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

    慕容贺回到家时近凌晨两点。

    打开壁灯,艾情小小身子蜷缩在沙发里面,一张毛毯从头到脚密密实实裹紧。

    原本打算留在高雄,明天再回公司的,但最后,他还是让司机开夜车,一路飞奔回来,他不晓得为什么非要赶回家,只是不知不觉中,这个住了八年的地方,对他而言不再是旅馆。

    走近艾情,弯腰审视,原本的安适笑容在接触到她脸颊的浮肿时停止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浓浓的眉头聚拢。

    他不周出差一天,她就把自己弄成这副德性?

    下意识地,慕容贺将她抱起,才动作,她就痛得倒抽气。「不要弄我,我很痛。」

    她勉强瞠开眼皮看他一眼,没看清来人是谁,闭上眼,皱眉,继续睡。今晚,她惊吓过度,需要大量睡眠,于是吞下两颗安眠药,补充被吓死的细胞群。

    那句「我很痛」冲进他耳膜,再顾不得其他,慕容贺将她抱进房间内。

    轻轻将她放在床边,他急着弄明白,她哪里痛、为什么痛?

    「-哪里受伤,起来,把话说清楚。」微愠的口气里夹了焦心,冷静的慕容贺缺少冷静。

    「老爸,饶我,让我睡……」

    呻吟几声,艾情打死不睁眼,就算九二一大地震,都别想摇醒她。

    饶她吗?不饶!

    不理会男女分别,他硬把衣服从她肩上褪下。

    天!那一大片黑黑紫紫的东西什么?身体彩绘吗?浓眉皱出斜飞粗线,血管里的暴力基区迎进集台。

    「-是怎么弄的?」

    安眠药彻底发挥效用,艾情睡得不省人事。不管慕容贺怎么摇动,都弄不醒她,但厉害的是,就算进入深沉睡眠,她手中紧握的钞票,丝毫没有松手意思。

    慕容贺叹气,决定不指望她来相助,由自己动手处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个小时,他抱她上医院,照X光,确定除开皮外伤,没有重大损害,然后抱她回家,然后洗澡上床,然后让她分享自己的宽大床铺,然后在缺乏意识的睡眠时期,他拥她入眠……

    接在几个「然后」后面,他们的距离缩短为零。

    ***凤鸣轩独家制作***bbscn***

    艾情是在尖叫中清醒的。

    慕容贺睁开惺忪睡眼,看见她的惊慌失措,精神振作。怎么了?她看见两人在同一张床上醒来,有所误会?

