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

    刻意提早十分钟回家,他贪看她做菜背影,爱看她自由自在地在小小厨房里跳恰恰、唱爱的真谛。如果不是真的觉得太突兀,其实他不介意在厨房装根钢管,供她跳舞、跳到爽快。

    打开门,走进客厅。

    那是……他走近窗边,发觉空空的阳台上摆了几盆各色的波斯菊。

    明知道它们不会散发香气,他还是用鼻子凑近,那是……阳光的气味。

    有多久,他没闻过植物的味道?捻起一把泥土,幸福感觉攀升。

    他想起家乡,那里的空气里,总散播着浓得化不开的青草香,采茶的姊姊妹妹阿姨奶奶,偶尔传来几句闲聊、几声歌唱。

    深呼吸,在水泥丛林里住太久,他几乎忘记自然生息。

    走到厨房边,艾情正一手拿电话,一手翻豆腐,令人垂涎的香气诱得他想出手偷袭。

    看见了,他看见桌旁两道炒好的菜,有山苏和刚卤好的芋头排骨,令人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「不可以,千万不能有这种想法,-以为男人会为了一夜春宵,牺牲一辈子自由?不可能的,就算是女人,要我为一个晚上的意识不清,和不爱的男人绑在一起几十年,我也觉得不符合经济效益。

    「听好,只有白痴女生,才会认为奉献贞操是挚爱表现,才会认为生米炒成饭,男人就赖不掉。清醒点吧,表姊,那个男人是想用这种烂说法来骗人,玩玩不要钱的处女,-好歹替自己维持不易的处女身分多想想吧!」

    艾情的口吻,教慕容贺皱眉。

    虽然她句句真理,但赤裸裸的真理,让人难接受。

    「-要听我的话,我是做什么工作的,难道-不知道?对男人,我的了解还不够多?我是爱情专员,我促成多对有情男女,我很明确了解,上床绝对不是婚姻关键。相信我,如果他对-有心,不会为了没和-上床,就企图脱离两人关系。」

    眉皱得更紧,慕容贺失去原先的好心情。

    「我不是生气,更不是恐吓-,我看过多少男人啊,男人有哪些劣根性我还不知道吗?拜托拜托,求-清醒一点,不要做出后悔莫及的事情,如果……」话到一半,艾情猛地住嘴,很显然,对方挂她电话。

    艾情叹气,炉火关掉,电话放下,无奈一句:「佛祖难渡无缘人。」

    自比为佛祖?她到底有没有天地为尊的传统观念?他很怀疑。

    艾情盛起菜饭,转身,第十八度发现他站在厨房门口边。

    她皱眉,先把菜饭端到外面餐桌,回程时,围绕他走三圈,从慕容贺的头到脚来回扫描,满脸怀疑找不到答案。

    「有事想问我?」慕容贺开口。

    「嗯。」

    她对他的战战兢兢没了,从他叫她睡在客厅那夜起,她的小心翼翼转为大胆,悲情的小女婢转换身分,她又是颐指气使的爱情专员。

    「什么事?」

    「这里……」她指指他站的所在地。「是风水奇佳的吉地?」

    「我不知道。」他实说。

    「那为什么你老爱站在这里?」

    这点,他不想解释,不想说他有偷窥女人煮饭的癖好,更不想让她发觉,她做菜的模样造就他的幸福感觉。

    「不能站在这里?」

    「当然可以,你是主人嘛。」

    退两步,她虚伪笑容好可恶,可恶到他不介意一眼再一眼,看个不停,直到她的笑僵在嘴边,再伪装不下去为止。

    艾情心中犯恼。还看,没看过吗?

