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

    庙前,到处人挤人,才一会儿工夫,艾情和慕容贺走失。

    她知道小燕是成心的,明晓得她对这种地方陌生,故意走得飞快,让她跟不上两人背影。

    说实话,她有点心慌,这里的人已经不能用「走」来形容他们移动的方式,她根本是被推挤着往前的。

    进香的民众让游览车一车一车送来,新的香客、新的游行队伍、新的阵头,隆隆鞭炮声响穿入耳膜,浓烟阵阵,迷蒙双眼,她想往后退,可身后的人群根本不允许她这种举动。

    被往前推挤,空气被压出胸腔,艾情觉得自己快要窒息,懂了,为什么每年的妈祖绕境,都有人支持不住昏倒过去。

    个子太小,艾情一下子就让人群淹没,她张开口,大口大口呼吸,她像濒死前的鱼,困难前行。

    不明白啊……为什么人人都在开春第一天,到庙里求平安?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,分批来不更好?

    忽地,她身边被开辟出一条路,太棒了,有路可逃,顺着这条小径,就能逃出号沮里。

    心方这么想,脚才跨出,一个高个儿神偶和矮个儿神偶迎面走来,那、那是……

    对啦,就是他们,她小时候被吓得发高烧,请庙祝收惊才治好的神仙……

    吓死了,她吓死了,尤其在他们的衣服拂过她的脸颊时,她几乎要哭出声,拚命往后退,她想挤回人群间,但身后人只想往前推,谁想往后?

    「七爷八爷出巡了!」

    耳边有人喊着,接下来又是震耳欲聋的鞭炮声,艾情捣起眼睛,她是乌龟,以为闭眼,自己就不是站在马路中间,大大小小的神就不会从她身前走过去。

    突然,一双大手把她揽进怀里。

    她见到慕容贺,说不出口的安心。

    他打开衣服,把她整个人收纳进去,一堵人墙,替她圈隔起天地。

    仰头,艾情看见他,他在笑,弯弯的眉、弯弯的唇,弯弯的线条将严肃的他带出弯弯的柔和,艾情挂在颊边的泪水蒸发,扯动嘴角,他赠与她安心笑容。

    「别怕。」

    她听不见他的声音,但看得清楚他的嘴形。

    不怕,是不怕啊……他一来,她便不怕了……

    手环住他的腰,闭上眼睛,脸颊贴往他的身体,他的大手替她捣去震天乐响,为她隔起一座安全区域。窒息感没了、恐惧消失,他胸腔中传来的笃笃笃心跳声,仿佛是一句句安抚,说着——我在这里,别担心。

    一分钟、两分钟,她发觉他的手圈住自己,圈得牢牢紧紧,发觉他带领她,缓缓挪动身体,要将她往外带,要离开了吗?抬起眉眼,艾情往外瞧。

    天……有乩童拿着棒子,把自己的背部、额头扎得鲜血淋漓,还有乩童把铁棒从嘴边穿过去,他们踩着特殊步伐,在人群中走来走去,香客们推挤着、喧嚷着,仿佛整个天地都随他们疯狂。

    不看了、不看了,她把头整个缩进他怀间,由他带领。

    虽说看不见听不见,可她觉得好安全,在慕容贺的带领下,他们缓缓挪动,艾情不确定自己走了多久,只是跟着他,一步一步再一步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走入空旷地带,他拉开外套,把她放出来。

