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

    清醒时,黄蓉看见他。

    放大的巨人杵在眼前,他的大手横过她的腰,他的腿占有似地圈住她的小脚,而他的脸贴在她脸上。

    呵呵呵……被巨人包住了,她是起司夹心、他是巧克力外皮,他们是营养健康的超浓组合。

    转动眼珠,眼睛摆在床头柜,她只能隐约感觉光线从窗户投射进来。

    这里肯定不是她的房间,爸妈哥姐肯定同意她接下工作,而巨人肯定很满意这个结论,而她肯定……抬眉,黄蓉撞见他饱含笑意的舒展容颜。

    她是特效药,在最短的疗程内,治愈他的失眠症,好久,同一张床,他没睡得这么舒服过,那些半夜三点,在电脑桌前发呆的不愉快回忆,仿佛已经离他好远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对,你今天睡得比我晚。”

    他没反驳,其实,他已醒过三次,三次都因为舍不得离开,便拥着她、抱着她、亲亲她,再度入睡。

    “想去哪里?”

    粗粗的胡渣刷上她的额头,痒痒刺刺,惹得她咯咯笑开。

    “哪里都不想去。”

    把头脸埋进他怀间,她爱上在他胸前玩捉迷藏的感觉。

    伸过手,圈住他的腰,当巨人的夹心很棒,宽宽的怀抱、宽宽的胸膛,她窝得舒服美妙,再不想去任何地方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在床上耗太多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在床上,我在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收收自己的手,她圈他紧紧。

    这句话很中听,中听到他无条件同意。

    “肚子不饿?”

    “可以忍耐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太瘦,不能受饿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胖好不好!你没看见我大姐?她的身材才叫纤细美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叫作病态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厂商看中她的身材,才邀她去拍广告,以前我也想当模特儿,可是经纪人看到我,说我条件不够。”

    她有婴儿肥,婴儿肥和癌症一样,属于不治之症。

    “厂商没眼光,要是我,宁愿请你拍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可惜我太矮,矮个子的女生不能当模特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觉得你矮。”

    尽管他看她必须俯角五十度,她的头想靠上他的肩,必须找椅子做辅助,他的腰在她的胸部……

    他还是觉得她的身高恰恰好,多一分太高,少一分太矮。

    “有啦,我真的很矮,最不公平的是,大哥大姐都遗传到我爸,只有我像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确像她。”点点头,他同意。

    “我妈压根否认我像她,还说我是隔代遗传,遗传到我外婆。”

    翻身,趴到他身上,黄蓉皱皱鼻子,下巴顶在他的胸膛处,完全没想过这种动作既暖昧又危险。

    从下往上看,刚睡醒的她没有戴眼镜的必要,干干净净的脸上,两颗又圆又大的眼珠子,转啊转,转得他的心情飞扬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抗议。”

    “我妈很笨的,你跟她抗议.她根本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笨?他想,他找到她的智力遗传处。

    笑笑,立青决定,以后不管生下来的孩子是否遗传到她,他都要像疼小猪般,惜如命。

    他没发觉自已的假设出现重大错误,忘记他只是要黄蓉当情妇,得到她、解决过度幻想。

    “你当过模特儿。”话题转到前头。

    “那个又不算,他们是找我去示范睡觉。”

    立青大笑,揉揉她乱蓬蓬的长发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的话,我让你当。”

    反正今年的行销影片还没敲定模特儿人选,运用特权,对老板而言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爱当模特儿啊,我比较爱当你的心理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心理医生是高级工作?”他取笑她的高级取向。

    “不是啦,当你的医生可以赖在床上陪你说话,我喜欢同你说话,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模特儿就没这个特权,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厉害哦,‘赛翁失马,淹死蝙蝠’这句很难耶,我记很久都记不住,好不容易背起来,又搞不懂为什么老公公要比赛丢掉马,比赛就比赛嘛,怎会淹死蝙蝠?”

    他失笑,好个赛翁失马,淹死蝙蝠。“小猪,谁教你成语的?”

    “我妈呀,怎样?她教错了?”

    原来,有什么老师就有什么学生。

    “考考你,什么叫勤奋不懈。”

    “擒粪不谢?”灵机一动,她说:“抓到大便的人不必跟人家说谢谢,意思是要我们尊重挑粪的清洁人员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无计可施?”

