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

    电话接得黄蓉心惊胆颤,本事高强的艾情居然一路追到郭立青家里,更厉害的是,她打来的时间,居然撞到黄蓉清醒。

    “你怎知我住这里?”乍闻旧人声音,她有开心,也有忧虑。

    开心的是,艾情欠她两千块,因她始终没见到蔡万金,忧虑的是,万一艾情想到办法,要重新撮合她和蔡万金,到时,她去是不去?

    “长得跟你‘很不像’的黄妈妈告诉我的。”艾情说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连对陌生人,妈妈都要极力否认两人的相似度,看来,她的长相真的让妈妈很没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“听说,你在帮郭立青工作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工作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陪他说话啊!”

    光陪说话,月薪十万?好个路人皆知的司马昭。

    “他居然没要求你当情妇?”

    “他有啊,我拒绝了。”黄蓉实说。

    “你拒绝?为什么?”音调陡然飙高,艾情在电话那头发疯。“你是开玩笑的,对不?你一定是在开玩笑,对不?”

    设计蔡万金那天,乍见郭立青她就觉眼熟,想半天,还上网搜寻,好不容易查出郭立青的身份时,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艾情几次电话向黄妈妈确定,确定两人之间出现交集,她忙着找上黄蓉,心想运气上门,得好好敲一笔,没想到黄蓉居然把她的财神爷往外推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拒绝,没有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要嫁给蔡万金啊,如果和别人乱来,蔡万金哪会娶我。”她理直气壮回答。

    “白痴啊!有了郭立青,谁还要死肥猪蔡万金。你到底有没有半点脑筋?论长相,郭立青是男人,蔡万金是沙皮狗;论能力,郭立青赚每分钱都靠自己,蔡万金是消耗祖产的败家子;论年纪,郭立青年轻有为,蔡万金半只脚踩进棺材里。你为什么要为蔡万金浪费掉郭立青?”

    她把曾经是自己口中的“白马王子’蔡万金,批评得一文不值。

    “那是之前想的啦,现在就算你要安排我和蔡万金见面,我也不想。”

    “有救,幸好你还有救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……艾情夫人,有件事,我想、想和你商量。”她期期艾艾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欠我两千块钱,不知道几时,你方便还我?”她艰难出口。

    “我欠你两千块?你有没有说错!”她又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那天啊,我说要分期付款,你跟我谈到税金那次。”被吼叫过,黄蓉声势更弱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还欠我很多钱,知不知?”

    “哪有?我又没和蔡万金见面,没和他牵手、没和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指的不是他,是郭立青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我不小心撞上的,你又没安排我们!”

    “错错错错错。”连五错之后,艾情吞口水,续言道:“你眼镜被踩坏同时,我就发觉郭立青比蔡万金好几十倍,于是,计划临时改变,我决定把你和郭立青凑成一对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,你没告诉过我,也没出过力。”

    她笨,但不智障啊,哪能随口唬唬就逼她交钱。

    “什么?我没出力?!你有没有半分良心,居然恩将仇报到这等地步!黄姑娘,我错认你了!”艾情尖叫大喊,把姿态拉抬到最高处,好将黄蓉压死死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……”我半天,她“我”不出半个结论。

    “没有我,你会那么刚好摔在他面前;没有我,他早就上车扬长而去,你会认识他、到他家里当说话小姐?你非但不感激我推你一把,还指控我没出过力气,你真是全世界最差劲的人。”凡是和她的钱过不去的,都是“全世界最差劲的人”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原来她摔跤,是艾情制造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给我老实说!你们进展到什么地步?有没有牵手?有没有亲嘴?有没上床做运动?有没有奔回本垒?”

    “没有后面那些,只有到……”她嗫嚅。

    “亲吻?”艾情没好气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欠我四万块,明天我上门跟你拿钱。”言简意赅,目的达到。

    “我没钱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十万块月薪。”想骗她,哪那么容易,黄妈妈全招了啦。

    “还没发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先预支了?”

