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

    吃过团圆饭,艾情两条手臂酸得将近残废,现代孩子营养好,艾情长到六岁都没伟伟的一半重量,再加上十桌的团圆饭,艾情这一摊……好难赚。

    「出去走走。」慕容贺靠近她。

    「还没洗碗。」

    拒绝他、生气他、讨厌他,艾情不想这么做,可是……没办法。

    「会有人洗的。」

    不由分说,他拉起艾情从后院往外走。

    长长的腿拉出长长的影子,短短的腿跟在长影子后边,一向聒噪的艾情此刻不想说话,任由沉默的空气在两人间回转。

    「累了?」

    他问,她没理。

    「对不起,我不应该把-丢给婆婆妈妈。」

    妈妈得空抓住他问,把艾情介绍给堂弟阿聘怎样?他相信阿聘是妈妈们在众多人选中,筛选后的结论,在筛选之前,艾情大概已被严刑逼供过。

    老板对员工说对不起耶,了不起吧,她应骄傲的,但她没时间、没力气处理悲伤之外的情绪。

    说悲伤太沉重,毕竟他们什么都不是,可是,悲伤的感觉分分明明、清清楚楚,容不得她矢口否认。

    「明天,睡晚一点,我让妈妈别去吵。」

    手横过她的肩,轻轻往上搁,她矮身,把他的手臂给卸下。

    她在生气,他清楚,他以为她是好脾气女人,不过再好脾气,都无法忍受一群陌生妇人的骚扰吧。

    「不用了,拿人钱财,与人做事。」反正他们是上司和下属。

    「想挑起我的罪恶感?」他莞尔。

    什么罪恶感?

    开玩笑,谁规定老板结婚得先告知下属?谁规定老板的新娘不能比员工漂亮?又是谁规定员工喜欢老板,老板得舍命奉陪?

    既然民法刑法没规定,他上不愧天、下不怍地,何来罪恶?

    她不接话,他只好换话题。

    「听说伟伟很喜欢。」

    喜欢她的人大有人在,包括那个在煮菜时偷偷来瞧她的阿聘堂弟,和抢着要她当媳妇的婆婆姑妈。

    谁像他,没眼光,视线里只有漂亮女生,不明白这年代智慧品德才是女人的重点要项。

    「伟伟妈妈说,要不是睡着了,大概没人有本事把他从-身上抱下来。」

    没错,臭小猪,他的口水对她的细腻肌肤有好感,过完年,她要到医院抽血检查,看自己有没有染上口蹄疫。

    「不过一顿饭,-的手艺收服了整个家族的心,晚饭时间,有很多堂哥表弟纷纷来探听。」

    不爱说话的慕容贺说得够多,她只草草敷衍一句,看来,她真的累坏。

    「坐下吧!」他拉她,同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下。

    艾情没力气反对,在他身边坐下,支起下巴刻意拉开距离,可惜石头就这么大,想保持距离,困难。

    「小时候,我常坐在这里读书,偶尔几只白鹭鸶飞过,动态的飞鸟创造出静态的安详。」

    揽住她的肩,他自顾自说,不管她回不回答。

    「你在这里长大,为什么没留在故乡工作?」她问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之外,慕容贺以为她会一直保持沉默。艾情也感觉意外,她以为自己会一路不平,然后回到台北,用骄傲姿态宣布——我不干了。

    也许他将一头雾水,至少艾情可以抬头挺胸说,他们之间的-昧,是她主动揭去,更可以对自己解释,是她甩去他,不是她的心被他打破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对他说话?为什么不保持愤怒状态?是他的态度温和,而她不习惯伸手打笑脸人?不知道,她也不想再研究。

    「高中时,我考上建中,那是转捩点,爸爸妈妈为这件事和家族长辈开会,长辈认为是该有个人走出这里,为家族开创另一番事业,而非世世代代留在山上务农。于是,我带着大家的祝福走入台北城。台北是个繁华富裕的城市,它可以满足我对事业成就的欲望,却满足不了我对家乡浓郁的情感。」

    「你不喜欢台北?」

    「不算不喜欢,而是……那里让我的心灵空虚,我上班下班,除了工作,找不到其他重心。」

    然,两个月中情况改变,艾情走入他的生活,房子增了家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喜欢工作时,隐隐约约听见她看电视时发出的笑声;他喜欢睡觉时,有她在房里来来去去、蹑手蹑脚的声音;他甚至喜欢她拚命挖自己的钱,仿佛满足她对金钱的想望,是他最大成就来源。

