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

    慕容贺没进公司,没照管小燕是否回到南投,他不断回想这段日子里,他和艾情、小茄i之间。

    他心浮气躁,理不出脉理,他没办法定心,他失去平日的自己。

    从清晨到中午,从中午到黄昏,他来回踱步,在百多坪的房子里,一个人孤独冷清。

    平日这时候,他下班,搭电梯同时,想象艾情要在餐桌上给他的惊喜。

    然后开门,阵阵扑鼻菜香暖心,他会走近她养在水里的黄金葛,数数新长的根叶,会拿起她切好的水果,走到阳台边,欣赏她种下的太阳花。

    今天,空荡荡的厨房里,没有一个艺术家尽情挥洒作品,没有锅铲和蒸气的热闹声音,合着协奏曲。

    用力起身、用力开门关门,他把自己关进书房,打开电脑,企图转移心境,却在打开的萤幕前,看见无数个艾情……

    所有人都夸说他思路通畅,说他逻辑清晰,怎么这么简单的感情到他手中,居然是满场乱,乱情、乱心,乱乱的头脑里,出现的全是艾情的话语。

    什么叫作在爱情和友谊当中择其一,这二者有任何的对立性关系?

    谁说有婚姻就不能和异性保有友谊,这不是两性平权的二十一世纪?

    什么叫作她爱上他了,不是他自以为是的友谊,他们谈得来,他们通心,他们口中的世界有一致性,这种关系哪里是风花雪月的爱情可比拟?

    爱情只是短暂情绪,有或无都没关系啊!你看多少夫妻从不谈心,他们同床异梦,只为「持续下去」而努力,爱情不重要,真的不重要,她为什么非要把永恒珍贵的友情说成无义爱情?

    生气,他从未碰过解决不来的事情,但复杂爱情复杂了他的思绪。

    走到窗前,推开窗,入夜了,晚风徐徐。

    上次,他们在这里并肩,他告诉她,自己无趣的童年,她说当时,她正在西门叮的放肆青春。

    他说,不晓得学生时代可以多采多姿,以为学生唯一的工作是把书念齐全,书呆子则是一种敬称。

    她笑说,若是让她生活在南投乡下,她一定会把每棵高高矮矮的树全爬过,她要学会采茶叶、晒茶子、卖蔬菜,每种能赚钱的工作都要玩上几玩,他笑着回答,那么她将成为埔东村最有钱的女人。

    旧记忆开启慕容贺的笑容,他转头,蓦地发觉,她不在身边。

    笑垮下,他绷出一张严肃面容。

    喝口茶水,是她准备的冷泡茶,这次回南投,她和爸爸研究如何种植有机茶叶,如何开辟行销网路,把台湾茶卖到全世界,妈妈在旁边听见,拍拍胸口说:「幸好,-不嫁阿贺,否则全世界的钱都要落到你们夫妻口袋里。」

    一句无心话,让小燕噘了嘴,饱饱的眼泪含在眼眶内,她勉强张扬笑意,说自己了解,那纯粹是笑话。

    艾情则是无谓的耸耸肩,说:「所以-,我不嫁他,他娶别人,创造均富社会是我们共同目标。」

    当时……她在想些什么?她是不是和小燕一样受伤?

    转头,慕容贺想寻她来问问,猛地记起,她已离开自己,已和他说过再见。

    放下茶杯,坐到沙发里面,屁股坐下,压到艾情的「作战计画」。

    那是她为一个叫作黄蓉的女孩做的计画表,里面每个字句都在向黄蓉强调,郭立青是个多么难得的男性,若轻易放过,至少要悔恨三十年,就算尸骨埋进地底里,也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多么激烈的字句,那个郭立青有多好,值得她这样赞扬?若他真的那么棒,会不会……黄蓉放弃郭立青后,她立刻接手?

    这种莫名念头让他心烦躁,把「作战计画」搁到桌上,把黄蓉郭立青抛出想象外头。

    艾情从几时开始进书房,和他一起工作?