    她爱看他,是有道理的,谁叫他长得秀色可餐,但他看她……就不符合天道了,她了不起是清秀可人,了不起站在身边,不会教人倒胃,至于,引人看不停,她确定自己没这份本领。

    「你要不要洗手吃饭?」讷讷地,她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怪了,明明是平平静静的两道眼光,她偏偏感觉灼热,嘶地,心头肉被烧炙,烤出一道铁板猪心。

    「好。」

    转身,他进厨房洗手,她来来回回把菜端上餐桌,她搬椅子、她布菜,她把慕容贺伺候到桌旁。

    凭心而论,偌大餐桌,只他一人就坐,显得孤单而冷清,面对这种气氛,即便菜肴再精美,也不会让人有好胃口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有什么办法呢,所谓高处不胜寒嘛,谁教他把自己弄得高高在上,不屑一般平凡。

    「-来陪我吃饭。」他的要求突兀。

    艾情怔了一下,有心电感应吗?她正想着一人吃饭太孤独,埋怨起高处不胜寒啊。

    「好。」

    她答应得爽快,转身进厨房添碗筷,然他飘入耳朵的话,让她定住身形,不确定自己该往前走,或是回头。

    他说:「这样,我们以后就不用做厨余回收。」

    「喂,你当我是专吃厨余的猪啊。」她决定,自尊比吃饭更重要。

    「厨余也可以拿来作堆肥,不一定喂猪。」解释得很糟糕,他企图逗她跳脚。

    「所以,我是水肥车-?」

    「我没那个意思,我只是想,以后-不用躲在厨房吃厨余。」

    厨余厨余,他怎么满声满口的厨余?她那个行为叫作勤俭持家,叫作克勤克俭,也叫作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好不好……

    她是在渡化他,好让他的下辈子不会因为奢侈浪费,投胎到衣索比亚当难民,他不懂得感激,还满口厨余说个不停。

    「你有规定员工不能吃你剩下的菜饭吗?」她-腰怒问。

    「没有。」

    他举起筷子已经很久了,但她似乎没打算让他专心吃饭。

    「那么我的行为有错误吗?」她句句逼问,忘记他们是主仆关系,并非法官和犯人。

    「没有。」

    「既然没有,为什么不断强调吃厨余这回事。你在讽刺我?」

    「我不会讽刺猪或者水肥车。」

    微微一笑,他把笑意含在嘴里,看她泛红的腮帮子,逗她,似乎是件蛮有趣的事。

    「我、不、是、猪。」

    你可以说黄蓉是猪,因为她笨得和猪没两样,你也可以说朱洙是猪,谁教她家祖先要和明朝皇帝当亲家。问题是,她又聪明、又敏锐,说她是猪,比说谢长廷是高个子巨人更过分。

    他没回答,夹起豆腐送入口中。

    艾情把几种菇类用金针菇绑起,煨高汤,再将煎过的豆腐摆进去,小火熬过,鲜美汤汁全入了软软的豆腐里,再撒上香菜,那味道,让人一口一口,不歇手。

    她很厉害,总能用新鲜简单的食材变化出诱人的晚餐。

    中午,饭盒打开,他让五颜六色的米饭吸引,向来习惯一面吃饭一面打电脑的他,专专心心地吃掉午餐。

    知道吗?不是炒饭,没有油腻,她把香菇、豌豆、红萝卜细丁、高丽菜……拌进饭里,不晓得她加入什么佐料,竟让简单的一碗蔬菜饭勾引住他所有注意。

    午餐唯一的荤食是透抽,她把整只透抽剥洗干净,烫熟,在它肚里塞进小黄瓜丝、火腿丝、萝卜丝,切成一环一环,白红黄绿,勾出他的垂涎欲滴,最了不起的是她的酱汁,怎么调的?调出那种酸甜诱人的好滋味?

    她怔服他的胃了!在这点上面,他彻底承认。

    「你这样很不负责任,话说到一半不说,是什么意思?」

    艾情还在咆哮,他没理人,吃饭不说话,是他从小养成的优质习惯。

    「你说我不是猪,也没意思说我是水肥车,为什么老提我吃厨余?」

    你看你看,女孩子多么小心眼,不过一句话,就让她翻半天。

    「其实我大可替自己煮一份餐点,还不是因为你太偏食,碰到爱吃的吃一大堆,碰到不爱吃的只碰两口,我根本抓不准你的胃口和食量,只好每道菜都多煮一点。你以为我爱捡你吃剩下的东西?你出去问问,哪个女生愿意当人家的厨余回收桶?就算一个月赚你二十万都嫌太委屈。」

    看吧!连她自己都同意,自己的外号叫作厨余回收桶,何必怪他讲了厨余两个字?

