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

    他们不交谈,从那日的午餐开始。

    她本分地端菜上桌,本分地完成工作,然后进房收拾行李。

    她刻意忽略小燕缠在慕容贺身上,刻意听不见他们计画婚礼,更刻意看不见他们的感情浓烈。

    她的刻意从大年初四延续到元宵,他们不对话、不正眼相对,就连她执意睡在沙发间,他也没意见。

    慕容贺在生气什么?

    生气艾情欺负小燕,从小有一群女生老是看小燕不顺眼,趁他看不到的时候欺负人,逼得他不得不时时刻刻把小燕带在身边,也因此,他们的感情比谁都深厚。

    没想到,艾情也是那群可恶女生之一,她不但把菜丢满地,恐吓胆小的小燕,还把热汤往她身上泼,幸好当时汤汁不太热,否则要真弄出几度灼伤,怎么收拾?

    他当然相信两人起勃溪,但再生气,伤人都不可以,他给过艾情机会辩解,她非但不肯解释,还高傲地不说话。

    过不过分?当然过分!顺利的话,七月份后,小燕将成为他的妻子,像她这种态度怎么和小燕相处?

    慕容贺把汤圆吃完,她收拾妥餐具,拿起包包准备回家。

    「-要去哪里?」

    顺着她移动的身影,他用力吐气,决定解除冷战,和她好好谈开,几日的低气压已教他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「回家。」她说,弯下腰,从鞋柜里面找出鞋子。

    「我以为我们讨论过,以后-住在这里,照顾我的三餐和宵夜。」他站到门边,不准她离去。

    「该做的工作都做完了,我并没有怠忽职守。」

    说她在气他,倒不如说她在生自己闷气,明晓得再过不久,他将和小燕走入婚姻,她却还是一天一天拖延,下不了决心和他说再见。

    说再见有什么困难?

    反正她爱他又爱得不够深刻,分手了不起哭三天,三天后又是一尾活龙。

    反正她这种人节省得很,不会花钱为男人订波音七四七,不管他有没有到地中海去;反正爱吃她的菜的优质男性,又不是只有一个慕容贺,认真算算,她电脑里的存档男性,至少有成千上万名。

    再见两个字在心底酝酿十天,却总在见到他的脸时缩回去。

    该死,她凭什么当爱情专员?想想她劝女人远离不肖男子时的口吻多么决绝,仿佛她们不照做便是自找死路,怨不得人,眼前轮到自己,她反而做不出正确决定。丢脸吧?她只能指导别人的爱情,却教不来自己舍弃无望心意。

    「这和我们当初谈的不同。」他坚持她留下。

    「你非要我睡沙发?长期睡沙发,会害我脊椎侧弯,少活三十年。」

    没错,自从开始冷战后,她打死不进他房间,虽然小小的她只需要小小角落,碍不到他的睡眠。

    「-可以进房。」

    「有没有说错话,你马上要和小燕结婚,要是让她撞见我们在同一张床上,会有什么想法?」

    她怀疑,他那颗精明能干的脑袋里,有没有工作以外的东西。

    「我们什么事情都没做。」

    「对,我们盖棉被纯聊天,这句话连当事人都说服不了。」说他心底没她,才有鬼;说他对她无心无情,才有鬼;他们之间分明水到渠成,偏他的死脑筋里装了古怪观念,卡得乱七八糟,爱情友情绞扭出一团糊涂。

    「不需要谁相信,事实就是事实。」他坚持和小燕的计画正确,坚持跟艾情的相处不改变。

    「说得好,以后你结婚,我是不是该继续躺在你们中间插花,亲眼见习制造宝宝的珍贵过程?」

    她问,他语顿。

    是啊,他怎会觉得,结婚后事事照旧,她仍然窝在他的沙发里看电视,他仍然听着她来来去去的脚步声音,感觉窝心?他怎认为,多了小燕不过是多副碗筷,彼此间的关系并无不同?