    「-吓坏了?」

    「是震惊,他们不痛吗?」她贴住他的耳边大声吼,他才听得见。

    「据说是神迹,我不是当事人,要不要我带-去问问他们?」拉起她,他作势往里走。

    「不要、不要。」她拚命摇头。

    「恶人没胆。」他揶揄她。

    「小燕呢?」

    「她知道路,会自己回去。」他没正面回答。

    看住慕容贺的表情,她可不可以猜测……为了她,他把小燕放下?嗯,这种想法不错,但也有可能,是他跟小燕也走丢了,却刚好捡到自己吧。

    「幸好你出现,不然我就惨了。」她再不要和他走散。

    他带她到外围地区,这里有一整排的摊贩,卖花生糖、蚕豆、冰淇淋、烤玉米……等等。

    离开阵头,他们又能交谈。

    「我以为-不管走到哪里都没问题。」他对她的印象是能干精明。

    「我没那么行,不信你可以把我放到非洲草原区,我保证不到三天,你会在那里找到我的遗骸半副。」

    她主动抓住他,不管暧昧与否。

    他知她害怕,笑着把她拉近自己身边,用行动告诉她,不会再有一次了,他不会再把她丢掉。「另外半副呢?」

    「听说花豹对排骨蛮感兴趣,你真想找的话,可以到它们的胃里翻看看。」

    他大笑。「-第一次参加庙会?」

    「嗯,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阵仗,你常看吗?」

    「每年重阳、过年,村里都会热闹两次,办酒席、吃寿面,寿天宫是大庙,信徒广布台湾全省,每到过年,这里都会塞车。」

    「小时候看到这些,你会不会害怕?」

    「不会,那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,小时候,我还帮忙抬过神轿。」

    「抬着神摇来摇去,赤脚走煤炭路?」她讶异,很难想象,高高在上的总裁大人,也会卷起裤脚,摇摇摆摆抬神轿。

    「没那么夸张,想过火必须老师父出马才行。」

    「幸好……幸好你没去当乩童。」

    「为什么?」

    因为他真当了乩童,留在南投乡下,他们的生命便错失交集,她不识他、他看不见她,这样的生命说到底,遗憾难免。

    她笑偏头。「那我就碰不上你、找不到一个这么好的钱矿啦!」

    「真正的钱矿在那里,要不要去试试手气。」他指指路边卖彩券的老公公。

    「好啊,刚拜拜过,说不定运气不错。」

    「哪有拜拜,-不过是被吓得不敢说话而已。」他回她一句。

    「哪有,我现在不是在说话。」

    「要不要我们把刚刚的场景还原?」他笑问。

    「慕容贺!」她连名带姓喊叫,忘记自己的高薪来自慕容老板的善心。

    「请喊我董事长或总裁。」

    「休假期间,人人平等,要摆架子,请等开工吉日过后。」

    「真的吗?这几天,我不用付-薪水。」

    「可以啊,不怕食物中毒的话,请便。」

    「最毒妇人心。」

    「不对,应该说二十一世纪是女人的世纪,女人当家、男人闪边。」

    「我不晓得-是女权主义的拥护人。」揉揉她的头发,一揉二揉他揉上瘾头,不能怪他,应该怪她的头发太柔顺。

    「我觉得女人是男人的进化版。」胆子回家,艾情又能滔滔辩论。

    「进化版?」他不懂。

    「你一定没看卡通,雷丘是皮卡丘的进化版,进化之后战斗力升级、守备力升级,连生命值都比进化前高。」她用卡通来做解释。

    「-的意思……女人是比男人更进化的动物?」

    「没错。」

    「何以得知?」

    「女人能偷精子,自己生小孩,男人可不行偷卵,自行孕育下一代。」在繁衍这部分,女人大获全胜。

    「但男人会赚钱养家。」

    「有什么了不起,到最后,钱还不是乖乖进入女人的口袋,给女人买名牌、用名牌,况且现在很多女人能赚钱养活自己,赚钱已经不是男人的专利,就像我。」

    她骄傲抬头,这年头有多少男人在养不了自己后选择自杀,比较起来,她算棒的了。

    「男人会保护女人,让女人免于受惊吓。」

    「你想太多,女人不是弱者,表现出柔弱模样,纯粹是一种勾引行为。」

    「勾引行为?我不懂。」害怕和勾引能划上等号?他不赞同。

    「女人看到蟑螂叽叽叫,重点不是害怕,而是说——救我啊,救我啊,我是需要被保护的小可怜,然后,自然有逞英雄的男人跳出来表现自己很英勇。

    「女人一方面满足了男人的自我膨胀,一方面勾引男人付出,了不起吧?请为女人聪慧的头脑鼓掌鼓掌。」

    「就像……刚刚?」

    刚刚那个花容失色,一躲进他怀里就不肯把头探出的女人?

