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

    晚宴中,赵悯迟到,但她的装扮让全场人看呆了,胜雪肌肤搭上纯白礼服,娇艳五官衬起淡淡冷然,岂非仙子下凡?众人纷纷发出疑问,这个美如天仙的女子是谁?

    见到赵悯,丹荷率先走到她身边,牵起她的手,一起回到圆桌边。这桌是首席,只有赵家人和钟无忌。

    坐定,她一瞬不瞬盯住无忌,他的眼光刻意转移。

    还是看不到她吗?他铁了心,打算否决掉两人的曾经?好吧!随意!

    低头,逼回在眸底闪过的泪光。她不哭,骄傲女人怎会为男人流泪?

    深吸气,压抑,无忌深邃眼光间隐藏痛楚。不能多看她一眼,再看便要脱缰失速,但……她穿了他送的礼服……

    那件礼服……他站在雪梨街道的橱窗前,看着模特儿,想象小悯穿上它的模样,想着、想着,他在夏天的澳洲、夏天的圣诞节,买下夏天的礼服,期待她成长,期待她的心情从寒冬走入艳夏。

    他的幻想零误差,五年不见,十六岁的小女孩成长,她的美丽叫人惊艳,下飞机,他一眼就望见她,也望见自己的冲动。

    他想拉拉她柔软的小手,想问问她,那个骂她骄傲的女生下场如何?他还想把她的头压在自己肩上,对着无人夜空,说遍五年来的思念情愁。

    他知道,小悯的眼光在自己身上缠绕,知道她的满心期盼,但他怎能留给她想象空间?那些邮件、那些互通心意的岁月该暂停,他对她的好必须在限定条件之内,他不能任心情恣意脱序。

    他鼓吹自己定心!未来已经作好决定,他不能三心二意。

    赵育勤上台,拿起麦克风,他满面春风。

    「谢谢大家拨冗来参加今晚的餐叙。大家都以为餐会是为了替无忌接风,其实不然,除了接风外,我同时也要为我的两个女儿小悦、小悯庆生,她们是同一天出生的,前后相距不过半个小时,不过两个女儿的个性南辕北辙,各有各的兴趣,我想指望她们接手我的事业恐怕太难,新时代青年,不吃老一辈的传统观念。

    幸好老天爷对我厚爱,让我领养了无忌,大家都知道无忌的工作能力,我不说他是菁英,因为我觉得这两个字不足以形容他,他的优秀所有人都看在眼底,短短五年,他不但拿下学位,还把竞泽电子带到美国去,去年光销售成长率,就达到百分之六十七,创下所有华人在美国的傲人成绩,所以时代杂志对他的评语,我觉得每一句都精辟入理。

    我很高兴他是赵家的一分子,更高兴他肯为我担下竞泽这担子。最后,我要向大家宣布两件事,第一,我从今天起退休,由无忌接掌竞泽。第二,无忌将在今晚和小悦行订婚礼,希望大家能为他们的幸福做见证,也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,大家能给予无忌更多支持。」

    倏地,赵悯肩膀僵硬,拿在手中的筷子掉落地,缓缓地,眼神向上游移,她寻找他的眼睛,寻找他的心意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,他怕她妨碍他和小悦的幸福、怕她用电子邮件闹出事情,所以不看她、不听她,假装两人间从无交情。