    「我可以为-准备一个房间。」他说。

    慕容贺忘记没有她的夜里,自己辗转难眠,忘记两人的睡前聊天,已是习惯形成。

    「然后呢?心情不错时摸上我的床,和我聊天说笑,需要制造下一代时,回到妻子身边,享受男欢女爱的性高潮?『阿贺哥』,我真败给你了。」

    艾情满肚子火气,偏碰上既固执又温吞的慕容先生,你要她怎么办,把气摆在肚子里,活活憋死自己?她说服他不下十次,却是次次被他说服,他说服她,友谊珍贵,千金难换,说服她,爱情是过程,友谊却能永恒,他创造了远景,说待两人到老,鸡皮鹤发同盼日出。分明是错退言论,他总能说得她气平,他这种人不当律师,简直浪费。

    「我不知道你到底把我当什么。」

    「管家兼好友,我们很谈得来不是?」

    他不太容易和人聊天,艾情是个例外,就是父母亲或小燕,他都没办法和他们这样聊开,他找过原因,找不出来,后来把原因归类到艾情身上,认定是她善长表达,擅长把他带入谈话情境。

    「你会和管家好友上床说话,会把她全身上下剥光光,以好意为名?」

    他居然认为他们只是「好朋友」,这样的好友真是天下间少见。

    「我没有其他女性朋友,这个答案,我答不来。」他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「小燕呢?你有没有和她做过同样的事情,或者更进一步的行为?」她追问。

    「她有父母亲照顾,不像-,会为赚钱把自己弄得满身伤。」

    说得好,至少她赢小燕一点,她被看光了,而小燕还没有,但……有什么好得意的呢?讲来讲去,他是没机会,不是他不想对小燕做同样事情。

    「-别把事情复杂化,我和小燕结婚,并不会改变我们之间,我们仍然是好朋友,-做菜给我吃,我给-多到不行的薪水,有空时,我们一起去郊游,就像这次回南投,只要-肯好好和小燕相处,我保证没问题,唯一的问题是这里缺少一个独立房间,这几天,我会找人解决。」

    「你认为小燕不会嫉妒我们过度亲近?不会认为我剥夺你们夫妻相处时间?不会不平自己为什么要和一个难搞的女人相处?」她连连抛出问题。

    是他把女人估得太简单,或真是她把事情复杂化?

    「不会,小燕善良体贴,我告诉过她,-是我最要好的朋友,不管结婚与否,我们关系不变。她同意了,同意即使走入婚姻,夫妻也该拥有独立空间。」

    他对小燕有把握,至少经过那天争执后,她非但没记恨艾情,还口口声声要他再带艾情回南投。

    他是这样告诉她的?难怪小燕危机意识高涨,非要私下和她单挑。

    「好吧,你的未婚妻胸量宽大,不懂嫉妒,我的男朋友呢?我可不认为他能接受我有感情要好的男性朋友。」

    「-没有男朋友。」他点出事实。

    「现在没有、以后有,总有一天,我会找到欣赏我、喜欢我的男人,而且我敢保证,他对你这个『朋友』绝对很有意见。」

    艾情越说越无奈,他能力强、他聪明、他是天才型白马王子,怎么对男女之间,迟钝得让人想哭。

    「那种小气男人,-想要?」他不说自己的计画有误差,却批评起艾情的未来男友心眼小。

    「如果我爱他,是的,我不在乎他的小气。」艾情答。

    「-的意思是,我们之间的关系不会永恒?」

    「所有的友谊都会因时空不同而改变。」她说得笃定。

    没有转圜空间,她再不要当他的「朋友」,她痛恨和蠢女生抢男人,更痛恨八点档的烂剧情在身边上演,次次交手,她不耐烦到极点。

    「没试过怎知结果,维持友谊并不困难,我想,-是在意小燕的,对不?也许有过上次的不愉快经验,-认为她是难相处女生,再试吧,说不定-会产生不同感觉。」

    「对不起,我不做这种尝试,我喜欢事情简单、干净而清楚。」断就断、分就分,她不要一段没有发展性的暧昧情愫困扰自己。

    「所以……」

    「所以我要走掉,离开之前,先跟你说声恭喜,祝福你和小燕琴瑟和鸣。」

    「走?什么意思。」他的口气出现危机。

    「就是离开、拜拜、我会想你、这段日子感谢你照顾……诸如此类的意思。」

    「有这么严重吗?非要离开,非要用那么强烈的手段逼迫我放弃小燕?」

    强烈?看清楚是谁强烈好不,是他的小燕妹妹烫她、翻她,是他不顾意愿,硬要强逼她留下,明明是他的要求无理,却要批评她逼迫!