    不过,慕容贺听见的不单单是她的抱怨,还有她的用心。

    原来她在抓他的胃口,难怪菜色天天翻新,款式花样多到不行,原来,她吃厨余,全出于甘心。

    说不上为什么,她口里的「愿意」让他好愉快。

    「你要知道,现在减肥名医的门诊很难挂号,药贵又怕吃出中风贫血和肾脏衰竭,要不是我这种人太过负责认真,我何必忍受这种痛苦,和你的人格污辱……」她越说越委屈,他却越听越乐意。

    她不停讲,她的话是助他下饭的另一个食材,他吃完手中饭,伸手,她理所当然接过,理所当然替他添上一碗新饭。

    然后,她继续念,他继续吃,最后,见他开始舀汤,她忙从厨房端来水果,今天的水果是葡萄,她剥了皮,除过籽,在下面铺排两片凤梨,还在冷冻库里冻出七分硬度,带了凤梨香的冻葡萄简直是天上美味,有这种食物可吃,天底下,还有谁想做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?

    「就像水果这件事,我早说过了,你应该进门先吃水果,洗完澡后再吃饭,才不致伤害肠胃,又能彻底吸收水果酵素,你偏偏不听,闹到昨天半夜还要吃胃药,也不想想,多少你们这种工作压力大的顶头上司,赚饱了金钱,性命也跟你说再见,最后咧,钱要做什么?捐给老婆的继夫当安家费,你的头脑不晓得是怎么想……」

    她越念越不象话,终于,他把水果全吃完,放下餐具,点头。

    「我同意。」

    同意?慕容贺的话让艾情一头雾水,她有要他同意什么吗?

    「以后我回家先吃水果,洗过澡再用晚餐。」

    他想通了,把钱捐给老婆的继夫当安家费,实在不划算。

    「哦……」她傻傻点头。

    他的话不多,却每次都让她语塞。

    「我的胃病是从大学时期开始,那时为了报告和论文,常常忘记三餐。」他又在解释。

    「哦。」

    「我不是偏食,有时饭没吃完,是因为工作太忙。」

    他在回应她的每句抱怨?艾情望他一眼。

    「-做的菜都非常好吃,我的胃口已经牢牢被-抓住。」

    他从不是大鱼大肉的奢华商人,非必要,他很少参加宴会,从小到大,他对食物的要求只有填饱肚子,但她的手艺让他对食物多了一层认知。

    「哦。」所以,她已经成功抓住他的……半颗心?

    「-不需要减肥,-的身材很好。」他像办公事般,件件、桩桩把她话中的问题,有条有理地一一提出,加以分析。

    「我没说要减肥,我只是想传达,为了你口里的厨余,我做出多少牺牲。」

    「我了解,-认为多少薪水才不致让-太委屈?」

    「什么?」她有说过这句话吗?怎么不记得了?

    「三十万够不够?」他问。几日相处,他了解她对金钱有多计较。

    「你要给我……三十万?」她的眼睛瞠大,像牛眼。

    「对于工作薪水,-有任何意见,都可以提出来商量。」

    他喜欢她的厨艺、喜欢她的唠叨、喜欢她在自己家中走动,他不希望这个喜欢落空。

    「你对我很不错了。」

    难得吧!嗜钱如命的女生,听到老板要给她加薪,居然良心发现,忘记自己对金钱的爱慕有多强烈。

    「很好,最后我声明,说厨余并没有任何污辱-的意思。」

    「好吧,是我太激动。」松口气,她答。

    通常是这样的,人类的天性欲强则强、遇弱则弱。他想吵架,两人自然吵得不可开交,但他是那么讲理,把刚才她的话一一挑出,慢慢沟通,自然消弭她原本高张的怒气。

    点头,该说的话全说完了。

    慕容贺等着她反应,艾情没说话,只是安静看他,这倒叫他意外。

    「-没问题?」

    「没有。」

    「那可以换我发问?」

    「可以。」她同意让厨余事件过去。

    「请问,什么叫作爱情专员?」他终于问出想了解的事。

    「你偷听我说话?」

    「说偷听不公道,我一直站在厨房门口,是-自己没看到。」

    当时她背对他,手势夸张,语气也夸张得不象话,他有遗憾,没能看见她的脸部表情,否则他相信会是精采绝伦。

    「好吧,你听到我和表姊讲话,从什么时候开始?」她把偷字注销掉。

    「从男人不会为了一夜春宵放弃一辈子自由开始,直到-被挂电话为止。」

    「哦。」所以他听尽了自己对男人的全数批评?

