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

    广告成功,衣服销售量打破各名牌在台湾的销售成绩。

    街头巷尾,大家都在讨论PrettyGirl这个新品脾。

    听说广告中的模特儿是个国三学生,基于保护青少年立场,公司不让她身分曝光;听说她的家庭背景很好,家人不希望她走到萤光幕前面,打算高中时期送她出国念书……

    谣言很多,但八卦杂志怎么追都追不出这号人物,久而久之,热度过去,讨论声浪自然变小。

    学校里有人喜欢拿广告来取笑秀青,这让她很困扰,她本就是不擅长解释的性格,幸而有之禹跳出来替她解除危机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广告里的小女生很像萧老师。”汪玫说。

    “模特儿只有十六岁,年龄不符。”之禹一边吸著珍珠奶茶,一边说。

    “也是啦,十六岁的模特儿看起来比萧老师高。”汪玫笑倒在之禹身上。

    什么?那是他们找个一百六十公分高的国二学生,和她搭配演出好不好?她哪里有比她高!

    秀青不服,但她憋气憋习惯,喝口水连同怒气一并吞下。

    “萧老师的腿要是够长,绝对能成为当红模特儿。”江老师说。

    之禹不动声色,离开汪玫的贴靠,走到秀青右手边,离开对方一百公分远。

    看一眼汪玫,这女人有骚扰癖?

    被骚扰,说实话,对他影响不大,反正男生被骚扰,赚到成分居多,但他记得秀青的认真,他认为自己该配合。

    “PrettyGirl的衣服很不错,我到百货公司看过,和一般时下的设计有很大的不同。”方老师围过来说。

    “尤其适合萧老师穿,”江老师说。

    “这种衣服不见得只适合短腿族。”汪玫的玩笑开得恶意。

    “短腿有短腿的好处,至少可爱清纯。”之禹挺她。

    短腿已经够糟糕,他还硬掰好处,岂不是在讽刺吗?瞪他,她觉得他和汪玫一样恶意。

    “可爱清纯?不知道,但心机多肯定有的,是不是啊?萧老师。”

    这种话换了你,你怎么回答?“是啊,我很有心机”?或者“不对,你说的人是你自己”?

    不管哪个回答都难堪。

    秀青摇头,看看手表,整理好包包走出办公室,之禹二话不说,东西提了,跟著她走。

    “汪老师,你没希望了,贺老师的态度很明显。”江老师笑笑说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喜欢之禹,但不至于盲目到看不清事实。

    车库边,之禹将秀青拉进车厢。

    “我认为你应该反抗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反抗什么?”她不喜欢惹事、不爱战争,她这种矮人乌龟性,喜欢的是天下和平。

    “反抗汪玫过分的态度。”他不平,若非怕秀青难做人,他会当场发飙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像在革命似的。”她的不舒服,因为他的站台消弭。

    “她常这样欺负你?”他的口气里写著浓浓关心,一纸一句,读得她好窝心,

    “你觉得她没事干嘛欺负我?”秀青反问,

    “因为树大招风,你的教学成绩太好?”

    三个月将届,他们十人当中将被淘汰五分之二,身为淘汰边缘人,她有理由对稳占名额的秀青不友善。

    “才不是。”她笑笑,摇头。

    “原因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。”她指控。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“她找过我,问我和你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秀青本不想说的,可是他的驽钝让人生气,为什么所有女人战争皆因男人而起?

    “她不来问我,居然找上你,你们女人的逻辑很诡异。后来呢?你们谈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她,假设她的敌手有千百个,绝对没有一个叫作萧秀青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肯定?现在自己打嘴巴了吧!”

