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

    一抹淡蓝色的影产,在办公室里愉快地忙碌着,俐瑶有了明显不同。

    长年盘梳在头上的发髻放松,每天停驻在发上的是各式各样的发箍,那些是来自「朋友」的友情赞助;她身上不再是清一色的黑白套装,为了「朋友」的视觉效应,她允许春天偷渡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换掉花瓶里的向日葵花,插上新买的粉色玫瑰,这是她对「朋友」的回赠;养生汤让她偷偷换掉,因为「朋友」痛恨这种味道,她在保温瓶里换上新煮的洛神花茶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,他了解她所有生活,她懂得他全部心情。

    她晓得他有个叫孟纯的童养媳,晓得他爱她、疼她、哄她,她却在结婚前夕留书出走。

    他说,自己不一定要娶孟纯,但一定要确定那个让孟纯离开的男人,有足够能力带给她幸福,否则绝不放手。这种爱,伟不伟大?

    俐瑶还知道,孟纯离开后,余邦自海边救同一个叫唐依依的女孩,她失忆了,于是他们拿她当成孟纯对待,他们疼她,她则安慰了全家对孟纯的思念,几个月后,依依生下一个小女儿,取名作孟词,她成为孟家人宠爱的新焦点。

    他说,孟纯、依依和她,是他生命中重要的三个女人,她们居然都是养女。

    她笑着回他:「我要组一个养女帮。」

    他想起什么似地说:「等等,我再帮你凑-个人,让你们成双成对。」

    于是,他从记忆中翻出一个人,那个女人叫作盈心,是孟纯的高中同学,余邦曾资助她的生活费,学费,她们四个人凑一凑,说不定可以发展出新势力,收集所有失怙小女生。

    她说:「好怪哦!你怎么和养女那么有缘?」

    他说:「算命的批断,将来我要娶个童养媳,才能一生平顺健康。」

    俐瑶笑了,笑得很夸张。她问:「要是带走孟纯的男人,果真给得起她足够幸福,你岂不是又要从育幼院里再领养一个童养媳,带回家重斩做二十年计画,并确保在二十年后,新任童养媳不会嫌你太老,天天夜里练爬墙、学磨刀,哪一日磨刀霍霍向猪羊,亲切的孟董事长,马上有了新遗孀。」

    余邦大手一压,压住她的头;她没了发髻,他没本事再玩那招掳「髻」勒赎,轻轻松松地,她脱离他的掌握。

    他又在下一秒,把她整个人收进怀里,一用力,她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他露出淫笑,贴在她耳边说:「到时,我不重新领养,我要拿你来充数,别忘记,你也是童养媳家族中的一员。」

    她让他把住肩膀,男人的气息冲进知觉里,有些些意乱情迷,脑海中,他的话不断在她脑中回放——

    孟纯、依依和你,是我生命中重要的三个女人。

    他说她是他的「重要」;也许不是唯一,却是其中一份重要,她的地位,比他那些女朋友、小情妇、内定媳妇还高上一级,当朋友当到这等地位,也算有价值。

    人家说,办公室恋情不好,容易影响工作情绪;其实,办公室友谊也不见得好到哪里,他们的办公情绪也常常受友谊波及,只不过,幸运的是,到目前为止,这些波及并没有带给他们困扰。

    「俐瑶早。」

    余邦一放下公文包,就走过来拉扯她的头发,他打招呼的方式很特别,特别到……她哭笑不得。整整自己的头发,投过一抹不友善的眼光,把洛神花茶递给他——变态老板兼朋友。

    「你整整迟到十三分钟,哪里早?」

    员工管老板,爽不爽?当然!俐瑶喝-口鲜红汁液,想象唇角的鲜红,是在他脖子上弄个洞,吸出来的。

    「火气很大,谁招惹你?」

    「你啊!下回再和色狼应酬,请你不要找我陪同。」

    「不会吧!他对你做了不规矩举动?你一直在我身边……」

    「他用充满邪淫的眼光看我,让我相当不舒服!」她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「不会吧!那种眼光叫作欣赏,他欣赏你的美貌,想找你当女朋友。I