    何必呢?何必这么看她不起?只要给点提示,她会自动退开啊!反正他和小悦结合是早晚的事。

    热烈的掌声把无忌和小悦迎到舞台中央,赵悯不转头,不看他们交换戒指切蛋糕,不看他们的幸福快意,她咬紧牙床,逼自己不、准、伤、心。

    冷,她从手心冷进骨子里,冷得牙关打颤,冷得无法言语。

    深吸气,她快要窒息,不过她不能在此时昏倒,她绝不惹笑话,头抬高高,猛地转身,半秒钟,她把笑容挂上眼帘。

    需要祝福是吗?好!她给。

    举高手,她和众人一起拍手,拍得好热情。

    她在笑,笑得比父亲璀璨亮眼;她开心,开心金童玉女终成连理,不错吧,她的演技。

    锐眼扫过,他的眼光扫进她的心,她在硬撑,他明白。心疼泛滥成灾,他想抓下她的手,对她大吼:「别拍手了,想哭就哭出来!」

    可惜,他什么都没做,只是静静地,看着她夸张的笑颜。

    接过服务生送来的蛋糕,她笑着把奶油放进嘴里。

    心抽两下,无忌晓得她的胃很糟糕,不能吃太油、太咸、太辣,否则闹起来便是几日夜的不安眠,但,她还是赌了气,把奶油全往肚子里填。

    蠢吧,她从来只能欺负自己,欺不来别人。

    「祝钟经理和赵小姐,永浴爱河。」有人拿起酒杯提贺词。

    说得好,赵悯把杯子注满,把满杯威士忌吞下肚,辛辣的灼热感沿着喉咙下滑,烫伤她的心。

    「祝钟经理和赵小姐,甜甜蜜蜜。」

    不错不错,好个甜甜蜜蜜、恩恩爱爱、永世不分离,赵悯注入八分满烈酒,仰头,一口喝下。

    舞台上,无忌眼光凛冽,他望着疯狂灌酒的小悯。

    再添一杯,赵悯起身高举酒杯,亮丽笑颜迷倒青年才俊无数。

    「祝妹妹和妹婿,结爱务深,琴瑟合鸣。」语毕,仰头,她喝掉满杯苦酒。

    酒精沿着她的喉咙往下灼烧。烧吧,烧去所有知觉,烧去早该死绝的心脏;舌头麻痹、知觉麻痹,当身上器官全都麻痹,哪里还晓得疼痛?

    眉微蹙,拿来酒瓶,她四度将杯子填满,酒近唇,无忌再忍不住了,冲下台,从她手里夺去酒杯,严厉眼光落下。

    她不怕,赵悯笑笑。

    「-不能再喝。」

    「难得开心嘛,喝点酒有什么关系?」她巧笑倩兮,好不诱人。

    「-喝得够多了。」说着,他把她的酒倒进自己嘴里。

    她看他,不语,笑容浮起,倒酒,举杯向小悦。「新娘子要不要也喝一点?」

    「她不能喝,-别欺负她。」浓眉聚拢,他的声音出现危险。

    「哦,对,不能欺负。小悦,我告诉-哦,出国前,-的无忌哥哥警告过我,-对他很重要,无论如何都不能欺负-,否则他会回国找我理论-要跟他讲讲,这五年,我有没有欺负过-啊?」赵悯说得轻快飞扬,似玩笑、似真心。

