇表情投降认输。

    「所以罗!早晚你要结婚,俐瑶也一样,只不过她是女孩子,青春有限,身为哥哥,我不能放任自己的妹妹蹉跎岁月。」拓拔渊的冰脸不用演,就很难看。

    「如果俐瑶想结婚,我马上和她结婚。」话出口,他左脚掉入陷阱里。

    「可是,没有人会为了结婚而结婚,除非有爱情……」俐瑶支吾。

    他对自己有爱情吗?俐瑶没半分把握,但周遭人对余邦的爱情全了若指掌,再次证实「旁观者清,当局者迷」是真理。

    「谁说我们没有爱情?」话再出口,咚!右脚加左脚,头、手、脖子加躯干,余邦整个掉进井里,黑漆漆、伸手不见五指,他还不晓得自己做错什么事。

    「哦……有爱情……」嘘声响起,Party将进入高潮。

    「以友情之名行爱情之实,是不足叫作明修栈道,暗渡陈仓啊?」天衡大大嘲笑。

    「管他光明还是偷渡,总之,恋爱美丽……」伊伊勾住余邦和俐瑶,暧昧语调喷在他们耳际。

    「浪漫爱情……哦!心醉……老公,我也要爱情。」孟纯推他们两人相拥。

    「男男女女谈恋爱……春天来临……」

    大家东一句、西一句,满面的讪笑和揶揄,他们反转身体,回到婚宴现场填肚皮,再也没人坚持和妹妹一步不离。

    人全走光,余邦看着自己抢夺回来的战利品,得意开怀,没有半分被勉强的委屈。

    「俐瑶,我们之间是爱情吗?」

    俐瑶不说话。

    是他太笨看不懂爱情?还是她太傻,选定一个不认识爱情的男人来爱?

    「我不知道。」女性的自尊很伟大,他不晓得他们之间是不是爱情,她又何必说自己对他早已有爱情?

    继续装傻吧!他不知道,她也不知道,很公平。

    「既然我们都不知道,不如,我们再来演一场爱情。」

    「我们没有鲜花烛火,也没有小提琴和浪漫晚餐。」

    「那……我们从重点戏开始演。」语毕,一记熊熊烈火般的焚吻烧上两人……在马路边,他们吻得难分难解,他的大手偷渡上寡妇冰清玉洁的身体……

    孟家双亲估计错误,这一夜,非但有个名唤媳妇的人出现,还有个不小心报到、名叫「孙子」的小东西忙着做细胞分裂,十个月后……哈哈哈!

    【全书完】

    编注:欲知唐伊伊和聂天烨之情事,请翻阅贪欢系列313《爱情map系列》四之一「爱情不转弯」。

    欲知拓拔渊和孟纯之情事,请翻开贪欢系列325《爱情map系列》四之二「爱情不迷路」。

    欲知姜盈心和聂天街之情事,请翻阅贪欢系列340《爱情map系列》四之三「爱情请止步」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返回列表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惜之作品 (http://xizh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