    “吾鸡可师?我的鸡很聪明,可以当你的老师,意恩是叫我们不可以看轻小动物?”

    她的鸡……呵呵……她的鸡……他捧腹大笑。

    “天才!”

    “你也认为我是天才?我妈妈也常夸我,她说我反应快,学习力棒,我可以用头脑来弥补外表的不足。”

    眼见他笑,黄蓉也跟着开心,他浓浓的两道眉挑高,宽宽的嘴巴咧到后脑勺,严肃不见了、臭脸不见了,整张脸帅得惊人。

    “我爱看你笑,你笑起来锦衣玉食、一分耕耘一分收获。出淤泥而不染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笑和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扯上关系?他不客气地大声嘲笑,完全不顾虑她的自尊问题,不过,没关系,猪是不懂自尊的动物之一。

    “我还可以用更多成语形容你,你的笑容炉火纯青、一泻千里。”她开始卖弄自己的聪明。

    “很好,我也喜欢你的笑,你的笑容像烟花柳巷,美得如同识途老马,每个人看见你都觉得天昏地暗,恨不得把你夜郎自大。”

    原来乱用成语这么有趣,胡说一通,他看着小猪的脸庞充满崇拜,控制不住的笑容一再一再。

    他从没笑那么久的经验,两颊发酸、泪水从眼角偷渡,肚子痛、腰痛,痛加上乐,简直是吸食毒品了。

    稍稍收敛,他说:“求你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出门别说你是中国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要说自己是哪里人?”

    “日本、韩国,或者非洲亚裔都行。”

    “非洲牙医?我没那么厉害啦,说谎话我会害羞的啦!”

    猛拍一下额头,他真被打败!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起床,我约了眼科医师。”

    “约眼科医师做什么?我有眼镜呀!”她从床头柜摸到眼镜戴上。

    这支眼镜是高档货呢,大姐说,价钱铁定贵得吓死人。

    “我带你去配隐形眼镜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我讨厌隐形眼镜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讨厌?”哪个女人喜欢戴又重又丑的笨眼镜。

    “戴隐形眼镜一不小心,会把眼珠拔下来。”她盯住他说话,态度郑重。

    “你从哪边听来的。”社会新闻吗?他从未耳闻过。

    “我亲眼看见的。”她说得认真。

    “在哪里看见?”

    “鬼片里面。眼珠一旦拔下来,会被没眼睛的瞎子鬼抢去装在自己的眼眶里面,不要啦,虽然我的眼睛有点烂,我还是要靠它看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电影,骗人的!”

    “我没骗你,那个丢掉眼球的人变成另一个鬼,在人间徘徊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假的就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,你不要铁齿,铁齿的人容易撞鬼。”黄蓉瞪他。人家电影上明明有写,此为真人真事搬上荧幕,他硬是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假的。”

    他向前走一步。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她向后退两步,没办法,人小腿短。

    “假的。”

    他大大跨一步,这一步抵得过她三四步。

    “真的、真的、真的、真的啦!”

    她说一次真的就退后三步,这一退,从房间退到楼梯边。

    “你再乱说,我就揍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暴力倾向。”她指控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皮厚耐打,而且你可以和有暴力倾向的男人相处很好。”他用黄蓉的活驳她,冲往她身边,长手一捞,抢夺她的眼镜。

    闪一次,她躲过魔掌。

    “不行抢我的眼镜。”

    “眼镜是我出钱买的。”他点明事实。

    “它戴在我脸上,就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我来和它沟通,看它属意谁当主人。”

    这回合,长手人获胜,他用左手扣住她身体,教她动弹不得,然后右手轻轻一勾,勾走昂贵眼镜。

    啪答,眼镜拦腰折断,他顺利把它丢进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“你要重见光明的话,得靠隐形眼镜了。”邪恶一笑,他赢!