    「放心,我们什么都没……」

    「啊,我的钱咧,我的钱到哪里去了?」截断他的话,艾情自他的胸膛间撑起身子。

    原来……是因为钱。

    慕容贺失笑,她居然把钱看得比贞节重要?看来,他昨夜如果真做了什么,只要在艾情尖叫前塞一把钞票,她也会眉开眼笑,忘记痛苦哀号。

    「在桌上,一张都没少。」他不介意在上面多放十张新钞当利息。

    「真的吗?」奋力跳下床,钱这种东西要眼见为凭,千万别听人唬烂就随便相信。

    她忘记昨天被「弹」出一身伤,忘记十万块的代价还留在自己的「娇躯」上,才跳下床,马上痛得弯下腰。

    然后,比她更快的是一双大手臂,横过她的腰,把她收回床上,再下一秒,她需要眼见为凭的东西,回到她手心底。

    「你练过轻功?」动作那么快,他一定和少林派有关。

    他笑笑没回答。

    她伸手去拨弄他的头发。

    「做什么?」

    他拉下她的手,盯住她精神奕奕的脸庞,很好,情况似乎没他想象中那么糟糕。

    「我在找你头上的戒疤。」艾情又把手往上伸,别想骗她,他不是出身少林。

    「为什么我头上会有戒疤?」他跟不上她的逻辑。

    「如果你不是少林和尚,身手不会那么灵巧。」

    「我师承武当派,和少林无关。」难得吧,他的幽默经由教导,进步两分。

    「原来是武当,张三丰也不错。」

    「-一身伤怎么弄的?」他把话题拉回。

    「你怎么知道我一身伤?你有X光眼?」拉住胸口衣襟,她防备似地望他。

    「我看过了。」医院X光机也扫过。

    「你打开我的衣服,偷看我曼妙玲珑的处子身躯?」她拉抬声调。

    曼妙玲珑、处子身躯?她的形容词让慕容贺想笑。

    「回答我,你是不是真的看过?」

    「是。」他招认。

    「我可以告你公然性侵。」

    「第一,我没有公然,第二,我没有对-性侵害,不信-可以到医院做检查,如果-真的是处子的话。」

    「我们在同一张床醒来,这点,你不能否认吧?所以告不成性侵,至少可以告性骚扰。」瞠大眼睛,她叉腰说话。

    「这里只有一张床,我体贴-受伤,才把一部分床借-躺。」

    她坏了他的形象,他是沉默寡言的慕容贺,被她一闹二闹,变得多话,善于解释。

    「感激不尽哦,我可不可以说,你给的员工福利真是太优渥。」

    他没回答她,笑笑,转身,从皮夹里面掏出一迭钞票在她面前晃晃,这是封住她嘴巴的最佳方法。

    他一定做了,就算没做完全套,也做了半套或三分之一套,不,或许只差临门一脚。她怀疑地瞪他一眼。「你要给我遮羞费?教我不对外宣传你的变态?」

    「我没有对-性侵性骚扰,但这的确是要-闭嘴的代价。」他扬扬钞票,扬出她满心痒,却又遍抓不到痒处。

    「什么都没做的话,何必拿钱封口?」她还嘴硬,虽然飞扬的纸钞已经说服她半颗心。

    「相信我,-的身材没有那么大的诱惑力,除非-把手上的钱送进整型医院,自然另当别论。」他又笑了,她总是惹他发笑。

    「什么话,你有没有听过,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,蟑螂再小,也有足够的器官生宝宝。」他的话太污辱人,虽说她的比喻也是不伦不类。

    「如果-肯住嘴,让我好好问话,-诚实回答一句,我给一张,问题问完,它们就是-的了。」他又摇摇钞票,摇得她春心荡漾。

    「好吧,你问。」

    「-怎么会弄得满身伤?」

    「没什么,只是职业伤害。」她回答得很爽快,开玩笑,赚钱皇帝大!

