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

    她迟到了。

    昨夜被一只讨厌胡萝卜的兔子吻得七荤八素,从顶楼吻到自己的公寓,从客厅吻到她的床上,他得了接吻饥渴症。最后,两人双双躺在床上,她还被兔子恐吓,要是她敢在他怀里乱动,后果自行负责。

    她还不打算为他这种,世界国际卫生组织研发不出疫苗的莫名其妙疾病负责,所以她没有乱动,一夜无眠,将近天亮,才迷迷糊糊睡着。醒来时,兔子已回到他的三窟。

    所以她带着怒火来上班,准备义正词严地告知他,戏已经下档,浪漫是昨天的事情,从今天起,他们必须恢复原状,当朋友、做朋友。

    走向办公室时,蒋秘书在自己座位坐定,她偷偷比了比里面,小声说:「董事长来了。」

    俐瑶瞥一眼手表,她的迟到不算严重,比起他以前的纪录,还好还好。

    敲敲门,她走进去,余邦从文件夹里抬头,笑眼对着她。

    「你迟到了。」是控诉,但口气里面没有指责。

    「还不是你害的。」

    「关我什么事。」他把一切撇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「谁教你……」她的话没说完,余邦习惯性拿起桌上杯子,咕噜咕噜猛灌几口。

    他忘记俐瑶迟到,洛神花茶还在她手上,所以杯子里是……滋补养颜的养生茶。

    他陡然变脸,俐瑶明白就里,摇摇手上的保温瓶,笑个不停,然后双手奉上面纸盒。「它的纤维很细,不会弄伤你可爱的小屁屁。」

    他咬牙切齿地问她:「为什么不提醒我?」

    明明是来不及,可是她偏偏要装作是自己故意。

    「谁教你打死不认错。」

    早上起床,她的唇还是肿的呢!也不想想昨天,不过是演戏,他居然假戏真作起来。

    弄弄清楚,他们两人的爱情都是单行道,他走不过来、她也走不过去,万一哪天谁认了真,后果怎生收拾?

    「我、你……好,没关系,你要报仇,我们等一下再来算帐。」恨恨地,他拿走俐瑶手上的面纸盒,走进董事长专用的高贵厕所。

    俐瑶安安稳稳坐下,谁理会他的恐吓?

    打开电脑,将排定的行程表列出来,整理一下今日的工作流程,然后恶作剧地把行程表拿到厕所门口念:「董事长,除了几件要批示的公文之外,你今天要开三个会议、做一次工厂巡视,晚上有两场应酬,而最早的会议将在七分钟后开始,我想各位部门经理已经在会议室等你。」

    低低的,一阵诅咒声响起,没多久,她听见马桶冲水声,忙赶回自己的座位,带着看好戏的心情,等着看他从厕所里面出来的臭脸。

    走出厕所第一句话,余邦凑到她眼前说:「以后永远不准迟到!」

    「遵照办理,不过,请你下次千万别再替我庆生。」她仍然坚持错在他,不在自己。

    他拨开她的头发,抓起她的下巴低声威胁:「你敢再顶我一句话,我就马上亲你。」

    「那可不行,爱情戏昨天已经演到结局。」

    她的贞节牌坊是镶金镀银的,不能教人随随便便破坏,虽然他的吻真的很迷人……不不不,她在想什么桃花,改改改,改想梅兰竹菊,高雅、君子、清高……唉……她还是满脑子生命力强的桃花。

    「结局了吗?这么快,我没看见婚礼场景,也没看见导演喊杀青,请问结局是什么?」他的气息喷到她脸上,染红她的双颊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可以获颁最佳挑逗奖,玩死女人不偿命。

    「结局是劳燕分飞,主题曲是听海,你有意见?」

    「这个结局不好,发文给编剧,叫他重编写新结局,编好之后,送到我桌上让我过目。」

    他离开她三寸,她憋住的大气松下,余邦满意地看着她被自己影响。

    「你还没玩够吗?众经理已经在会议室等你。」瞪!瞪死他那双桃花眼、瞪坏他那张桃花脸,那么爱桃花,不会带着他的众爱妾们,离群索居去盖座桃花源哦!