    在她受伤后,为监控她打电话接案子,他要求她做完家事后,直接进书房。

    他以为她会很无聊,买来一大堆杂志和女性书报,谁晓得,不到三天,东西全数失踪,艾情说她转手卖掉。

    他猜她对女性时尚不感兴趣,问她要不要电脑和游戏软体?他记得很清楚,当时,她手支下巴、睁着漂亮的大眼睛,问:「可不可以……折成现金?」

    他被她打败了,艾情只对金钱感兴趣,他考虑过,让会计室送来几千万钞票,让她尽情数个痛快。

    后来,他给她几本旧帐本,她研究着,居然研究出兴趣,还放下大话:「哪天,你的会计部经理不干了,记得把他的位置留给我。」

    扯唇,他笑开,转头又想寻找艾情身影。

    第三次,他找不到她,恼怒涌上,沉稳的他失去沉稳。

    倏地起身,他走出书房,在厨房门边靠了靠,在卧室床前站立半晌,又绕回客一听。

    耳边,没有艾情穿着拖鞋走来走去的声音,没有她对着电话吼人,整个房子静得……让人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窒息感沉重,几要喘不过气,这是他从未碰过的情形,皱眉,他必须找点事情来做,一定要找事情来做。

    起身,再绕房子一圈,五分钟后,慕容贺颓然坐下,她不在,做什么都失去动力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?他和艾情不过是朋友,了不起是聊得来的朋友,怎么会……她离开,不过短短几个钟头,他失去平静。

    电话响,是艾情?她回心转意?她想和自己谈开?

    迅速冲到电话旁,兴奋接起,勾起的笑纹在下一秒钟转为平淡——电话那头是母亲。

    「阿贺?我是妈妈。」她口气犹豫。

    「我是。」

    「忙吗?」

    「还好。」

    「小燕哭着回来了,我和她谈过。有件事,我考虑很久,觉得你应该知道。」

    「-说,我在听。」

    「大年初四那天,情况和小燕说的不一样,情情没拿热汤泼人,我从头到尾站在门边,事情经过是……」母亲娓娓道来,不添油加醋。

    慕容贺越听越心惊,艾情没做错事、没欺负人,她是不乐意做无聊解释。

    「阿贺,别对小燕发脾气,她有苦衷,女孩心思敏感,你要多体谅。」

    「为什么她的敏感对象是艾情?」

    「那天你和小燕、情情去庙会,半途,你扔下小燕去找情情,你们手牵手回来,态度那么亲密,谁看见都有联想啊。

    「再者,你难得回来,照理说,应该陪伴小燕,你非但没有,反而和情情腻在一起。你们去摘水果、拔青菜,我做几十年的萝卜糕也没见你感兴趣过,情情一来,你就和我们玩了一下午,你说,小燕心里怎会好受?」

    「我和艾情是谈得来的朋友。」

    「你的意思是说,你和艾情除了朋友外,没有其他交情?」

    「她是我的管家。」

    「艾情也这么认为?」

    母亲一问,他语塞。

    「阿贺,除了工作,恋爱也是一门学分,你不能光顾着赚钱。」

    贺妈妈长叹气,这是生养到「乖儿子」的困扰。

    前些年,女同学寄情书给他,阿贺看过,唯一的感想是,她们的文法很糟,论文恐怕没办法通过。

    「恋爱的结论不是婚姻吗?我会和小燕结婚、建立家庭、养育下一代,还有什么地方不够?」

    「当然不够,小燕会嫉妒情情和你的关系亲密,她会怀疑你对她是否真心?她会不断猜测,你和情情之间到底有几分真感情,是否哪一天,友谊变质,她的婚姻受到威胁。」母亲苦口婆心。

    又让艾情猜对了,嫉妒是女人的爱情警报系统,只要他们在一起,小燕的警报器会时时震天价响。

    「女人都这样?」理性少、感性多,判断事情不用道理,凭借的是感受和心情。

    慕容妈妈莞尔。「以我当六十年女人的经验来讲——是的,女人就是这样子。」

    挂上电话,其余部分只能靠儿子自己想清楚。

    于是,他花了二十四个小时厘清想法,之后,用掉十天去找资料——有关女性心理的书刊,最后谘询心理专家和两性专家。

    他按部就班求证艾情的想法和小燕心态,他销毁掉不完善的计画,重新拟定计画,当他把所有事情理性处理好后,发觉……他居然没有艾情的联络方法。

    ***凤鸣轩独家制作***bbscn***

    人在盛怒下什么事都别做,做一件错一件,越错越离谱。

    艾情错了,所以她正接受惩罚。

    病房里,她忍受痛苦,从病床撑起上半身,缺乏力气的两条腿,帮不了忙,好不容易,在她满头大汗后,总算把身子挪进轮椅里。

    是的,她出车祸,在冲出慕容贺的办公大楼,跨上机车狂飙的第三秒钟,当时,她一面生气、一面哭,泪水模糊了视线,让她飞撞上安全岛。

    三个月内,她开刀、复健,进步程度不如预期。

    她又急又气,气自己不能大闹慕容贺婚宴,气自己没本事走到他面前,扯住他的领带逼问,你想不想反悔,我愿意再给你一次选择机会。

    她着急日子一天天过去,地球从春天转入夏季,他和小燕从无心转变成确定。

    他……想她吗?

