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

    小悦的哭诉在无忌耳畔回响,她抱住他,一刻不肯松手,断断续续的哭声,哭着自己的不幸遭遇──

    「小悯好狠,不管我怎么哀求,她都不肯回头救我,她要我被一大堆男人欺负,你不要我了,她就可以顺理成章嫁给你……」

    「她在报复我打她,她要眼睁睁看我的落魄,好回头嘲笑我,她恨我啊,她恨我抢去爸爸,她就在等待这天,冷笑说,善恶到头终有报。」

    是这样吗?小悯要小悦难堪,希望他为此放手婚姻?

    他懂她的恨,知道她的愤世嫉俗,了解她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承认小悦是妹妹,但……她会歹毒至此?

    坐入车内,握住方向盘,深吸气,他决定方向──小悯的公寓。

    ***凤鸣轩独家制作***bbscn***

    拉上所有窗廉,赵悯把白天挡在屋外,将黑夜留在房内。

    疼痛隐隐,无数伤口在肌肤间提醒,强烈恐惧在心中盘旋不去,是害怕啊,蜷缩起自己,她用厚厚的毛毯紧紧将自己裹起。

    坏人的邪恶眼神还在,他的笑声,他不留情的拳头一声声,打在她的身体,那是暴力,是她陌生、不擅应付的状况,人生首度,她认识了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喝口温水,她需要多点温暖,但她聪明地理解,不可能得到。

    温暖……正停驻在小悦身边吧?他会温柔地安慰她所受的委屈,会把她抱在怀里婉言疼惜,他会说「没关系,坏人不敢再来招惹-」?还是说「以后不管我走到哪里,都跟在我身边,由我亲自保护-」?

    也许,他会趁机向小悦解释,昨夜他和她什么事都没发生,也许他会用更多与「爱」相关的字句抚平她的不安。

    那么她呢?赵悯呢?

    摇头,赵悯不需要关怀安慰,她是女强人啊,女强人会挺直背,抹去眼泪,待假期结束,用一贯的自信冷漠迎接崭新挑战。

    倒出药丸,她需要睡眠来忘记一切。

    讽刺吧,多年后也许她事业有成,回想起一生,发觉帮助她入眠的不是男人的体温,而是数不清的安眠药。

    讽刺又如何,每个人都得为自己选择的人生负责任。仰头,连同开水把药丸吞进肚里,现在她必须躺回床上,静待药效发作。

    裹住厚毛毯,缓缓移动脚步,甫出厨房,她听见铃声大作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谁会来?眉微微拢起,走至门边,打开门扇,意外地,是那个应该待在小悦身边的男人。

    头脑有几分混沌,他及时送来温暖?

    二话不说,赵悯舍去厚毛毯,环住他的腰,试图在他怀间遗忘恐惧。

    他用力推开她,冷冷的眼睛里,没有她苦苦追寻的温情,也忽视她脸上的伤及她的不对劲。

    顾不得他的冷淡,她急需他的体温。「抱我!」说着,又圈起他的腰际。

    「为什么?」

    他再次推开她,用力抓住她的手腕,力气之大,几要将她的手骨捏碎,但她太倔傲,不肯呼痛皱眉。

    「什么为什么?」

    她不懂他的严肃,不懂他的怒气冲天。他来了不是?他要夸赞她的勇敢,感激她救下小悦?也许他不说爱她,至少心存感恩!

    「小悦被坏人性侵时,-看见了,对不?」他对她大吼。

    小悦被性侵……换句话说,终究来不及,小悦失去她的贞操,而她……失去他的感激……

    沉重的,她为小悦也为自己感到沉重,身为女人,为何处处吃亏?

    头痛,她想不明白,什么是对、什么是错,为什么她拚命了仍要遭受挞伐?为什么他总是怨她?

    「就算不愿意救小悦,-可以呼救啊!那里离阿易的店那么近,只要-肯,小悦不至于受害。赵悯,我要-给我一个解释!」

    解释?解释受害的人应该是赵悯,怎会变成小悦?解释公主合该幸福美满,为什么她允许意外发生?告诉她,她能解释什么?