    「你的根在这里,移植不是每种植物都能接受的事。」艾情说。

    小燕是他的根,不管他飞得再远,总要回到这里,回到爱人身边。

    那么……她是他的什么?阳光或养分?或者是一片他无法适应的新地面,即使这片土地蕴含大量养分。

    「我想,我有点水土不服。」

    「也许你可以考虑回南投。」艾情接话。

    这里有他的家人、他的爱人,而台北除了事业、空洞的房子,顶多再加上一个手艺不错的外姓人。

    她的建议违背良心,隐隐的愤怒上升,她对自己不满意。

    「不可能,高中之后,我便明白,台北是我下半生的依归。」

    他放不下工作,对事业,他有无比非凡的狂热,这点,他和爸妈谈过,父母笑着体谅说,我们懂,我们从没想过把孩子绑在身边,我们生给你一双强健的翅膀,是希望你能展翅高飞。

    耸耸肩,艾情没回话。

    把她的头靠上自己肩,感受彼此体温,他喜欢在寒冷的除夕夜,身边有人。

    这动作对他们而言太熟悉,怪了,是从什么时候起,他们熟悉彼此的身体曲线和温度?

    嗯……对了,自从她被一个痛恨同性恋的巨人「弹」伤之后。

    他习惯把她翻来翻去,检视伤口,习惯不把她当女人看,爱擦药就擦药,爱搂抱就搂抱,完全不认为有保持距离的需要,对他而言,她是他在台北捡到的「亲戚」,一家人何必分得太仔细。

    推开他的手臂,她坚持安全距离,对于第三者这类烂角色,她不屑接演,即便酬劳是天价也一样。

    「-还在生气?」

    慕容贺不给她生气空间,大手一捞,又把她捞回自己怀抱里,手紧扣,不准她擅自分离。

    她看他,看得仔仔细细,她分析他,企图分析出他的真心。

    在这之前,她承认他们之间是朋友——一种有机会发展成情人的好朋友,现在,小燕的身分确定,她反而不确定自己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他真只当她是朋友?那么两人的亲密呢?两人无所不谈的话题呢?两人的默契心机呢?两人那么多、那么多,数不清的契合窝心呢?那些……究竟算什么?

    「听说你和小燕要结婚?」她直接问出口。

    「没有意外的话,等她大学毕业我们会结婚。」这是计画,没有变更需要。

    他解释,她的胜算转眼成零。「为什么是她?」

    「我们是青梅竹马,她从三岁时就说要当我的新娘,我的家人不反对,我也觉得这是不错的安排。」

    「意思是说,她赢过别的女人,主因是——她的预约很早?」她居然输在迟到,冤不冤枉?

    慕容贺微笑,他发觉在艾情身边,自己的话比平常多出三五倍。

    「她传统、孝顺、温和,和我的父母亲处得很好,我想,我们是适合的。」

    「哈!传统?她绑小脚、点守宫砂?」艾情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「-不能否认她长得很漂亮,说话!说-会怎么形容她的长相?励精图治?诚惶诚恐?」想起她对女人的形容词,他忍不住想笑。