    夜深寂静,他会不会想起两人的温馨?会不会偶尔抬头,想起她迎面丢来的抱枕?

    他老说她调皮、说她长不大,她却对他反驳,人类不该失去赤子之心。

    他的沉稳让人好安心,他按部就班的行动力,让意外减到最低,这样的人生虽缺乏意外惊喜,却也无波平静、安全顺心,如果她不出现,他会这样过一生吧。

    说透了,她是他人生中的少数意外之一,现下,意外排除,他有的是惆怅或是平心?

    「-又自己起床,倔强丫头!」

    爸爸进门,忙替她拿来毯子盖住双脚,五月了,天气回温,医院里的冷气太强,感冒了可不行。

    「我进步了,这次只花三分二十七秒。」

    她刻意对父亲笑,这段日子……爸爸的白发更多了。

    「丫头,要不要吃点东西?」爸爸问。

    「不要。」爸做的餐饭难以下咽,她不想荼毒肠胃。

    「我知道我煮饭难吃,但好歹捧点场啊,不然待会儿怎么有力气做复健。」说着,他把鱼汤端到艾情嘴边。

    老爸真笨,煮鱼汤不放姜丝怎能喝?

    勉强喝一口,腥得皱人眉,自从老妈过世,为拯救自己的胃,艾情开始研究食谱,潜心开发菜单,她的手艺养刁了老爸,也养坏了……慕容贺的胃。

    他,吃得好吗?胃还痛不痛?有没有自己冲冷泡茶喝?

    妈常说,要抓住男人的心得先抓住男人的胃,她抓牢了,无奈,慕容贺认定彼此之间叫作友谊。

    悲伤吧,她爱得死心场地的男人,居然拿-当成哥儿们。

    又想起他!

    他像针,一不注意就跳出来刺她几下,心抽着、痛着,想压抑却困难重重。

    摇头,艾情企图甩开他的身影,不想了,未来路长的很,她不能老教爸爸担心。微笑吧,就算不经心、不由意,她都要用笑容昭告天下——没关系的,爱情专员天不怕、地不怕,尤其不怕失恋这事情。

    「丫头,老爸问过了。」老爸凑近她,神秘兮兮说。

    「问过什么?」她推开老爸的脸,有鬼。

    「江复健师啊,他没有女朋友,今年二十八岁,他对-很有意思。」

    「爸,-女儿能不能站起来还不知道呢,就急着把我嫁出去?照顾我很累?」

    「不是嫁嘛,交交朋友,有人陪陪-,心情多少开朗些。」

    「放心,有没有男朋友,我都一样开朗,就算我的两条腿计画罢工五十年,我也不至于缺乏自信。」她说得轻松,眉间却压着浓愁。

    「丫头,-当我看不出来?这些日子-吃不好、睡不着,处处不对劲,问-心事,又不肯说-妈死了,心里事没得商量,老爸不懂-们小女生心思,我实在……」

    「我说没事嘛,了不起是不能赚钱,心里发闷。」她刻意避重就轻。

    「算了,与其唬弄我,不如什么都别说。」他瞪女儿一眼。

    交谈间,门被敲开,是父亲口中的江复健师。

    「交小姐,时间到了,我推-去做复健。」

    「嗯,麻烦你。」

    她说得客气疏离,表错情易伤人,这点,她从慕容贺身上学会。

    又想起他……他真是无所不在……艾情苦笑。

    「艾伯伯,我们先过去。」他向艾情老爸打过招呼,推艾情离开病房。

    走进长廊,复健师拿出一支长茎玫瑰,放在艾情腿上。

    艾情不说话,她明白这代表什么,问题是,她并不想接招。

    「我觉得-很漂亮,用沉鱼落雁不足以形容-,-有精致的五官,弯弯柳眉,最重要的是,-有一双聪明慧黠的大眼睛……」

    复健师的话,她只听进去一句,然后,艾情想起和慕容贺的对话——

    「-不能否认她长得很漂亮,说吧,-会怎么形容小燕的长相?励精图治?诚惶诚恐?」

    她回答:「不,她长得所向披靡、横扫千军、长驱直入。」

    那是艾情第一次感觉落败。

    「艾情,所有我认识的形容词都用完了,-好歹给点回应。」

    回过神时,艾情发现复健师蹲在自己面前,握住她的手,诚恳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他是好男人,可惜他握住她时,她没有脸红心跳、没有丝丝甜蜜渗进心底,她没有欲望在他怀中汲取心安,没有本该如此的舒态开怀。

    这……才算是「朋友」吧!