    慕容贺挑眉望她,看不服输的她还有什么话说。

    艾情被堵得回不了口,这男人,可恶!

    「我……要买彩券。」她转移话题,快速走近老伯伯摊位前。

    她花五十块买一张彩券,刮开,哈哈,还真的让她中一百块,新年好兆头,今年肯定丰收。

    「再押、再押!」他兴起,催促她。

    「那是不理智的行为。」

    换得一百块后,她安安稳稳地把钱收进包包内。「看到了吧,女人是理智动物,而男人……纯属冲动。」

    话说完,慕容贺大笑,这世界若有人能让他真心大笑,没别人了,只有他可爱的小管家。

    勾住她的肩膀,把她收入怀中,他恋上这种感觉——将她收纳起来,自我拥有的滋味。

    这天,他们合吃一颗烟熏鹅蛋,试吃一堆梅子,共饮一杯点子奶茶,抢食一盘山猪肉片、一根沙茶玉米……他们一起笑、一起尖叫,他们合做了一堆和「一」有关的事情。

    回程,人不多了,再不会有被分散之虞,他们仍然手牵手,说说笑笑。

    他说,就算是童年时期,他也没有这般放纵快乐过。

    她说,不管是童年或成年、老年,人们都该为自己开一道山门,让快乐的风吹入,让幸福的云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他说,他以为把每一分钟都过得扎实紧密,把工作做到最好,得到满足收获便是快乐。

    她说,我和你不同,我是为了快乐而工作,赚钱快乐,她便拚命挖钱,煮饭菜快乐,她便一做再做。

    懂了,难怪她做饭像艺术家挥洒,难怪,即便受伤害,她仍要当爱情专员,因为,那是她的快乐泉源。

    他们笑得很大声,经过五叔公家时,他们没放开手,继续笑着;他们唱歌唱得很开心,走过六婶家时,他们仍然唱和。

    山间淡淡的风染上美丽颜色,沟渠旁洒下浅浅的幸福甜蜜,这个大年初一,不管是南投的土地、风情或南投人,都很快乐。

    ***凤鸣轩独家制作***bbscn***

    新年假期,家人吃着艾情的拿手菜,伟伟抱住艾情不肯放;新年假期,慕容贺带着艾情四处走踏,从茶园、菜场到果园、老同学家。

    他们的足迹落在他熟悉的土地上,他企图把自己的熟悉感染到她身上。

    他们的欢乐欣愉,点滴落入小燕眼底,一天两天,她再也受不了了,直接找上艾情。

    她进慕容家的时候,艾情正好在做午餐。

    除了团圆饭之外,其他的日子里,她只要做慕容贺一家三口连同自己和菲佣的餐点就行,这对她而言是小意思,她做得轻松惬意。

    「我怀疑,-对阿贺哥有企图。」

    小燕直接点名,不给她辩驳空间。

    几天情绪累积,已将她的不满累积到几近爆发的程度,再不发作,她要发疯了。

    艾情的肩膀僵直半秒,继续炒菜动作,女人不为难女人,真要为爱情吵架,她的对象不该是小燕。

    况且,她的教育失败,那个固执男人坚持,完美的计画毋庸改变,就算她说破喉咙,他都认为爱情是可有可无的事,而婚姻,只要达到繁衍后代目的即告成功。

    结论是——她只能当朋友,小燕只能当妻子,而妻子和朋友之间无法有交集。

    那么,回到台北之后,她该不该和慕容贺说再见?不想,至少眼前她不作想象。

    是的,她的情绪和小燕同样坏,只是她的脾气没理由寻人发泄,吞气忍声,她不想在此时,和任何人做讨论。

    「为什么不敢回答我?做贼心虚啊?」小燕走到她身边,抢过铲子,菜飞喷上来,烫上艾情的手臂。

    惊呼声起,她望小燕一眼。

    小儿科,有本事泼王水啊!她真痛恨,女人怎么老爱拿女人当假想敌,没念过煮豆燃豆箕,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?