    「不,她长得所向披靡、横扫千军、长驱直入。」

    于是乎,她兵败如山倒,连君子报仇、三年不晚的消极念头都不敢有。

    铿锵,心落地,她的机会被消弭,酸涩涌上,不爱哭的艾情想当一回悲伤茱丽叶。

    「和-自己做比较呢?」

    「我拿什么跟她比?我长得忧国忧民、大难不死,缺少后福。」叹气,男人呵,毕竟是视觉动物。

    「别妄自菲薄,-相当不错,今天来跟我探听-的亲戚好友至少有十个。」

    「如果我不错,你有没有想过,对于婚姻,我们有机会合作?」

    话说得够白,他却当成玩笑话看待,和往常般。

    慕容贺笑笑,他们是朋友,可以合作的事情很多,独独不能合作婚姻。

    「不愿意?意思是我不够传统、不够孝顺,可能没办法和你父母亲相处得不错?」艾情的口气酸到不行。

    他笑了,笑容迷人,比大卫更引人醉心。

    「-别生气,否则我会误会-在吃醋。」

    问题是,她真的在吃醋啊。

    揉乱她的头发,亲亲她的脸颊,他不教她讲话,他喜欢彼此间的关系,没有束缚与压力,单单纯纯的友谊,他认定这种关系才能长久不移。

    他的温情动作教她放弃不平,也可能是自己太累,累得没力气挑衅,反正,艾情靠上他的肩,暂止不顺心。

    他笑,对着满天星子。夜有些凉了,他搂紧她,把外套为她罩上,她的身体、她的温暖,为他的心带来暖烘烘的喜气,新年,心年,他喜欢有她在的大年夜。

    「明天,我们去逛大庙?」他问。

    她沉默。

    还气?他想,自己有必要进一步说明。

    「很多人批评过,说我对爱情不积极,就我而言,既已确定了婚姻,何必再去花心思处理爱情?所以,我不要爱情,只须婚姻。

    「小燕很适合南投,结婚后,她愿意留在这里照顾孩子和彼此的双亲,这对她和我,都是最好的安排。

    「至于-,我希望能天天见到-,能时时听见-的声音,-是我生命中不能或缺的部分,艾情,-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不想失去。」

    什么怪异逻辑啊?他不介意把妻子摆在家乡,次次小别新婚,却无法忍受朋友一日不在身边?婚姻之于他,竟和桌面计画表相当,因为合宜,所以进行?

    他是笨还是精明,怎没人数教他,婚姻不能拿来当事业进行?婚姻对人生的重要性,绝对大过朋友亲戚。

    「小燕同意你的安排?」

    她不信小燕这么笨,情愿放任爱情远走高飞,静待对方疲惫,才回到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「我们谈过多次,她赞成我。」

    「我不认为小燕愿意接受。」这叫以退为进,叫作先取荆州再下汴梁。她是女人,了解女人。

    「事实上,她同意了,所以我说她适合我。」慕容贺答得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「笨蛋。」悄悄地,她偷骂他两声。

    艾情不晓得是否该松口气,因为在他心目中,她的存在重于小燕,或者该生气,气他的计画太烂,还自以为完美无缺。

    好吧,就让她这位爱情专员,来教导他何谓真爱情与幸福婚姻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不是现在,现在的她太累,不管是身体或精神。不知不觉,她放松戒备,主动靠上他的肩,不知不觉,她在他颈窝间寻得安全。

    侧眼,他看见她沉睡容颜,她是真的疲累。

    她的唇线完美,她的长睫毛在眼下晕出一道黑线,谁说她长得忧国忧民,明明就是倾国倾城、宜室宜家。

    说话啊。慕容贺在心中低语。

    他爱看她两办红唇开开闭闭,爱见她说话时的精采表情。

    笑一笑啊,只要她肯笑笑,他愿意再为她数只,最后数到「我喜欢-」。

    偷偷地,在无人的夜里,在满天璀璨的星光下,他吻了她,甜甜的、香香的、湿湿的……小小的震荡在他心底,牵动一丝莫名心动。

    ***凤鸣轩独家制作***bbscn***

    「起床,快八点了。」他在她头顶说话。

    昨夜,他睡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他们各自有房间,但他翻来覆去,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入睡。

    于是,他摸进客房,躺在她身边,特殊的是,才刚刚抱住她的纤腰,他便直接进入熟眠期。

    他想,人类真是习惯的动物,在她身边,他养出不良习惯。

    手横在她腰间,她的腿从他膝盖上方跨过,她的脸贴在他颈边,这种暧昧睡姿任谁见着,都会做出不良联想。

    幸好,这家庭里,所有人的隐私都会被尊重,只要没跨出房门,绝不会有人进屋做突击检查。

    「不要。」她耍无赖。

    梦里,她赖在他身上,不管他怎么求她下来,她开口闭口都是拒绝。

    南风徐徐吹来,几百朵天人菊迎风绽放,暖暖的风、暖暖的太阳,暖暖的夏季,远方教堂钟声响。

    「快起来,我要去参加婚礼了,小燕在等我。」

    「不要。」

    「不行不要,这是计画,人人都要完成自己的计画表。」

    「计画可以被变更。」

    「我的计画完美无缺,不须更改。」

    「计画够完美的话,我会在上面看到艾情两个字。」

    她句句顶嘴,钟声和她对抗似地敲不停。烦-!连上帝都和她过不去。

    「起床,我带-出门逛逛。」

    慕容贺拨开她的头发,睡眠中,她的眉头皱起,梦里是哪个坏家伙惹她不开心?