    大声叹气,她摸索着,窝回床上,猪碰到事情时,最好的解决方式是——睡觉。

    “不准睡。”

    他扛起黄蓉往浴室跑,反正不让猪睡觉,并不违反动物保育法。

    她尖叫、他大笑;她说他流氓,他说其实自己是黑手党;她捶他的胸膛,他说全身舒畅。

    糟糕,严肃的郭立青被小笨猪改造,在不知不觉中。

    ☆☆☆wwwnet☆☆☆wwwnet☆☆☆wwwnet☆☆☆

    走进屋里,到处乱七八糟,满地的饼干袋、糖果纸,沙发上枕头棉被乱成一团。别怀疑,那只猪肯定窝在沙发里,一面吃零食,一面看电视。

    今日,钟点女佣请假,她用最短的时间把家搞成猪窝。

    “黄蓉!”他对空大喊。

    “我在尿尿,等我三秒钟。”

    三十秒,她出现时整整迟到十倍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冲水?”他瞪她,森寒表情教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不过是冲马桶,值得那么生气?黄蓉皱皱鼻子,顺应他的态度。“我忘了,等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忘记?她怎不忘记穿裤子、不忘记洗手、不忘记肚子饿嘴巴馋,偏偏忘记冲厕所?坏习惯!

    转身,黄蓉跑回浴室,哗啦哗啦冲水声响过,再回到客厅时,她满脸巴结。

    “谁弄的?”他指指桌上脏乱质问。

    虽是疑问句,但口气不容置疑,是她,就是她,再没有别人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说有两只猫狗闯进来弄乱的,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“不信。”他老是瞪她,瞪到两眼抽搐。

    “唉呀,明天再收拾啦,你不是说要带我去吃牛排吗?快点快点,免得牛排被人点光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良心被狗吃掉,丝毫不觉得破坏环境需要背负罪恶感。

    “你的生活习惯真的很糟,去,把垃圾拿到垃圾桶丢。”不管,他要训练她成为正常人。

    “不能明天再做吗?反正明天有新的垃圾,等到集很多时,再一起整理,才不会浪费力气。”

    集很多?她当在7-Eleven收集磁铁。

    “马上动手。”他大叫一声,叫得她耳膜震动,乖乖地,她照做。

    黄蓉用大拇指和食指抓取“一个’纸袋,慢慢走到厨房,扔进垃圾桶;走回客厅,笑笑,再用拇指、食指抓一个,走回厨房,再扔进垃圾桶。

    她走着走着,速度增快,没别的原因,纯粹因为他的表情太精采,精采到她不得不劳驾玉腿,请它们加快速度。

    当她第五次在桌面上拾起洋芋片纸袋时,维苏威火山爆发,几万个庞贝人民无处可躲,黄蓉吓得松手纸袋,怔怔地盯着岩浆流向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在做什么?”他又叫,叫破她可怜的老鼠胆。

    “我在整理桌子啊,是你叫我弄的,你忘记了吗?”怯怯地,黄蓉回答,她发誓,真的看见他头顶冒出缕缕轻烟。

    “你这叫整理桌子?”怒气累积,下颚紧绷,双拳在身边死握,他想掐死她,真的很想。

    “不然叫什么?运动?休闲娱乐?”她实在不晓得他要的答案是哪一个。

    “叫作混!你不能把垃圾桶搬到桌子边,一口气把垃圾扫进垃圾桶?”

    “你叫我搬垃圾桶?不、不好吧……那个很脏……”他们家里,这种肮脏工作是由男人专门负责的。

    “你的字典里面居然还有脏这个字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脏是什么意思,不用去翻字典啦。”她大声反驳。

    “那桌上这堆东西代表什么?”

    垃圾=垃圾桶=脏,不想脏,就随时随地保持环境整洁,这么简单的道理她都不懂?

    黄蓉不说话,怀疑地看他,那么简单的事居然要问她,他的头脑是不是烧坏掉?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晓得桌上这堆是什么?”她轻声问。

    “我叫你回答!”

    “那是袋子嘛,用来装饼干的东西,你就算不吃零食,总该在便利商店里看过吧?何况饼干还是你买回来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好冤哦,他到底在吼什么?吼得她头昏脑胀。

    忍,她是用来挑战他情绪极限的女人。

    没错,他贱、他无聊,没事买饼干来欺负自己,明知道她是个世界级的脏女人,明知道跟她在一起容易得疟疾加鼠疫,他还是眼巴巴的等着她回转心意,等她点头说——当你的女人,我愿意。

    他无条件对她好,他无条件把她捧在手掌心,他从未对任何女人这样,没想到,她得寸进尺,用她不堪的生活习惯污染他的家。

    “吃过饼干的袋子叫作……”咬牙切齿,他一字一字问。

    “叫作……饼干袋?”她小心看他,唯恐说错话。

    寒光乍射,他怒吼:“饼你的大头,那叫垃圾!”

