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

    不是她的床、不是她的柜子、不是她的桌子……她在一个不属于她的房间里清醒。

    揉揉眼睛环顾四周,这里,她并不陌生,早上,她才替这张床换过新床单,替冷硬的大理石地板上过腊,问题是,她怎么会迷迷糊糊睡进老板房间?

    把记忆往前拨,她忙了一整天,买菜弄饭,没在老板进屋前走出皇宫大门,接着是西瓜事件,然后不经老板同意偷吃他家的粮食,然后、然后……

    她低头看看自己的双手,想起来了——她洗碗,洗进龙王殿。

    所以是慕容贺把她扛进卧室?会吗?如果是的话,岂不是太浪费,让大卫先生抱进房间,居然睡到没有半分知觉,若依她平日向顾客收费,这种亲密标准,起码要收上两万块钱。

    下床,赤裸双足,她走出客厅,东探西探。没人?

    看看时钟,十二点半,呃,她睡得有点久,走到餐桌边,她支起下巴思考,其实,有心寻人的话,不难找,这里虽然坪数大得不象话,但只分成客厅、厨房餐厅和卧室、书房四个空间,前两个是正常家庭的尺寸,大得离谱的是卧室和书房两间,放眼望去,可以推测得知,他如果不在书房内,肯定出门应酬,根本不需要花心思猜测他的行踪。

    重点是,他为什么没把她推醒,或者直接把她抬出门外?

    霍叔说过,慕容贺痛恨被外人打扰,三叮咛四嘱咐,霍叔要她工作时间内离开他视线范围……这也可以解释,为什么近百坪的房子他只隔出四个空间,舍不得留下一间客房招待人。

    所以为什么呢?他为什么没把她丢出家里,任野狗啃食她的新鲜排骨?她不明白他的古怪行动。

    艾情是个务实女性,在想不透答案之余,她选择先把未完成的工作结束。起身,打开厨房电灯,碗堆在水槽里,卷起袖子,她开始清洗。

    「-醒了?」

    淡淡声音传来,若不是声音太过醇厚温暖,她会误以为七月鬼魂闯错门。

    表情僵住,艾情深吸气,慕容贺容易教人犯紧张。

    也许是容貌长得夭寿帅,也许是气势夭寿威严,反正,在他面前,她失去专业顾问的专业尊严。

    转身,面对他。

    艾情的心思飞快运转。

    接下来他要和自己讨论失职问题,或者谈她的专业素养不足?反正,不会是好事,上工第一天,处处达不到要求,别说他,轮她来当老板,她也会马上指着大门要求新员工滚蛋。

    「总裁好。」

    她极力装出讨好巴结面容,骂我吧、骂我吧,嫌货才是买货人。

    她抚抚微微抽痛的胃袋,不晓得该先担心贿款还是他……逐渐靠近的庞大、健美、雄壮身躯。

    糟糕,胃痉挛了,紧张过度,她张口忘记呼吸,更忘记不呼吸是会死人的重大事情。

    「-不舒服?」他问。

    一句不在她意料间的问话,让她不由自主向后退缩。

    不会吧,他习惯先凌迟敌人的意志,再提出终极惩处?

    「我还好,那个、那个……很抱歉,我不是故意的,第一天上班,我不晓得需要清洁的地方那么大,再加上对新工作的不熟悉,才会延误时间,我知道总裁不喜欢被打扰,明天我一定会好好注意。至于睡着,那个更不是『挑缸』,纯粹因为我早上五点就来上班,才体力不支……」

    该死,越解释越糟糕,万一,他是那种讨厌下属找理由辩解的上司,光她那一篇解释,就是构成她被辞头路的重大罪行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战战兢兢,他竟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有这么可怕吗?