    塞塞塞,她硬把自己往他身上塞,两手勾住他的颈项,两脚盘住他的腰,不准去参加婚礼,不准和所向披靡的小燕结婚,她是爱情专员,有权利为自己留住最好的男性。

    这举动……教人心悸,让男人无从抵御,倒抽气,慕容贺用友谊二字来压抑蠢蠢欲动心情。

    「不要吵。」头靠上他唇问,她非在梦中把慕容贺抢回。

    她的脸颊很嫩,她的头发乌黑,她的红唇潋艳,想侵犯她的感觉一分比一分更盛。

    不行,不对,不可以,她是长久朋友,不是短暂爱情,他早在心中替艾情做好卫星定位,永世不变。

    「情情……」慕容贺学妈妈的叫法喊艾情,他没有鸡皮掉满地的-心,反而有种甜甜软软的幸福感浮起。

    「情情,情情……」一叫二叫,他叫上瘾。

    情情……是五姑的叫声?不对,是六婶婆还是慕容妈妈?

    该死,人全向她跑来,她们要把慕容贺抢走,还要把她塞到另一个男人手中。不要阿聘、不要务庭、不要润子或什么清华的,她只要阿贺,那个很会赚钱、很容易敲竹杠的慕容贺啦!

    「不要!」伴随着大叫声,艾情眼睛倏地瞠大。

    「不要什么?」他在她脸庞上方,好笑问。

    「你没去……」话出口一半,她偏过脸,看看四周,还好,还是冷飕飕的冬季,没有天人菊、教堂和夏季。

    「-在作梦?」他问。

    「很可怕的恶梦。」她点头。

    「梦见什么,钱被歹徒抢走?」他想,失金是她人生最大的梦魇。

    他笑着从柜子上头把昨夜收到的红包交到艾情手中。

    许多长辈喜欢艾情,抢着送她红包、要她当媳妇,全让他挡了下来,原因只有一个——艾情是他要留在身边的人物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她还是收下不少红包,照理说,她应该眉开眼笑,心脾大开,可惜她并没有,他猜,昨天她真是累坏了。

    「你拿我当什么,活动式聚宝盆?」瞪他一眼,下个动作是抽出红包袋,不客气地当着他的面点数钞票。

    「进帐多少?」他问她。

    「二万六,我发觉你们家族真的很有钱。」而她是钱坑,钱坑配钱堆,不用算八字,就知道再合不过。

    「赚那么多钱,要不要请我吃东西?」

    「你饿了,没问题,我马上去煮,不过……」她好好笑开,小小身子往他怀间挪移,在床上勾引男人嘛,这种剧本她写过无数集,真正实行,她尚且不晓得困难度在哪里。

    「不过什么?」他没拒绝她的亲近,环起她的腰,甜甜的体香漾满鼻息间,碰碰白白的脸颊,好想咬一口她的柔嫩。

    「早起煮饭,是妻子为丈夫做的事,所以……」抛抛媚眼,她不确定自己的媚眼有无惑人心思的能力,不过,她的努力空间似乎让一个小燕美女给压缩了。

    「我以为付费管家也会做同样的事。」他笑笑扯破她的幻想空间。

    对啦对啦,付费管家做早餐、菲佣做早餐、老妈做早餐,就是他好命的慕容少奶奶不需要做早餐好不好!