    「才怪,那叫意淫,我的美貌长在身上吗?他欣赏眼光放的范围也未免太广泛。」

    余邦知道她的不爽,所以昨晚已经小小「教训」过对方一顿,这会儿,他大概要抱着电脑,哀悼痛失的「部分」财产。不过,这种商业杀戮太血腥,他不打算让俐瑶知道。

    「是你太保守,大多数女人都会放松自己,去享受旁人的欣赏眼光。」说着,他学色狼,眼神在她身体上上下下「欣赏」。

    俐瑶冲上前,两手捣住他的眼睛,阻止他的「意淫」,虽然,他的眼光并不会让她产生不舒服。

    「办不到。」瘪瘪嘴,她才不想和「大多数女人」同流。

    「好吧!保证下回不会再让你和他碰一起。」

    余邦拉下她两只手,他又开始玩弄她的长发,抓起一束头发,送到她颊边刮刮搔搔。

    「那还差不多,开始工作吧。」挣扎一会儿,她救回自己的头发。

    「工作之前,先送你礼物。俐瑶,生日快乐。」

    他从包包里面找出珠宝盒,打开,里面是一条蛇链星钻,余邦替她戴上,退后一步,左看右看,白晰皮肤戴上钻链,强烈勾引他的感觉。

    「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?」

    「我有你的履历表。」

    「那个生日不是真的,那天是我被收养的日子,因为我出生时没有报户口,所以真正的生日不晓得是什么时候。」

    「没关系,这次是庆祝你被收养的生日,下一次我们要庆祝我们认识的生日:再下一次,庆祝你进入公司的生日;接下来,我们成为朋友的生日、我第一回去你家的生日、我们第一次出门去玩的生日、我们……」

    「一路计算下来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岂不都成了我的生日?」

    「所以罗!我们要天天庆祝,想到时就开香槟、切蛋糕。」

    「天天都是享乐日?」她偏头问他。

    「不好吗?我们先计画,今天晚上的生日要怎么庆祝。」

    「你送我礼物,我自然要请你吃饭,说!想到哪里吃?」

    「浪漫的烛光晚餐吗?」

    「你不能狮子大开口,现在月底了,存粮有限。」

    「好吧!到你家顶楼,你准备烛光晚餐,我准备浪漫。请记得,盛装出席!」

    「没问题,八点请准时到场,逾时不候。」自从他这位「朋友」经常性的热情捐助,她的「盛装」多到可以开家高级服饰店。

    门敲两声,他们迅速分开,余邦正襟坐在董事长位置,俐瑶拿起行程表,态度中规中炬,像个满分秘书。

    「早上,你有一个会议,资料已经放在桌上,请你过目;这是企画部送来的四份文件,请董事长裁夺;下午联成张经理约了两点半,要来拜访你,让你控制时间,因为三点,你还要和宣传部门开会。」行程表念完,俐瑶转头,对着等在一旁的蒋津桦微笑。

    「我知道了。」打开企画部送上来的文件,他开始办公。

    「董事长,你喝了我熬的养生茶吗?」

    高跟鞋蹬到他身边,浓冽的香水味扑鼻,令他想吐。余邦举杯,偷看俐瑶的表情——很好,她替自己换掉了。

    「蒋秘书,谢谢你,你的手艺越来越好,将来当你的先生很幸运。」起身,强忍住反胃感觉,不着痕迹地走到窗口,打开窗户,他需要新鲜空气。

    「谢谢董事长的夸奖,不晓得董事长中午想吃什么?」

    「我……都好,随便就好了,常让你跑远路准备午餐,实在过意不去。」

    「不要这么说,这是我该做的。」她又要靠过来,余邦忙走进厕所,这里,她总不能跟过来吧!

