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

    这是艰难任务,光是走到慕容贺面前,就非常人能办到。

    然赵悯的五百万不断对艾情发出诱惑声波,逼得她不得不拚小命,非要达成任务。

    她上网、她查资料,她扮侦探、她动用所有用得上的关系,在奋战不懈二十天后,终算如愿进入擎天企业,成为一名清洁工。

    看吧,天下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。

    什么?看不起清洁工,拜托,这可不是普通清洁工,是专门打扫幕容贺办公室,和他位于办公大楼顶层窝居的清洁工耶!

    若非她答应收贿者不领薪、纯做义工,还事先汇五万块当作工程款,哪能得到这么好的工作机会-

    可以说她放长线钓大鱼,也可以直指五万块是钓男献金,总之,偷鸡蚀米是千古名句,只要最后鸡跑到自己袋里便行。

    至于清洁工作……难不倒她啦!别忘记她出身新娘学校,别的不会,做菜做饭,用科学方法规画家务,是她擅长技能之一。

    好了,这是她第一天上工,穿上美美的制服,围上美美的白色围裙,龟毛公司的制度里,连清洁工也美到让人羡慕。

    七点钟的工作,她五点就进公司,满脑子都是五百万的新台币,连走路都带上金风徐徐。

    甫走进办公室,艾情在心中低骂一声夭寿。

    这里起码有上百坪,总管霍叔说一个小时就能搞定,鬼啦!这里谁能在六十分钟内整理完毕,她把头送给他。

    吐气!钱钱钱,她用钱鼓舞自己,用闪烁光芒的金币来兴振体力,干了,不过上百坪,又不是五千坪,好歹她参加过田径队,体力比一般女人行。

    推推手肘间的粉蓝色袖子,明眸横扫过四周,锁定主要目标,艾情摆开阵式,冲!

    擦完桌子抹窗户、柜子、电脑兼台灯,沙发茶几外加茶水间,拖完地板再洗厕所,她挥去额间汗水,吐口大气,最后,芳香剂一喷,哇!有没有闻过清洁的气味?

    望过满室清新,了不起,她去报名世界清洁工大赛,准能拿第一。

    竖竖大拇指,她想自夸一番,才发觉自己的上手臂已经酸得抬不上来,救命,想当年二八青春,跨栏短跑加铅球撑竿跳时,都没这么累。

    放弃吗?才不!成功属于坚持到最后的人,何况,谁能迫她放弃到手的金钱?

    看看手表,呵呵,七点四十分,据总管大人说,慕容贺会在八点准时进门,所以……她跳进茶水间,迅速把从外面带进来的萝卜糕放进微波炉加热,再泡起一壶好咖啡。

    七点五十三分,早餐安排好,艾情准备退出办公室,前往慕容贺的「香闺」——

    门自外头往里面推开,撞上正要伸手开门的小奴婢。

    砰!粗壮结实的门扇偷袭她引以为傲的鼻子。

    该死,原来桧木这么硬。

    倒抽气,两颗泪水硬生生被逼出眼眶,艾情弯身,两手捣住鼻梁,完了完了,这下子她得搭上整型风,拯救可怜的小鼻头。

    「-还好吗?」一个温和的嗓音从头顶上方传来。

    「我说不好,你会不会付我医药费?」闷声,她挣扎回话。

    「艾情,-在做什么?谁叫-在这里?」

    这次的声音和上一个不同,艾情勉强抬眉,是总管霍叔。她指指墙上的时钟,努力站直身。

    「说话啊!」霍叔怒问。

    「对不起,我的声带刚刚去鼻梁家探病,没时间回答。」吞口水,她尽全力忘记疼痛感。

    「我不是说总裁进办公室之前,-必须离开。」再指责两句,他要让总裁知道,责任不在他。

    大公司有制度没人性,员工痛成这副德性,不先问问有没有关系,居然质问她,为什么人还在这里?