    “不对,丢进垃圾桶里的东西才叫作垃圾,垃圾会脏、塑胶袋不会脏,从不脏的塑胶袋变成会脏的垃圾,主要原因在于垃圾桶,所以垃圾桶很脏,尽量不要乱碰,不然很容易染上细菌,死掉掉。”

    她用最大的诚意向他解释,因为知识是种不说不明的真理。

    好个“死掉掉”,懒人最好的借口说词,他的钟点女佣一用七年,也没见她伤风感冒,外加“死掉掉”。

    “谁说的?”立青问。

    “我妈妈说的,她当二十几年的家庭主妇,对于整理家务很有经验,所以,她一定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呵,原来他该掐死的对象是她老妈。

    智障的学生是谁?是白痴!蠢妈妈绝生不出聪明女儿,除非遗传基因出现重大突变。

    他投降了,在这个回合。

    “算了,你去洗澡,这里我处理。”他有强烈无力感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摆脱整理客厅的重大工程,她笑咪咪进浴室,等她再走出同扇门时,客厅焕然一新,连房间的枕头棉被都换上新花样。

    “哇,好厉害哦,你怎么办到的?”

    她冲到他面前,拉住他双手,肃然起敬。

    叹气,他搂住她,没好气回答:“是魔法。”

    没办法,谁教他喜欢上这么矛盾的女人,明明长相干净清新,偏偏生活习惯脏乱得无与伦比;明明视力接近失明,偏偏枪枪神准,教人不得不竖起大拇指,大喊佩服;明明中文造诣不坏,新诗写得有模有样,偏生断章取义,把成语用得乱七八糟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特殊女子,除了当成濒临绝种的动物保护,你还有其他作法?

    “你有魔法,太棒了,用你的魔法帮帮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弄脏什么地方?浴室吗?等我洗完澡,我顺手整理干净。”

    整理浴室,小事一件,因为黄蓉,他的工作能力与日俱增。

    他能一面赚钱,一面想她;他经过点心店时会自动停下,为她带回新零食;他学会精准计算她的睡眠,调整自己的下班时间,一天一天,他的超能力被她训练成形。

    “不是啦,你用魔法帮我弄眼睛。”她勾在他身上说话。

    “眼晴怎么了?”

    推开她,他仔细审视她的双眼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布满红丝,汪汪泪水填在眼睛处,每个眨眼,隐形眼镜都会随之移位。

    是过敏-?看来她真的不适合戴隐形眼镜,再走趟医院好了,看看有什么好办法。拿来吸棒,他小心翼翼地替她拔去眼镜。

    “好点没有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不痒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其他地方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有……这里……”她比比自己的左胸。

    心脏不舒服?“要不要看医生?”他紧张问。

    “我习惯看着你的脸说话,没了眼镜,看不清晰,心里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蜜上他的心,看不见他,她便不舒服……多好的甜言蜜语。

    若她不是小猪,他会猜测她别有所图,以为她要从自己身上捞到若干好处,可,她是小猪、货真价实的小猪,没有自尊、不懂耍心眼的笨小猪,所以,每句话绝对出自肺腑。

    他的脸靠近她一点。“这样子,看得清楚吗?”

    她摇头。

    再近几分。“这样呢?”

    她还是摇头。

    他靠近许多,两人的距离只剩下短短十公分。“有没有好一点?”

    “还是有点模糊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样呢?”他抱起她的小屁股,鼻子凑到她的鼻子前。

    她笑开,他的脸在她面前放大,连他的毛细孔都看得见呢!