    「小悯,-醉了。」小悦说。

    「-不能喝酒,我代替-喝,好不?」迅速地,她把酒吞进喉里,又是灼热、又是刺激,真不错,她迷恋上酒精滋味。

    「小悯,再喝会醉的,宿醉不好受。」丹荷把酒杯拿走,换给她一杯果汁。

    果汁哪里及得上酒精浓烈?摇头,她推开丹荷的好意。

    走下台阶,育勤看见小悯的「融入」,他很高兴昨夜一席话,打破父女间的僵局,拍拍赵悯的肩,他问:「小悯,接下来就是-了。有没有喜欢的男孩子?带回来给爸爸看看。」

    「当然有,不然你以为我天天在外面混,混不出一点成绩?你女儿长得还算可以啦!」她刻意把话说得大声。

    无忌听见,脸色黯了黯。

    「以前的事别再提,听爸的话,那些男孩子不是好东西,-要找的对象应该像无忌这种。」育勤皱眉道。

    「好啊,由爸爸安排,你想我嫁谁,告诉我,我全力配合。」

    说着,她拚命吃蛋糕,吃完一盘再一盘,果然,三分钟不到,恶心感翻涌,-住嘴,她想吐。

    丹荷靠过来,把面纸递给她,忧心忡忡问:「小悯,-怎么了?」

    「不知道,不过我想,不会那么倒楣吧,昨天那个男生我们才认识三天,要是怀孕了,我还真不晓得上哪里找人负责任。」她刻意笑得满脸阳光。

    她的说法让赵育勤气急败坏。「-居然、居然……」

    「爸,别生气,没事的,我知道哪里有不错的妇产科,这种事,我很有经验。」她诬蔑自己,越说越得意。

    「闭嘴!-不要逼我在这里让-难堪。」

    「好啊,我走,省得你不舒服。」

    推开椅子,她的胃震天震地的痛了起来,明明是惨白了脸,她仍然挺直肩背,带着笑靥,以最优雅的姿态走出人群间。

    进入化妆室,赵悯吐得摧心裂肺,她泪流满面,为了不能言喻的痛心。

    「赵悯,-是天地间最笨的笨蛋,-不知道他们是一对?-不晓得,他们已订下婚约,早晚要走过红地毯、共度一生?-怎不晓得,他给的东西是同情,没有感情成分?-

    不是自诩了解他吗?他习惯扛责任啊,-只不过是他的责任,他同情心泛滥时的发泄对象。」

    她骂过自己一阵又一阵,恨自己的痴,怨自己的蠢,恨一厢情愿让自己成了大笑柄。

    「-不应该让自己那么狼狈,-不是流浪犬,何必要人垂怜?他的同情心过了保存期限,有本事,-应该让他明白,没有他,-照样活得精采万分。」她对镜中自己说话,一句句,企图说服自己。

    许久,赵悯走出化妆室,一出门,发现无忌就站在门边。

    抬头挺胸,赵悯假装没看见,径自要从他身边绕过去,在经过他身旁时,他突地握住她的手臂,把她拉回身前。

    「先生,我们认识吗?」赵悯甩开他。要距离?何难,她给啊!

    「-胃痛,不应该喝酒、吃奶油。」他说了句不相关的答话。

    「我太高兴了,喝点酒、吃点奶油算什么?」她用力甩开他的掌握,但下一秒,她又被他拉回胸前。

    半分钟定格,她的视线停在他的蓝色领带上面,昨夜……她幻想过这个怀抱,幻想过温暖,也幻想过自己躲在里面,诉说五年来的点点滴滴。可惜这里已被人占领,而她,不屑侵犯别人的军事要地。

    「-不能总是用脾气对付自己的身体。」严肃脸庞凝上寒霜,他愤怒。

    「我高兴。」笑容再次悬上。

    「-一定要这样子才会高兴?」

    「哪个样子?我表现得不够得体?别人拍手我拍手,别人祝福我也祝福,我以为自己的表现不错,没想到在你眼里还是不够。妹婿,你真是个高标准的严苛男性。」

    「如果-不想参加,可以不要出现。」

    他不愿勉强她,不想看她全身僵硬、筷子落地的凄然,更不想见她的矫情,和强撑出来的骄傲。

    「错,我好想来哦,有这么好机会,我怎能放弃?我努力了五年要表现给你看呢,让你看看我是多么拚命地融入这个家庭,多么努力地成为这个家的一分子,我尽力接纳你这位妹婿,你居然还嫌我做的不够好?太苛刻了吧!毕竟不是人人都叫菁英钟无忌,我能做到这个地步,至少值一声喝采。」

    「为什么不用真面目示人?为什么要说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话让爸爸担心?-的武装太可笑,难道自己一点都没有发觉?」

    可笑?对啊,是可笑,她盲目追求他的注意,却没发觉感情变质,添入爱意,她以为自苦会让事情容易,没想到换来一句可笑。

    可笑的赵悯、可笑的女人,可笑的她花了一辈子,想赢得两个男人的心,却是次次失败,次次落空。

    「用真面目示人,这是你要我做的?」抬头,她问。

    他要她快乐,要她像个正常的二十一岁女孩,也许不够优异,但能大胆地坦承自己的情绪;他要她别压迫自己,要她在生活里找到目标重心,别让自己沉沦在那场意外痛苦里,日日自欺。

    「是的,做回-自己。」他回答。

    做自己?多难,要真能做自己,第一件事情,她会从小悦身边抢走他。

    摇头,她吸气。「好,做回自己,这是我最后一次听你,从今天起,你不再是我的监护人,我们之间……再没有任何关系。」

    霍地转身,不回头,她昂首阔步,离开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***bbscn***bbscn***bbscn***

    在海边坐一夜,白色礼服沾满湿泥,海风阵阵打在脸上,催促着她的清醒。

    「哭什么呢?-本弃于天地,本不该接受恩情,是-又贪心了,贪心不属于自己的东西,才会落得如此境地。

    不是吗?若是-不贪图父亲的心,就不会发生一连串悲剧;若是-不贪求无忌的关怀,哪里会有今日的难堪?为什么经验总是教不会-,做人千万不能贪心?」

    她是那么高高在上,那么倔傲的女生,怎容许自己的自尊心,一次次被践踏到底?他不喜欢她,有什么关系?反正她不需要任何人喜欢;他不在意她,无所谓啊,反正她从不要谁在意。