    拨拨她的刘海,他把她拨进自己怀中。

    “我没想过,我们会变成情侣。”直到现在,她仍不敢确定,她和他到底是哪一层关系。

    说实话,即使靠在他怀里,即使他的体温真确,她仍存有怀疑。

    “人生因为惊喜而美丽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要心脏强而有力,才能承受一波波的惊喜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心脏不够强吗?没关系,我替你补强。”

    说著,低头,他又吻她。

    在大马路上、在短暂的红灯暂停间,这个肆无忌惮的男人叫人又爱又气。

    心在狂跳,他训练心脏的方式让人消受不了,抚住胸口,秀青红红的脸颊,红出令人垂涎的樱桃香。

    糟糕,吃一口樱桃不够,他想一口再一口……吃到连樱桃梗都啃了。

    之禹转移注意力,限制级不适于外表只有十六岁的少女,他寻来另外话题:“你放心,汪玫在下个月将被解聘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你要利用特权把她Fire掉?”她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的特权没有大到能Fire谁,只能让我事先知道,汪玫对学生极其缺乏耐心,对正式老师也不尊重,到目前为止,她是所有实习老师里面,积分最低的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实情,她一定很难过。”秀青说。

    “你别去告诉她。”

    “提醒她一下,也许还有补救机会。”只要能够,她愿意帮任何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自讨没趣,她不会认为你在帮她,反而认定你在诋毁她,到时又有一场大风波。不想把单纯的教书生涯弄得纷纷扰扰的话,少去碰她。”他给她良心建议。

    之禹的话秀青听进去了,她本是怕招惹的个性,她觉得他是对的。

    “周休二日有没有空?”之禹问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

    “PrettYGirl的销售成绩很亮眼,在短时间内引起日本百货业的注意,之前除了请你拍摄广告之外,也请‘听耵少女’代言,我们负责帮她们做造型设计,让她们在打歌之际,把产品推销出去。

    头脑动得快的经纪人决定让她们往日本发展,而日本百货业更要抢在她们推出之前,取得我们的代理权,这星期,日本代表要到台湾和我们洽谈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公事,你要我陪你?”

    “我想随时随地看到你。”每一分、每一秒,他不爱想她、不爱她只在自己的脑袋里,他要看到她、听到她,随时随地。

    “每天在学校八个小时还不够?”她笑问。

    “不够,二十四小时才勉强能满足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太多。”

    “说真的,你学过日语,来帮我做翻译。”

    “我学得不好。”她对日语没自信心。

    “有请翻译小姐,我只是不信任她,想要你来帮忙听听,她有没有欺骗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天天骗人的奸商担心被骗?笑话!”她糗他。

    “就是时时骗人,才会觉得人人都和自己一样爱欺骗。”他笑笑,只有她这个小到不知道厉害的女人敢骂自己奸商。

    手机响起,之禹接过电话,下一秒钟,脸色骤变,他紧急煞车,将车子停在黄线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秀青忙问。

    “我二姊开车撞到黑道大哥,现在一群人在我家里面,我必须赶回去处理,你害怕的话,我先让你下车,你自己坐计程车回去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害怕,我们快回去,看看情况怎样。”握住他的手,她直觉回答。

    下一秒,她才想起自己是怕惹事的胆怯女子,怎会说出“不害怕”三个字?侧眼看之禹,难道是他给的安全感太多,多到她学会不害怕?

    秀青把手交叠在他握住操纵杆上的手,对他微笑,“我们是最佳拍档,我们联手,事情就会轻易解决。”

    ¥〓〓www.XITING.ORG〓〓¥〓〓www.XITING.ORG〓〓¥

    之禹家里一团乱,平常宽阔的客厅里,因站了十几个刺龙刺凤的黑道兄弟,而显得窘迫。

    之禹和秀青进屋时,二姊捣著脸,哭倒在二姊夫怀里说:“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故不故意随笨你梭啦,偶们大哥人在医摁里面,你梭怎么办?”一口台湾国语的男子,两条腿跨在桌面上,抖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真的拿不出一千万,我们全家都是教书的,哪有这笔钱可以给你们?”贺大姊说。

    “当老苏?很好啊!高级资似分子哦,可似,偶从小就最讨厌老苏,老苏很爱乱打伦,很可恶的ㄋㄟ,好,一千万偶不要了,偶要两千万。”手一拍,他坐直身。

    “一千万都拿不出来了,哪里来的两千万?你干脆杀了我好了!”二姊闻言冲动地跳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十几个人纷纷掏枪拔刀,一副上战场的凶恶模样。