    「对了,上次那套大红洋装,好久没见你穿,你穿起来很漂亮;还有那个发型,我说不上来,就是下面卷卷,还有几束挑染的那个样式,真的很好看,许多客户都为你惊艳。」他急着将她支开。

    「董事长说的是真的吗?」她讶异他居然对自己那么注意,飞啊飞!她的心情飞到云端。

    「当然是真的。」他装出童叟无欺的表情。

    「我晚上就去弄发型,明天……」

    「不!为了我们眼睛的福利,我建议你现在就去弄发型,对于你的造型,我们都迫不及待。」

    「我现在就去?好啊!这是我最喜欢的工作呢!」

    轻快小鸟飞出办公室,她一走,两个男女相视一眼,一个掩嘴笑开,一个迅速打开窗户,抢救自己的肺叶。

    「你好差劲。」俐瑶看不惯他欺骗女人感情,无奈拈花惹草是他的本性。

    「运气好的话,我们会一整天都看不见她。」

    打开电脑,他不想在蒋津桦面前曝光他和俐瑶的友谊,因为她一晓得,爸妈会跟着在第一时间知道,联想力过度膨胀的爸妈,若不是哭闹着要他别玩弄良家妇女,就是拿刀子架他上礼堂,一把火将他的桃木林烧光光。

    站在俐瑶立场,她比他更不想公开这段友谊,毕竟成为蒋秘书的眼线比当她的敌人要好过得多。于是,他们的友情在隐密中发展、成长、迅速茁壮。

    一个小方桌,一条新缝制的蕾丝桌巾,三朵粉红玫瑰,两份餐点,和一瓶红酒。

    俐瑶穿上一袭粉红夏衫,大大的圆裙,风吹起,柔软的裙摆飘扬,水袖在肘间制造浪漫,一举手一投足,一不小心,会让她误以为自己是天使。

    八点整,她在楼下迎进余邦,他带来一把小提琴、一束仙女棒,和美丽的蓝玫瑰。

    「真漂亮。」收下花束,花办洒了金粉,美得不像真的。

    「我以为你会穿蓝色的洋装。」看看她身上的衣服,他佯装不满意。

    「你对女人的衣服都很注意哦!」

    不是嫉妒,单单是拿早上他对蒋秘书的说辞来揶揄,但他的确具有花花公子特质,细心而体贴。

    「好说,纯属浪漫。」

    「你提供的浪漫我收到罗,烛光晚餐在楼上备妥了。」

    拉过他的手,两个人蹦蹦跳跳往顶楼跑去,这个时候,她像十六、他十七,岁月忘记在他们身上留下痕迹。

    今晚有个好天气,月亮刚升起,微风徐徐,顶楼是让人舒服的二十七℃,拉他在桌前坐下,关上阳台灯光,俐瑶燃起自制的香草蜡烛,-个个小圆杯,围着他们的座位,忽明忽灭的烛光带来温情。

    他们缓缓吃着食物,食物有点冷却,入口不是百分百美味,但是他们的心意微暖,连口中的食物也感染他们的温馨。

    「这种场面,不属于两个朋友的场景。」余邦发话。

    「不然该属于谁的场景?」

    「情人、恋人、夫妻。」嚼进牛肉,她煎得刚刚好,六分熟,入口即化的甜美顺入喉咙。

    越和她交往,越发觉她会的东西多到让人心疼。一个年少青春的女子,要花多少工夫,才能将古时女人该会的东西学全,并且还要应付繁重的课业压力,这样子……是不是玩乐一直在她生命中缺席?

    「哦!你说的是恋爱。」

    「没错,只有恋爱中的男女,才会花心思去弄这些东西。」

    「好啊!我们来演一场恋爱,反正孤男寡女,另一半都不在身边,干脆过过干瘾。」

    他的建议很大胆,不过俐瑶没有多想,反正……他是朋友嘛,跟朋友开开玩笑,无妨啦!