    艾情多看他几眼,他不错看,鼻是鼻、眉眼是眉眼,但在她心中顶多是「不错商品」,至于其他感觉,没有了,真的没有。

    想起第一次见到慕容贺,她误以为身处义大利佛罗伦斯,撞见帅到不行的大卫先生。

    当时,理智提醒她,这是攸关五百万的重大买卖,但艾情还是一次两次,让留下来自己用的念头偷偷冒犯,然后,她向私欲妥协,给了自己五次勾引机会。

    「如果我是你,我会很清楚艾情对自己一点意思都没有。」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声音传开,艾情和复健师同时间转头,同时问让一个高大身影震住。

    是他,艾情咬住下唇,憋忍多天的心事流泄,泪水跟着滚落毯间,是不自主的行为,和刻意或勾引都无关。

    「请问你是……」复健师问。

    「我想和艾情谈几句。」

    「她——正要去复健。」他直口拒绝。

    「不用了,我会帮她办出院。」

    慕容贺脸色铁青,不容反对,他接手轮椅,将她往外推。

    低头,艾情有一千个揣测,她不晓得他的出现代表什么。他不死心「友谊说」?他仍要拿永恒来形容朋友?他摆平小燕,要求她只能领有妻子这个空头衔?

    「-出车祸却不告诉我。」当双双在医院对面公园时,他出声指控。

    「你不是医生,告诉你做什么?」她企图从轻松点切入,好缓和急促呼吸。

    「我可以帮-付医药费。」他没忘记自己对她的最大用途。

    「我从你身上赚到足够的金钱。」

    她不爱他们之间,钱是唯一话题。

    「我早说,过年要吃寿面,大年初一我们吃了一大堆零食,却忘记吃寿面。」他有懊恼。

    什么话啊,这时候翻这些,会不会太奇怪?

    艾情抿唇,她不晓得他是迷信男人。

    慕容贺蹲到她身前,拉住她的手,柔声问:「很痛,对不对?」

    「不会了,刚开完刀的时候会。」她对他的温柔从来都缺乏免疫力。

    「-应该通知我。」

    「通知你做什么?」

    「我有很好的止痛药。」他绕着圈,话题都是不着边际。

    「医生也有止痛药,不必麻烦你。」

    「拒绝朋友是不道德的。」

    他在生气,气自己词不达意,更气她,明明是那么聪明、善于说话的女性,居然不替他打开话题。

    他抱起她,拥她入怀,用力吸取她的发香。

    他忘记她是伤残人士,某些动作不适宜,只晓得,又回来了,她的气息、她的体温、她的声音、她的一切一切。

    是的,少了这些,整整三个月,他睡不成眠。

    他像无头苍蝇般四处找人,他找征信社,除了艾情两个字外,提供不起其他资讯,霍叔和他儿子都不晓得艾情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人物,没有资料、没有线索,找她,说是大海捞针不为过。

    最后是灵机一动,他登报寻找爱情专员——艾情夫人。

    两天内,黄蓉、赵悯、朱洙……许多受惠于她的女人为自己报讯,他想,若不是这样,他将永远失去她。

    又说朋友!心沉,艾情推推,推不开他的怀抱。

    他欺负残胞,把她抱到公园一角,自己坐在石椅上,放她在膝间,离开轮椅老远,不让她再有机会「跑」掉。

    「告诉我,-在爱情专员这份工作里,学到什么?」慕容贺找到新话题,仍是个不太高明的破题。

    「我学到真正的爱情无法被策画,它有太多意外和变化。」艾情说。

    「我是-无法策画的部分?」

    「你是我见过,对爱情最低能的男人。」

    「我承认爱情不是我的专业领域,但我真有那么差?」

    「比你所能想象的更差。」

    「那么,-愿不愿意用-的专业素养,教导我何谓爱情?」

    他的意思是……仰头,她凝视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是她猜想的那样吗?