    「可不可以叫你的总裁大人,有点守时观念,现在还没八点。」她低声埋怨。

    非故意的,是慕容贺提早进办公室,错在他,不是她这个初来乍到的小小清洁工。

    「艾情!」霍叔低声恐吓。

    「知道知道,我马上离开,OK?」

    拉开大门,举脚往外同时,她被原声唤回——

    「-弄的是什么早餐?」

    霍叔拉过她,头痛地看着桌上的萝卜糕加咖啡,不中不西、不伦不类。

    「你不认识?那叫作萝卜糕,营养好吃卫生好,人人都夸奖。」

    没夸张,那是艾爸爸排长队伍才买到的,虽然已在冰箱躺两天,不过还没躺过保存期限。

    「我不是说,总裁只吃荷包蛋和烤吐司。」

    禽流感刚过,蛋价飘涨,就算是企业总裁也该体念平民百姓……好啦,她承认,她说的纯属废话,真正的原因是——她忘记买蛋和吐司面包。

    「身为管家,你有责任教导主人,偏食是种要不得的坏习惯,而且吃太多蛋,胆固醇容易偏高,尿蛋白指数大增,万一得老年痴呆症,得不偿失。」

    她承认自己的言行很危险,承认一不小心会被赶出擎天企业大门,可是,很抱歉,这是她诸多优点中的微不足道小缺点,她习惯「据理力争」。

    「-明天不要来了。」

    「好啊,如果你不介意我抖出你收受贿赂的事实。」她在他耳边好笑。

    何必嘛,说点好听话会死啊?她这个人心肝最软了,几句好话,她会舍命把事情做到百分之百,干嘛非要逼她祭刀自保?

    「收-钱的不是我!」霍叔低吼。

    「了解,收钱是你的败家儿子,但子债父偿,天经地义。」她皮皮说。

    「我还-钱。」

    「我对五万块不感兴趣,我比较喜欢替擎天企业服务。」她皮笑肉不笑。

    他们一来一往,艾情没发觉自己的言行落入旁人眼底。

    轻笑声起,男人好听的声音再度传来:「霍叔,你碰到对手了?」

    艾情抬头向发声处,突地,傻了、呆了、笨了、蠢了……哦哦,聪明艾情摔坏脑子,变成喜憨儿,她半张嘴,口水在唇边盘旋。

    死盯眼前男子,半响,艾情不说话。

    他、他的帅不会死人,可是会致人于死,正是所谓的我不杀伯仁,伯仁因我而亡。

    不公平啦,哪有男人的五官可以这般秀色可餐,她饿得咕噜咕噜响,居然望他一眼,便出现饱足感。

    「-在看什么?」男人又问。

    「请问?我在巴黎还是在台湾?」她恍神。

    「我想,是台湾吧!」他莞尔。

    「那么……是谁把米开朗基罗的大卫雕像搬到台湾来?」她指指对方。

    他学艾情动作,指指自己,挑起的眉毛显示感到有趣。「相信我,我没有那么完美。」

    艾情没理会他的说辞,继续欣赏眼前的大卫偷渡品,帅毙。

    「我没见过像你这么好看的男人。」她像饥渴三百年的野兽,对笼外鲜肉垂涎三尺。

    「-看过很多男人?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

    她的职业是爱情顾问呢,筛选男性是工作中的第一步骤,比如黄蓉那位郭立青,他的五官太刚硬,一看就知道脾气坏到不行;再说阿朱的乔丰,长相太桃花,走到哪里都像一坨屎,处处吸引苍蝇。

    还是漂亮宝贝赵悯强,随手一挑,就挑上这个有钱有势、俊美无双的高级男性。

    「经过比较之后,我是最好看的?」

    用力点头,专业眼光绝不出错。「请问,你是慕容贺?」

    「对,有问题?」

    「没有,我只是很高兴为你工作。」

    心呛、呼吸喘,她真坐局兴、真意爽,爽的是大卫移民到台湾,爱上台湾风土民情,爱上台湾美女,再一不小心,说不定会爱上台湾的艾情……什么什么?疯了!她的想象力又在无限制扩张?