    「有吗?我几时逼迫你离开亲爱的小燕妹妹?」欲加之罪,何患无词,她气得跳脚。「你的国文造诣真那么差,我说的是琴瑟和鸣,可不是劳燕分飞。」

    艾情的咄咄逼人让他措手不及,撞上心头的沉重东西是什么,他无心研究,只晓得她的话让他好为难。

    「-若别对她心存偏见,如果-肯单纯些,情况是可以……」

    居然是她心存偏见,不是那个小燕太双面?居然是她无法和人相处,不是小燕心太好?

    艾情抓狂了,咬牙切齿,截下他的话说:「是啊是啊,我就是这种麻烦人物,了解了吧?我和你心地善良的小燕完全无法交集,要嘛,你就选择朋友,要嘛,就选择娇妻,你只能二选一,不能过度贪心。」

    「-的要求太过分,如果我要求-在父母亲和我中间二选一,-怎么选?」

    「小燕并不是你的父母亲,如果你要我在男朋友和你之间二选一,我会毫不考虑选择你。」她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「这个比喻不公平,第一,-没有男朋友,第二,小燕是我的亲人。」

    说得好,他们是亲人,而她只是「外人朋友」,她凭什么要求他二选一?

    「没人会为了朋友放弃娇妻!了解?我替你作选择,再见,麻烦自动离开。」

    听懂没?他坚持又坚持,坚持不管有没有爱情,小燕将是他未来的重点部分,就算她设计出一个无懈可击的陷阱,让他的友情在不知不觉间转变成爱情又如何?他不是感性男人,他是可以牺牲享乐完成计画的男人,不管如何,他确定了小燕是他的人生计画,她能做的改变有限。

    恨恨别过身,恨恨离开他的视线,再不要理他了啦,他爱怎样想就怎样想,反正,她不要他了,就算他是万中选一的钻石王子,她也不要!

    冲出大门,艾情气到胃痛,但她明白……慕容贺一定搞不懂,她为什么突然发疯,为什么提到小燕,便水火不容。

    ***bbscn***bbscn***bbscn***

    她没种、她没出息、她是彻彻底底的废物!

    走出慕容贺家门,不过五分钟,人尚未踏出大楼,她已然悔恨交加,恨不得用小短腿飞奔回他身边。

    该死,这样的她怎有权利劝阻表姊,别为男人牺牲?-

    是爱情专员、-是爱情专员、-是爱情专员……她企图催眠自己,理智应该战胜情感。

    「第一,他要结婚了,在这个夏季,而且,非常不恰巧地,他的未婚妻讨厌-,讨厌到不惜用烂剧情冤枉。第二,他是个感情白痴,-教不会他爱情,他只会赚钱,只会从别人身上获得利益。

    「没错,这点最严重,他理所当然觉得-该给他利益,他独身在台北,需要人陪,刚刚好,-乐意解决他的寂寞,所以,他和-说话聊天,他对-敞开心胸,他愿意给-无数金钱,好让-心甘情愿,陪他上床纯聊天。

    「想清楚了没?他在利用-对他的好感,为所欲为,他利用-对金钱的敏感,创造一个-无法拒绝的场面。OK?艾情,了解了吗?大步走出去吧,走出他生命,老死不相见。」

    话说得豪气干云,她的脚步却无论如何都踩不出有他的大楼,她徘徊、她犹豫,她想走却有只无形大手揪住心。

    怎么办?进退皆非。怎么办?她对他的喜爱比自以为的还要深。

    一句「不要」切不断她的想望,一声「不管他」,她的心仍旧舍不下,的确是舍不下啊……

    定住脚步,瞬地,她明白,走出这个大门,她会想他、念他,不会短短哭三天,又是一尾活龙;她知道自己省得半死,都会省出一张机票飞到地中海,把他抢回来;她还知道,她电脑里即便有菁英千千万,但没有一个叫作慕容贺的男人,便什么都不算。

    真悲哀,她只是个理论派专员,真正面对爱情,她的实战行动力是零。

    走不掉了,她的自尊投降,她的骄傲弃械,她什么都不剩,只剩下一段伪装在友谊后面的爱情,想割舍,却发现,它已和自己血脉相连,刀子划下,断的不单是爱情,还有她细心维护二十年的无忧心。