    问题是……她爱他啊,她爱惨了他,没有他,她连一天都活不下去,她早该在十年前就死去,是他的肩膀让她倚靠,让她一路跌跌撞撞仍然成长……

    「不爱、不爱,赵悯,-一点都不爱他!-不爱他!不爱。对,就是不爱,不爱不爱不爱……」她大吼几十次不爱,却说服不来心。

    泪泛过裸臂,海风吹来,冷意窜入心底,她双唇惨白,胃间抽痛已传不到知觉神经,心痛压过所有感觉。

    「妈咪,为什么死的人是-不是我,如果是我就好了。」

    为什么不是她?

    这话,她问过自己无数次,曾经,她会得到一个回答──因为-很重要,-必须为-母亲完成未完的心愿与理想。

    没错,无忌告诉她的,她在话里找到自己存在的必要性,找到自己不能消极的主因,是他提供了她上进的主力,也是他鼓励了她的心,为他眼中的赞赏,她拚命。

    然而今日,他别开眼睛,收回过去与曾经。

    一笔勾销了,他要他们的过去式全一笔勾销,她何苦不舍眷恋,她二十一岁,大到足够承受,再不是那个十一岁,只会躲在棉被里偷哭的小女生。

    闭眼,场景浮现眼前──

    那年夏天,她在树下画画,无忌靠着树干看书,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,说说笑笑,场面和谐。

    刚睡过午觉的小悦推开窗户,看到院子里的两人,怔了怔,隐隐不安升起。

    她从楼上跑下来,激烈的运动让小悦心脏负荷过重,但她还是走到他们面前,指着小悯说:「我可以把所有东西和-分享,只有无忌哥哥不可以。」说完,她脸色发白,手心压住胸膛,喘得厉害。

    无忌见状,立刻冲向前,抱住小悦。

    「你的东西我不要,而他……不是东西。」冷冷地,赵悯回话。

    「无忌哥哥是我的,我一个人的!」小悦突地大叫大嚷,她的声音引来屋里的丹荷。

    她跑到小悦身边问:「发生什么事?别那么激动啊,-的心脏不好。」

    「无忌哥哥是我的……」她哭着扑进丹荷怀里。

    「是啊,我们都知道,无忌是-的,将来-要当他的新娘子嘛!」丹荷安抚小悦。

    「做作!」抛下两个字,赵悯回身,收拾画具,不理会纷乱。

    「我没有,我知道-想抢走无忌哥哥,不行,他是我的。」小悦躲在母亲怀里拚命喘咳。

    「尽管利用-的心脏病吧,看它可以替-留下多少人。」赵悯冷笑。

    「够了,不要再说。」无忌皱眉,接手丹荷怀里的小悦。

    丹荷走到小悯身边,拍拍她的肩说:「乖小悯,别和小悦计较好吗?她是真的有心脏病,经常出入医院,我们都很担心。」

    那次,小悦住院十天,这是发生在她住进高墙的第二个月,事后无忌没发表任何意见,但赵悯清楚感觉,在小悦面前他不对自己说话、微笑,甚至连和善眼神都不给。

    很明白不是?他可以施舍同情,却不能让小悦担心,在他心目中,小悦是第一名,而她……从未占据……

    浅浅笑开,赵悯取笑自己,才五年,她居然忘记他和小悦的关系,以为自己在他心间,水恒不灭。

    是高估,是不自量力……白痴,她暗骂自己。

    撩起裙子,脱下高跟鞋,她缓步走在防波堤上,走着走着,远处浪花拍击海滩;走着走着,地平线升起一抹光亮。

    「没关系,都过去了,-谁都不爱,只爱自己。」

    抚开泪水,压两下翻搅的胃,她好勇敢是不?