    他抽出一千元交到她手上。

    「-的意思是,整理家务,会让-的背遍布瘀青?」他又问。

    「不是啦,那个职业伤害的职业,指的是爱情专员,你不在家,我当然要趁空兼差,多赚一点,以求保障嘛。」

    她笑笑,又接下一千元,这种钱比躺着赚,更好赚。

    「把事情经过说给我听。」

    「那个『经过』太长了,只拿一千块不划算。」她反对。

    「好,-说仔细点,我给-五千。」

    慕容贺亲自把竹杠送上来,不敲两声怎对得住自己,没办法,她是钱坑,认识她,算他倒楣。

    「成交。」

    于是,她把钟无忌和赵悯的故事,从头到尾交代得清清楚楚。「就这样,我赚到十万块钱,和一身伤痕。」她说得轻松,这年头钱最大,有钱,百事好商量。

    「以后别去兼差爱情专员了。」眸光黯淡,心沉沉的,石头压上胸口。

    「为什么不?那个收入不错。」

    「-要钱,我给-,别让自己冒险。」他看不得她伤,见不得她每每扯动伤口便龇牙咧嘴,倒抽气息。

    「不会啦,我做那么久,昨天是头一遭,没办法,人家是无忌哥哥嘛,九阳神功不是练假的。」她说得轻松。

    「-当我一个人的爱情专员,我付-五倍价钱。」他选择用钱把她「包」起来。

    钱是她的致命点,又称作罩门或死穴,以此点攻击她不道德,但……的确好有效哦。

    艾情呻吟两声,五秒钟后决定自动投诚。

    「好吧,有钱能使鬼推磨。」

    「说定了,-不能兼差、不能让自己受半点伤回来。」

    「了解,你需要个健康百分百的爱情专员。」

    伸手,她又从他手中摸走一千块入袋,慕容贺的钱太容易赚,不赚对不起祖宗八代。

    「很好,我还有件事和-商量。」

    这是昨夜回程时想到的,原因之一,是他居然发觉,太久没看见她,心里会出现失落感,为了不让难受的失落重现,他作出建议。

    「请说。」只有简短二字,她仍不害羞抽走一千块。有没有听过一字千金?大意就是这样啦!

    「马上要过农历年,我要回乡下老家住几天,-想不想随我回去?」

    「为什么要跟你回去?」莫非……他要她见见自己家人,成功曙光露脸,仿佛间,她看见自己穿白纱走进红毯间。

    「过年啊。」他自然回答。

    什么跟什么,她想问的才不是这个。「我是说,以什么身分跟你回去。」

    「就管家或朋友,都随便,这个很重要吗?」他反口问。

    提上的心咚地落地,重重一摔,痛得她想尖叫两声。

    带点儿赌气成分,艾情说:「好啊,如果是管家身分,加成收费,这叫年终加级;如果足以『女』朋友身分去你家,免费。」

    她挑衅地对他扬扬眉,钱和一个无所谓的称号随他挑选,反正时代进步,女朋友这个名词和「大嫂」一样泛滥,不值钱啦。

    他笑笑答。「-想要多少?」

    什么?不过是个称谓,也要斤斤计较,非要把两人关系划清界线才爽?

    鼓起腮帮子,艾情用力吹气,把额前刘海往上翻吹。

    「很计较耶,睡都让你睡了,假装一下男女朋友会死啊,哼!了不起,外头想和我假戏真做的男人一大堆,我长得很抱歉吗?」

    「-的确不太漂亮。」他说。

    几个字瞬地勾动天火,什么话?她不漂亮……知不知,你可以批评女人不会做家事、太独立有主见,不够温柔等等等,就是不能对她的长相说真话。

    「我都没嫌你长得忠君爱国了,你还嫌我不漂亮……哈哈!告诉你,我有多少女客户,长得励精图治、诚惶诚恐,我都替她们找到温文儒雅、俊秀风流的顶级男人嫁出去。懂不懂!是不为也,非不能也,我,艾情向你发誓,三个月之内找到好男人,心甘情愿让他性侵性骚扰,加上外带打包。」她指天指地乱发誓一通。

    「事后,记得到医院验伤。」

    淡淡抛下一句,他挂起笑脸走进浴室内。

    「慕容贺,你欺人太甚……」她追着他到浴室门口,不放过他的耳朵。「你有没有听过,说话三分情,留待他日好相见,我就眼睁睁看着你以后娶的老婆有多漂亮,别到时候,我只能对你干咳两声,叹一句千古兴亡多少事,恨小楼东风,朱颜摧残,春水流过空余恨……」

    骂到后来乱了谱,不过,谱乱曲照弹,她骂得兴起,而浴室里,慕容贺捧腹笑不停。

    有她——他的生活真的很快乐。

    ***凤鸣轩独家制作***bbscn***

    哦,南投长这样;哦,这就是茶乡;画册里的田野跑到眼前,都市小孩误闯丛林,事事新鲜。

    「那个像豆子又不像豆子的东西是什么?番茄吗?还是外来植物?」

    艾情忘记车行中,头手不得伸出窗外的交通规则,半个身子挂到车外头。

    工作狂慕容贺看文件之余,还要时时抬眉对她解释窗外奇景。

    「-花,用来夹槟榔的东西。」

    慕容贺伸手把她拉回来,顺顺艾情被风刮乱的长发。

    这些景物,他从小看到大,不觉新奇,但她夸张的表情教他别不开眼去,真这么有趣吗?他笑了,为了她撞进艾莉丝仙境的讶异。

    她贴到他身上,他自然而然环起她的腰,不错,他习惯她的亲昵,习惯和她亲亲依依,将来……如果、假设、可能的话……至少「房事」没问题。

    抓起他的手,合上自己的,好大好长的十根手指头,一个空隙摆一根,交错、交扣,十指相交、十指连心,指连、心连,就算他再无心、再笨,终有一天,他能体会她的心情,她能把爱情顺利注入他的心。