    多真诚的赞美!第一次被这么小的小女生当面称赞,说不开心是假的,不过,当老板多年,慕容贺习惯威严。

    「既然高兴,就尽好本分,别不仔细,把饭碗弄丢。」他半开玩笑说。

    「遵命!」一个举手礼之后,她踩着轻飘飘的脚步,离开慕容贺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艾情离开,霍叔松口气,他后悔答应儿子让艾情进来。

    「总裁,你对艾情不满意的话,我找时间和她谈,也许换个……」

    「不必麻烦,你下去吧。」

    慕容贺走到早餐处,叉起一块萝卜糕,入口,味道不顶佳,不过……是怀念中的味道。

    ***凤鸣轩独家制作***bbscn***

    扫地拖地,洗衣整被,一边工作,艾情一边想着慕容贺俊得吓死人的帅脸,她见过无数男生,筹画过不少次的爱情诞生,她总认为,爱情和事业相当,只要经营得当,就能赢得漂亮结局,而婚礼往往是漂亮结局的开端。

    她习惯把男性当标的,拿爱情做手段,教都会女子选择想走的阳关道,并指导她们如何靠近目标。

    在她眼光中,「目标物」可分条件等级,至于欣赏……免啦,她只欣赏钞票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个慕容贺,很没道理地撞进她心底,很没道理地压得她心思沉甸甸,翻搅得她酸甜苦辣所有滋味混搭成怪味。

    不公平,他拥有全数优越,他有钱有能力,他从小被贴上天才注记,他的气质不需要高贵衣着作说明,最恨的是,他的容颜,不过一眼,便深深镌刻她心间。

    那算什么感觉?说不透澈、挑不清,只能用最通俗的字眼——爱来形容,她有强烈欲望把他独占在生命中。

    怪诞吧,她是制造爱情、贩售爱情,却不相信爱情的爱情顾问,现在却凭空接手爱情,而对象是个仅仅见过一面的男性。

    摇摇头,她把头摇得像狂舞中的波浪鼓,她企图摇出理智,企图把心中的慕容贺再度扭转回「标的物」。

    「艾情,-给我记清楚,他是赵悯相中的男人,-别想染指他,要他还是要五百万,-自己选择。」

    恨恨地,她把手中抹布抛在黑色的旋转妆台。

    「白痴,当然选择五百万,就算把他整个人捧到-手中,我都不相信-啃得下去。」

    她指着镜中唱作俱佳的自己,一下子是理智教师,一会儿又成泼辣妇。

    「-吞不下去,所谓龙交龙,凤交凤,同一挂物种才能产出优良子代。他是龙,-是麻雀,杂交之后,搞出来的儿子叫作四不像,-和他注定无缘,跟-有缘的是钱,是新台币和美金。」

    狠狠抓起水桶,抱起换下的床单被套,她愤怒地走出他的房间,虽然,她并不明白自己的怒气所为何来。

    「可是……」

    蓦地,她停下脚步,抱在手中的被单传来一丝男人味,靠近鼻间,用力嗅闻,要死了,连体味都那么迷人。

    她拍拍头皮,力图镇定。

    「艾情,-仔细分析,世界上有什么东西比钱更Chafming,-应该做的是拿试管搜集他的毛发,在网站上拍卖,而不是抱着床单搞性幻想。」

    「可是……」

    「白痴才会在这么简单的事情上说可是,哪有什么好可是的,爱情是什么?不过是-笔下的计画书,-迷他,他迷-,等结婚后自然会发觉,再帅的男性一样会大便、会挖鼻屎,生气的时候一样搞家暴乱打人,有钱的时候一样在外面种野花,老到不能行动时,一样会垂着肥肚皮,对年轻女孩色。」

    「话是没错,可是……」

    「可是-的大头,世界上只有一种东西不会背叛女人,那就是钱,虽然它会随着经济变迁而贬值,但那不是它的错,它只是无辜的被害角色,戕害它的是国际情势和政客。养男人不如养金钱,至于爱情?把它当成商品,不要因为它花花绿绿的包装迷失本性,懂不!」

    骂过千百句,在她以为已经成功说服自己同时,艾情颓然跌坐沙发问,无可奈何的真心话溢出唇边。

    「可是,他真的很迷人……」她叹气,十秒后,笑意重新染上颊边,眉眼——,艾情自言自语:「不然,定个约好了,-勾引他五次,如果五次不成功,就把他当成商品卖给赵悯。」

    「OK,就这样决定。」

    这决定让艾情充满劲力,弹起身,她用参加田径队的毅力,为清洁工作尽心。

    洗洗刷刷,拖拖抹抹,同样的动作重复几百次,在她的腰杆累得挺不直时,终于,工作完毕,喘口大气,接下来是最后任务——做晚餐。

    霍叔交代,总裁的晚餐要一汤四菜,量不需多,却要精致。

    说得真容易,精致的标准在哪里?麦当劳炸鸡算不算?