    秀青握住之禹的手,她被吓到了,坏人和电视上演的不同,那种暴戾之气,演员演不出三分传神。

    “偶就梭,你们乖乖参字,向地下钱脏借钱,不就好了?”他拍拍桌上的文件,把纸推到贺爸爸眼前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!之禹懂了,这是诈骗集团的新手法,制造假车祸,逼受害人向地下钱庄借钱付赔偿费,然后再暴力讨债,榨干被害人每一分钱财。

    回握秀青的手,他给她一个安定笑容。“没事的,有我在。”他的唇语再度带给她安全与信心。

    之禹带秀青走到沙发边,爷爷奶奶父母亲脸色严肃,老师遇到流氓,比秀才遇到兵更辛苦。

    三个姊姊、三个姊夫一筹莫展,这是教书匠的悲哀,一生没碰过坏人,碰上了只能任人宰割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两千万?”之禹问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要?”

    “偶大哥人躺在医摁,你梭医生开刀要不要钱?打增要不要钱?当然是夜快夜好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们一个星期,我拿房子抵押贷款。”之禹说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偶们是笨蛋,这个烂黄子可以贷到两千万才有鬼!谁不知道你们想骗偶们走开,全家人落跑。”黑道先生笑笑,用刀柄把桌面敲得价价响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以派人在外面把守,一个星期后再踏进这扇门收钱,现在请你们统统离开,这星期不准干扰我家人的生活作息,如果吵到我们,对不起,一毛钱你们都别想拿到。”之禹神态流露出威严,他的权威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“你保赠还钱?”兄弟被他的威势慑服,刀子收起。

    “一个星期!”之禹眼光扫过,带著几分凌厉。

    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看著儿子沉稳镇定的表现,不敢相信,他是家中那个温文儒雅,最没意见的乖小禹。

    “好,一个星期看不到钱,偶们就砍人。”

    撂下狠话,带头的走出贺家大门,其他人也纷纷离开屋内。

    “小弟,你真行。”大姊夫拍拍之禹肩膀,眼里充满赞赏。

    “幸好有你,不然这一关不晓得怎么办。”二姊夫说。

    “问题是钱不够啊!我们怎么凑都凑不出两千万。”三姊愁眉苦脸。

    “都怪我多嘴。”大姊懊恼,

    “我的存款有两百万。”三姊夫说。

    “好,大家凑凑,我贷款买房子,手边钱不多,但还有七十万左右,凑不够的,我再拿房子去贷款。”大姊夫说。

    “如果贷款不够,就卖房子吧。”爸爸语重心长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房子虽旧,这是我父亲留给我的,再不肖,都不能卖掉。”爷爷出声反对。

    “不用凑钱也不用贷款,钱我有,”之禹说。

    “小禹,你才刚开始工作,怎有钱?”妈妈看著儿子,这件事恐难解决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这件事我处理。”之禹坚持,也坚持让那些得寸进尺的黑道兄弟,发现自己惹错了人。

    “怎可能不担心?”贺爸爸愁眉不展。

    “等等,秀青,你对之禹的话一点都不讶异,你知道他有能力解决的对不对?”细心的贺妈妈发觉秀青的表现和大家不一样,她太放心了,于是把重心放到秀青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来说?”

    秀青看看之禹,再看看他的家人,举棋不定。

    她希望他诚实面对家人,却没想过自己会陪他面对。“我能说吗?”她轻问。

    他点头。

    好吧!反正戏演了二十几年,演得有些腻人,趁这次机会说破,也好。

    “秀青你快说。”贺爸爸催促。

    “这个客厅里面,所有人都是学教育的,古时候有孔老夫子谈‘因材施教’,知道每个人是不同的材料;现代的教育心理学告诉我们,人要摆在最适合自己的位置,才有成就且快乐,

    之禹一直是被摆错的那一个,他喜欢经商,从小时候便显露天分,只是他的兴趣不符合大家的期待,而他爱家人,不希望你们对他失望,所以照著你们盼望的路,一步步往前走。”