    「让他们去等,我要先处理我麻烦的小秘书。」

    说着,三寸变零点一寸,吻落下,准确无误地在她微启的朱唇上印出他的气味。他还是抵抗不了她的香味、抵抗不了她颊边的两抹嫣红,和时刻在诱惑他的双唇。

    以为亲一下就满足了,没想到,亲一下不够、亲一夜也不够,他想一直一直窃取她的芬芳津甜,这恐怕已经不是费洛蒙分泌异常那么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门扇处传来敲扣声,他们用最快的速度分开,余邦把桌面上的公文夹丢给俐瑶,面无表情说:「天烨和依依决定结婚了,婚礼要在我们家庭院举办,明天晚上没有应酬,我带你去勘查地形,粗略的计画写在上面,你拟好完整计画后,交给我过目。」

    在余邦交代工作的同时,蒋秘书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没转头,他就闻到香奈儿五号的香水味,背着她,余邦满面嫌恶。

    倾身,他对俐瑶低言:「在我回来之前,把味道消灭掉。」

    转身,强压下厌恶表情,他试着面无表情离开办公室。加重他鼻腔细胞伤亡数量。

    他没回话,憋着气,努力让伤害降到最低。

    「蒋秘书,董事长已经吩咐我了。」俐瑶抢身出来解救,她拉住蒋津桦的手,目送余邦离开后,才专心面对她。

    中午吃什么?台中的太阳饼还是芋头酥?或者嘉义的火鸡肉饭?对了,听说万峦猪脚很不错,啊!她怎么越来越邪恶?肯定是近朱者赤、近墨者黑,她被孟余邦污染了。

    污染……好啊!反正她已经被污染了,而他今天是倒霉日,倒霉事有一就有二、有二就有三,无三不成礼,中国是好礼的民族,所以,她就给他来个礼上加礼。

    「你怎不说话?董事长到底想吃什么?我动作不快点,会赶不上午餐时间,你又不是不知道,董事长吃东西怪癖多。」高跟鞋在地板上一蹬,小女人的娇态尽现眼前。

    「你注意到没?其实董事长除了吃东西怪癖多外,他对很多事情都有怪癖。」

    「是吗?」

    「你没有感觉,刚刚董事长不但不跟你说话,还快步从你身边走过?」

    「对啊!他在生我的气吗?还是我这套衣服不好看?」摸摸头发,那是他昨天要她弄的,不会是心情转变,他又不喜欢这个发型吧!

    「不是,你晓不晓得董事长严重缺乏维生素A?缺乏维生素A的男人容易对香水过敏,尤其是你身上这种香奈儿五号香水,所以……」接在所以今后的事,俐瑶留给她去想象。

    「我懂了,我马上回家把这身味道洗掉。不过董事长的问题也该解决,他总不能要求全世界的女人都不擦这款香水,它很受欢迎呢!」

    「你打算怎么做?」邪恶啊邪恶,她被撒旦附身。

    「你知道什么食物维生素A最多呢?」

    「好象是……胡萝卜。」不是好象,而是根本是、铁定是、绝对是!

    「没错,中午我替他准备胡萝卜炖牛肉、蛋炒胡萝卜,胡萝卜卷……最后再外加一杯胡萝卜蜂蜜汁,我就不相信吃下那么多胡萝卜,他的病会治不好。等他的怪病治好以后,我再擦香奈儿五号来测试他。」话说完,她飞身离开。

    这么一大餐丰盛……俐瑶可以预见他怒发冲冠的模样。

    果然,中午便当盒送来,还来不及逃开的俐瑶,在电梯门口听见他自办公室内发出的吼叫:「周俐瑶,你给我进来!」

    一只脚卡在打开的电梯门口前,她考虑自己该不该乖乖听话,经审慎判断后,正确答案是——不应该。

    走入电梯,她笑咪咪地按下一楼按钮。趁这回,她要教会他,女人千万不能得罪!

    经过半个月的努力,今夜孟家花园出现了欢腾景象,红、黄、蓝三色花朵,在篱墙上排出「永结同心」;紫色、金色的气球,挂在树梢装扮美丽;小提琴手聚在庭园一角,合奏莫扎特的曲子;一流的厨师在庭院中央表演高超的烹调技术,食物香、花香充斥,独独缺了孟余邦最反感的香奈儿五号。

    一袭白色晚宴服,不是她亲手缝制,却是余邦花了一整个下午,挑选出来的。摸摸脖子上,斯华洛奇的项链,也是他买的,这位名叫孟余邦的朋友,很慷慨呢!