    他顶多是有点不苟言笑、有点严肃,有点儿不善同人热络,她的表情怎么像看到食人魔般?就算真遇到食人魔,也不需要那么害怕吧!反正她全身上下除开几把排骨,也掂不出几两肉塞满食人魔牙缝。

    「-还想睡吗?」他刻意压制笑意,装出一副冷淡表情。

    「我……还好,等碗洗干净,我马上离开这里。」她急道。

    「很晚了。」他说。

    这是邀请?不要想太多、千万别想太多,想过头,会让人迷糊,理智尽失。

    「我知道,快凌晨一点了。」艾情回答。

    点点头,因为她的「知道」。

    他转身,走到冰箱边。有点饿了,打开冰箱,他从没有在意过冰箱里有什么东西,他只是习惯性地从冰箱门边拿出矿泉水,填饱他略略饥饿的肚皮。

    见他仰头喝着矿泉水,真受不了,连喝水动作都优雅得教人怦然心动,艾情盯住他,他喝多久,她就盯多久,久到她开始发觉自己转性,不再把男人当作商品。

    「你饿了吗?」不自禁地,她问。

    是饿了,每天他习惯六点半吃晚餐,十二点半微感饥饿,喝水,给自己一点饱足感,再工作,最后在三点半上床休息,七点起床,八点到楼下办公室用早餐。

    他的生活相当规律,规律得像个精准机器人,几点到几点做什么,从无意外发生。

    说他无趣,他承认,说他不懂浪漫,他也承认,对于生活,他的要求不多,工作成就才是他生活的重点。

    「有一点。」他点头。

    「要不要……我帮你下碗面?」

    「超过八点了。」他摇头。

    「什么意思?」艾情问。

    他没拒绝同她谈话,这点,倒是让艾情讶异,所有老板不都是威权骄傲的吗?他居然肯纡尊降贵,同她对谈。

    「八点后进食,容易发胖。」他解释。

    从没人敢要求他对哪件事情作解释,也从没人对他的话产生质疑,所以,解释对他而言,是种陌生动作。

    「你想当偶像明星?」

    短短几句,艾情发现,这个老板虽谈不上和蔼可亲,至少不是独裁型。

    「没有。」他实说。

    「那你干嘛担心身材?反正不管你是胖子、瘦子,矮子、秃子,你的价值在于你的智慧能力,和外貌没有半点关系。」

    勇敢吧,她一口气说那么多话,没设想过反对老板的下场是什么。

    「过胖容易导致疾病。」他又解释。

    一解释二解释,经过长期练习,他肯定能成为解释高手。

    「我不晓得吃下一点点消夜,会影响你的健康几分,至少我确定,老让自己处于饥饿状态的人,心理不健康,何况,你有没有听过一种『低卡路里饮食』?」

    「-的意思是要帮我做低卡路里消夜?」

    「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我也可以替你做低卡路里早餐、低卡路里午餐和低卡路里晚餐。」

    看吧!她是多么优秀的人才,请到她这种负责认真的员工,是他烧了八百辈子炉香,求来的幸运。

    「好,-就帮我做低卡路里三餐,外加消夜。」他同意。

    「没问题。」

    她笑笑,弯腰从冰箱里面拿出一把地瓜叶,对着他的脸抖几下。「这个有叶绿素、叶酸,能防癌、促进智商发展。」

    听起来很健康,他点头。

    她拿起一颗地瓜。「这东西有含量非常多的纤维素,可帮助排便。」

    他又点头,希望真能改善他长期坐办公室,因运动不足引起的便秘问题。

    慕容贺站在她身侧五十公分处,盯住她的一举一动,看她洗菜、挑菜、切菜,她动作梢大一些,就会撞上他的身,让动作向来俐落的她俐落不起来。

    「如果你在忙的话,三十分钟内,我会把热腾腾的消夜送到你的书房。」很婉转的送客口吻,希望他听得出来。

    「好。」

    他退后两步,站到厨房门口,并没意思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飞快地,她将地瓜刨丝、香菇切细,铺在一层薄薄的米饭上面,放进蒸笼里,找出一小片红肉鲑鱼,撒了点盐巴,跟着摆进蒸笼间。