    “从商有什么好?多少人经商失败,弄得倾家荡产……”贺爸爸急道。

    “爸爸,让秀青把话说下去。”妈妈拍拍老伴的手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并没有批评贺爸爸的想法不对,只是在陈述事实。”秀青说。

    把秀青拉到自己身后,之禹护卫她的味道很浓。

    “爸爸,很抱歉,我从国小开始,就在做你口中会倾家荡产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?你从国小就做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卖冰、卖茶叶蛋,该卖的东西,我都卖过,我在国二那年开始炒股票,当时我的资金太少,又要赶在你和妈妈发现之前,把提领出来的压岁钱寄回去,又要想办法挖出钱来,真的辛苦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,当时你在念书,哪有时间搞这些东西?”

    “我并没有乖乖上补习班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,你缺课,补习班老师怎么没有打电话通知……哦,你连学费都没交对不对?”大姊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那些补习费成了我炒股票的资金。”之禹笑笑,再回首,他发觉年少的自己,大胆得可以。

    “难怪你书念不好,知不知道为了你考不上好学校,要存钱让你出国念书,我们全家人过得多辛苦?”父亲责备。

    “我很抱歉。”之禹认错。

    “事实上,他并没浪费时间,这些年他开了三百七十四家店,大部分在美东,台湾也有十二家店,他拥有数千个员工,也许之禹当不成好老师,但他是个成功商人。”秀青急著替他说话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更正一下,上个月PrettyQirl开幕,我在台湾有了二十八家店,总数已经是三百九十家。”之禹对秀青笑说-

    “你居然是PrettyGirl的幕后老板!?那、那个可爱到不行的模特儿果真是秀青-?”三姊冲过来,拉住秀青,从头到尾审视。

    “为保护秀青不曝光,我对外发布消息,说模特儿只有十六岁,未成年。”

    “之禹你真是奇迹,你是怎么办到的?”

    二姊夫拍拍之禹肩膀,没想过这个斯文帅气的小弟,居然有这么大的爆发力。

    “我很任性,我追逐自己的梦,坚持我想要的东西,也许我很自私,但这是我的人生,我想自己主持。”看著父亲,他不退步。

    “可不可以说说,你一年赚进多少钱?”在大学里教会计的大姊夫问-

    “大约五、六亿美金,确定的数字要看损益表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大一笔钱!小弟,我和大姊投票支持你。”大姊夫说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支持你。”二姊和二姊夫也举双手赞成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颔首,他微笑。

    “我和爷爷一直希望你能接手我们的事业。”父亲看他,眼里有淡淡哀伤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的,经营一个学校对我不是难题,只是别要求我教学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这段时间,你的教学让学生很喜欢。”贺妈妈说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我的功劳,课堂上我忙我的工作,课程都是秀青一个人全权负责,我没帮她半分。”

    秀青接下他的话,“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特长,他的领导能力、组织能力比平常人强,而我的耐力和细心又赢过他,这段时间,我们各自负责自己的强项,创造出一个最好的局面。

    我知道这个消息令你们难以消化,但我真的很羡慕之禹,他知道自己要什么、想追求什么,而我到现在,还是个乖女儿,家里要我当老师,我就卯足劲去做,完全没考虑过自己合不合适,有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我很害怕,在我三十岁或四十岁时,蓦然回首,发现自己从未真正快乐过。所以,如果我有能力,我愿意像他,主持自己的人生。”

    秀青一番话说得大家动容,三姊走到她身边,拉拉她的手说:“你赢得我的支持了,我不但支持之禹做他喜欢的工作,也支持你成为我们家的一分子。”

    秀青红了脸,之禹将她揽回身边,他们是生命共同体,从见面那刻起,

    “爸爸、爷爷、奶奶,儿孙自有儿孙福,只要他们快乐我们就幸福了不是?何况要不是之禹坚持做自己,我们哪能度过这次难关?”妈妈出面支援媳妇。

    长辈们不再说话,他们各自回房,消化之禹抛来的大量讯息。

    事情底定,之禹掀开一张面具,少了面具,多了轻松快意,当自己,多么难又多么让人快乐的事情!