    「怎么样?不错吧!」俐瑶向他邀功。

    自从那天起,他们的相处多了一层暧昧,他们都解释不来这种诡谲气氛,只能任凭发展。

    俐瑶的疾言厉色吓阻不了他的侵犯,孟余邦则认定当朋友亲亲抱抱很正常。有没有看过西洋影片?是罗!人要有国际观,要相信接吻、拥抱是礼仪,不是侵犯。所以,在国际观的说辞下,俐瑶能做的事情不多,配合是唯一途径。

    「我母亲满意的不得了;我父亲说,等他们结婚周年纪念日,还要请你再帮忙安排一次。」

    逼她吞下一大口牛肉,这个笨女人,不会照顾自己,忙着四处寒喧的他,还要时时盯她吃东西。

    为这次婚宴,她进进出出孟家若干次,认识孟家双亲,他们是很慈祥和蔼的长辈。

    「刚才和你说话的女生是谁?」她擦腰问,想模仿吃醋泼妇,可惜演技太差,她这种人只适合演浪漫的偶像戏。

    「和我说话的女生起码有十个,你的问题难回答。」

    「就是那个漂亮到不行,正常人不可能拥有那种姿色的女生。」她怀疑他故意装傻,那种美丽女生,谁不会一见倾心?何况是他这种甲级花花公子。

    「有这种人?你会不会看到狐狸精?」他大约知道俐瑶在说谁。

    「不是狐狸精,真要形容的话,应该说她是仙女下凡尘,芙容为之羞惭,她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女人。」俐瑶的话中不掺杂嫉妒。

    「我以为女人看到比自己美的女人,都会轻蔑加不屑。」

    「你看,她来了,就是那个穿黑衣服的男人身边挽着的女生,他们正在和一对中年夫妇说话。」

    「那对中年夫妇是依依的养父母,男的叫聂天衡,是依依丈夫的大哥,至于你说的大美女,你知道她。」他卖关子,他贪看她绞尽脑汁都想不起来的模样。

    「胡扯!那么漂亮的女生,我看过一眼绝不会忘记,快说快说,赶快告诉我她是谁。」眼睛没离开过大美女,俐瑶欣赏她如天使般的美丽。

    「她叫盈心,是孟纯的高中同学,我曾经资助她上学,刚刚是她在对我说感谢。」笑笑,她的性急惹笑他。

    「她是孟纯的高中同学——好怪哦!有那么漂亮的同学,你在娶孟纯之前,怎没想过要移情别恋?」她绝对相信他性格本色,面对女人,他能思考的部分,只剩下下半身。

    「对厚!当时怎没想过换个人追追看?」他顺她的话说。

    「大概是人家看不上你,依我看来,她身边那个男人比你专情得多。」

    「男人的专情会写在脸上?」他左看右看,怎么都看不出来聂天衡哪里比他专情。

    「当然,不然写在哪里?写在八卦杂志里面吗?」俐瑶将他一军。

    「你好象老注意到我的负面报导。」

    「正面负面谁知道,说不定有某位男子,心里正得意自己被记者追得满街跑。」她习惯影射。

    「在我眼里,不认为她比你美丽。」他说真心话。

    「谢罗!话这里说说就好了,别四处乱传,我还不想被乱棒打死。」

    「那么严重吗?每个人的眼光不同,要不要我带你去认识盈心?」他提议。

    「依我看呢,我建议你少去碰那位美女。」

    「为什么?」

    「难道你看不出来,那位高大帅哥看你的眼睛都快冒出火花?不怕死的话,去吧!」做出一个请的动作。男人呐,色胆比心大。

    一个仆役走过来,在他耳边低言几句。

    「好,你去忙,这件事情交给我。」他对仆役说。

    「你要忙吗?去吧!我会喂饱自己。」

    「嗯!离开前我要量你的腰围,若是没增加两寸,不准你回家。」

    「是,老板大人!」一个举手礼,她目送余邦离开,没想到那个不怕死的男人,居然朝盈心方向走。

    这男人生于安乐,早晚要死于忧患。幸而他的目标是聂天衡,害她替他捏了把冷汗。

    接下来,俐瑶四处逛、四处晃,对认识的、不认识的人都笑一笑。

    再回前院时,她看见门口有一个陌生女子徘徊,想走过去迎客,但距离较近的新娘新郎领先靠过去,隐隐约约,她听见他们提到孟纯。

    孟纯?她是孟纯?俐瑶向前走,审视着隐在浓厚脂粉下的女孩。

    在依依、天烨转身离开的同时,俐瑶看见孟纯的眉头纠结,不安惶然写在她脸上,「那个男人」似乎没办法带给她幸福,所以她回来了,回来寻求庇护。

    在俐瑶走近前,盈心也靠过去,她听不见她们之间的寒暄,只听得见自己心底不平的鼓噪声。

    俐瑶不懂自己为什么心沉、为什么黯然?这是最好的结局,不是吗?余邦找到爱妻,她回美国,尽自己的责任与义务。

    很好啊,非常好啊!