    她的笑染上他,他低头,热热的气息喷上她的肌肤,心脏迅速撞击,“不要停”的春梦重回她的记忆里。

    他要亲她了,半眯眼睛,任由心悸攫取知觉。

    吻住她的柔唇,他霸道而热切,这是首度,他在黄蓉清醒时吻她,甜蜜依旧,眷恋依旧,他爱上她的吻,如同爱上她的反应迟钝。

    一阵晕然,她攀上他的肩,生涩回应。

    唇贴唇、心贴心,他把她吸进自己的知觉里,爱吃零食的小猪甜了他每个细胞,几千、几万亿个细胞同声欢唱。

    一亲再亲,辗转反覆,忘记呼吸、忘记天地,他的脑海里只有小猪两个字,不断不断撞击,撞心、撞意,撞出火花无数

    ☆☆☆wwwnet☆☆☆wwwnet☆☆☆wwwnet☆☆☆

    黄蓉做过雷射手术,勤奋的立青请假陪伴她,刻意忽视员工的不解与怀疑,全年无休的老板居然在工作最忙碌时期请假休息。

    他为她破例无妨,反正这不是第一次,也不会是最后一回合。

    夜里,他替她黏上眼罩,那是怕她睡觉时压到的防护措施。

    “感觉怎么样?”躺在床上,立青问她。

    手术情况很好,医生说,她没有预估中的紧张害怕。

    “我看得见了,不过到处都水水的,好像隔着水在看东西。”黄蓉说。

    “明天醒来,角膜黏合,就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真好,天亮以后,我再不用到处摸眼镜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下午我带你回去复诊,在这之前,你好好睡觉,尽量不要起床,不要碰塑胶眼罩。”他叮咛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睡吧!”

    立青搂搂她的肩,他们习惯在同一张床上醒来,习惯她在他怀里入睡,也习惯睡前说些无聊废话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她翻身背向他,一会儿,又翻回他怀里,脚跨他的脚,手圈他的腰,下一分钟,她又翻往床的另一边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等着把她弄睡,好回去电脑前,补齐今天的工作量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开刀太紧张,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喝杯牛奶?’’

    “我讨厌牛奶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听音乐?”

    “不要,我们来说故事好不好?”黄蓉提议。

    “说三只小猪?你对同类的故事一定熟悉。”他取笑她。

    “不对,我们要说跟巨人有关的故事。”她反将他一军。

    “你说吧,我听。”

    伸手臂,他圈她在怀间,教她听着自己的心跳声,情绪安稳。

    “从前有个小朋友,名字叫杰克,他们家很穷,有一天,妈妈叫杰克牵母牛去卖……”

    “杰克与巨人的故事,我听过。”

    一个害死受害者的小偷,故事太血腥暴力,不适合头脑单纯的小猪。

    “那你先说。”

    “从前贵州这个地方没有猪,有好事者运来一只猪,因为没有用处,便把它放在山下。

    有天,一只老虎看见它,不知道它是什么动物,便靠近它、碰触它、狎弄它,猪生气了,踢老虎一脚。

    这一踢踢出实力,老虎心想,它的本事不过如此,便跳起来咬断猪的脖子,吃掉它的肉,饱餐一顿离去。这个故事叫作黔之猪,我说完,换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故事很熟悉,我好像听过,不过我记得被吃掉的是只驴子耶。”她怀疑望他。

    “是吗?大概版本不同,主角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他在肚中闷笑,她的笨有迹可考。

    “不过,你犯规了,我们要说巨人的故事,你不能说到别的地方去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说巨人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说巨人。”她肯定。

    “好,换你讲。”

    “从前有个巨人爷爷,他有座大花园,他的脾气很坏,吓得附近人们都不敢亲近,他还盖了又高又大的围墙,把花园挡起来,不准人家进来。

    冬天,巨人爷爷生病了,他盖着毛毯缩在暖炉前面,他知道围墙有破洞,要赶紧去修补,不然讨人厌的小孩会偷溜进来,踩坏他的美丽花园,可是,生病的巨人爷爷实在没体力去修理围墙。

    果然,有个小朋友发现这个洞,他溜进花园里玩耍,第二天,他邀集好朋友一起来玩,他们的笑声吵醒巨人爷爷,他皱起两道眉,大声喊叫,想把小朋友们吓跑,可是他病了,喊出来的声音又弱又小,更没办法拿扫把赶走讨人厌的小孩。