    「找不出合理借口?赵悯,我不晓得-是那么恶毒的女人,-真的很残忍。」他指住她,恨恨眼光射来,她躲避不及。

    等等,她救了呀!虽然速度不够快,但她也为救人累出满身伤痕,他为什么要冤她?

    药效发作,意识出现几分迷糊,赵悯摇头低语:「我不恶毒,恶毒的是你的指控。」

    「今天假使受害的是个陌生女子,或许-会伸出援手对不?-太恨妈爸,恨到泯灭人性对不?-有没有想过,小悦无辜,她没有选择地成为他们的女儿,不是她的错,-怎能把怨恨往小悦头上算?」

    他的声调上扬、他的表情狰狞,他紧紧抓住她的肩膀猛烈摇晃,她没见过这样子的钟无忌。

    他为小悦伤极、痛极……陡然间,她明白,他想撕裂她,为小悦弭平痛意。

    不对、不对,他弄拧了,她有出手相救,也许她能力不够、反应太差,没想到该先找人相助,反而把自己搅进乱局,以至于……可,不能把错归算到她头上啊!

    她想为自己辩驳,但药效让她伶俐的唇舌停止作用。

    「我对-真的很失望。」

    用力推开她,他低头,沮丧写在他下垂的大手掌,在他垮下的双肩。

    不要,她为他努力多年,她要求自己放下偏激成见,她让自己出类拔萃,她尽全力了,为什么还要对她失望?

    不要,请不要……她凝视他,动作迟缓,但眼眸里的恳求真真切切。

    「我以为,只要时间够久,-会改变,会慢慢长大懂事,知道-母亲的死纯属意外,不能归罪任何人;我以为人心是肉做的,就算妈妈对不起-的母亲,但她对-的尽心尽力,-会放进心底,懂得感激,没想到-居然用这种方式来回报她,伤了小悦,真能让-心中的遗憾减到最轻?」

    没有!她没伤人,她懂得感激,她放下偏执,她做尽他所有的要求了呀!为什么要这般说她?为什么要诬赖她?

    她不想哭,但眼泪从眼眶间滚下,滴滴串串。

    摇头,她不晓得自己该做些什么,好让他开开合合的嘴唇闭上;不晓得如何将他的恶意控诉消灭,头更昏沉,意识落入半迷糊状态,顺从直觉,她走近他,轻轻地,用两手环起他的肩,踮起脚尖,她的唇封上他的唇。

    她的动作教他震惊,意识被闷雷砸中,他怔忡、他无法反应。

    该推开她的,但欲望催动他的知觉神经,混沌的脑浆推翻所有与理智相关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们是两颗磁石,平日刻意保持安全距离,不教彼此进入自己的磁力圈。然眼前,一个气昏脑袋,一个意识模糊,无意间,他们误闯入对方的磁力区块,下秒,两颗磁石紧紧贴附,再分不开。

    他在她唇间辗转,汲取芬芳;她沉醉在他宽大的怀抱间,享受无风无雨的安祥宁静,再没有忧惧没有罪恶。她想留,留在这里生生世世;她想爱,爱他光光明明、正正大大。

    他忘记自己是小悦的依恃,忘记他习惯当支柱,责任不见了,恩惠遗失了,在她柔软的躯体里,他迷失自己。

    文火般的细吻加上力量,一层一层添上温度,他爱她!不肯承认的事实泄露;密密封实的心破了洞,撕出口的防护网再也抵挡不了他的热情。

    大手环上她的背,打横抱起她,这个动作,他幻想过无数回合。

    吻落上她的雪白颈项,在上面印上一朵朵红莓,控不住的爱情翻腾,他的心呵……全数沉沦……

    ***凤鸣轩独家制作***bbscn***

    清醒后,尴尬的两人面对面。

    她望他,等着他发出声音,只要他开口,她愿意耐心地把误会解释清楚。

    然他开口了,却是教人心碎的难堪。

    「这就是-的计画?让小悦失去贞操,引诱我上床,我便会更改计画投向-的怀抱?不可能,不管-做了什么,我都不会放弃小悦!」

    严厉冷冽的口气椎上她的心,汩汩鲜血流出,喊不出半声疼痛,她怔怔望他,缓缓点头,有些懂了。

    他爱小悦,无法忍受她受伤,相形之下,她的伤算什么?