    艾情烧开水,水滚,地瓜叶洗净,摆进去,大火烫熟,捞起,拌上蚝油蒜酥。

    再拉开冰箱门,拿出冰水瓶,从里面捞出一小把泡水洋葱,切几丝红萝卜、小黄瓜,几片番茄,翻出柴鱼、酱油、胡麻油和白芝麻,翻翻拌拌,两道营养可口又不造成身体负担的小菜做好了。

    打开蒸笼,白茫茫的雾升起,替她做一次免费蒸脸,端出香菇地瓜饭,把蒸鲑鱼肉夹出捣烂,铺在上层,动作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他居然看傻了眼,忘记自己时间宝贵,忘记工作还需要三个小时才能完成,他追着她的背影,看她熟练流畅的动作,看她每个充满自信与欣赏的表情,这哪里是在做菜,是艺术创作啊!

    她的效率了不起,才摆好筷子,下一秒,厨房马上干净得看不出做菜痕迹。

    转身,站在门口的慕容贺让她吓一大跳,不过,半秒钟,她迅速恢复镇定。

    「等不及了?」她问。

    「我没有离开。」一句好诚实的话,倒叫艾情接不了口。

    「那……那你先用餐,吃完后放在洗碗槽,我明天再过来收拾。」她把餐盘端到餐桌上,干笑两声,转身欲离去。

    「你要去哪里?」他堵到她面前,不明白她的话意。

    「我还不能下班?好吧好吧,等我把你吃过的碗洗干净,我才离开。」暂且,她把他归类成有洁癖男人。

    「-说-知道现在很晚了。」他提醒她之前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「我知道啊,一点十七分。」她指指墙上的钟。

    「知道还走?」他更不懂了,她明知道不早、知道外面不安全,盗贼飙车族四处横行,不是?

    「我不走,难道留在这里?」语带怀疑,她问。

    「对。」

    他点头,很轻微的动作,迅速地,把她的脸轰成熟透的富士山苹果。

    ***凤鸣轩独家制作***bbscn***

    留在这里?这种话可以做出无数假设。

    他要她当情妇——她想起笨黄蓉的例子。

    他要她当老婆——她想起相信灵异现象的阿朱。

    这都是她最近经手的案子,她们都在最短的时间内和男人创造关系,入侵他们的生命。

    现代人的感情世界果真空虚,只要一点点的小契机,就能创造出双赢!那么,这是否意味,她这个行业将是史上最轻松、获利最快的畅销行业之一?

    见她久久不说话,像能源耗尽的机器人,慕容贺走向前,对她说:「我们谈谈。」

    他的头向前低俯,出其不意地,艾情吓一大跳。

    「呃,嗯……好。」

    从震惊间恢复,她硬挤出笑脸。

    来了、来了,他要向她求婚了,不用计画书、不用编排故事,连五个勾引都派不上用场,他将直接向她求婚。

    上帝,谢谢;玉皇大帝,谢谢;观音菩萨、弥勒佛、吕洞宾、妈祖、月下老人、阿拉……所有有神有灵、为她的婚姻助上一臂力的神明,感恩啦!

    她是哪里吸引他?好到吓死人的做菜手艺?打理家庭的专业效率?还是她美得赛过西施王昭君的娇美容颜?千万别说是最后面这一点,否则连她自己都不会相信他的真心。

    「-在听我说话吗?」

    慕容贺的声音响起,艾情忙回神。

    「哦,对不起,能请你再说一次吗?」

    「-叫什么名字?」

    「艾情。」

    他听了,抿唇一笑。

    果然,所有人听见她的名字都要发笑,仿佛她的名字是网路笑话,又冷又掉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「你这种笑容很不礼貌,名字是我爸妈取的,当时我连话都不会说,根本无力反对,更何况,我老爸姓艾,他没给我取名作艾心、艾国、艾莫能助,我已经感动得五体投地。」

    「对不起,我只是觉得-的名字——很特殊。」

    「是吗?商人嘴脸不可信,想笑就笑,我不跟你计较。好了,说说你想要和我谈什么,我已经作好准备。」抬头,她一脸的从容就义。

    他要真开口求婚,她应该怎么反应?