    钱要落进口袋才算安全,这回说什么,她都不让黄蓉赊欠。

    “那我想想办法,你知道地址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我都不晓得。”

    “长得不像你的黄妈妈告诉我的。好了,不多废话,我还要忙,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挂掉电话,黄蓉愁眉。

    四万块耶,她要从哪里生出来?拉拉衣服、抓抓头发,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她身上搔爬。

    郭立青回家,看到坐立不安的黄蓉,忙放下公事包,拉起她,把她摆在自己的大腿中央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捧起她的脸,他问。

    “可不可以借我钱?”即便借钱再高尚,对于没做过的事,她多少心慌。

    “你要买东西?”

    她摇头。“我欠艾情夫人四万块钱。”

    “把话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她本来要介绍蔡万金……”原原本本地,她把艾情的话向他转述。

    郭立青越听越火大。居然是她把黄蓉推到碎玻璃上,做出这么没无良的事,还敢开口要价四万,艾情根本是在敲诈他的笨小猪。

    搞清楚,小猪只能由他欺负,谁敢越雷池一步?

    “她还为了我不当你的情妇,把我痛骂一顿。”

    黄蓉话锋一转,他的脾气暂压。

    “她驾你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骂我白痴,说有了郭立青,谁都不要蔡万金那只死肥猪。她说你是男人,蔡万金是沙皮狗;说你赚钱靠自己,蔡万金光会耗祖产;她还说你年轻有为,蔡万金半只脚踩进棺材里。”

    批评中肯,很好,看在这几句比较上,他决定不刁难艾情的四万块钱。

    “你听她的话?”

    黄蓉点头。

    “她是专家,专家的话哪会错?我自然知道你比蔡万金好,可是当情妇,那是不道德的行业,我不喜欢骗男生的钱,也不喜欢让人在背后指指点点,更何况,我要陪你,当你一辈子的好朋友,才不要做短短几个月的情妇。”

    “了解。”她的“小鱼”告诉过他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办公室电话地址,她来时,叫她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拿钱给她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四万块哦,你再从我薪水里面扣。”她叮咛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四万块,不是五万或十万?”他笑笑问。

    “是艾情夫人的公定价格啊,见面一万、牵手一万、亲嘴两万、男生女生那个要五万,结婚更贵了,要花五十万!幸好我们没有那个,不然付九万块,我会很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黄蓉瞠大眼睛。现在想想,真是贵得吓死人,普通人还真是负担不起呢。

    “就算有也没关系,我付得起。”掐掐她的脸颊,他爱上揉麻-的快感。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贵?”黄蓉问。

    “有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呀,那是以前讲好的价格。”

    “有个办法可以让我们感觉便宜一点。”邪气笑容挂上立青的脸。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无辜兔子张着大眼睛,向狐狸提出问题。

    “亲一次两万,亲两次也是两万,我们亲越多次,平均下来就便宜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聪明哦,我都没有想到这个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勾住他的脖子,在他额间印下一吻,脸颊、鼻子、嘴角……串串绵密细吻,烙上他的知觉。

    张嘴,他寻到她的朱唇,封住软软的香甜,他的舌纠缠上她的,缠住她每分知觉。

    甜甜蜜蜜的拥吻,甜甜蜜蜜的嘴唇,他们的甜蜜开启,开启往后人生。

    ☆☆☆wwwnet☆☆☆wwwnet☆☆☆wwwnet☆☆☆

    黄蓉占去立青太多时间,多到员工们觉得不对。

    最明显的部分是,爱赚钱的老板居然无意加班,每天五点一到,他比员工更着急离开。再者,他常派人替他帮忙采买女性用品,有时,买得不够好,他还亲自跑一趟更换。

    最后是老在会议中间出现的神秘电话,每每手机响起,他的严肃表情增添几分柔和。

    情形就同现在般,同样的会议进行一半、同样的电话铃声响起,他按手机,他的眉向下垂十五度,声音柔和的不像老板的嗓音。

    金毛狮王谢逊,变成温柔体贴的段誉,这种转变,何止一百八十度。

    挂掉电话,他望住方才报告进行到一半的行销经理。

    行销经理会意,继续议程。

    “这三个行程,希望董事长能够亲自到场,董事长每次出现,总能吸引大量媒体追逐,达到我们的宣传目的。第一个是后天宜兰度假村的开幕典礼,时间是下午六点半,我们和唱片公司合作,安排知名歌星演唱,同样的,宜兰度假村的广告由该歌星拍摄,广告会在同一天出现于电视频道。