    哦,对了,三天后台北市警局破获一个诈骗集团,他们专门制造假车祸诈财。

    警察抓到二十几个人,有不少中辍生混在里面,至于留在贺家看守的大哥,则在第三天自动失踪,让之禹的两千万一个子儿都送不出去。

    ¥〓〓www.XITING.ORG〓〓¥〓〓www.XITING.ORG〓〓¥

    他们黏在一起的次数变少,因情况有了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。

    之禹不去学校了,当他的身分公开,汪玫直说没看走眼,生气自己下手太迟,却也高兴秀青少了机会,近水楼台拥明月。

    见面时间减少,她感觉两人逐渐生疏,加上之禹“光明正大”地忙,让她不再有机会窝在他的小房间内,看他隔著视讯设备遥控人。

    几百家店的大总裁忙碌理所当然,约会临时改期也在正常范围内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心慌难免……

    这天,排除万难,他们总算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二话不说,之禹把她紧紧锁在怀里,一秒钟、两秒钟,再多秒钟对他而言都不够。

    “你不负责任!”他把骂人摆在浪漫前面。

    她被指控得莫名其妙,推开他的胸膛,头往上仰高八十五度,该死的高个子,早晚害她得颈椎僵直症。

    “我哪里不负责?”秀青问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天天陪在我身边,这是身为女朋友的义务与责任。”

    够鲁了吧?秀青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我要工作。”

    勾起他的大手,往前走,没估计错的话,他会在一个小时之内,被尽职秘书Call回办公室,所以,时间宝贵,珍惜是必须。

    秀青不想在他面前表现出对“秘书小姐”的介意,更不想他将介意解释成吃醋,但,没办法,她总觉得自己在和艾芬抢男朋友,也疑心他们的爱情并未走入过去。

    “别工作,我养你。”他的大男人主义一天天强,尤其在他确定了两人要在一起之后。

    “忘记了?我想当首席名师。”爱情重要,工作成就亦非等闲。

    “当我的首席情人,比当首席名师更值得骄傲。”

    “你太高估自己。”她笑笑说。

    “我不觉得。”

    说著,他想起什么似的,从口袋里拿出装饰精美的盒子,打开,里面有一条白金项链,坠子是只可爱的熊宝宝,这款式,市面少见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给我这个?”她不解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,她从他手上收到多少礼物?怕是数不清了,耳环胸针、名牌包包衣服,每次见面,以收礼物做开场,然后手机铃响做收场,非刻意地,但它渐成形式,仿佛他见她,只为送上一份礼,礼成分离是自然而然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把小熊握在她手心当中,他的大手再包裹住她的,她是他的,之禹认定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秀青问。

    “昨天我爽约。”

    “你打过电话跟我说对不起。”原谅他,是昨天的事,她不擅长记仇。

    “这段日子,我经常性对你爽约。”他实说。

    “它代表你的罪恶感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你的罪恶感累积太多,我已经有一柜子这样的小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换句话说,我对你的‘过分’,快装满一柜子?”

    她低头头笑笑,勉励自己不在意,“别罪恶,我们要长长久久在一起,若是少见一次面,你就送来一件礼物,我不晓得十年后,该怎么定义我的爱情,是礼物太多、太富裕,还是见面时间太少、太贫瘠?”

    “你不生我气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是我鼓励你做自己,你爱从商、爱工作,那是真真正正的贺之禹,我怎能为了你的‘真实’生气?只不过,少见面遗憾难免,因为跟你在一起的感觉真的很不错。”她笑笑,句句真心,她爱同他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以后下了班,到办公室陪我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工作?”

    “我不介意你把教材考卷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考虑半晌,秀青看之禹,说动她的是他脸上的期盼。

    “好吧!不过,我要勒索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权利勒索一千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别胡乱许下承诺,万一做不来呢?”