    咬唇,她重回电梯里面,重新按下昙局楼层,重新走回他门前。

    按下门钤,几乎是同时,他打开大门。

    两人对望,谁都不说话,情况过度尴尬,更尴尬的是,你根本无法指望温吞男人寻出话题。

    「我、我……忘了说再见……」天!再白痴一点吧,艾情想咬掉舌头。

    他没回答她的白痴句组,大手一揽,将她揽进怀里。

    宽宽的怀抱,有安全、有窝心,还有一大堆一大堆,她做不出解释的眷恋,这样的眷恋啊,骄傲自尊全为它舍下了。

    揽住她,失而复得的喜悦回房,拥住她,笑容挂上嘴角。他总在看见她时,胸怀畅快,总在听见她时,遗忧忘烦,他喜欢她,真的很喜欢,喜欢到寻不出形容词形容他飞腾的感情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他有同学却没知己,他只有崇拜者,没有死党,艾情出现,弥补了他的遗憾,他不想和她分开,他想和她天长地久,从年轻走到老年,从黑发到白眉,他们要共同创造无数可聊话题。

    「还是朋友?」他问。

    他又说朋友?她恨死了朋友两个字,却不能不听从他的认定,她是白痴,绝对是。

    不点头、不摇头,艾情拒绝说谎,拒绝自我欺骗。

    「不闹脾气了?」他又问,问得她满肚火。

    天-,她「只是」在闹脾气?原来她「只是」生理期不顺利?该死的大姨妈,给了男人原谅女人的最佳借口。

    「我保证不让-脊椎侧弯,保证小燕不对-心存意见,我保证将来-有男朋友之后,和他好好相处,不让他有小气机会。

    「至于盖棉被纯聊天,这是我们的交情,不需要和任何人解释,如果-不喜欢了,告诉我一声,我们可以转移阵地,盖棉被看星星、盖外套喝咖啡都行,任何形式我都不介意,只要-留在我身边。」

    下巴靠在她头顶,他一句句诉说,说他的为难担心,说他愿意妥协,只要别谈到分离。

    她的头发香香的、她的身体软软的,他爱拥她抱她,就像……她是他的一部分,他们合该在一起。

    她对他有一千一万个不满,偏偏走不开去,她是疯子、她是蠢蛋,她是无可救药的笨女人。

    「还是盖棉被聊天吧,哪天你把持不住,玩了禁忌游戏,我就可以正大光明,逼迫你给我爱情,逼迫你娶我回去。」她恨恨说。

    「-不会。」他吻吻她的额头,吻去她的坏心眼。

    「你那么有把握?」

    「对,我知道-不会为难我。」他好笃定,笃定她会为自己妥协将就。

    飞箭插心,他无误地估出她的心意。艾情叹出大量二氧化碳,气闷说:「谁爱上你谁倒楣。」

    「放心,倒楣的人不会是-,我们要做一辈子的朋友,和爱情没有关系。」

    她无奈。「朋友来来去去,只能陪伴你生命中的一段过渡期。」

    「我们不一样,我们会天长地久。」他有把握。

    「我看不出哪里不同。」

    「我们感情深厚。」

    是深厚,没有任何朋友能爬上自己床边,她不但登陆成功,还和他水乳交融……不,这个比喻太暧昧,他们之间早已超越那些。

    「终有一日,我身边出现比你更合适的朋友,我们会无话不谈,然后比照你的模式,他希望我留在他身边,当一辈子的好朋友。」半赌气地,艾情气他的怪异归类法。

    「我会用最大的诚意留下。」

    「什么诚意?」

    「比别人高十倍二十倍的薪水。」他明白,天地间她最爱、最无法拒绝的是金钱。

    果然一针刺到她的痛穴,瘪嘴,她说:「以后我会找到比你有钱的男性友人。」

    「找不到了。」慕容贺松开心情微笑,对于自己的雄厚财力,他有信心。

    碰到解决不了的事,除开晾在那里,你还有更好建议?