    深吐气,艾情刻意冷静,走到水槽边,用冷水冲去灼热感。

    「说话!六婶说你们手牵手从庙会里走回来。」

    艾情不随她起舞的态度,让小燕更火大,这不该是她一个人唱的独角戏。

    艾情认真冲水,不想答话,灼热感在手臂间渐地形成,完蛋,恐怕是三度灼伤了。

    「你们共吃一根玉米,共喝一杯茶,你们之间一定不单纯,从见到-第一眼开始,我就晓得-安心勾引阿贺哥。」

    她推推艾情,艾情侧过身,躲掉她的推挤,她坚持不让自己加入可笑的肥皂剧。

    「-以为不说话就没事吗?我会把-的阴谋说给大家听。」小燕啪地关掉水笼头,甩开她的手。

    越说越扯,连阴谋都出口,接下来呢?要不要说说保密防谍。

    叹气,艾情不耐烦到极点,转身,手横胸面对小燕。

    「如果-怀疑我和-的阿贺哥,-该质问的人是他,不是我,毕竟……我们不是太熟。何况,我不抢男人,任何一个走到我身边的男人都是心甘情愿。」

    关掉瓦斯,她实在很讨厌这种场景,都几世纪了,还有人以为谁是谁的附属品、谁是谁的所有物,简直疯狂,难道她不晓得,这年头变心是所有男女的权利,不管有没有婚姻都一样。

    用她这种老旧的方式想拴住男人,最笨也最无效率,要是她肯付费用,也许她愿意替她找出问题危机,只不过小燕态度太恶劣,恶劣到她不想赚她的新台币。

    「-的意思是阿贺哥心甘情愿受-勾引?错了,阿贺哥笃定会和我结婚,我们已经确定又确定过几百次,我只是不明白,-从一入门就拚命讨好伯父伯母,企图何在?」

    「制造良好的人际关系,是每个人的潜能之一。」

    这年头EQ重于IQ,成功的条件不在前者,算了,不跟她计较。艾情弯腰从冰箱找出山苦瓜,就做一道凉拌山苦瓜好了。

    「-不要跟我扯东扯西,我要-马上离开阿贺哥,不准破坏我们两个。」

    拜托,她的「阿贺哥」清楚交代过,等小燕大学毕业马上结婚,真不晓得她还在缺乏什么自信,没天理,该难过的人不吭声,反而是站上风的人拚命叫不停,什么世界嘛。

    「我没车。」这里是南投乡下,光靠两腿,想「离开」,不容易。

    她把菜拿到水龙头下去冲洗,持续手边工作。

    小燕不放过她,抢过她的菜砸到地板上。

    「-不要太过分了,我正在跟-说话,-别以为自己是胜利者,很了不起。」

    胜利个头,没见她在此卖力卖命,把她的阿贺哥放在前厅,她要是够聪明就去缠着黏着啊,干嘛把时间浪费在她这个局外人身上。

    无奈摇头,艾情转身,打算好好聆听小燕教训,毕竟,她将是未来老板娘。

    「-看不起我吗?」小燕嚷嚷。

    「我没看不起谁,请不要多心。」艾情节制脾气,尽力说理。

    「好,我要-一回台北,马上离开阿贺哥家,不准工作。」

    「我要生活下去,这点恕难从命。」她会离开,但前提是不想让尴尬继续而非受人威胁命令。

    「-不能做其他的事?一定要巴在阿贺哥身边?」

    忍不了了,艾情深吸气,企图让自己的语气保留在最温和状态。

    「小燕小姐,最笨的女人老以为男人外遇,问题出在狐狸精身上;最蠢的女人,以为全天下女人都是坏蛋,只有自己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「请-去翻翻日历,今年是西元2005年,不是文艺复兴时代,男人女人之间的问题不再是责任,在于他们都爱自己,都爱追寻快乐幸福。