    这么完美的事情,她怎会滚滚泪珠滑下?是太感动吧!感动余邦多年等待开花结果、感动有情人终成眷属,是这份感动,制造出她胸中的波涛汹涌?

    是啦、肯定是,若她是个执笔作家,她会把这段隽永爱情刻划出动人心弦的情节;假设她是个歌者,就能把这段七年之爱续起乐章。

    她应该拍手、应该歌颂,不该让泪水破坏美妙画面,尽管过度的感动让她好心痛。

    背过脸,俐瑶擦去泪,换上一张开心小脸。再回身,她看见余邦把孟纯拥入怀里。

    她又想哭,真糟糕,大概是这段时间看太多韩剧、日剧,她才会太容易被爱情感动。拍拍自己的头脑,她拚命回想那个不哭的周俐瑶,逼自己忘记爱情有多么动人心弦。

    忍耐三分钟,泪水止住,看似成功,但一个眨眼,泪水滑了出去。没办法,她应该戒看电视了。

    低头,俐瑶自问:还要排多久的队伍,她才能成为他身边的唯一守候?

    守候?天!她怎么会说出这种恶心台词?又是韩剧的错!她坏了、坏掉了,周俐瑶彻底坏掉了啦!自从上回和余邦演过那场恋爱戏之后,她就坏得零零落落,修复不回完整。

    她不能再待在这里,再待下去,泪水狂飙,她无法解释自己的脱序;移动脚步,她往门口方向走。

    「董事长,很抱歉,时间差不多了,我想先回去。」

    他太快乐了,没注意到她居然在这个场合喊他「董事长」。「俐瑶,我来跟你介绍,她就是孟纯,货真价实的孟纯。」

    「恭喜你,孟小姐,董事长等你很多年,希望你好好珍惜他。」

    话说到此,不行了,她的泪水积满五十西西,再不逃离现场,就要破功。吸吸鼻子,挥挥手,她大步离开孟家花园。

    「不哭!周俐瑶,以后不准看浪漫偶像剧,只能看新闻、看亲戚不计较、看综艺大哥大,看让人发笑开心的影片。」她的面纸用光,低头,不想上计程车,不爱旁人看见她的狼狈。

    到底为什么伤心?看过很多的感人戏剧,剧情再动人心,她也不会在关上电视时,泪水继续。她是怎么了?俐瑶不了解自己。

    是不是孟纯回家,影片打上大大的End,在她尚未准备好离席时,灯光亮起,留下的遗憾无法消耗?

    或许吧!孟纯回来,了却余邦多年等待,所以他喜悦、他快乐,他无以言喻的欣然写在脸上。

    对俐瑶来说,孟纯出现,她和那群美女甲乙丙丁,势必在他生命中缺席,因为他必须花大把时间,和孟纯弥补起七年间的空虚,再也没有空闲,躺在她的沙发上陪她聊天,或者挽着她,逛过一家一家服饰店。

    他们的友谊走到这边正式结束,从此他是上司、她是下属,明明白白的阶级区分;更或者,顺利的话,她找到阿渊哥哥,挥手拜拜,彻底阔别台湾。

    步伐走得更快了,她家距离孟家有三十分钟车程,高高的鞋跟敲在没人的柏油路面,昏黄的路灯将她的影子在身后拉出长长一道凄凉。

    他们谈过孤独,谈过她把青春用在负责任上面,会让自己一世寂寞,当时她不觉得何谓孤独,她有把握,身旁总会有他这号朋友存在;现在懂了,他一转头离开,寂寞立即缠扰悲哀。

    突然间,她觉得身上的包袱很重,重到让她喘不过气,但是理智里她明白,再重,她都要负着往下走。

    尚未真正离开,她已经千般不舍,回想从前种种,不过是短短几个月相处,他们的共同记忆就多到满箱满箧,一回眸,望见的净是他的身影、笑声。

    那次他说:「男人在爱情面前天真,女人却对婚姻天真。」她不懂,他耐心解释。

    他说:「大部分男人都认定爱情是女人要的全部,他们拚命为女人制造浪漫爱情,以为女人要的是男人的真心,所以乐意将真心付予;没想到女人要的是婚姻,相信婚姻能牢系住男人的心,却没想过,男人心时时更新,速度不比电脑病毒来得慢。」

    俐瑶问:「其实男人的真心只是短暂现象,对不对?此刻他对你真心,下一刻他又别过头,对另一个女人真心。」

    「不要把男人的真心说得这么廉价,男人不会随随便便对一个女人真心。」

    「还要论条件吗?比方对漂亮的女人给一个星期真心,给聪明女人五天真心,给天真女人十天真心?哇!你是最慷慨公平的圣诞老公公呢!你想想,要不要我来做个条件排行榜,看看哪种特质的女性能掳获你最多的真心?」