    「-在看什么?」

    「有人用玫瑰花数爱情,太麻烦了,我喜欢用手指头数,你看,你爱我、你不爱我、你爱我、你不爱我、你爱我!哈哈,我就知道,你爱我。」她扳动他的长手指,一一数只。「奸诈男,偷偷爱我,居然不让我知道。」

    「我的数法和-不一样,-看,我不爱-、我爱-、我不爱-、我爱-、我不爱-,我没骗人,我真的『不爱-』。」

    他数完,艾情瞪他,要是拿条绳子圈住他脖子,逼他说爱她,会不会容易点?

    「生气了?」她的心思写在脸上。

    「艾情向老天发誓!总有一天,我会让你爱上我。」她指天指地,只差没斩鸡头拜神明。

    「不要。」他要的友谊,是眼前的关系持续,他不喜欢包装爱情,更不喜欢褪色后的爱情欷。

    「我要。」抓起他的手,她半强迫。「快点,用我的方法数,从你爱我开始,否则,我罢工,等会儿马上搭司机伯伯的车子回台北去。」

    「不数。」

    「真不数?我别的优点没有,就是说话算话,钱,我不赚了,你留下来发压岁钱。」-吧!伙计威胁老板。

    慕容贺望着她,猜测她的认真成分。

    「不用估了,我非常非常认真。」才多久时间,她已经能准确估算他的心意眼神,你能说她不够聪慧?

    「好吧,我算。」伸出五指,他认分数只。「我喜欢-、我不喜欢-、我喜欢-、我不喜欢-,我喜欢。艾情小姐,我真的喜欢。」

    「爱」被转换成「喜欢」这种次级品,不过,聊胜于无,这回把他逼到这里够了,下回,再见分晓。

    车子转入小路,八米大的柏油路两旁种满茶叶,淡淡的茶香从工厂里飘散出来。艾情深吸气,空气果然有分等级,这里的空气属A级品。

    车停,他下车,艾情也跟着下车,仰头,是又大又大的高级建筑物,丝毫不比大台北的亿万豪宅逊色,这样的房子盖在僻静的乡下地区,教人瞩目。

    「阿贺回来了。」

    第一个女声响起,接下来,满屋子的「阿贺回来了」和杂沓脚步声……十秒内,艾情发觉身边围满人,大的小的、男的女的、老的幼的,一时间,艾情有错觉,错觉自己是关在栅栏圈的稀奇野兽。

    「二婶、五叔、大叔公、小姑婆……」

    他一句一声打招呼,谁也没冷落,艾情还在计算姑婆是那一门哪一房的几等亲戚时,他已经对所有人打完招呼。

    「阿贺哥。」

    跟随甜腻嗓音出现的是个绑着公主头的年轻女生,她飞奔到慕容贺身边,二话不说投入他的怀抱。「我想你,想死你了。」

    想死你?多么夸张的口吻,偷偷地,艾情吐吐舌头,后退一步,退出众人注目,乡下人的热情让她难消受。

    不过,老实说,这位公主妹妹的打扮算不上时髦,但她的确长得很漂亮,水汪汪的大眼睛,吹弹可破的白皙皮肤,艾情敢拍胸脯保证,以她这等姿容,要是往微风广场逛几圈,肯定被星探挖掘。