    打开冰箱,只有几瓶加拿大矿泉水,高级的冰箱里,除了高级矿泉水加上高级冷空气之外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唉,这个只会赚钱,不懂得照顾自己的男人真可怜,他累积财富的目的是什么?

    拿起钥匙,艾情要走一趟市场,为他张罗晚餐。

    ***bbscn***bbscn***bbscn***

    摩托车在回程半路上挂点,艾情推了近一千公尺才找到机车店,换过火星塞,回到慕容贺的顶楼屋子时,已近五点四十分。

    糟,早上才挞伐过慕容贺的守时观念差,现在,轮到她的守时观念出现问题,要命!

    不管,她冲进厨房里,洗洗切切,米先下锅,鱼去鳞,猪肉成丁,俐落流畅的动作,教人赞叹。

    当她在厨房拚命时,慕容贺踏进屋内,厨房里传来的炒菜香,让他有半分钟怔愣。

    之前清洁妇会在他回家前把晚餐准备好,所以……她又出错了?

    挂着控制不住的淡淡笑意,走到厨房门边,望住她的背影,熟悉的温馨在慕容贺心底涌上,热腾腾的蒸气,空气间溢满食物味道,不饿的肠胃被引出饥饿感。

    童年时期,他经常这样,站在厨房门口,看着母亲一面擦汗、一面做菜的忙碌模样,偶尔,母亲发现他,抛给他一个和蔼笑容。

    爸常说妈妈是伟大艺术家,说厨房是她的画室,供她尽情发挥。

    而今晚,有个女孩正在他的厨房里挥舞画笔,每个动作都衔接起串串美感,女孩的自信、女孩流露在举手投足间的骄傲,仿佛那些菜肴是艺术品,值得她这位大师细细雕塑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这女孩让他有回家的感觉。

    每年总要到旧历年,回乡下,他才感觉真正回到家,这里,充其量是装潢高级的过夜饭店,没有半分人味。而她,把人气带进屋里。

    这时,艾情的准备工作也告一段落了——

    鱼汤滚了滚,放下米酒和姜丝,简直完美。

    「了不起,我就知道-行的。」艾情对自己的表现打出一百分,拍拍手,从塑胶袋里翻出水果。

    「今天的水果是软枝杨桃、蜜枣和西瓜,你们虽然是土产货,样貌比不上进口水果,但是爱台湾的精神不输外来人,就你们-!」

    她居然和水果对话?还耍特技似地把杨桃蜜枣抛高,接住,抛高,又接住,切切洗洗,艾情把两样水果铺排完毕,续拿起西瓜,又重复同样动作,但这回,加了舞蹈动作和音乐效果。

    兴味盎然地,慕容贺看着艾情,她非常特殊,光敢批评他的守时观念这点,他就知道她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回过头,开心过度的艾情在看见慕容贺时,该接西瓜的手忘了接,砰一声,西瓜砸在光鲜的大理石地面,红色汁液四处奔流,她是凶手,谋杀西瓜先生,人证物证俱全。

    就说他的帅会害死人,你们偏不相信,你看,活生生害死她三千六百万个细胞,还逼得她的心脏肌肉打群架,砰砰砰,连连枪响,撞得她心律不整,几要晕倒。

    「嗯,那个……没关系……」她结巴,谁教口腔细胞伤亡惨重。

    他不语,等着看她如何解释这个「没关系」,霍叔知道他讨厌被打扰,要求清洁工在六点以前离开,对一个无法达成要求的清洁工而言,续用是不可能的事,而她,连同早上那次,连连两次打扰他。