    含羞带怯说:「嗯……好啊……我不反对……只要我爸爸同意。」呵呵!老爸要是敢反对的话,她就和老爸脱离父女关系。

    或者睁起动人大眼,精明问:「可以,不过,我们要先谈妥条件。」然后,马上找纸笔登录条约内容,最好签下史上最不公平的马关条约,让他把台澎金马全割让给自己,到时,想离婚,呵呵呵……不怕损失惨重的话……

    或者迟疑两分钟,用迟疑口吻道:「我赞成,不过为什么你会出现这种念头?」

    她模拟各种口气和态度,试图找出最佳的表现方式,但不管是哪种方式,答案都倾向于同意婚姻。

    「-在听我说话吗?」慕容贺又问。

    她实在很容易分神,聊不到几句,就见她几次意识飘散,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「哦,对不起,能请你再说一次吗?」话出口,她发现,同样的对话,在短短几分钟内出现过两回合。

    「如果-太累,我们明天再谈。」

    他坐到餐桌前,吃起艾情为他准备的低卡路里消夜。

    「不用,我的精神不错,刚刚有点晃神,现在好了。」

    艾情拉来椅子坐到他对面,忘记人家是老板、她是小职员,忘记尊卑关系,也忘记伦理是中国看重的事情。

    夹一筷子地瓜香菇饭,太神奇了,这么简单的食材,可以让她弄出这种绝佳风味,再吃一口,他必须承认,因为她,他爱上「吃」。

    从上小学开始,他就是个拚命三郎,做事认真尽责,该他工作,他总是卯足劲力去做,他舍去生活中所有属于享乐的部分,包括对吃的快乐。

    他是乡下小孩,虽没穷过,但务实勤奋的基因潜藏在骨子底。

    多年来,他汲汲于追求成功,他像个辛勤的农夫,在工作岗位上倾力付出,赢得今日地位。即便如此,他也没有骄奢浮靡,他仍一本初衷,做该做的事情,并用尽全力做到第一。

    快乐是什么?不知道,也许在童稚时期有过快乐,可年代久远,已然淡忘,而今,一碗简简单单的地瓜饭、两碟小小的健康蔬菜,唤起他对快乐的想望。

    他不说话?