    回去吧,回去做自己,回去掀开真面目,回去面对他,完成他赋予的最后一项任务。

    ***bbscn***bbscn***bbscn***

    她不晓得自己是怎么走回家的,只晓得在近家处,一辆宾士车把她拦下来。

    「-去了哪里?」

    无忌沉稳的眸光间有着愠怒,一整个晚上,他猜测她去哪里、碰到什么事情?越猜心越慌,慌得他驾车四处乱找,害怕她突然失去音讯。

    她没回答他的话,她和他……断了……他们是陌生人,他们的关系推回太平间的那一夜。

    「-知不知道我会担心?」无忌用力扣住她的肩膀,指节泛白,他失控了,整夜的焦虑让他染白双鬓,该死的她,居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漠然。

    担心?不必了,他不是想划清界线?她自动退到界线外还不好?

    「赵悯,-真的很过分,折磨人让-很有成就感吗?-到底想要怎样折磨我才甘愿?」狂怒在他胸中激烧,他恨不得捏碎她。

    她还有能力折磨他?不,她再不要高估自己,不要放任自己在想象中快乐,待现实揭开,一并揭去她的皮,逼得她鲜血淋漓,逼得她颤栗心情向世人公开。

    挥开他的手,膝间一软,小悯差点摔落地面,无忌及时拉住,才发现她的手冷得像冰,瞬地,火气被她的虚弱浇熄。

    「先上车再说。」他扶持她的腰。

    细心替她系上安全带,他有满肚子话想问。

    她好累,头倚车窗,失去血色的容颜填满疲惫,揉揉酸涩双眼,想睡的欲望浓烈,这一睡,再不醒,有多好。

    无忌看住她的疲倦,算了,眼前最该做的事是让她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「家里还有一场战争,如果-想睡觉的话,我先送-到公寓去。」

    无忌提醒了赵悯。是的,她还有一场战争要开打,为了今天晚上自己说过的话,恐怕爸爸已准备好家法等待夜归的她。

    撩开头发,努力吸气,她的意志力表现在脸庞。

    没有对话,他了解她,不改变方向盘,脚踩油门,三分钟后他们抵达家门。

    ***bbscn***bbscn***bbscn***

    进了屋里,迎接小悯的是一个结实巴掌,来不及闪躲,猛烈撞击,让她出现短暂茫然。

    「育勤,别动气,小悯累了一个晚上,你让她先上去休息。」丹荷拉住丈夫的手,企图劝下他。

    「就是-的袒护,才把她宠出一副天不怕、地不怕的性子,-这不是爱她、不是赎罪,-是在害她啊!」

    育勤推开妻子,往前一步,用力扯住小悯的手腕,大声问:「说!-昨晚去哪里?找男人负责,还是找妇产科解决事情?-才答应过我要改变,就从早出晚归这件事情开始,这下子更好了,索性整个晚上都不回来。」

    「爸爸,有事好好讲。」无忌把赵悯拉到身后,不让他有机会再次动手。

    「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儿被男人欺负,你说我要怎么好好讲?她下贱、她堕落,她什么都不在乎了,我该怎么跟她好好讲!?赵悯!-给我站出来,不要躲在别人身后。」

    推开无忌,赵悯果然站出来,她无畏澄澈的眼睛盯住父亲,彷佛从未做错。

    「-不肯念书上进就罢了,我会养-一辈子啊,-偏偏糟蹋自己,为什么?-想让我欠-母亲更多吗?」

    赵悯望住父亲,那是彻底失望的表情。

    如果他肯多注意一下,他会发现,她骄傲的个性岂容自己被糟蹋;如果他多关心她一点,他会了解她是个心口不一的女儿,用暴力根本逼不出她的真心。

    「说话!」他大叫。

    她不说,只是摇头,浅浅的轻蔑飘过。

    她的轻蔑惹火了赵育勤,大手挥去,无忌伸手拦截,却让赵悯推开,于是,脚步虚浮的她被打得飞撞出去,半边脸颊撞上橱柜,咬牙忍下,她不呼痛。

    这巴掌,是她存心要受的,她要亲眼看父亲后悔,要他记得,他对不起她,从小到大……

    深深望父亲一眼,她沉默转身,往二楼方向去。

    「-要去哪里?下来、给我下来,我没让-回房。」

    赵悯没理会父亲的呼叫,径自往房间方向前进。

    「你看她,满脸的孤臣孽子,我到底欠她多少,值得她用这种态度对我?丹萍,-是在惩罚我吗?」育勤扶扶头痛欲裂的额,强烈无力。

    「你坐坐吧,高血压又犯了怎么办?」丹荷拉丈夫坐到沙发里,倒了杯水让他缓缓脾气。

    「她连我都不放在眼底,我到底是造了什孽,养这个女儿,早晚一天,她会毁了自己,她想毁掉自己来报复我……」

    愤怒的话未竟,楼梯间走下来两个女儿,一个是刚从梦中被扰醒的小悦,她穿着粉色睡衣,干净得像个天使;一个是裙-沾满脏污、满身狼狈的小悯,她抱住一只箱子,走到育勤面前,像要交代什么似地,她的表情刻板冷清。