    “是的,萧老师。请问你想勒索哪件事?”他一脸受教。

    “把手机关掉,今天发生再大的事,都不能干扰我们约会。”她决定任性,决定当一次不识大体的小女人。

    他同意了,郑重点头,郑重把手机拿出来,在她面前关机,这一天,完完全全属于他们,再重要的工作,都卡不到两人中间。

    ¥〓〓www.XITING.ORG〓〓¥〓〓www.XITING.ORG〓〓¥

    是她太保守吧?她实在无法忍受艾芬的手在之禹身上碰来碰去,那种隐含性暗示的动作,怎么看怎么碍眼。

    这是秀青第无数次和艾芬碰面,第一次是接机,第二次是和日本客户谈生意,接下来的几次是……好吧,是她太无聊,出现在不合宜场景。

    一天一天,他掀开面具,他做了自己,那个带著权威的总裁,再不用嬉皮笑脸应付任何人。

    他没空惹火她、没时间取笑她的矮,他的真实面目让秀青难消化。

    有时她会自问,是否她喜欢的男人不叫贺之禹,而是一个戴著面具的演员,下戏了,他脱去戏服,她不再认得他。

    真是这样吗?这些话她问过自己千百次,她试图在他身上寻得答案,但他太忙,忙得没时间给她解答。

    坐在之禹办公室的沙发,考卷改过一张又一张,她不容易专注,而害她分心的人物,是永远穿著低胸礼服的完美秘书。

    他们一起看资料时,她的头发贴在他颊边,她微露的酥胸在他的视线范围内,她对所有人都高傲尊贵,独独对之禹温柔体贴。

    背著之禹时,艾芬曾问过秀青:“你为什么老来?你不明白,爱情只是一个过程,过去了就是过去,再回不到从前。”

    秀青摇头,否认他们已经过去。

    艾芬对她冷笑,她说:“跟在之禹身边多年,像你这样的小女生,我看过太多,但我很感激,至少你没有哭哭啼啼,让我为难。”

    换句话说,艾芬一直在处理像她这种女生?

    想法哽在心间,让秀青不适,但她是个习惯忍耐的女人,再多的不舒服,忍了就算过去。

    艾芬说女人总为爱情盲目,秀青同意。

    艾芬说,他喜欢过无数女生,只有她始终跟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为著这句话,她来了,天天都来,为的是“跟在他身边”。

    之前,她相信,自己是他最后一段爱情;最近,眼看他和艾芬的点点滴滴,她越来越不确定。

    秀青叹气,或者她对他,真的仅仅是个游戏,想彻底执行的人是她,想贯彻始终的人也是她,根本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奋战不懈是她的基因,除非再没有努力空间,否则,她从不是容易喊停与放弃的女人。

    看看腕表,九点钟,之禹没时间实现他的诺言。

    收拾考卷,今天是期中考最后一天,学校上课半天,他说要同她吃饭,十二点半她赶来了,然后一路饿到现在。

    当然,艾芬送来的几块手制饼干填了她一部分肠道,然她真正介意的是——他再度对她失约。

    “你们忙,我先走。”

    打声招呼,秀青假装没看见艾芬搭在他肩上的手,假装没看见她的十指蔻丹是充满挑逗的桃红色。

    “再等我半个小时,我马上好了。”之禹浓浓的双眉皱得老紧,她知道他对工作好用心。

    “这句话你说好多次,不过,这次不行,我必须回去把考卷成绩登记在磁片,明天将成绩单发到学生手上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。”之禹歉疚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理解你的忙。”

    补习班和一般的商店经营不同,秀青明白他碰到瓶颈,她帮不了他,至少可以把时间让出来,别让自己耽搁他太多。

    “我们明天一起吃晚饭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摇摇头,秀青不回答,她知道他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你先把工作忙完再说。”

    走到大楼楼下,秀青靠在柱子边,应该回家的,但她居然对满街的霓虹灯著迷。

    看著闪闪烁烁的亮点,她回想他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。

    从他撞上她的脚踏车开始,他老爱问她,你需不需要到童装部买衣服?你想矮子乐对你有没有帮助?