    第二是台北年度酒会,是庆祝本公司股票上柜而办,到时会有许多官员名绅到场。第三是北京之旅,这个行程规画很久,我们希望这次的洽谈,能争取到我们要的土地,并在年底前,工程进行,并在下个年度,加入观光同业的竞争中。”

    行销经理报告完,静待郭立青回应。

    宜兰……不去,他赶回台北太晚,不能陪小猪看电视。

    酒会……不去,放黄小猪一个人在家,他不放心。

    北京嘛,倒是可以考虑带来小猪去开眼界,她说她没搭过飞机。

    “宜兰的开幕典礼由林经理去,年度酒会由陈经理和王副董参加,北京之旅我会到,不过记得替我多订一张机票。”他迅速裁定。

    他的回答让人讶异,尤其是秘书江雨妮,从前公司里大小事情需要他,怎么样他都会挤出时间进行,可最近几次,他的负责任度和他吼人的比例一样……调降。

    他怎么了?什么事改变他?拥有新情妇?

    若只是有新情妇,她不担心,因她相信除了自己,再没别的女人能够把守分际。若,不是呢……她在心里盘算其他可能性。

    散会后,她踩着高跟鞋,端起一贯自信,站到他办公室前面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立青声音传出,她微笑,准备好面对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,明天是你的生日,要不要找时间替你庆祝?”

    语带暧昧,她走到他办公桌前,双手支起桌沿,上半身微微向前倾,露出完美胸形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不分心于雨妮的身材,他急着完成工作,回去陪他的小白猪看六人行,最近她迷上瑞秋,他要小心教育,别让小猪变成下一个纵欲女性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哦,我准备不错的礼物要送你。”

    她满面风情,但他过度专心公文,压根没瞧见。

    “是甜食点心吗?是的话,直接带到办公室给我。”郭立青终于抬头。

    有问题!她记得他从不碰甜食,他嫌甜食脏,嫌它们会弄脏人类的肠道。是什么改变他?隐隐地,心中不安升腾。

    “你希望我送甜食当礼物?”雨妮再确认一次。

    “方便吗?”他不问反答。

    小猪爱吃垃圾食物,而他,爱把垃圾食物搬到她面前,引出她满脸笑靥。

    雨妮聪明地没让担忧外露,不落痕迹地,她笑道:“慕斯、布丁、果冻,要找甜食,问女人准没错,董事长最近迷上甜食?”

    “朋友要的。”

    想起’朋友”两字,喜气沾上他眉眼,小猪说要当他一辈子朋友,伴他一世幸福,他从不屑“一辈子”、“一世”这类长久名词,但小猪一说再说,催动了他对长久关系的向往。

    立青的解释,解释出江雨妮的危机意识。

    他从不向人解释,就算在他们最亲近的日子里,他也保持有问不答的高傲姿态。

    身为他的情妇不准有情绪、不能关心他,别妄想插入他的生活,要时时记得,自己只是他生活中的千分之一。这种关系,令所有女人恐惧,因此他的情妇几乎撑不过三个月,就她所知,眼前,只剩林昭吟和她较劲。

    雨妮对自己相当有自信,因这场竞逐赛中,她占有若干优势。

    第一,林昭吟不孕,虽然她找遍台湾大大小小名医。第二,她本就不要固定的婚姻关系,婚姻让她窒息,她同郭立青一样,需要大量新鲜与刺激。她要的是在适当时机瞒过他生下孩子,好在未来接收他的财富权势。第三,近水楼台得月论,她在他身边,知道他的所有资讯。

    “既然董事长需要,我就送董事长甜食做生日礼物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特殊、不常见的。”他叮咛。

    “我尽力。”

    旋身,她走出门外。在门合起那刻,立青的手机响起,迅速挂上的笑颜在听见对方的声音时,消灭。

    他以为是小猪,以为将听到“巨人’两个字,没想到是另一个他几乎遗忘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青,好久不见,最近饭店里请了新厨师,是意大利人,你要不要过来尝尝他的手艺?”

    声音甜得腻人,林昭吟的魅力在于她的身材和她的勾魂眼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立青冷冷回话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,想不想我?”