    「如果-是男人的幸福,就算把-赶到地中海,他也会搭乘波音七四七去找-,如果-不是,就算-在他的回身处,他也看不见-的身影。

    「懂了吗?如果-有爱情危机,别把问题归算到谁的头上,唯一的问题是他不爱-了,如果-为此痛苦不已,那就是-的爱情尚未过去,而他的爱情已经烟消云散,如此而已。」

    艾情不晓得小燕听不听得进去她的话语,但小燕的爱情不是她的责任,所以……爱听不听,随便。

    小燕的确没把艾情的话听进,但站在餐厅后面,从头听到尾的慕容妈妈全听齐了,她有几分动容,但没现身说话。

    久久,小燕不回话,艾情向她投去无奈眼光。

    「如果没其他的事,我想赶快把饭煮好,午餐时间快到了。」

    转身,这是她煮的最后一餐,午餐过后,司机将开车过来,接他们回台北。

    「-在讽刺我,我的爱情过去,而-的爱情开始;-的意思是就算把-赶到地中海,阿贺哥也会把-找回来?-未免太自信,我有整个家乡人的支持,-有什么?自以为是的爱情?哈!没人告诉-吗?我大学一毕业,就会到台北和阿贺哥结婚。」

    她抢过艾情手上的蔬菜,强逼她面对自己。

    天-,她的解读能力让人很无助,真要依她的方式解读,站在慕容贺回身处的人是自己不是小燕啊。

    「恭喜,到时,我会去喝喜酒的。」手伸,她向她要山苦瓜。

    小燕不给,接下来,她更恶劣地把艾情切洗好的菜撞下地。「-以为我听不出-的意思,-在说我和阿贺哥永远没有结婚的一天。」

    「小燕小姐,我真的很忙,可不可以麻烦-到前头,和-的阿贺哥培养感情,不要在这里妨碍我做事。」

    她也有脾气、她也会嫉妒、她也想把自己留在那个好用的怀抱里,要不是他不断证实他的婚姻线落在这个蠢女人身上,不转不移,-以为凭她这个爱情专员会抢不回一个可口男人?

    最后一次忍气吞声,小燕最好聪明地选择撤退,否则,她保证不了自己不伤人。

    「-在做什么事?了不起是巴结伯父伯母,-还会什么?」

    说着,挑衅似地,乒乒乓乓,更多的锅碗瓢盆落满地,连同她刚煮好的热汤也泼下地,小燕简直是暴力型女性,浪费了她可怜兮兮的温柔外表。

    够了,原子弹爆发,艾情手-腰,怒视小燕。

    「我会的东西很多,比方勾引男人、比方和男人接吻上床,这种能力恐怕不是-们这些温良恭俭的传统女性擅长的,想向我学习吗?行!不过大概是来不及了,因为-的阿贺哥已经为我买好波音七四七……」

    她的话惹火了小燕,冲过身,她一巴掌要往艾情脸上甩去,说时迟那时快,艾情闪开,小燕脚踩到自己掀翻的菜汤,整个人滑倒在地板。

    她尖叫大哭,喧闹声引来正往厨房前进的慕容贺。

    「-好过分!」

    眼光飘上慕容贺同时,小燕串串泪水滴落,她环上阿贺哥,把头埋在他胸前。

    「阿贺哥,我不要听艾姊姊的话,我想和你在一起,永远在一起好不好?」

    「艾情,-对小燕说了什么?」他眉头紧皱,未出口,已然定她入罪。

    艾情不屑回答,弯腰,把满地菜肴拾起。

    小燕环住慕容贺的脖子,啜泣不已。

    「阿贺哥,我知道你和艾姊姊关系不寻常,但我们说好了呀,我要嫁给你,我等自己长大,等好久好久了,我不要听艾情姊姊的分析,我情愿让艾情姊姊用热汤泼一千次,也不要和你分离。」

    「-告诉小燕,我们关系不寻常?-用热汤泼小燕?」

    慕容贺一问,艾情眉头纠结。不要,她不要加入别人的烂戏里,转身,她打开水龙头,水声哗啦哗啦,她半句话不吭,用工作转移心情。

    「小燕并没有付费,她不需要-替她分析爱情。」他越说越过分。

    但艾情再气,都不肯回应,她的骄傲态度让慕容贺升了火气,抱起小燕,冷冷抛下一句:「-还可以再更过分一点。」

    转身,他走出厨房,不到三秒,他听见砰一声,菜刀「砍」在砧板上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惜之作品 (http://xizh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