    「演一场恋爱?好建议,你等等。」余邦一口同意。自从知道俐瑶的故事,他不再认定她是已婚妇女,罪恶感莫名地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他俯身,把她的蜡烛一个个拿到旁边,摆出一个爱心图样,他拔下自己带来的玫瑰花,一朵一朵细心地装点在蜡烛身旁,然后,他把最后一朵除去过长花梗,插在她鬓旁。

    「你看,这样是不是更像谈恋爱?」

    「果然是打败情场无敌手的王子,难怪美女们会晕死在你的西装裤下,还不晓得自己早被下了十香软筋散。」

    「我才不做那种事情,所有的女人跟我,都是心甘情愿。」说到他的好人缘,哼哼!不是盖的。

    「等梦醒,女人才晓得这份心甘情愿有多笨。」俐瑶反口。

    「我不相信有女人会后悔和我相交一段。」

    虽然他的态度总是玩世不恭,虽然他对爱情相信度不浓,但他确信的是,如果爱情只是美丽的一段路程,他给过许多女人美丽。

    「那么有自信?」

    俐瑶开始想象周谊V.S沈心云,那场面不晓得会不会比八二三炮战更轰轰烈烈?

    「当然,经验累积信心。」

    「没见过比你更厚脸皮的男人。」

    他笑笑不对她的话做评论,拿起带来的小提琴,继续他提供的浪漫,架好琴,轻轻地,弦扬起,一首轻快的华尔滋响起,往后退几步,他立身在蜡烛中央,火光映着他的笑脸,在他周身照映出一份温柔。

    澎恰恰、澎恰恰,那是一首古老的乐曲,简单的旋律、简单的节奏,却在他的五指间变得动人心胸,轻轻款摆上半身,她为他的曲子迷醉。

    「起来跳舞。」他邀约。

    「我不会。」

    「你会。」

    余邦拉起她的手,把她带到火光间,音乐再度响起,她附和着他的表情,点头、摇肩、微笑在脸上轻跃,一阵风吹起,她的裙摆高飞,乘着风,她要和阿拉丁飞上天际。

    曲子一首奏过一首,从轻快的华尔滋,到节奏鲜明的伦巴、探戈,再到让人想疾舞的轻快曲子,俐瑶放弃腼腆,在乐声中起舞,她的舞姿不算优雅,但跳得很快乐,月光感染了她的快乐,为大地洒下一片柔和;星辰也感染她的快乐,细数起千古浪漫情幽。

    音乐声停止,他们的笑声继续,余邦搂过她的腰,交给她一支长长的仙女棒,火燃起,他们靠在围墙上往下看,手中的火星也一点一点跟着往下掉落。

    「今夜,你很慷慨。」余邦举高仙女棒,在漆黑的空中划出几道纤细彩虹。

    「平时我很小气?」

    俐瑶努力回想自己,她真的抠门?还好吧!她不过比一般女人节俭一点点,那是因为她要养家、养老公啊,她不过倒是真的很少掏腰包请客。不过,他钱多嘛,说到小气……再想想……嗯,好象有那么一点,严格算来,两人交朋友,他似乎比较吃亏。