    他常把她弄到疯狂,再乖乖递出手臂,求她咬一口泄恨。

    他是不是怪物?肯定是,她爱咬人很不正常,而他,求著人家咬他,更不正常。

    假设说,她前辈子是肉食性动物,那么他呢?他当了两百辈子的食物被人吃?

    秀青笑开,粉粉的颊带起幸福感。

    他的长袖善舞,让学校师生人人怀念,也由于他的自动退出,让实习老师中多一人留任,不管他离开或留下,总有人感激他,他真的很行。

    这种男人世间少有,却让她有幸碰上,尽管有些些委屈,受了也没关系。

    秀青是这样的女人,习惯用最温和的方式将忿忿抹平,习惯把委屈当成常态,然后自我游说催眠,说服自己是幸福中的一群。

    九点四十五,办公室的灯关上,之禹和艾芬一起从电梯中走出,他们没看见站在阴暗处的秀青,秀青却从灯光处,看清楚他们。

    “之禹,记不记得我们的第一次,也是在这样的灯光下,我们在图书馆前面跳舞。”

    艾芬勾住之禹的手,她是半个美国人,这样对待男人,不觉怪异。

    “记得。”

    之禹点头,那年他初到美国,认识一个这么精明能干而主动活泼的女生,让他大开眼界,她说的第一次,也是他人生的第一次。

    “我说,你是我见过最温柔的男人;你说,我是你见过最聪明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他没反对她说的每句话,那是他人生的一段过程,不管正确或错误,他都正视面对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人生最快乐的时光,直到……”

    直到他的家人不愿意接纳她。喃喃地,秀青接下艾芬的话。

    秀青有一颗冷静的心,她知道那些皆成为过去,她不能用历史来挑剔之禹,却不能不用历史来挑剔自己。

    他失去艾芬,因为家人;他同意认真面对他们的爱情,也因为家人。

    即使假面具掀去,家人的重要性仍占住他心目中的第一,所以,她并不真正拥有他的爱情,她有的是他家人的支持。

    还需要任何证明吗?

    从他一而再,再而三的失约;从他对她的视而不见;从他的忙、他和艾芬的亲密……不需要其他的了,这种证明在数学上早已成立,他爱艾芬,至于对她……也许是欣赏加上一点点的喜欢吧。

    “我很喜欢和你在一起。”艾芬说。

    “我也喜欢和你一起工作。”

    她是最好的智囊团,和艾芬一起工作,她永远有创新想法,他们在事业上能激起共鸣,他喜欢和这样的对手相较量。

    秀青吞吞落人喉间的哽咽,没听进去之禹后面的“工作”二字,她只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们彼此喜欢呢!他们共同拥有人生最快乐的过程,他们曾经在月光下浪漫共舞,他们是活生生被拆散的璧人,而她,该当这个帮凶吗?

    “我有过许多爱情,只有你是我真心的眷恋,我知道错失了你,我会后悔一辈子。”艾芬说。

    “你会再找到更好的爱恋。”

    秀青再听不清之禹的话,鼓噪的心,声声摧折她的爱情,他是艾芬的眷恋,那艾芬呢?是不是他永不肯停歇的真情?

    他们的爱情横过一个不识趣的萧秀青,因为她可笑的认真、可悲的贯彻始终,让他们不得相聚。

    她不想骂自己自私,却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个自私偏狭到极点的女人。

    回过神,她听见艾芬幽怨凄楚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错了,除了你,我再不要别人,我确定,你爱我,一如我爱你,”踮起脚,她将唇送上他的唇间。

    不看了,别过头,秀青悄悄从阴暗处隐去,垮台的肩膀萎缩成蜷曲蜗牛。她想,她的努力空间被挤掉,她的忍耐到达临界点,她……不该坚持继续……

    眼光扫向秀青离去处,艾芬微笑,在之禹将她推开刹那间,她仍饱含笑意,她不输的,不管再厉害的女人都无法让她臣服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惜之作品 (http://xizh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