    不想了,在他怀里太舒服,她爱在他的心跳声中倘徉,当一回乌龟吧,躲进他圈起的天地,假装天下太平。

    用力吸一口他的味道,这是爱……她确定且明了。

    用力环住他的腰,这是爱……她笃定知道。

    用力把自己的身体揉进他的生命中心,这是爱……别想用友谊欺骗她的心。

    就混到夏季吧,混过那个小燕的挑衅,说不定事过境迁,事情出现转机。她企图用乐观转变心情。

    ***凤鸣轩独家制作***bbscn***

    他们果然被抓奸在床。

    原因是,他们还没准备好转移阵地,他们继续棉被下的温情,也许是聊得太晚,导致双双迟到。

    不是他们的错,都怪那部好看到让人一再讨论的电影。不是他们的错,都怪霍叔不经同意,把小燕领进大楼顶层。

    然后,又是没创意的老旧戏码,一哭二闹三上吊,她用眼泪向慕容贺索讨爱情,艾情不想理,直接走进浴室盥洗。

    是他说他们之间纯粹友谊,那么就由他去说服未婚妻,他心中的友谊都是用这种方式进行。

    艾情走出客厅时,很显然地,戏未下档,而她的出现刚好增添高潮。

    「艾姊姊,我好爱阿贺哥,真的,我们会结婚,不骗。」

    点头,了解,他的计画中的确是这样安排两人,小燕当个守家娇妻,照顾父母孩子;她当知己朋友,心灵沟通。

    很惨是不?她喜欢的男人爱她的心灵却不爱她的人。

    「请-成全我们,不要再介入好不?」她拉起艾情的手恳求。

    艾情完全同意,再坚贞的爱情婚姻,都禁不起外遇问题。

    「阿贺哥,我好伤心。」小燕投入他的怀抱,哭得梨花带雨。

    艾情心情复杂,她理解小燕的嫉妒,因她也有着同样的嫉妒,差别是,她没有立场投入他怀中大哭。

    慕容贺沉默,想起艾情对他说过的话,她说没有一个妻子能容许丈夫身边的亲密挚友。

    「阿贺哥,你叫她出去,别破坏我们的感情,告诉她,你是一时迷惑,才忘记我是你的未婚妻。」小燕嚷嚷。

    错!他从未忘记谁是未婚妻,也没计画放弃,只是他似乎错估小燕……对于他和艾情的感情,他们谈过了不是……

    见慕容贺没反应,小燕慌了,阿贺哥果真变心?

    害怕的事情成真,她吓坏,直觉冲到艾情面前,扬手,便往她肩背拍击,艾情抓住她落下的手腕,不让小燕伤害自己。

    瞬地,慕容贺奔到艾情身边,把她护在身后。

    小燕再度冲到艾情身边,指着她大骂:「-这个坏女人,我要怎么说,-才肯放过我们?我们是青梅竹马十几年建立起来的感情,-怎么能从中掠夺破坏?我知道-擅长和男人上床,擅长用肉体吸引男人的注意力,但阿贺哥不是那种男人,他早晚看破-的伎俩,把-抛弃,-这种下贱女人,不得好死!」

    小燕不坏,她只是气急败坏,单纯的她凭冲动行事,把所有用得上的恶毒字眼全体用出,顾不得慕容贺正盯住自己的一举一动,她只想捍卫自己的权利。

    慕容贺看住小燕,无法理解她的话语。那是小燕吗?是他熟知的温柔小燕?

    轻扯嘴角,艾情是理智的,尤其面对爱情。

    她给过无数人无数建议,有时候赤裸裸、血淋淋,因她认为,当爱情走不下去,勉强只会造就彼此的难堪,不会有意外奇迹。

    聪明人懂得在最佳时机放手,而她,当过一次笨蛋,这回总该聪明一回合。

    深吸气,走到慕容贺面前。艾情轻语:「看见了吧,你的保证无法成立。」

    「我会说服小燕。」他尚未自小燕的疯狂中恢复。

    「没有女人能忍受丈夫和异性友人感情深厚。」

    「-想怎样?」

    「你该在友谊和婚姻之间做出选择。」

    「什么意思?」

    「意思是你可以继续认定我们之间只是纯友谊,但我必须清楚告诉你,我爱上你了,不是你自以为是的友情,我想和你发展进一步关系,不再是盖棉被纯聊天,如果情况允许,我希望能嫁给你。」连底线都不留,她把最后自尊送到他手中。