    「对,你的笑容给得很小气。」他直指出她的吝啬处。

    「笑容还分大气、小气吗?」她怀疑看他。

    「当然,我的笑容都发自真心,所以笑起来,谁看了都愉快;你不一样,你的笑容里常带几分勉强,嘴巴是笑着,眉眼间却往下垂,好象把愉快分给旁人,心不甘情不愿。」

    说着,他模仿起她,两道浓浓的粗眉往下,眉头皱紧,嘴角却突兀地向两端拉出弧线,他的表情让她笑到不行。

    「我哪有那么夸张?」她的仙女棒在空中写下「说谎」。

    「你就有。」

    「没有。」她频频摇头,郑重否认。

    「不信你去问问你的朋友。」

    朋友……她的朋友就是他,而他说她有。

    「你破坏我的形象。」

    「相由心生,你小时候很辛苦吗?」他问得直率。

    「不能算苦,只是……」

    「只是什么?」甜甜的夜来香盛开,空气问带了浓冽的甜。

    「我养父母对我很好,他们从没有在生活上刻苦过我。被领养前的记忆,我所剩不多,但我知道比起那-段在垃圾桶里翻东西吃的时光,后面这一段的我幸运得多。」

    「既然幸福,没道理不快乐。」

    「六岁前,我和纬中……我的丈夫,我们相处得很好,一个会和你玩在一起,永远都长不大的哥哥,是所有小孩都想要的礼物。

    「年纪渐长,我晓得纬中将是我一辈子的责任,我不能和同学一样,下了课和男朋友出门玩乐,我必须储备足够的能力,好赚钱养家、照顾丈夫,大部分的时候,我都是努力的,努力学习、努力工作,努力成为能挑超重担的女人。很多的努力加起来,就有些辛苦了。」

    他心疼地将她拥入怀中,让自己宽宽的肩膀支持她的疲惫。

    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,我坚信自己绝不是最苦的那一个。」

    「有没有想过反抗?」

    「没有,二十岁前我们是父母的责任,二十岁后父母是我们的责任,这是千古不变的定律,为什么要反抗?」况且,负担纬中……她愿意。

    「没有一对父母,会希望自己的儿女牺牲终生幸福,来负起责任,你可以用别的方式来照顾纬中。」

    「我想,唯一能陪对方一辈子的人是丈夫或妻子,我要照顾纬中,自然要以这种形式进行。」

    「这是束缚。」

    「我不觉得束缚,那是应尽的责任,就像你对孟纯,你不也一直在等待她,等着给她幸福、尽你的责任?」

    「我和孟纯情况和你们不一样。」

    当然不一样,他爱孟纯,而她和纬中是亲人,他们之间的亲倩,谁都无法分割改变。

    从来,都以为余邦是个滥情男人,相处久了,她认为他不滥情,相反的,他比-股男人痴情,他把真心给了孟纯,所以,对于其它女人,抱歉!他只剩下假意可以用,她们分享的是他的短暂心情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当他的朋友比当他的女人幸福。

    这层想法让她心中微酸,但她阻止酸意拨酵,身为朋友,不应该让太多杂念干扰纯净友谊。

    「不谈这个好不好?我们说要演一场恋爱,开始演吧!我没恋爱过,剧情要由你来带。告诉我,恋爱中的男女都谈些什么?」俐瑶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仙女棒没了,小小的火星升上天空,化作天际星辰,见证起男男女女的爱情,不管是真实或是演戏。

    望住她柔柔的红唇,余邦想吻她的冲动窜起。

    「说话啊!你比较有经验,快告诉我恋爱要怎么谈?」俐瑶催促他。

    「恋爱通常不是用谈的。」

    「骗我啊!谈恋爱、谈恋爱,恋爱当然要一点一点谈出来。」

    「我没骗你,恋爱是用做的,不是用谈的。」他说得-昧。

    「做?」

    「像这样……」说着,他面对她,扶着她的后脑,唇落下……封印!

    他的唇在她的唇间辗转流连,温温的火在她周身蔓延,他的吻一次比一次霸道强烈、一次比一次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他汲取她的馨香,唇舌探入她的唇齿问,轻轻舔吮,爱情逐渐攀升……

    闭起眼,她无助的手贴上他的背,他的吻像温和醇酒,让人迷醉……

    停下吻,他们抱住彼此,微微喘息,暖暖的气息,喘进彼此的肺壁。

    「我的费洛蒙分泌不正常了。」

    他的头抵住她的额头,不想分开。若这只是一场戏,那么就让戏继续。吻断惭续续,一个个落在她唇瓣上方,不想停……不想停……

    「要不要我明天排出空档,帮你预约内分泌科?」

    他的眼睛闪闪发亮,眨呀眨呀,眨得她的心雀跃不已,就是爱情?