    「你宁愿被强暴的人是我,是不?」她的嘲讽、她的咄咄逼人,教人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气极恨极,他再不在乎她会否难堪。「对。」

    「很可惜,和烂男人搅和的人不是我,我毕竟不够下贱淫荡,怪天怪地,怪别人不伸援手,倒不如去怪赵悦咎由自取。」她刻薄到底了。

    狠狠瞪她半晌,他着衣,转身出门。

    砰!震耳的关门声敲碎她的知觉。

    哈,她开始大笑,笑得前仆后仰,笑得泪水滚出眼眶,笑得不能自遏……笑呵……她到底做了什么?

    ***凤鸣轩独家制作***bbscn***

    赵悯上班下班,日日面对无忌,他们纯为公事交集,他再不去照管她的胃,不对她提说私事,她也不对小悦的事作任何解释。

    无忌常在工作中接到小悦的电话,每每电话那头传来哭声,不管多忙碌,他情愿放下进行到一半的会议,立即奔回家里。

    父亲对赵悯不谅解,他当面指责她,但赵悯不为自己辩驳,只淡淡问:「在你心里,我是怎样的人?」

    丹荷阿姨对她,是叹气,是失望,她理解赵悯恨自己,但没想过,她的恨根深柢固,不管自己做再多的补偿都没用。

    圣诞节过后五个星期,新的人事命令下来,她被调到业务部。

    接到命令,她耸耸肩,没意见。她把东西整理妥当,到业务部报到前,先进厕所一趟。

    厕所里,赵悯从皮包拿出验孕剂,细读上面的使用方法,读过一遍又一遍,几次想拆开盒子包装,却没勇气。

    验孕剂已经买了六天,六天中间,她有过几百次冲动想知道结果,却总是次次作罢,她并不如表面上勇敢。

    不行,月事已经迟了两个多星期,再拖下去……她还有多少时间可以拖延?拳头紧了紧,她深吸气,打开包装开始操作。

    在等待结果当中,好的不好的想法全体涌上。

    若没怀孕,她还能和他继续演戏,假装他们没有过亲密、没有过「乱伦」关系?她能泰然自若地在每次的聚会中笑着喊他妹婿,在公事上和他竞赛成绩?

    万一怀孕了呢?

    向他低头,对他说:「不是我的错,那天我吞过安眠药剂,是你强迫我……」

    然后,他回给她同样严厉的口吻:「-还想陷害小悦?-是不是要将我们的幸福全数剥夺,才肯放手?」

    不,不应该用这种方式对谈,那不理性。她应该开诚布公,缓下态度对他把事情从头到尾说分明。

    对,不耍脾气不迁怒,他是最重视责任的男人,也许他会选择为自己的错误负责任,毕竟发生在小悦身上的不是他的错,而她的孩子需要正常家庭。

    如果他真心爱小悦呢?她能-起眼睛欺心,把他留在身边?若他情愿为小悦负责,不愿意将就她呢?她残破不堪的自尊-,还禁得起几次摧残,几番折腾?

    在赵悯东想西想同时,厕所里进来几个补妆的女性员工,不经意地,她们的交谈声传入她耳中。

    「-知不知道董事长要结婚了?」

    「老消息啦,他要娶赵总裁的小女儿嘛,这件事谁不知道。不过啊,事没成局,人人都有机会,谁晓得总裁千金会不会临时变卦,换了新男友,董事长会不会看上公司里某个新员工?」

