尾声

    黄蓉坐在安全岛上,小小的头缩进两腿中央。

    夜深了,路上没有车辆行人,只有明灭不定的红绿灯,和一阵阵迎面吹拂的冷风。

    入秋,路树落下几片桔黄叶子,冷冷清清的夜,冷冷清清的孤独入侵。

    他在做什么?在抱着雨妮和宝宝团圆痛哭吧?他们一家人的春天来临,而她和她的宝宝,迈入冬季。

    泪扑簌流下,小小的膝盖染满湿润。

    可不可以说不要,不要她当新来,雨妮是旧到?可不可以后悔,后悔她把分手场面弄得好糟糕?可不可以抗议,抗议别的女生拥有他一大段,而她只能得到一小点?最坏的是,她把一小点睡去一点点,剩下的点点点,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她喜欢他啊!虽然他坏到不行,虽然他对女人真贪心,他的缺点一大堆,她还是喜欢他,怎么办?

    哭红了眼,揉肿脸颊,她的泪水串串滴滴,啜泣不停,一次次的怎么办,问得她好心酸。

    怎么办啊?她那么爱他,他却要爱一堆女生;她想当他心中的第一名,他却让她排在最后面。她的竞争力不足,头脑不好,拼了命都赢不了雨妮的高高在上,怎么办?就这样分手,祝福的话她说不出口……

    她哭很久,终于,她等的人坐到她身边。

    那是艾情——她的爱情顾问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有个好理由,不然三更半夜把我从床上挖起来,我会发飙。”

    叹气,对于哭得像猪头的女人,她停产的同情心,硬是挤出一些存货。

    “他不要我了。”抱住艾情,黄蓉失控大哭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确定?”她瞄一眼黄蓉身后的路树,怀疑问。

    “他有宝宝、有情人,他乱七八糟到顶点,可是我还是好喜欢他,喜欢到不行,我良心不安,我有罪恶感,我实在不晓得应该怎么办?”她哭得双唇发抖。

    “把话从头说清楚,你这种讲法谁听得懂?”推开黄蓉,她把整包面纸塞进她手中。

    擤擤鼻涕,她吞下眼泪说:“巨人有一个秘书,叫作江雨妮,她漂亮又聪明,巨人常叫我要向她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?”

    “江雨妮常送我好吃的甜食,说要跟我当好朋友,她一讲,所有人都觉得她是我最要好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接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朋友间会说秘密,有一天,她告诉我,她和巨人间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秘密?”艾情吐口气,总算正式进入主题。

    “她曾经是巨人的情妇,她非常爱巨人,后来巨人换过无数个情妇,她都没生气,每天守在他身边,最重要的是,她还瞒着巨人生下他的宝宝。”

    “连孩子都有了?这件事,你有没有和你的巨人讨论过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答应雨妮保守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咧?”

    “雨妮说绝不破坏我和巨人的幸福,说只要看见巨人快乐,她就好满足。”

    “真伟大的情操,她是菩萨还是佛祖?”艾情鄙夷一笑。这种伟大爱情至少要追溯到中古世纪。讽刺吧,专卖“爱情”的“艾情”,不相信“爱情”。

    “不,她太爱巨人了,能天天看到巨人,她就满心欢喜。”

    太夸张,居然用“满心欢喜”来形容。郭立青到底是耶稣或上帝?能令她“满心欢喜”的东西只有支票和现金,可见得一样米养百样人,而江雨妮是最特别的那一款。

    “这简单啊,下次叫你的巨人送她一座蜡像,她就不用在你们身边哥哥缠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骂她,雨妮很可怜,她的宝宝得了癌症,需要做骨髓移植,她自己的骨髓不符,必须要找巨人帮忙,可是她迟疑很久都不敢告诉他,要不是宝宝撑不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她终于要把实情告诉巨人了?”烂剧情,下次江雨妮想演戏,建议她来找艾情夫人写剧本,她可以酌收稿费,替她写本高明的小说剧。

    “嗯,他们约在今天晚上,雨妮打算对巨人坦承一切。我不想让他出门,却又敌不过良心谴责,我闹脾气,和他吵架,我还泼他一身湿,他肯定气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和他吵架?”

    “他说谎,明明要和雨妮约会、却骗我要跟外国人签合约。他爱雨妮、他要我学习雨妮,他说他头脑不清醒,才会看上我,他还说我皮厚,弄痛我没关系……”她越说越伤心,用光艾情一大包面纸后,索性趴在艾情身上大哭。

    “他很坏,不想想看雨妮那么好,有几个女生学得了;我本来就是趁他头脑不清醒的时候,才能爬到他车上睡觉;我皮厚是我妈妈生的,又不是故意,他怎么可以理所当然把我抓痛?