    她爱上他了?是惊讶还是惊吓?那些情情爱爱……不都只是玩笑话?几时夹杂了真心、夹杂爱情?慕容贺来不及解析自己,先忙着否认:「艾情,别再把事情搅得更乱,我以为我们谈得够清楚了。」

    「那是你认为的『清楚』,我和小燕都心知肚明,关系绝不是你想象的那样,所以她会紧张焦虑,会忧心忡忡,口不择言。

    「再留我下来,你将发现我要的爱情,你给不起,发现我的爱情将影响你的婚姻,在这种情况之下,你还希望同时保有两个女人的心?」

    「为什么非要把情况弄复杂?」

    「男女之间从来没有简单过,是你把它条理规格化。」艾情答。

    「简单不好?难道-希望离开我,希望我们从朋友变陌生?」他不信,她不想留下。

    「不,我希望和你一起,比聊天见面更多,而我也相信,小燕绝对不会像你所言,只要求形式婚姻,除了孩子公婆,她也希望日夜和你在一起。」

    「不会,这点我和小燕讨论过。」他说得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「不是讨论吧,我想,应该是你对她的要求,你的态度是——如果-可以接受这种安排,那么我们就结婚吧,如果不行,我们就别再往下发展。对不?」

    艾情看看小燕再看看慕容贺。

    他无语,没错,他们的确是这样「沟通」。

    「也许小燕想,先结婚再说吧,等婚后,请公婆支持自己,把自己送到丈夫身边,因夫妻同居是天经地义,或者等生下小孩再说吧,所有孩子都希望和父母亲同住。」

    「小燕,-真是这样想?」慕容贺转身问。

    「我、我……我没有。」不能承认,一承认他们就没了下文。摇头,她反对艾情说法。

    「真的没有?-不担心他在台北结识其他的红颜知己,不担心其他女人比艾情更难缠对付,不害怕在高离婚率的今日社会,-的婚姻走入悲情?

    「别欺骗自己,爱男人,想占有他全部注意力理所当然,-有权利对他要求,不需要躲在角落担惊害怕,更不需要张着刺棘,把所有女性当作假想敌。」

    她的话在慕容贺和小燕心底-酵,他们相对无言。

    「我要走了,你好好分析,找出什么是真心想要,如果你要小燕,请别再企图用友谊勾引我,别用虚幻的一生一世敷衍我;如果你想要我,就把话对小燕明白说,我们不希望身处模糊地带,不喜欢战战兢兢经营你的感情。」

    艾情对慕容贺说完,转头面对小燕。「小燕,别和我对峙,-从来不是我的问题,在我和-的阿贺哥建立『友谊』同时,我并不晓得-存在,如果我造就-的痛苦,我深感抱歉。」

    点头,艾情走出大门。

    这回,也许心难受,也许割舍的爱情鲜血淋漓,但,不回头了,她无权任暧味模糊继续发展。

    门关上,心撞击,慕容贺怔怔望住艾情离去处,似乎多望几次,她将和上次一般折返,她会哽着泪说——我忘记和你说再见,然后投入他的怀抱。

    然一分钟、两分钟……无数分钟过去,静悄悄的客厅里,只有他越加沉重的混浊呼吸声。

    不回来了,这次她下定决心,走出他的生命?

    不回来了?他彻底失去她了?他的友谊论调再也说服不了她?这想法激荡起他的强烈恐慌,失去……多么沉重又忧伤的字眼,失去她、失去他专心的友谊,更失去他口口声声的一生一世。

    陡然间……重心离去,空荡荡的心寻不出归依。

    「阿贺哥,你不是想选择艾姊姊吧?」小燕走近他,忧虑在眉眼间。

    她问倒他了,他无法思考,艾情的话严重冲击他。

    「阿贺哥,你不行这样对我,我从小就想着要嫁给你啊。」他是她想了一辈子的梦啊。

    他不言,对眼前的小燕,存在着陌生而遥远的感觉。

    「-先回南投,等我想清楚后,再去找。」

    没等小燕回答,慕容贺径自走回卧房,脑间一片混乱,他需要时间想清楚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惜之作品 (http://xizh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