    「唉呀,不对,我说的是『近期要结婚』。」

    「近期?总裁千金不是还在念大学?」

    「听说总裁千金怀孕,这下子,不结婚都不行。」

    「-的消息正确吗?」

    「没错啦,是由企划部那边传出来的消息,听说要由他们来企划婚礼。」

    「别失望,死会还能活标啊!快快快,我们来讨论服装,看看参加董事长婚礼那天要穿什么礼服,才能吸引目光。」女孩嘻嘻笑开,另外一个捶了她一拳。

    「放心啦,董事长专情得很,就算-穿国王的新衣,他的眼光也不会落在-身上。」

    「吸引不到董事长眼光,吸引其他部门的高阶长官也不错呀!」说着,两人嬉闹走出厕所。

    赵悯听见自己狂乱的心跳,他们要结婚,要结婚了呀……

    怎么办呢?他们要结婚了;怎么办呢?董事长专情得很;怎么办呢?她所有的计画、说法、解释全成泡影……

    小悦怀孕,他便迫不及待抢着当爸爸,多么了不起的男人、了不起的爱情啊!这回再要骗人,说他们之间除开恩情没有其他东西,她是怎么都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他分明爱小悦,爱到无论情况多恶劣,都要挺身为她撑起一片天;他分明爱小悦,爱到愿意为她修补人生所有难堪。那么深沉、那么浓烈的爱情啊,她拿什么争?凭什么掠夺?

    泪眼模糊,她低头,验孕棒上明明显显的阳性反应,二次打击,现实催逼着她崩溃。

    哪里有下一步?哪里能计画?哪里哪里,她哪里还能开口说话?

    她不过是一厢情愿、不过是个笨蛋,温柔比人家少、体贴比人家少,缺乏女人味,脾气又硬得教人憎厌,如果这是两个女人的战争,她已经彻底失败了呀!

    最可笑的是,她连怀孕也比人家慢……她到底有什么值得骄傲?除了挫败,她的人生哪里找得到光采?

    她用力咬住自己的拳头,非常非常用力,用力得手背沁出几丝鲜血,用力得齿牙间染上红艳。

    双手掩面,是崩溃了,她的天地、她的世界在转瞬间扭曲,泪水从指缝间沁出。

    她输得一塌糊涂,不管是十年前或十年后,她不被允许拥有亲情、不被允许拥有爱情,她只能走在悲剧里,喜剧脚本里,没有赵悯这号角色。

    头靠上墙壁,失去所有动力,疲惫感轰炸她的心,连喘息她都觉得好累。

    什么都没有了,没有母亲、父亲和家庭,没有亲情、爱情和友谊,没有未来人生,没有前途光明,她还剩余什么?剩下一毛钱买三斤的傲气?

    是啊,剩下傲气尊严,剥除光鲜亮丽的外衣,她只剩下残破得难以修补的自尊心!

    所以,不准哭!

    赵悯,-不准示弱。没什么了不起,他们要结婚便结婚,天地要全数站到小悦身边,就由他们去站,即便孤单、即便艰辛,-可以走得下去,十几岁的-可以,二十几岁的-更没有问题!

    抹干泪水,深吸气,她把验孕棒扔进垃圾桶。

    孩子要父亲?没问题,她来找,找个条件比钟无忌好千倍万倍的男人,她不要自尊、不要优越,她愿意放弃手中所有的一切,换取一个有名无实的婚姻。

    拿出粉饼,替自己匀出一张细致娇艳的美丽容颜,最后这场戏,她要演下去!

    「赵小姐,董事长要和小悦小姐结婚了,对不?」踩进业务部,迎头来的问题,僵硬了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「大概吧,我不是太清楚。」她笑着回话,剥除情绪。

    「秘书处庄小姐的妹妹是医院的护士,听说小悦小姐怀孕,他们是不是想趁怀孕迹象还不明显之前,先办好婚礼?」

    好奇让一群人围上来,她有严重窒息感,但她不教痛苦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「等我接到请帖时,一定告诉大家。」仰头微笑,她强撑起姿态不被打败,虽然她的心已败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「赵小姐,-在开玩笑吧,董事长和-们一起长大,-还要等喜帖才知情?」