    幻想破灭,艾情冷下脸,忿忿离开床、离开他怀间,冷空气灌进来,惹得她喷嚏连连。

    跳下床,她发觉自己换过睡衣,毋庸怀疑,肯定是他的杰作,也只有他这种只会赚钱,不通俗务的男人,才会觉得替管家换衣服,不是性骚扰而是员工福利。

    「不用做早餐了,-洗洗澡换衣服,我带-去庙里吃面。」慕容贺拿来外套,替她披上,把艾情的长头发从衣领间拨出来,顺手拿过橡皮圈,帮她绑起小马尾。

    「什么意思?」

    「大年初一,庙里煮寿面请香客吃,每年我们都会去吃面,祈求来年平安。」

    「我也要去?」这个……和付费管家无关了吧。

    「-不想吗?开春求平安是每个中国人都会做的事。」

    「嗯,我马上好。」

    她进浴室,他回房,他们分头行事。二十分钟之后,他们在客厅集合。

    「慕容妈妈早。」艾情笑着打招呼。

    「情情早,怎么那么快起床?阿贺说要让-多睡一会儿,-昨天很累。」

    「不好意思,没来得及准备早餐。」艾情客套。

    「不用,大年初一早餐我们吃素,吃的是拜祖先的食物。」

    「爸妈四点就起来准备拜祖先。」慕容贺说。

    难怪,昨天他们八点出门散步时,客人已经散去,两个老人家也进了房间睡觉,原本热烘烘大宅顿时静默下来,只有厨房点着微亮光线,菲佣在里面清洗碗盘。

    「妈,我想带艾情去逛大庙。」

    「好啊,带情情去求个平安符,不过,你们等一下小燕,她刚打电话来,说要和你一起去逛。」

    她一路说,一路拉艾情进厨房,桌上有萝卜糕、炸地瓜、炸花椰菜、炸韭菜,全是蔬菜类食物。

    「艾情的烫青菜很不错,明年我再带她回来,做一桌素食大餐。」不爱吃菜的慕容贺被艾情养出蔬菜胃。

    慕容贺夹一块萝卜糕凑近她嘴巴,张口,艾情就着他的筷子衔过。

    「我又没签终生契约,说不定明年我就嫁人了。」她说话。

    「-不会。」他说得笃定,仿佛他和月下老人有官商勾结。

    炸韭菜、花椰菜,他把每一样菜都摆进艾情碗里,好像没有他,艾情就要饿肚皮。

    两人的亲昵看见慕容妈妈眼里,她怀疑,他们之间只是雇佣交情?

    不信。找话做测试,她想测测两人关系。「情情漂亮能干,说不定真会被追走,不行,肥水不落外人田,情情,昨天阿贺的那些表哥表弟、堂兄堂弟,有没有-看得上眼的?如果有中意的,别客气,慕容妈妈帮-牵线。」

    「妈,别乱点鸳鸯谱,艾情的家人在台北,将来她会嫁给台北人。」

    慕容贺的口气里有几分不满,这是从未发生过的事,她不由得怀疑加深。

    再加重语气,她非要知道年轻男女的想法。

    「谁说,我怎么看都觉得她和我们南投人很契合,情情,如果-没看仔细,我把他们的电话住址和照片整理好交给-,等-决定好再打电话给慕容妈妈,这包媒人礼,我是一定要赚的。」

    艾情轻咳两声,不会吧,通常是她在赚人家的谢媒礼。

    转移话题,她笑说:「慕容妈妈,萝卜糕是-自己做的吗?味道真好。」

    望艾情一眼,这女孩太聪明,三言两语,话题转得不落痕迹,好吧,下次有机会再谈。

    顺她的意,慕容妈妈说:「-也喜欢吃这个?和阿贺一样,他每次回来都吃很多,说到了台北,再吃不到这么好吃的东西。」

    哦,难怪,她第一次上工,没做他吃惯的吐司煎蛋却没被炒鱿鱼,是因为她误打误撞,撞上他的最爱。

    「慕容妈妈,可以教我怎么做吗?回去我做给老板吃。」

    「好啊,我下午教-,从选萝卜开始。」

    两个女人一搭一唱,说得起劲,她们说完萝卜糕谈芋头稞,接着研究炸韭菜和丝瓜花,她们各有心得。

    「慕容妈妈,想不想到台北发展,我们合开一家小吃店,专门把中华料理介绍给外国客人。」

    「好啊,我这辈子没当过生意人,-慕容伯伯老说我没那个头脑,要是我真开店成功,他不吓坏才怪。」

    慕容贺没加入两个女人的讨论声中,他没鼓励也不泼冷水。

    他知道母亲不可能离开家乡、离开亲人,这里是她生命中的重要部分;他也知道依艾情的脾气,哪肯舍弃从他身上挖钱的机会,把时间拿去赚食堂小钱。

    不过,见她们相处融洽,没道理地,他感觉欣慰,为什么?不知道。

    这时,小燕进门。

    她看见他们之间的气氛,那是……一家人的和谐?

    不对,艾情不过是个管家,怎能算一家人?

    二话不说,她走到慕容贺身后,攀住他的肩背,脸贴在他脸庞,亲密说:「阿贺哥,新年快乐。」

    那是宣示般的占有姿态,艾情岂看不懂,瘪嘴,她低头吃早餐,压抑着梦中的夏季和梦中摧人心的天人菊。

    「新年快乐。」

    慕容贺对小燕说完,又替艾情布菜,这动作让小燕不满,灼灼眼光盯住艾情不放,心思飞快翻转,危机意识涌入心间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惜之作品 (http://xizh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