    「阿贺,这位小姐是谁?」

    总算有人注意到她,艾情干笑两声,对每个婶婶阿姨姑婆叔公舅爷点头打招呼,就是那个抱住她大腿猛流口水的三岁小娃娃,她也笑着碰碰他的头发,以示……都市人的亲切。

    「她叫艾情,是我的管家,艾情,这是我爸爸妈妈,还有小燕。」

    「慕容伯伯、慕容妈妈、小燕,大家好,过年期间打扰了。」

    「阿贺哥,你干嘛把管家也带回来?哦,我懂,你想让伯母轻松一点对不?伯母,我就说阿贺哥是最最孝顺的儿子。」小燕说着说着,眼光在艾情身上飘飞无数回合。

    艾情从不是敏感多心的人,但她觉得这位小燕对她怀有敌意。

    慕容贺尚未回话,慕容妈妈便走过来牵住她。「-叫艾情啊,长得真好,几岁啦?」

    「二十三。」她总算见识了所谓的和蔼可亲,这种特质从未在自家妈咪身上出现过。

    「阿贺在台北承蒙-照顾了。」

    慕容妈妈拍拍艾情的手,上下打量,越看越喜欢,她开始在众亲戚里面寻找合适男孩,好配得过这等模样的女生。

    「好说。」艾情被看得脸红心跳,那眼光,是全然的好意善良。

    看媳妇吗?艾情暗忖,是不是慕容贺第一次带女孩回来,他无心,全村人已落了意?

    「听说-菜做得很好,每次阿贺打电话回来,都夸得不得了,直说要让我尝尝。」慕容妈妈笑言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,又是她多想。点头,她微笑说:「谢谢。」