    艾情不说话,只是怔怔地望他、看他,等他为自己的言语做出合理解释。

    泪水从眼缘悄悄偷渡……不爱哭的艾情因爱情变得善感易哭,下回她该翻翻书,看科学家们有否研究,恋爱是泪水的丰沛期。

    「我想很多,企图找出计画里的缺陷,加以改正。」

    「找到了吗?」懂了,听懂他的意思了,她是聪明的艾情专员-,只消一句两句,便能猜出男人心中是否出现爱情。

    「我想,我错估了人性,我忘记追求幸福是女人天性。」

    「然后?」

    「我没办法睡觉,没办法不想-,我吃不下五星大厨的餐点,我老是望着-抱过的抱枕发愣。」

    笨蛋,连甜言蜜语都说不好,这种人想学习爱情简直是高难度挑战。

    「不知道这算不算爱情,我发疯似地在大街小巷寻-,每个相似的背影、发型都让我误会那是-,我不懂,明明满街像-的女人那么多,-不特殊啊,-长的爱家又爱国,为什么我无法把-从记忆中消除,简简单单一个Delete能办到的事情,为什么我就是办不了?」

    当女人的面,说她长相爱家爱国,是多么罪大恶极的事……暂且搁下,她想专心听他告白。

    「后来,我晓得了,因为,我根本不想把-遗忘,我要-在我记忆中,在我身边,永远。」

    「小燕怎么办?」她没忘记情敌立场。

    「我们谈过了。」

    「又是你那套指令沟通法?」

    「不,这次是这辈子我和她说过最多的一场话,我们从小时候谈起,我试着学习用-的角度看事情,试着找出两人都能接受的说法。」

    「然后?」

    「她哭得很凄惨,眼泪鼻涕齐飞,有点歇斯底里,有点发狂忧郁,那时,我才知道,就算女孩子长得所向披靡、横扫千军,哭起来一样丑陋。」

    「我能体会。」点头,她同意。「你们谈出结论?」

    「我们有共识。」

    「你父母亲同意?」

    「他们骂我笨,说没有人会这样安排婚姻,从小到大,我以为自己天资聪颖,没想到年近三十,被父母亲批评愚蠢。不过,他们很开心我想通,更开心我喜欢的对象是。」

    「你喜欢我?确定?」

    「本来我以为自己『只有』喜欢-,谈不上爱情,后来发觉,情况不只是喜欢那么简单。」他无奈叹气。

    「不懂。」

    「刚刚,我认识一种新情绪。」

    「什么?」

    「我看见复健师握-的手,看见-没有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他打退,我的心被泼上醋酸,酸得想砍人,我想把对方丢到外太空去,想对-大发脾气,是-的脚伤……让我狠不下心。」

    她笑出声。

    「我总算弄懂,为什么小燕对-做出暴力行为——是的,我母亲把在厨房发生的那幕,一五一十告诉我。」

    「知道我和小燕有多不好受了?」

    「了解,嫉妒是世界上最难喝的酒。我发誓,再不让-尝到吃醋滋味。」

    「你打算怎么做?」看他,她眼神间充满慧黠。

    艾情期待起他的答案,期待他说——对她一世忠贞,不相信的话,他不介意她在他背后刻上精忠艾情?

    「我会买通官员,勒令台湾醋酸制造业移居大陆。」从此她喝不到醋酸味。

    「慕容贺!」她大叫。

    他没回应她,只是用手紧圈住艾情,向自己确定,她再不离开,他的心平。

    他的怀抱一样宽坦舒适,一样充满安全。

    阴霾过去,她知道他是好男人,知道他有行动力,能解决所有事情,不需要她张扬怒气亲自对付;她知道,他终于了解她的心,把她纳入计画里,从此数十年如一日,他会爱她,按部就班进行。

    南风吹拂,花香在鼻息间传递,这个夏季没有她预估的心惊,有的是快意。

    突地,她问:「你为什么穿西装?」

    「不好看吗?我可以脱掉。」

    「不,我以为你从婚礼中逃出来找我。」

    「你想太多,爱情再浪漫,都不是偶像剧。」

    不过,如果艾情乐于浪漫,他愿意把这段学习排进计画表里。

    【全书完】

    编注:欲知黄蓉与郭立青之精采情事,请翻阅草莓系列166《爱情在身边系列》四之一「爱情,不是故意」。

    欲知朱洙与乔丰之精采情事,请翻阅草莓系列175《爱情在身边系列》四之二「爱情,不要离别」。

    欲知赵悯与钟无忌之精采情事,请翻阅草莓系列185《爱情在身边系列》四之三「爱清,不要后悔」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返回列表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惜之作品 (http://xizh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