    尽管只是一场假戏,她心醉不已,那么,若是真有一场爱情,她会否背弃责任道德,飞奔爱情?她对自己不确定了。

    「你这么能干,没办法帮我治吗?」

    「恐怕不行,要是治治鱼鸡鸭狗,大概还行,但是治疗人,我算生手。」深吸气,俐瑶离开他。

    他的怀抱太诱人,再不离开,他危险、自己更危险。

    只是演戏、只是演戏……她不断不断提醒自己,太过入戏,辛苦的是……她的心……

    俐瑶一离开,空荡荡的怀间闯入冷空气,下意识地,余邦想将她再度揽回胸前,永远不放手。

    永远不放手?余邦震惊起她对自己的影响早已远远超过想象,他想要她,要她在自己身下,和他共享人间极致欢愉。他承认这个念头很荒谬,却阻止不来桃色思想逐渐扩散。

    俐瑶注意到他的不对劲,羞赧一笑,走到楼梯边,打开电灯,从竹筐筐里拿出一颗篮球,顾不得楼下的学生是不是回来了,她走到他身边说:「我们来斗牛,每投进一球,没进球的那方就要说一句真心话。」

    「你向我挑战,有没弄错?我一百八,你呢?有没有一百五十公分高?」喝一口红酒,醒脑提神,他感激起俐瑶阻止浪漫过度泛滥。

    「你当我是侏儒吗?站稳、听清楚了,别吓得摔一大跤。小姐我一百六十三公分,厉害吧!」

    她在美国念书的时候,的确是全班个子最小的,但一回到台湾,才发觉这叫作中等身材,一下子从低级晋升到中级,难免她要大大得意。

    「了不起!一百六十三公分耶,我可不可以请问你,身高表有没有被灌水?」脱下西装外套,他用动作回答她的提案。

    「胆敢看不起我,好,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何谓女中豪杰!」

    话说完,她带球到篮框下,身体一跃、手一掷,矫健的身手丝毫不受身上的丝质洋装和高跟鞋影响。

    「我进球了,你说一句真心话。」俐瑶得意地站在篮下,笑盈盈盯住他看。瞧!女人是不能被看扁的动物。

    「看不出来你是个体能好手。」

    「还好,田径、游泳都难不倒我,我本来想参加铁人三项奥运比赛,只不过怕让那些高大勇猛的选手输得太难看,为维护他们的自尊,我才自我牺牲。」

    「好大的口气。」

    「能力是用来表现,不是用来吹的。我进球罗!」她举出实证,表示自己的能干。

    「好吧!我说真心话。你知不知道,我为什么那么讨厌喝蒋秘书的养生茶?」

    「不晓得,我觉得还蛮好喝的。」她摇摇头,只不过碍于上司的工作心情,她只好熬一锅和养生茶长相差不多的洛神花茶替换。

    「因为我每次喝完养生茶,就会想拉肚子,再简单也要连放几个屁才能解决,我是为了不荼毒你可怜的鼻子,才手下留情。」

    「原来真凶就是你,害我还以为空气污染太严重,你的空调解决不了严重问题。」

    咬咬唇,说完实话的余邦还在对她笑,丝毫不认为下一场比赛已经开场。

    俐瑶眼明手快,手上的球不让贤,小跑两步,一跃,球投进篮框。

    她是他见过体能最好的女人,就算请国内最有名的亚洲羚羊来和她比赛穿高跟鞋投篮,也不见得会多几分胜算。

    「真不好意思,我又进球了。」拿球往上小抛两下,赢一个一百八十公分的大男人,实在太不给人家台阶下,只不过,她是可怜的,卑微的小小员工,不在这时候呛声,难不成还留到公司去摇摆吗?