    他撑起冷淡,等待她的解说。

    她蹲下身,捡起破成两半的西瓜说:「没事的,我本来就要拿它来打西瓜汁。」意思是,反正横竖都死,腰斩弃市和凌迟处死都一样。

    她看着他,尴尬笑笑,退两步,拿起抹布,对他挥挥,微笑,弯腰擦地,对住他的眼睛没有离开过。

    说也怪,她不看地板,还是很快地把西瓜汁抹干净,她有特异功能,他想。

    「你看,很容易对不?只要有心,天底下的事情都能解决的。」很好,-可以再挑点更白痴的句子来说,艾情皱鼻子想道。

    笑僵住,她想不出其他白痴句,只好背身,把西瓜残尸,一口一口挖进果汁机里。

    不要看我、不要看我,再看下去,我会手脚发麻。她在心底念咒。

    他不从她愿,硬要看她僵硬的机器动作,俐落流畅不见了,剩下笨拙。

    回头,艾情发现他还在看,发出勉强笑意,清清喉咙说:「如果你饿了,开饭好吗?」

    微点头,他走到餐桌前坐定。

    这动作违反了他的习惯,他习惯返家先沐浴然后坐到餐桌前,一面工作一面用餐,对他而言,反正是冷掉的菜饭,无所谓好或不好吃,反正进入口中,都是同一款滋味,但今天,热腾腾的汤、热腾腾的菜,电锅上蒸腾的热气催动出他的食欲。

    艾情毕竟是跑田径的,三两下菜上桌,端到他手上的饭还烫人手心。

    「你没洗手。」她善意提醒。

    这年头肠病毒猖狂,不小心就会死人的,不谨慎点怎么行。

    他不说话,看她一眼,走进浴室,三分钟后出现。

    再次坐定时,艾情不见了,他拿起筷子,听见厨房里果汁机运作的声音,她果然把西瓜凌迟处死。

    嚼着饭粒,她的手艺出乎意料中的好,鱼肉在他齿颊间张扬弹性,青葱的香气直达鼻息,他吃得津津有味,那是家的感觉,每年只有旧历年五天能享受的滋味。

    饭吃掉一碗,菜吃掉三分之二,他满足地进攻水果盘。

    艾情走进饭厅,端出刚打好的西瓜原汁,一见到桌上所剩不多的菜肴,皱眉摇头,直觉说:「你这样不行,吃东西要细嚼慢咽,否则长期下来,容易造成肠胃伤宝口。」

    被管?该摇头的人是他,他花钱、他请人,可不是要请人来对他叨念,他吃饭快不是一天两天养成的习惯,他必须精简生活所需时间,把时间投注在事业上面。

    瞄她一眼,这一眼让艾情迅速想起自己的身分,要命,她习惯对客户颐指气使,这下居然忘记自己站在人家屋檐下方,缩缩头,闭嘴,她把自己缩回厨房。

    两手端着所剩不多菜肴,扔了,太浪费,索性拖来一把椅子、端来半碗饭,坐在厨房边,夹了饭菜就往自己肚子里塞。

    真饿!中午的御饭团摆不平她的饥饿感,没办法,她过度拚命,新工上任第一天,她把慕容贺家里外打扫得干干净净,她腰酸背痛,累到呵欠连连。

    甫接触到椅子,疲惫涌上,躬身,勉强扒完饭,再站不起来,她把椅子拖到水槽前,打开水龙头准备洗碗,冷冷的水柱驱不散她的疲惫,刷两下,打呵欠,再刷两下,她居然搭上马车直往梦乡飞奔……

    慕容贺洗完澡,打开电脑准备进行未完成的工作时,发现厨房灯还亮着。

    她还没走?大步往厨房跨,看一眼,他笑出声。

    这样也能睡?

    走近,看着她趴在水槽边的睡颜,长长的睫毛在脸颊上方映出两道黑影,微微的红晕在腮旁染出憨甜,她手里还抓着菜瓜布,一坨泡沫黏在发际,像调皮的顽童,玩累了,随意睡倒。

    欣赏着她的睡姿,笑容贴上他平板冷酷的嘴角,有趣?她何止有趣……

    没多想,慕容贺做了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——打开水龙头,把沾上她发际手心的泡沫清洗干净,取纸巾为她擦拭干净,他抱起艾情,送她进自己的房间里,拉过小小的棉被,将她小小的身子圈覆起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极其轻柔,小心翼翼地,不将她惊醒。

    回到书房,回到电脑前,他坐定,笑仍贴附着未褪色,在台北工作八年,第一次,他的房子里有外人,第一次,他恋上自己的空间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惜之作品 (http://xizh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