    他全身被我泼得湿淋淋。等他和雨妮一见面,雨妮就会知道我很烂,知道我给不了巨人幸福,到时,她就会理所当然地要回她的幸福。”她唠唠叨叨,碎碎念不停。

    艾情终算听懂来龙去脉。原来,黄蓉担心自己抢不过圣女江雨妮,他们的误解有一大半建立在缺乏安全感上,而安全感这东西她给不起,所以……最后一招——搬救兵。

    她对大树招招手,树后头走出一个绿巨人浩克。

    艾情推开黄蓉站起身,走到巨人身边低语:“别忘记,你欠我一个人情。”挥挥手,她潇洒离开。

    巨人盯住小猪头,花大钱的眼睛被她哭坏了,红红的小脸水肿,人已经够笨,再把自己哭丑,真不晓得自己是吃错哪门子药,为这个蠢蛋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他的合约签得匆忙,他一心赶回家中,甚至欺骗对方,自己的亲人病危,也许是自己的狼狈带了几分说服力,总之,他回到家中时,还不到十点。

    他买了消夜,却发现她连牛排都没啃,她离家出走,身上没带半毛钱,只带走他给的照相手机。

    白不白痴,手机能当饭吃吗?从那秒钟起,他开始担心起她的肚子。

    他罹患急性心脏病,心跳超过一百二十,在寻不到她的三小时中间,他的心脏工作过度。

    他上她家、他找艾情,他几乎翻遍台北每寸土地,若不是艾情打电话给他,恐怕他还在街上漫无目的寻找。

    “你没去医院?”吸吸鼻子,黄蓉嗫嚅道。

    “你在诅咒我出车祸?”他没给她好脸色。

    没错,从知道她离家出走开始,他得了失心疯,车子好几次和别人擦撞。

    “不是啦,你没去看你的宝宝?”黄蓉再问。

    “宝你的头,谁说我有孩子!”

    “可是雨妮说宝宝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立青粗暴地截断她。

    “假的,雨妮说的每句话都是假的。她不是我的情妇,我不爱她、她不爱我,她没有孩子,我今晚更没和她见面。你听到不实消息,没向我求证,却笨到乱发脾气,简直是猪头。

    我要你学习雨妮,是因为我欣赏她的工作能力,学不来也没关系啊,反正我没意思让你替我工作。

    你说我弄痛你,是因为我在生气,气你要去找蔡万金,气你不当我的女朋友,却要另外找男人。我警告你,你是我的,谁都不准抢走!

    我说了气话,说爱上你纯属头脑不清醒,那是因为你的坏脾气,把我弄得不清醒。你喜欢我,我爱你,简简单单的一件事情,你就是有本事把它搞得翻天覆地,我实在不晓得该佩服你,还是骂死你。”——

    嗦嗦念过一大堆漫无章理的话,立青气稍平。

    大手一拐,他把她捞回怀里,亲亲她丑丑的眼皮,亲亲她丑到爆的鼻头,老天爷一定在处罚他,才教他放下满山满谷的千娇百媚,独独对这样不起眼的女人动心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……你爱我?”她的脸上写满怀疑。

    你看你看,她是不是笨的没药救?明明都说过几百遍的话,她还要一而再、再而三向他求证。

    “对啦。”他回得心不甘情不愿。

    “那雨妮怎么办?”

    猪哦,都说雨妮编的全是谎话,她还听不懂。

    “我不打算继续把她留在身边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娶她?这是我亲耳听见你们公司员工说的,而且我亲眼看见你们在会议室拥抱。”她提出质疑。

    “我的确要结婚,对象不是雨妮,这星期有摄影公司专员到办公室和我洽谈,也许这样才让消息传出去,至于在会议室……你到公司找我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找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下午到医院检查过了。”

    对了!这阵子忙糊涂,居然忘记这件重要事。“没错,医生怎么说?为什么你会吐得那么严重?”

    “医生说我的胃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没事,这个医生不行,我再另外替你找名医挂号。”

    “他替我转诊到妇产科,妇产科医生说我怀孕了。”不疾不徐地,她把话说清楚。

    “怀孕?这么重大的事,你居然瞒我!”他跳起来,大声叫。

    “我想说啊,所以到公司找你,是你自己风流,要抱雨妮,我看了太伤心,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见鬼了,她的高跟鞋断掉,我只是扶她,没抱她。”他没好气地说。“算了,我不和你计较,先回家,你必须睡饱吃饱,才能应付怀孕这种大事。”拉起她,他迫不及待地领她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,是真的爱我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小猪果然比常人笨,一句话问了又问,还听不真切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只是现在爱,以后就不爱了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他口气中有些许不耐。

    “你是一次爱一个人,还是一口气爱很多人?”

    “笨,我只爱你一个,其他人,我谁都不爱行不行?!”他火气又向上窜。

    拜托,她是孕妇呢,到现在没吃晚餐,说不定连午餐也没入腹,再扣掉吐出来的、被眼泪流掉的,身体里还有多余热量维持她的生命迹象?

    “你的爱够不够多,够到……”她迟疑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问什么,能不能一次问完?”

    他大叫,声量大到吓醒路边车辆,防盗器哦鸣哦鸣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想问你,愿不愿意娶我嘛。”被他一吼,声音带上哽咽。

    这句话……问得还不错。

    端起脸孔,他严肃抱起她,大步走到自己车旁,打开车门,进车前,他用冷静的公式化口吻说:“今天太晚了,明天再去法院结婚。”

    黄蓉的反应时间足足拖了三分钟。

    她听见了!

    黄蓉破涕而笑,擦去泪水,掩不住满心欢喜,顾不得巨人正在开车,她爬到他身上,凑到他脸颊边猛吻。

    由于视线被遮蔽,啪、霹、磋、乓……他擦撞上路边停放的整排汽车。

    一时间,哦呜哦呜声此起彼落,闹出一夜喧嚣。

    (完)

    编注:请继续锁定(爱情在身边系列)喔!

上一章 回目录 返回列表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惜之作品 (http://xizh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