    「没办法,他们从小就爱搞小团体。」她的回答换得一阵笑声,坐回座位,打开电脑,她动手写下辞呈。

    ***凤鸣轩独家制作***bbscn***

    赵悯聘用爱情顾问,她要找个好男人,在最短的时间内嫁出门。

    也许是她要的对象太难找,也许是她给的条件太严苛,总之,艾情给她的建议是──让男人难看的方法很多,不必非用自己的终生做赌注。

    第二次,艾情见到赵悯,一样的美丽动人,一样的教人怦然心动,不管见她几次,艾情都会送出同样的评语──惊艳。

    「准备好了吗?」艾情问。

    「准备好了。」赵悯穿了低胸红色小可爱,引人垂涎,黑色裙子短到不能再短,修长的双腿水嫩,金色凉鞋套在脚上,足踝处两条闪亮鞋带交叉往上缠绑,直到膝间。

    「有信心吗?」这种秀不好演,通常要有些戏龄的演员才做得来。

    「有。」

    吹声口哨,艾情轻浮地在她颊边印上又大又响的亲吻。

    赵悯一贯高傲,她半仰着头,手勾住艾情手臂,头靠在艾情肩膀上,张扬的亲昵,夸张的甜蜜,她们即将演出一对同性恋人。

    「会不会怕?」艾情凑在她耳边轻问。

    「我不晓得害怕是什么。」咬唇,她的勇敢举世皆知。

    艾情勾起赵悯的腰际,吃豆腐似地上上下下触摸,她们走进PUB,坐在吧台前,阿易站在他们前方,用不苟同的眼光看着两人。

    过度的肢体接触碍人眼,阿易从头到脚细细打量艾情,转身,他拿起电话拨出号码……

    「小悯,要喝点什么?」讲完电话的阿易问。

    「长岛冰茶。」她转身,额头贴上艾情的额,笑笑比出两根指头,在阿易面前晃两晃。「两杯。」

    「-不能喝酒,小心胃痛。」阿易提醒,说着,照惯例,倒给她一杯牛奶。

    胃痛?谁在乎?顶多有人照管时少痛两下,没人照管时……自生自灭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。

    「喝牛奶?我不晓得小悯是个小乖乖。」艾情说完,拉起赵悯的手连连亲吻。

    恶心!阿易对艾情不带好意。「这位小姐要喝点什么?」

    「你说她是小姐,她会生气呦!对不对,情?」靠在艾情身上,她笑出满颊春意。

    顺着赵悯的话,艾情说:「你可以称呼我艾先生或小艾。」艾情的手没忘记在赵悯裸露的手臂上,充满性暗示地来回轻抚。

    不男不女的怪物!阿易瞪视艾情,恨不得把她丢出大门外。

    艾情扯开笑容,勾住赵悯的下巴,在距离她嘴唇五公分不到处说话:「我们去旁边坐,这里人太多。」

    「人多?不会啊,现在还早,再晚一点,-才知道什么叫做人声鼎沸。」赵悯说着,笑兮兮地往前凑去,唇贴上艾情的唇。

    艾情没有接吻经验,但她确定女生的嘴巴肯定比男人好亲,至少女性每年消耗的护唇膏,不是用假的。她压住赵悯后脑,将她的唇鼻全贴向自己,来个辗转缠绵的热烈接触。

    阿易看不下去,清清喉咙咳两声,想提醒两人,这里不是同性恋酒吧,但比他更快的是一个男人的粗壮手臂,他狠狠地把赵悯拖离开艾情。

    太好了,主角登场,阿易转怒为笑,双手横胸,等待无忌处理人妖。

    艾情看无忌一眼,冷笑说:「小悯,他就是-说的百无禁忌?」

    「-在做什么?」他不理会艾情,死盯住赵悯一身的泼辣打扮。

    「做自己。」想也不想,她仰头回答。

    「把自己弄成这副鬼样子叫做自己?-疯了。」他对赵悯大吼。

    「喂,请你客气一点,从我认识小悯开始,她就是这样子,我觉得很好啊,又美丽、又亮眼,带出门可有面子的咧。」艾情燃起一根香烟来增添自己的男人味。

    「把烟熄掉,赵悯受不了烟味。」她有过敏体质。

    「你管得着?」她不怕死的往前跨一步,要把赵悯拉回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钟无忌拿艾情当跳梁小丑,不回答她,直接把香烟截过去,扔进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「走,我送-回家。」