    「-愿意解释,为什么-的工作是爱情专员,而不是我的专属管家了吗?」

    「爱情专员是我的副业,在我接下这里的工作之前。」

    「工作内容是……」

    「替人寻找良好的对象,替他们策画第一次见面,接下来就他们自己互动了,偶尔,我会对他们提出建言,用不同的角度看待爱情,若两人真的不适合,我不会勉强他们继续。」

    「收入好吗?」

    「我订的价格很公道,见面一万,以后按照进度收费。」

    「进度?」他不懂,爱情也有进度表?

    「牵手啦、亲吻啦,一夜情,订婚结婚等等。」

    他点头,算是有些了解了。「真有人会上门求助?」

    「到目前为止,我凑成不少佳偶。」

    当然,也有怨偶,事实上,她曾包过六百六十六块的红包给客户,不过,她实在太专业,许多客户还回笼寻求她的帮助。

    「很有趣的社会现象,我以为媒婆这行业只有在交通资讯不发达的闭塞时代,才会存在。」

    「谁说我是媒婆?」她反对。

    「-不是?」

    「当然不是,媒婆把两个男女,用很不自然的方式硬凑在一起,然后说一大堆连当事人听起来都很-心的谎话,骗两个人早早入洞房,顺利赚取红包。我不一样,我运用科技,先筛选出合适对象,然后开始作计画,制造两人自然而然的初遇,并在他们感情发展的时候,提供一点小小助力。」

    「有什么不同?」

    「当然不同,我只提供机会,让两人去挖掘对彼此间的感觉,爱情是两个男女之间的故事,我才不插手、不敲边鼓、不为好处,满口的天花乱坠,哄骗男女主角进礼堂。」虽然她非常想赚进结婚礼金五十万块。

    「-说-提供『小小助力』。」他提醒她,自己讲过的话。

    「所谓的小小助力,和撒下漫天大谎,在男女主角耳边说彼此好处、催促两人快快结婚是不一样的。比方我有个客户,她的男朋友不想结婚,不管她明示暗示多少次,他总是转移话题,弄到后来,我的客户不确定自己是否该放弃这段感情。」

    「-怎么做?」这话题提起他的兴趣。

    「测试,我的客户必须先问问自己,什么是她想要的生活方式,她的生涯规画里面,婚姻占多少比重?」

    「然后?」

    「当她确定自己想结婚,不怕付出代价,也希望未来的对象是目前交往的男人后,我就帮她提出若干假设,看她如何作选择。」

    「比如?」

    「我问她,如果男人虽爱-,却无论如何不愿走入婚姻,-是选择将就他的性格脾气,委屈留下,还是愿意割舍一切,黯然离去?如果-用了强烈手段,赢得想要的婚姻,依男人性格,会不会秋后算帐,懊悔之余,时时在婚后提起这一段,强力批判,埋怨-迫他走入不归路?」

    「有什么不同?反正已经走入婚姻,不管如何,两个人都必须妥协适应。」

    「当然不同,如果男人是那种只要玩,不肯负责任的烂角,就算我再想赚钱,也不能把女生推入火坑,我曾经跟踪过一个男人,他口口声声说爱我的客户,却抵死不肯带她去见朋友或家人,经过我近半个月的追踪确认后,发觉对方的女朋友和挂名、不挂名的未婚妻,至少有十数人。」

    「那个男人……时间、精力都充沛。」慕容贺摇头,对于这种耗费精神的事情,他不愿碰触。

    「我研究过,他不是坏人,相反的,他英俊温文,他有耐心、他是个极受病人肯定的负责任医生,既然他的负责任人人肯定,他为什么不愿意为他口口声声的爱情负责?