    「这五年我并没有鬼混,相反地,我的日子过得充实而认真,我用两年时间从高中夜校毕业,并在同年考取台大商学院,这是我的高中毕业证书。」

    会选择商学院,没有其他原因,只因无忌念了同一所大学、同一个科系。

    育勤不敢置信,放大的瞳仁紧盯住小悯递来的毕业证书。「所以,-现在是大学生?」

    「不,我用三年时间把学分修齐,并申请到哈佛研究所,这是教授替我写的推荐信函影印本,和哈佛入学通知书。」

    原本她以为可以飞到美国,和无忌一起生活工作,没想到,他提早回来,让她汲汲营营的努力变成空话,不过……也好,一个晚上,她推翻所有想法。

    「-从台大毕业,申请到哈佛?」一时间,赵育勤无法相信,多少年的认知全数撤销,他激动得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「是的,毕业典礼在这个星期六,如果你愿意的话,欢迎参加,我是全校第一名毕业,将代表领取毕业证书。」

    懊悔……小悯的确在他眼中看见后悔,但她没有自己预占中的骄傲得意。

    「-哪里有钱念大学?我给-的零用钱不多。」

    她从箱子里取出一大迭信封和一本存款簿,摆在桌前。

    「这是我的奖学金,用来支付学费;存款簿里是你给我的零用钱,十年来,我一毛钱都没有动用。」

    她没靠家庭、不拿父亲半毛钱,她的自傲逼她养活自己。

    她每说一句,更多的后悔在赵育勤脸上现形。他误会小悯了,她脸上肿胀的红色伤痕让他悔恨交加。

    刻意忽略他的后悔,小悯继续说:「另外,我生活费来自它们。」

    她从箱子里取出三十几本书,有小说、有散文,还有新诗。

    「这是……」

    「出版社替我出的书,版税养了我五年。」

    「-是慕亚?红透半边天的人气作家?」小悦走向前,拿起小说翻翻看看,同样的书,她也有一大堆,同学们疯狂购买,她自然不例外。

    赵悯望无忌一眼,承诺,她做到了,她证实他的眼光没有错,证明她是隐藏在蚌壳中的珍珠,但……又如何呢?她丝毫不觉得快乐。

    「请允许我进入竞泽工作,我认为凭自己的能力能闯出一点事业。」她请求。

    「我错怪-了。」育勤感动莫名,说不出口的兴奋在胸口撞击,一个能力和自己相当的女儿呀,他有失而复得的喜悦。

    「无所谓。」她没有父亲眼底的感动,只有疏离冷漠。

    「我不知道-那么努力,-的早出夜归是为了忙这些事情?」

    她不想赘言,不想放太多的心情在里面,她只想速战速决。「请问我可以进竞泽工作吗?」

    「-不想到美国先把书念完?」育勤问。

    「我没有足够的钱,哈佛学费太贵了。」

    「我供-!」他赵育勤怎供不起一个上进女儿?

    「不用,念书是我自己的事,我打算留在国内念研究所,一边读,一边增加工作经验,等存够钱再出国拿博士学位。」

    「好,我来安排,-想不想以特助身分在无忌身边学习?」育勤话说完,小悦走向前,拉拉父亲手臂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瞄她一眼,赵悯很清楚小悦在想些什么,眼光调回,她道:「我希望从基层做起。另外,我不想让大家知道我和你的关系,我不希望有特权。」

    「-说话的口气和无忌一模一样,好吧,想历练就历练吧,反正你们年轻,未来有的是机会。」

    他咧嘴大笑,这个晚上教他太惊讶,他需要时间平复心情。

    赵悯点头。结束了,她答应他的最后一件事情──用真面目示人,她做到了,从此,他们之间再不存关系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惜之作品 (http://xizh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