    她习惯损他,虽然自从她这位朋友出现,掠夺掉他多数休闲时间,但他的形象太……「脍炙人口」,有机会的话,女人不会放弃一探滋味。

    更何况流言是奢侈人家的消耗品,有事没事不传传孟董事长和自己有几腿,人家哪知道自己的身价万千。

    「这种口气,酸到不行,要是没弄清楚,人家会以为你是在我身边排队,幻想插队的众家美女之一。」

    对余邦而言,俐瑶身分特殊,他们之间有「朋友」这层安全关系做防护,所以他们可以谈心、可以吐槽、可以分享有的没的乱七八糟的想法。孟余邦认为这种崭新经验,比和女人上床嘿咻嘿咻来得有意思。

    「我哪里需要插队,美女想排队还得从我手上拿号码牌,真想藏私的话,从一号到一千号,我自己全包了。」

    「有道理!」事实上,她的确全包了,自从有她当朋友,他时间已经不敷使用,短暂爱情对他不再具备吸引力。

    「不停换爱情,累吗?」

    「对淑女发挥绅士风度,怎会累?」他答得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把女人放到床上,发泄……嗯……发泄浪漫和绅士风度,扯得上关系?

    俐瑶问:「你也对孟纯做同样的事情吗?」

    当时余邦沉默不语,两个人僵在尴尬气氛里。她看着他,他浓浓的眉皱成一直线,当时她就明白,在他的生命中,只有孟纯是唯一。

    他的唯一回来了,是朋友就该替他快乐,但她办不到,她只感受得到心酸、心揪、心痛!彷佛友谊变质,她不再是昨天以前那个俗称朋友的人物。

    甚至于,一股说不出来的嫉妒在心中叫嚣,她不明白这种感觉,但她真的很不舒服,不管泪流过多少,漫在心间的仍是无解的愁苫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?难道是……爱上他了?

    不行!怎么可以,她有婚姻、有丈夫;他有家庭、有爱妻;他们的感情是单行道,只能让自己的另一半通行,他们……唉……爱情怎能开始、怎能继续?

    她不能爱上他,绝不能!挺直腰背,她的步伐更急。

    那一夜,她在他怀里睡着。

    他大大的身体包围住她的,当时她的感觉是淡淡的幸福、和浓浓的安全感,在他怀里,倾听他的心跳,一声声不疾不徐。

    夜深,他入睡,环抱住她的手松弛;她仰脸,在昏黄的灯光下凝视他的五官,然后,偷偷地,她吻了他。

    那是她第-次主动吻人,也是第一次知道,醉人的定义在哪里。

    清晨醒来,他不在身旁,惆怅侵犯,俐瑶猜想,和他在-起的女人,是不是也会在清晨怅然?

    然后,为了分别她和那些女人的不同,她开始生气,开始提醒自己,当他的朋友比当他的女人更好,她坚持两人之间是友谊,不是爱情,这种想法让她觉得安全,觉得自己可以在他身边更久更久,不至像那些女人。

    然,孟纯的出现粉碎她的想法,危机感攀升,她认清两人关系,用再多的友谊做包装,也包装不出太平,隐瞒不了动心事实,她是喜欢他的,千真万确。

    然而,这份喜欢包含了太多罪恶感,违背她的道德良知,可是……她真的好喜欢他。

    还能再见面吗?还能再共事吗?她真的不确定了。

    腿渐渐麻痹,她终于走回家里,踢掉高跟鞋,她像一摊烂泥,窝在他捐赠的沙发上温习他的笑语。

    他坐下时,沙发凹出个大洞,她不由自主地往他身上靠去……他们的亲昵是否超出友谊?

    电话响起,俐瑶想,会是他吗?在台湾只有他-个人打过这个电话。

    要接吗?不确定。

    想接吗?是的。

    不顾后果,她想听听他的声音。接起电话,电话那头,是乔姨急促的声音——

    「俐瑶,你快回来,纬中出事了!」

    「怎么……会出事?」俐瑶的声音出现颤抖。这是恶作剧还是处罚?罚她忘记自己是有夫之妇身分?罚她心里偷偷对一个男人送出喜欢?

    「他到公园去玩,我以为他和小米在一起,哪知道他跑到马路中央……他出车祸了,伤得很重,你能马上回来吗?」

    「我马上回去!」怎会这样?不曾停歇的泪水再滚落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惜之作品 (http://xizh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