    「后来我发现,他极其缺乏自信,需要借重女人的崇拜眼光,来增进自信心,所以,他有很多女朋友,他对每个女人都温柔,与其说他在享受爱情,不如说他在享受『被肯定』的感觉。」

    「-怎么建议-的客户?」慕容贺问。

    「在确定就算不能结婚,她都要跟他一生世后,我要她从现实面考虑清楚,自己有没有足够的耐心和包容力?因为,就算结婚,我认为他也不会放弃在女性眼光中,追求自我肯定的这种生活模式。再者,她有没有办法给予他足够的自信和崇拜,多到他愿意为一朵花放弃一片草原?」

    「她怎么说?」

    「她是个有毅力女人。在我的建议下,每次见面,她都让男朋友感觉自己是个了不起的救世伟人,她不断赞美他,用各种不同方式,不落痕迹地,让对方慢慢陷入她的圈套内,三个月内,他们结婚了。」

    「得偿宿愿?」他承认,艾情是个了不起的爱情专员。

    「没错,她是个聪明女人,她放任丈夫去接受女性崇拜眼神,但她控制他的金钱。知道吗?少了金钱光环,男人的魅力至少减弱一半。接下来,她开始控制他的外表。」

    「外表如何控制?整型吗?」慕容贺不懂。

    「每天,贤慧的妻子不断变换菜色,喂宽他的腰围,最近他落发现象严重,想去做植发,老婆笑笑对他说:『你之所以诱惑人心,靠的不是头发,而是脑袋下的东西。』

    「等到哪天,不再有女人对她丈夫抛出倾羡眼神,丈夫只能从她眼光中获得自信心时,她就彻底赢了这一仗。这是我提供的小小助力,怎样?是不是和传统媒婆有很大不同。」

    「的确不一样。」点头,他对爱情专员有了基础认同。

    「想不想当我的客户啊?我有不错人选。」她试探问。

    「-想把我和谁配对?」

    「有没有听过竞泽电子的赵悯?」

    「我知道竞泽电子,知道主事的钟无忌,但没听过赵悯。」他很少参加应酬,对于商场上的活动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「她漂亮高贵,有钱又聪明,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大美女,有没有动心?」她介绍人,介绍得很敷衍,完全没站在五百万的角度作考量。

    「她……会做菜吗?」

    他一问,艾情闷闷的臭脸瞬地漾起阳光,在厨艺方面,她对自己可有自信呢,可是,她努力压制,不让骄傲泄露。

    「她有钱,请得起无数个菲佣。」仰高脸,她言不由衷。

    「菲佣能做出-做的菜吗?」他又问。

    一问二问,他问得她信心满满。

    「当然不能,那是我的精心料理,想学,没那么简单。」呵!她还是让骄傲泄露。

    「可不可以再问一个问题?」

    「洗耳恭听。」她笑答。

    「-天天变化菜单,是不是想喂宽我的肠胃,减少我的魅力?」见到她甜甜笑容,慕容贺话锋一转,难得幽默。

    「放心啦,你的魅力在于脑袋下面的东西。」

    「-想,会不会哪一天,脑科大夫爱上我?」他一说,两人同时笑开。

    「放心,就算脑科大夫不爱你,我一定很『爱』你的。」她把爱字说得咬牙切齿,慕容贺笑酸颊齿。

    「-爱我?怎么爱?」

    「爱到你敢苛扣我薪水,我就在你的蛋糕盘涂砒霜;爱到你叫我睡沙发,睡得腰酸背痛时候,就半夜跑到你床边踹你两下。」

    「哦,我懂了。」他撩起裤管,亮出小腿下的乌青。「我一直想不出来这是怎么弄的,原来是被-『爱』出来的。」

    「嗯……那个不是我弄的,我对你的爱还没有那么深刻,你要不要查查,是那个对你死心塌地的女人的精心杰作?」

    「意思是等-的爱够深刻了,我会天天带伤出门?」

    东一句、西一句,一个动词爱字在他们口中成了形容词,形容起他们之间的关系,形容他们的心情不再天涯而是比邻。

    这算不算表明了心机、算不算两人谈开,谈出一点点友谊?

    算吧!反正她不再怕他,不再把她当成没人性的大总裁,更不必战战兢兢担心起,自己的工作在下一秒失去踪迹。

    说说笑笑之余,艾情端着剩菜回厨房,她忘记前面讨论过的自尊问题,心甘情愿吃起「厨余」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惜之作品 (http://xizh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