    「你太奸诈。」

    「无奸不成商,自从被一个大奸商留在身边工作,我拚了命想维持自己的单纯,可是环境大染缸不放过我,硬是把我教出一副奸诡心肠。」她绕了话,把奸诈送还给他。

    「说来说去,都是我的问题。」

    「孺子可教。好了!不要拖时间,再说一句真心话。」

    「其实,我很讨厌吃红萝卜,一看到红萝卜,我就想吐,从小就是这样,我妈妈想尽办法,也没办法让我吞进一口萝卜。」他夸张地做了个呕吐表情。

    「好奇怪,兔子不都是喜欢吃红萝卜的吗?」她自问。

    「没错,兔子喜欢红萝卜,有问题吗?」他停了停,才发觉她是指他为兔。

    「周大秘书,请问你,我哪里像兔子?」手擦腰,他目露凶光。

    「对不起,我以为追着萝卜跑的人都和兔子同类。」

    「我几时追过萝卜?」

    「沈心云的萝卜腿啊!」

    「你没事去调查人家有没有萝卜腿干什么?」

    「谁需要调查?节目主持人不老拿这件事取笑她。」

    自从他热心捐赠一台电视给她后,她迅速融入台湾文化里;为回馈他的捐赠,她回送他一双手制拖鞋,他没把拖鞋带回家,留在她这里,时时造访她的家,陪她一起融入文化。

    「老看那些没营养的节目!」

    他的手指头推过她的头,九十度摇摆,她是新型不倒翁。

    「空闺寂寞-!」拍两下球,她又准备起下一场竞赛。「你不能老说这种无关紧要的秘密,下一次要说麻辣一点的真心话。」

    「你以为自己还有机会赢吗?」说着,手一抄,他发挥实力,把球抢到自己手里。

    「先生,你客气一点,我穿高跟鞋耶。」话说间,身体两个摇晃,俐瑶差点摔跤。

    余邦放掉球,扶住她的腰,替她稳住身体。

    「小心一点,是玩球,不是拚命。」他又用手指推她的头,将来她的智商降低,肯定和他脱不了关系。

    「谁让你跟女生玩球玩得那么凶。」

    「你又不是普通女人,你是准备参加奥运铁人三项比赛的女强人。」

    「你这个男人真量小。」一站稳,俐瑶马上抢近篮边,把球丢进篮框。「哈哈!你又输罗!」

    「我的真心话是——我痛恨女人擦香奈儿五号香水。」

    哦!难怪……难怪上回蒋秘书贴近他,他不但把她推得老远,还差点躲进厕所里面。捣住嘴,她停不了大笑。

    「比赛开始!」话落,他把球丢给俐瑶,然后一个帅气动作,转身抄球,他奔向篮框,不顾她又在后面假声喊叫,一个动作,进球,胜利,结束!

    「请说说你的真心话,不可以说无关紧要的,要非常、非常、非常麻辣的哦。」他挑她的话来治她。

    要麻辣吗?好,简单,爱吃的人就别怕拉肚子!脸上出现一抹调皮,她清清喉咙,朱唇轻启。

    「其实啊……我很喜欢你的吻,虽然是演戏,可是那种销魂滋味让我不得不承认,你是个接吻高手,花花王子永远的接班人。怎样,够麻辣吧?不像你,一个大男人说真心话,扭扭捏捏。」

    「自作孽,不可活!」他哑了嗓音,

    俐瑶还在得意自己的真心话强过他时,一个黑影落下,他的唇重新和她胶合……

    爱上她的吻、恋上她的唇,她的真心话也是他的真心话……

    这一夜,他和她同时忘记,她有个要负担的丈夫,暂时地让爱情戏延续。

    这一夜,她容许爱他的念头一次又一次地跳上心底;他放纵自己的心灵和身体,让潜意识爱情浮现……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惜之作品 (http://xizh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