    “不想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生日快到了,要不要我提几样小菜,到你那里替你庆生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他后悔让太多女人知道自己生日,若不是他经常在生日时感觉寂寞……

    不过,不会了,他有小猪相陪。

    那只不怕七月半将至的小猪,正费心费力地替他“打破围墙”,逼他认识一堆无聊的陌生人,听一堆无聊笑话,不过,听久自会习惯,就像他慢慢习惯对她制造的垃圾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“你口是心非哦。”林昭吟不怕死的加上一句。

    很遗憾,她和小猪不同,小猪领有免死金牌,而她没有。

    深吸气,小猪教过他用调节呼吸来稳定情绪,教他用温和口吻代替吼叫语气,说这样,别人比较容易把他的话听进去。

    “昭吟,我们关系到此为止,以后别再联络,至于餐厅股份全给你,近期会计师和律师会去找你,尽快办妥手续。”

    不说再见,挂掉电话,笑颜重回。

    够温和了吧!爆躁的巨人爷爷被祥和春天感染。

    ☆☆☆wwwnet☆☆☆wwwnet☆☆☆wwwnet☆☆☆

    艾情打过十七通电话,告诉她,郭立青是个多么难得的好男生。

    艾情登门十三次,拉住黄蓉的手,郑重告诉她,放开郭立青是最最愚蠢的行为。

    艾情敲醒她的笨脑袋,说喜欢一个男生,不是整天躺在床上等他回来就可以。

    黄蓉问:“那么要做什么事,来表示我的喜欢?”

    艾情回答她:“你要学会制造浪漫和惊喜。”

    于是,她花五个小时逛街,买回一堆玫瑰花、气球、缎带,还买食谱、牛奶、面粉和鸡蛋。

    做什么?当然是制造惊喜浪漫!

    她累得快死,仍强撑眼睛,她吹饱了满地粉紫气球,缠上美美缎带,她修剪枝叶,把玫瑰花供瓶,她认真得要命,却闻到一股焦味。

    “啊,我的蛋糕!”

    跳起身,她冲进厨房,没注意裙角勾到玫瑰花茎,一个拉扯,花瓶倒了,水和半死玫瑰侵袭郭立青最得意的长毛地毯。

    然而,黄蓉的迅速动作并没救下蛋糕,反而把剩下的蛋糊、面粉顺势推倒,第三次世界大战开打,战场在郭立青家的厨房。

    匡啷匡啷,是烤盘和“黑”森林蛋糕落地声音。

    铿铿锵锵,是盘子铁锅摔跤声。

    砰乓砰乓,是糖罐酒瓶的喧闹声。

    而低低的、隐隐约约不愿张扬的,是黄蓉的啜泣声。

    她把惊喜弄得一团乱,你可以预期,“喜”被全数歼灭,留下骇人的“惊”,会如何打压立青的心脏。

    立青用钥匙打开门,面对满地气球和玫瑰花,先是发呆两秒钟,然后点头抱歉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走错。”

    关上门,往外走,他转身,再巡一次门牌号码,没错,这里是他的家,至少在早上出门前还是。

    二度打开门,他先盯住地毯上的大小气球、包装纸、塑胶袋,以及被毁掉的纯白长毛地毯,然后缓缓吸气,抬起修长两腿,交叉绕过地雷区。

    匡啷叩-,刺耳声音自厨房传来。

    很好,他找到凶手藏匿处。

    “黄蓉。”

    连名带姓大叫一声,他走进厨房。

    立青在厨房门口站定,黄蓉回头,两眼望他,泪水汪汪,流到脸颊中央的几颗泪珠瞬地变成强力水柱,一举消灭他满肚子火焰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自己很笨。”

    她双手仲向他,他不由自主前行,二话不说,把她揽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的笨又不是今天才开始。”

    他的安慰不高明,可也成功地阻止她的泪滴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她把头埋进他胸前说。

    黄蓉很脏,头发脸孔全是面粉,但他没看见;她很恶心,身上有奶油、有蛋清,他无所谓;她很可怕,两只手各握着一把焦黑蛋糕,他笑笑没理会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抱住小猪,他亲亲她的额头,亲亲她的脸,再亲亲她的唇。

    他忘记肠病毒问题,忘记霍乱、痢疾和细菌,一个没拿到医师职照的女生,居然治好他的洁癖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她又说。