    艾情拉抬音量,再次说:「我们可以谈,真的,我精神不错。」

    他听见了,不过,眼前他比较乐意把注意力放在嘴巴里面。

    以前做饭的管家,把煮饭当成工作,煮出来的东西,说不上好,也不能嫌差,但总是少了那么一点味道,少了眼前盘中的……感动。

    「你反悔了?不想谈了?」艾情口气有几分懊恼。

    他一定是恼了,一定是理智抬头,察觉婚姻不过是一时冲动,现在他把决定回收,再不要她留下来,不要她当情妇或妻子,煮熟鸭子飞走。

    看见没?窗外一只无毛熟鸭,载着艾情的失意飞往亮亮的月球中央,不是投奔嫦娥,是它发觉死于吴刚的肠胃,比较「重于泰山」。

    讨厌,为什么这男人的心不专?为什么他的意念改变太快?是不是她没去阿朱家的庙拜拜,才得不到神佛保佑。

    「-在听我说话吗?」同样的话,他问第三次。

    「哦,对不起……」这回她的反应够快,把「请你再说一遍」这句吞回肚子里。「请说。」她点头,笑得有点张扬。

    要求婚了、要求婚了,他马上要向自己求婚了,不管是任何口气、任何言语,总之,她会答应,答应嫁给他,把自己变成多金贵妇。

    「我有点渴。」吃饱喝水,天经地义。

    好失望-,这不是她要的那一句。

    不过,她还是乖乖起身,到厨房替他倒来一杯气泡水。

    为了「报答」他让自己好失望,她挤眉弄眼、吐舌头,恶作剧地先把倒好的水倒进自己肚子,再用唇舌于杯缘舔一圈,再把水注满,端给他。

    接着她大剌剌地坐到他面前,卡在这里,她不晓得自己该不该回家。

    「好了,我们来谈谈。」他说。

    「刚刚不说,现在又想谈?」

    她小声埋怨,他听见。

    「刚刚我在吃东西,不能说话。」

    他又解释,看吧!早晚一天,他将成为解释高手。

    吃东西不能说话?他以为自己在当兵,或当模范小学生?瞄他一眼,算了,肯谈最重要,期待重新燃起,她等着他向自己求婚。

    「谈吧!」她集中精神,不准自己再分神。

    「-说从早上五点开始工作,同时打扫我的办公室和家里,是蛮重的工作量?」他用公事化口吻说。

    艾情点头。

    没错,当清洁工太累了,当情妇花瓶比较轻松,快开口要求我吧!艾情抛出温柔甜蜜的媚眼,权充第一次勾引。

    「以后-只要负责我家里的清洁和三餐、消夜就好,能胜任吗?」

    真是的,不愧是商人,连求婚都求得那么有条有理,艾情忙点头。

    可以啦,她还可以负责他的暖床工作,负责生儿育女,包君满意。

    老爸常说,她的屁股又圆又翘,将来生小孩肯定顺利。艾情装出端庄笑颜,娶妻娶贤,对啦,挑她准没错。

    「明天开始-不用下楼整理,我会转告霍叔,找人清洁办公室。」谈话结束,他喝一口义大利气泡水。

    「啊?就这样?」没有求婚、没有工作以外的说词?希望落空,失望涌上。

    「对,就这样。」

    「为什么要我留下来?」要人留下来总有个好理由吧?她追问。

    「太晚了。」

    他没时间送她回家,而基于责任感,他不主张在三更半夜将女生踢出家门。

    「我留下来的主要目的是……煮消夜?」她猜。

    「对。」他很高兴,她总算听懂。

    「这里只有一张床。」

    小小的希望未被全数消灭,她期待他邀请自己上床,日久成真,她不介意学学八点档,生个小孩作为栓住男人的绝佳狗链,这次端庄笑容加上料,变成风情万种,挑动的柳眉企图挑动他的心。

    「我不用的时候,-有需要的话可以使用房间,我要睡觉的时候……」

    「怎样?」

    她的身体小,随便一个小角落,便能容纳她的娇弱,她等着他给个双方都满意的好答案。

    眉梢上扬,小小的手指绕着发丝转圈圈,肢体动作摆明了君有心、妾有意,何不同心结连哩?

    「-可以睡沙发。」他指指客厅里的巨型沙发,用来容纳她的「娇小」,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脸垮下、肩垮下,连绕头发的手指也得到关节僵硬症,卡在脸颊旁,屎脸浮上,她的第一次勾引彻底失败。

    「-觉得怎样?」慕容贺问。

    「我可以看电视吗?」

    内伤了,她要记得打电话给老爸,告诉他,新老板供吃供睡,但是不供应铁牛运功散,要他帮自己寄两箱过来。

    「可以。」

    「可以用电脑上网查资料?」她得寸进尺。

    「可以。」

    「可以用电话找人哈啦?」

    「只要不打色情电话。」他开玩笑。

    「好吧,成交。」敷衍回话,她起身收拾餐盘,走进厨房清洁。

    「艾情?」他的叫唤声留下她的脚步。

    「什么事?」她回头。

    「这个杯子有味道,-喝过了?」他问。

    瞬地,她的脸跳过翻红步骤,直接进入缺氧的铁青色。

    夭寿哦,连这样都喝得出来,他是那个躺在七层垫褥上,还能察觉到床底有颗豌豆的公主吗?

    「没有。」

    压低嗓音、两腿僵直、肩背耸立,她艰难地走进厨房里。

    慕容贺没说话,转身走进书房,关起隔音效果绝佳的门扇,开始大笑。

    是的,他看见她在厨房里的小动作,看见她的不爽和鬼脸,捧住肚子,他克制不住笑意。

    猛地,他发觉,久违的快乐悄悄来到身边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惜之作品 (http://xizh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