    他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,披盖在赵悯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「等等,她是我马子,谁说你可以碰她?」

    艾情抢上前,把他的西装从赵悯肩上推掉,手伸过,把赵悯拉到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「她不是同性恋。」对艾情,他够忍耐了。

    「同性恋怎样!?你不要带着有色眼光看我们,我们也是人,也有爱人与被爱的权利,我爱小悯、小悯爱我,不需要征求谁的同意!」艾情对他吼叫。

    「对,我们深爱彼此。」揽住艾情的腰,赵悯死命贴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「放开她!」

    他锐利眼光一扫,艾情觉得自己从骨子里泛寒。

    「你有什么资格管我们?如果你是小悯的朋友,结婚时我们会记得寄张喜帖给你;如果不是,请你让开。」

    钟无忌寒着双目,瞪住赵悯,艾情的话,他一句都不信。

    他的眼光让赵悯开不了口,那是被火烧着愤怒激昂,她不怕的,不怕不怕不怕……她一遍遍欺蒙自己。

    艾情勾起赵悯的肩膀,亲密说:「小悯,我们走,不用理他。」

    「放开-的手,-应该庆幸我不打女人。」字句从他嘴巴一个字一个字逼出来,他想杀人。

    「她说她是艾先生,我们可以喊她小艾。」阿易插进话,意思是──这个欠扁的阴阳人,揍死她活该。

    「这里太吵了。走,我们找家安静的餐厅吃饭,然后……」她从口袋里掏出小夹链袋,里面装了几颗红红蓝蓝的小药丸。「找家舒服的宾馆快乐快乐。」

    艾情话没说完,钟无忌再也忍受不了,大手抢过,把赵悯抢回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「你在做什么?放开我!」赵悯拚命捶打他。

    「-在自甘堕落。」

    「你是我的谁,我堕落关你什么事!?」赵悯冲着他大叫。

    「和我在一起叫做堕落?那么跟你在一起叫什么?向上提升?哈!」艾情插话。

    艾情试着从男人身边抢回赵悯,问题是钟无忌的手臂比她的腿粗,他的拳比她的脸大,这种悬殊体积,她只有挨打的份。

    所以,当钟无忌大手一挡,她像子弹冲进防弹玻璃,咚地向后反弹,这一弹,她整个人直接飞撞到身后桌椅,身体不算,目标不大的脸颊瞬地撞出红色肿块,满地的彩色药丸滴溜溜滚动,间夹着阿易的低声喝采。

    不顾赵悯意愿,无忌拦腰抱起她,迅速走出店门。

    ***凤鸣轩独家制作***bbscn***

    「-想怎样?」无忌把赵悯带到办公室,将她的辞呈丢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「我能怎样?」

    不能爱他、不能抢爸爸、不能不工作、不能过自己想过的生活,哈!她全照他的意思做了,居然问她想怎样。

    揉揉胃,又发痛,间歇性的疼痛刷白了她的脸颊。别怕,她化上浓妆,谁都看不穿她的真脸色。

    「串通一个不男不女的家伙,想气我吗?」

    「钟先生,你真是想太多,你都要结婚了,我气你有什么意义。」

    「我懂,-为计画失败发脾气。」

    「你怎么老觉得我在发脾气?我很好啊!我开心、我骄傲,骄傲妹婿是个杰出男人,从此赵家有望,竞泽电子扬名国际。」

    「我和小悦结婚的事早定下,不管-再生气都不会改变。」他沉重说。

    「我要求你们别结婚?没有吧,我祝福呢,祝福你们子孙绵延,福寿多禄。」

    别开头,她走到落地窗前。多么讽刺,不过几天前的事,他们在窗前说说笑笑,说七夕乞巧,道瑶姬魂魄,那么融洽的平安夜竟成绝响,一转眼,他们成仇成敌,怒目相向。

    「-不能态度好一点?不能试着让别人原谅-?」无忌握住她的肩膀怒喊。

    「我需要谁的原谅?害死我母亲的是你爸爸妈妈,玩弄赵悦的是她的男性朋友,夺去我贞操的是你这位大圣人,严格来讲,我是受害人呢!我没向你们要求原谅已是宽容,你还希望我向谁乞求原谅?」她明白,自己的伶牙俐齿总是教人不耐。