    他的温柔吮去她的伤心,再次,她觉得艾情的专业观点好正确,他果真是天下无敌超级好男人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浅吻升上火,加了点浓烈,扑上些些香醇。他们在彼此的气息间寻找自己,他们吻得不能自已,吻得不愿意喊出暂停。

    立青明白,再下去,谁都控不了局,所以,他用意志力强迫自己退离,然一旦离开她的唇,失落无数。

    抱高她,他的额贴住她的额鬓,两人心跳,他轻轻细数。

    不在乎她头发上的白面粉,正刺激自己的呼吸道,不介意黑森林蛋糕在他背脊留下痕迹,他低问:“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给你惊喜。”

    她晓得今天是他生日?不会吧,他从没告诉过她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给我惊喜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喜欢你,那种喜欢不同于对朋友的,我说不真确那是什么,不过,艾情夫人说,喜欢一个人不能贪懒,要有付出才能得到回报,我想,也许等你回报之后,我就能确定那是什么样的喜欢。”她半哽咽说。

    “你希望我回报你感情?”他反问。

    “可以吗?”湿气映上她的双瞳。

    应该窒息的,可立青不觉得,他痛恨女人向他索讨感情。痛恨女人纠缠他的心,但他却由着黄蓉任性,点点头,他同意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啊,我不能再懒下去,否则,就算你原本有点喜欢我,也会被我的懒惰消磨殆尽,我发誓,从现在起,要对你很好、非常好,好到你觉得该对我有所回报。”

    没有对她的贪心索讨感觉不耐烦,突然间,他明白,这只笨小猪对他有特殊意义。

    是的,他喜欢她,第一次,他对自己招认。

    他拨拨她额间刘海,在中间贴上亲吻,说:“你没有贪懒,你是先天血糖比较低。”

    “我吃够多的糖了。”

    “与那个无关。”

    他笑笑,春天和童心把欢笑带入巨人的世界里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准备不少礼物要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客厅里的满地气球?”立青问。

    黄蓉点头。“喜欢吗?”

    “不喜欢,我不是三岁小孩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玫瑰花,但是花洒了……蛋糕焦掉……我想,这次任务不能用成功形容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你没有给我礼物?我很喜欢你刚刚的吻。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吗?”

    何止喜欢,她说得太客气了。

    不等他回答,黄蓉踮起脚尖,对准他薄薄的宽唇,细细啄吻。

    礼物当然是越大越隆重越好,既然其他的礼物他都不爱,那么她就给他,他最爱的。

    她喜欢他身上淡淡的古龙水味道,喜欢他温热的气息在她脸庞喷洒,喜欢那种相融交会的温馨,喜欢他同她是一体。

    圈起他的脖子,加上了热烈的吻再度狂烧,他阻止过一回合,没有能耐再阻止第二遍,热情一触即发,他的吻添了侵略,而她欣然接受。

    打横抱起黄蓉,郭立青迈开大步向前行。

    锵锵,他撞到铁锅;匡啷,他踢翻烤盘;他踩烂满地玫瑰花;砰砰,那是气球受不了挤压……艰辛的旅程上,他过关斩将。

    脏乱?看不见。污秽?没发觉。龊龊?消失在他的知觉里。

    ☆☆☆wwwnet☆☆☆wwwnet☆☆☆wwwnet☆☆☆

    说天说地说了多少次互古恒今

    论情论爱论了两颗相知相许心

    你的温柔尽在我的眼底眉间

    留给我无数无数缱绻眷恋

    立青收下人生中最珍贵的生日礼物,抚抚小猪的长发,吮去她额间汗湿,搂着她,他要她,不管几千个回合都不够。

    “还好吗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刚开始,不太舒服。”羞红脸,她把头往他胸前钻。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推开她,对着她的眉目说话,他要确定她安然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的啦!”再躲。男生真讨厌,不晓得这个时候的女生会想挖洞,把自己藏起来吗?

    “确定?如果不舒服,我带你去看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你老爱带我去看医生,眼科、内分泌科、新陈代谢科,这下子又要带我看哪一科?”

    “妇产科。”

    他一答,轰地,绯红从她头顶窜到耳根。

    幸而,门铃响起,将黄蓉的尴尬带过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惜之作品 (http://xizh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