    低头,小孩还抱住她的大腿,黏糊糊的口水正从她的裤管往下流,弯身,抱起小孩,艾情抽出面纸替他把口水擦干净,不怕生的孩子顺势倒进她胸前。

    那是直觉动作,看在众人眼里,却成了贤慧,多么温柔善解的女孩子啊,一时间,叔叔婶婶婆婆全在心中替艾情加分。

    「-要不要先休息一下,团圆饭交给我们处理,明天再品尝-的手艺。」慕容妈妈看看手表,不早了,得赶快准备拜天公。

    「我不累,慕容妈妈,我跟-一起进厨房。」

    「我带-去。」

    「好,可是弟弟……」她为难地看看慕容妈妈,不晓得该把孩子交给谁。

    「他是伟伟,阿贺的小表弟,伟伟,你喜欢姊姊对不对?真难得,这孩子谁都不亲,居然喜欢。」

    真感激啊,她的小孩缘这么好。这下子,抱他不是,不抱他更不是。

    慕容贺似笑非笑地盯住她看,她只差没丢给他一个龇牙咧嘴的丑表情。

    下一眼,她看见慕容贺被漂亮公主拖走,而他的手……环在她肩头。

    ***凤鸣轩独家制作***bbscn***T

    了不起吧,她提早嫁入大家庭,成为可怜的乡下小媳妇。

    她用背巾背起伟伟,一面煮菜、一面和姑姑婆婆应对,唉……她实在不该抱起小孩,一失足成千古恨。

    伟伟很可恶,打死不肯从她身上下来,艾情想把他交还给亲生母亲,他竟然六亲不认,哭得震天动地。

    基于大过年别让小孩哭的传统定律,不晓得谁找来一条背巾,硬是把他们两人缠成生命共同体。

    「我以为台北女生都是娇滴滴,做不得事情的,没想到情情这么厉害,一点都不输我们乡下女孩。」

    别怀疑,她从艾情变成艾小姐,再变为情情,乡下人的热情算是教她见识全了。

    「对啊,这么好的女生别把她放回台北,我们得找个好男人,把她留下来。情情,告诉六姑,-在台北有没有男朋友?」

    「呃……没有……」她尴尬回答。

    天-,在台北她是独一无二的爱情专员,在这里,似乎个个女人都从事这门行业。

    「-们想,二婶那个小儿子怎么样?」有人提议。

    「好啊好啊,我们务庭不错,今年在念研究所,也住台北,距离近谈恋爱比较没问题。」二婶跳出来替儿子同意。

    「我听阿平说,你们务庭有女朋友了,不好,还是我们家清华好。」

    「清华连大学都还没有考上,才几岁人,就想学人家谈恋爱。」二婶不服。

    「那润子呢?」

    「他快三十五,太老了,换一个。」

    就这样东一句、西一句,独独艾情这个当事人插不上半句话。

    「真算算,还是阿贺最合适,两个人的工作又接近。」有人说话,是三姑还是五婆,艾情分不清。

    「不行啦,阿贺和小燕夏天要办婚礼了,-还提这个。」

    别的话,她还可以假装听不懂,但这句话里的两个主词都是艾情认识的人物,怎地假装?

    办婚礼、夏天、阿贺、小燕……

    手中铲子在半空中停了一下,心脏怦怦狂跳,原来哦,他宁愿付出昂贵费用也不让女朋友这词汇套上她身;原来如此,不管对她再好,他都不准她跳过界线。

    曾经,她猜了又猜,猜不出所以然。

    说他不喜欢自己?不尽然;说他喜欢她,似乎又是勉强。谜底揭晓,因为有小燕……有一个她不知情的青梅竹马存在。

    这一破题,全盘通彻,她理解了他的态度真意,理解他奇怪的对待方式。

    白痴,她花心力策画什么爱情?他是菁英,是个有了订货人的菁英-!痴心妄想未免可笑,她怎能以为凭借专业与努力,成功在望是自然而然的事情。

    脸色微变,但下一秒,她回复正常,开玩笑,演戏对她是稀松平常,她连女同志都演过呢。

    只是呵,心思飘了老远,夏天要办婚礼……是夏天……

    仔细算算没几个月了,他却从未对她提过,但,何必提,她和他是什么关系?

    是上司下属,用金钱接合起来的关连,也许她工作比他人认真,但再努力,他们不过是两个多月的相识,不过是……不过是……是什么呢?

    什么都不是啊,从头到尾,了不起是她的痴心妄想,他从来没表示过半分意思……

    不想,才不去想他和小燕如何亲密,不去想他们的夏季多么热烈激情,他和她本就隔着距离,他们本是金钱与合约串连的心意,了解了?

    她是爱情专员,身为爱情专员最重要的是评估分析,分析出这段爱情的结局是忧或是喜?既然他们确定了毫无交集,她就该放手放心,因为纠缠最缺乏意义。

    没错,就这样,不想了!放弃另外三次勾引机会,放弃在他身上寻找可能,放弃帅到不行的大卫,假装从未见识过义大利。

    从此,钱是她的情人、是她的爱侣、是她人生中的唯一。

    菜刀起、菜刀下,剁剁剁剁……

    吓人的十六分之一拍从她的菜刀下传来,吓死人的刀工、吓死人的技艺,当几十年的家庭主妇,还磨练不出这番功力,何况,她身后还背着一个「小表弟」。

    「情情,-怎么了?」慕容妈妈迟疑问。

    「时间快来不及,动作要加快点。」敷衍回话,艾情头没回,手下的红萝卜堆成小山。

    「可是,红萝卜需要这么多吗?」

    艾情没回话,拿来香菜猛剁。

    「嗯……好像……真的有点来不及……大家动作快一点。」慕容妈妈卡了几次,才把话说齐全,点点头,没戴手表的妇人们被误导,迅速埋首工作。

    突地,有人发言:「我觉得情情是难得的女生,我们不能放情情回台北去。」

    这句话得到的不是认同而已,还是人心。

    「没错,一定要让情情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。」

    语毕,掌声响起。

    艾情没听进众人的盛意,她的心忙着否定爱情,她的手替蔬菜进行分尸工作,而她的眼角滑下的……不是洋葱催促出的泪水,而是夏季带给她的惊心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惜之作品 (http://xizh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