    「赵悯,-从不反省自己吗?-从来都认定是别人对不起-?」

    「我是这样认定,没办法,我自我中心嘛。」她的蛮不在乎让人愤慨。

    「知不知道,小悦崩溃了,她没办法从意外中恢复过来,-的恨害惨她了。」他指着她,暴怒。

    她害的?哈!欲加之罪何患无词-!咬唇,她冷笑。

    「什么意外?被强暴的意外吗?你们未免把她保护过度,不过是强暴,我也被『强暴』了呀!我有没有住院?我有没有崩溃?小公主毕竟是小公主,禁不起风雨。」

    「赵悯,-不要让我恨。」

    「后悔了吧?后悔对我好,后悔被我利用,成为对付赵悦的工具,没用的,事实造成,后悔无益。」她的眼睛在笑,她的心在哭泣,她是双面人,演不来一场好戏。

    「对-而言,我只是工具?」狰狞起面目,他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她的心、她的信,他们的十年感情,只是她用来报复小悦的工具?这一击,她彻底打垮他。

    「不然你以为还有什么?爱情吗?我不笨,有我母亲的经验,我怎会傻得去相信爱情。」双手横胸,她高傲,她是聪明得不可一世的赵悯,怎能相信伤人爱情?

    「我懂了,小悦说得对,从十一岁起,-就在玩手段,-的目的是分裂这个家。」

    「我做得不对吗?有恩报恩、有仇报仇,是非分明是我的原则。」说谎,一再地说谎,她宁可说谎也不愿示弱。

    「这些年,妈妈对-的心全白费了。」

    「她不过想减轻自己的罪恶感,我何必成全她?」

    「亏我们那么努力,想把-变成一家人。」

    「别把我归纳成一家人,我不是,听清楚了没?我恨死赵家,我诅咒他们,我希望他们得报应,我宁可让一群男人轮暴你的公主,也不愿出手相救。」她照他的版本说,反正是他爱听的,她就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说给他听。

    「这样做,-会获得快乐?」她是他见过最坏的女人。

    「事件的发展让我很满意,接下来呢?你们将共同扶养强暴犯的孩子,以德报怨-,我真想看看伟大的你们如何做得到。曾经,你口口声声要我放下仇恨,真心接纳敌人,现在我倒要看看,你和小悦要怎么拥抱敌人的孩子。」

    她伶牙俐齿、她尖刻恶毒,她演足了他要的「赵悯」角色。

    瞧瞧,她多么配合、多么努力,从小到大,她对他的话言听计从,还有哪个女人比她更值得赞扬?

    扬起手,无忌给了她一巴掌,猛烈力道让她踉跄跌倒,她没呼叫,安静地扶桌沿起身,站直腿,掀开长发,用半边红肿迎向他。

    她的嘴角破了,腥咸入口,冷笑依旧。这掌打在她脸庞,痛上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「果然是一家人、同喝一杯水,你们都很擅长打人巴掌。」赵悯没碰触疼痛,他打的不是她的脸,而是她的灵魂,狠狠的一掌,她知道自己再也负荷不起。

    「-的恨,无人可解-恨我吧,连同赵家人一起恨。」无忌深深看她一眼后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「我会的。」

    放弃了,对她,他的努力全抛进海,看不见半丝痕迹。

    又失望了吗?所有人都对她失望是吧,看来不管她做再多的事,都逃不过命运摆布,倦了、厌了,她烦极辛勤的感觉。

    望住他渐去背影,泪滚下,无声无息,温温的泪凝在腮边,渐渐失去温度,她明白,她已经失去他,失去春天夏季,失去最后依恃……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惜之作品 (http://xizh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