    一天天,小朋友的笑声传到他的耳边,他既厌恶又痛恨,猜想小孩子一定踩坏他辛苦培植的名贵花草,他不断祈祷,希望春天快快来到,他的身体快点恢复健康。

    终于,冬天过去,春天来临,他的病痊愈,打开窗户,当他想对着小朋友大喊时,你猜,他看见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他看见满地五颜六色的花朵绽放,看见小朋友在花丛中间捉迷藏、荡秋千,看见所有人都在笑。

    有个小朋友抬头,看见巨人爷爷,招手要他下来和大家一起玩,他们站在大门口,等巨人爷爷下楼,他们牵起巨人爷爷的手,带他走进花园中。你猜,后来怎样?”

    “怎样?”

    “巨人爷爷拆掉围墙,欢迎所有人进入他的花园,笑容从小朋友身上感染到巨人爷爷脸上,他认识快乐是什么模样,美丽花园、名贵花草没带给他幸福,是人们的笑声教导他快乐。”

    “帮事说完了?”

    “嗯,觉不觉得你和巨人爷爷很像?”

    “不觉得。”他否认。

    “你们一样高大,一样用坏脾气把陌生人隔在墙外,其实,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坏人啦,是你们不习惯对人敞开心胸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。”

    他的坏脾气是为了增加员工工作效率,是为了服人服已,和敞开心胸无关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怎么说怎么算,轮到你,记得哟,一定要说巨人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爱听啊!”

    立青努力在脑中翻转,想翻出一个和巨人有关的故事,可惜,没有,他只认识一个巨人,只知道一个和巨人有关的故事。

    “说啊说啊,不准再讲小猪了。”黄蓉催促。

    “从前有个倒楣巨人,童年时,他家财产被坏人并吞,他只好辛苦工作,一面卖冰棒,一面上学,好不容易长大,好不容易家境渐渐宽裕,巨人放下肩上重担,开始享受自己的青春。

    大学时期,巨人碰见一个美丽女孩,她长发飞扬、笑靥迷人,几乎是初遇,他便热烈爱上她,他用最大诚意追求她,全心全意呵护。

    有次,他想买情人节礼物送给女孩,那整个月里他吃馒头裹腹拼命存钱,只为换得她的灿烂笑容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黄蓉问。

    “后来女孩移情别恋。”

    “可怜的巨人,女孩为什么移情别恋?”

    “因为巨人不够有钱,她用让巨人疯狂迷恋的笑容对他说:“等你的存折里存够一千万,我就回心转意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巨人拼命赚钱,他卖盗版名牌、搞网路买卖,他彻夜研究股票,企图从中获利,也许是幸运之神眷顾,他果真赚到一千万,捧到女孩家门口。”

    “她回心转意了?”

    “对,不过前一刻她正穿着性感睡衣,和其他男人大玩性游戏。”

    “巨人很伤心?”

    她看他,隔着眼罩的黑瞳油亮亮,鼻酸酸,她的小手抚上他的手臂,轻轻碰,他的痛,她懂。

    “他自立自强,发誓再也不要爱情,他成了赚钱机器,改善家中经济之余,也迷惑其他像女孩一样的拜金女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巨人并不快乐,对不?他暴躁易怒,他把所有人的关心挡在高高的城墙外头,不晓得有许多人愿意把自己的幸福分享他,宁愿自己在城墙内品尝孤独。”

    把他的手抓到自己颊边,倒楣的巨人,一次错误,偏差了终生幸福。

    “谁说他不快乐?他快乐得很,他有钱、他有本领为所欲为,他可做一大堆以前做不到的事,世间人、世间事,再没能为难他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这样,他不会需要一个心理医生陪在身边,不必利用十万块月薪找到笨女人听他说话。

    我记得,他告诉过我,下班后他常独自在家。这样一个英伟杰出的大男人,正逢青春年少,怎容许自己孤独?他可以有无数个知心朋友、无数个红颜知己啊!‘’

    “聪明的女人不会揭人疮疤,何况,我从没有说那个巨人是我。”别开头,翻身,他不看她。

    “我从来不是聪明女人,更何况让人了解自己,没什么好丢脸。”

    黄蓉脸皮厚,别人不理她,她就主动来理人,手脚并用,粗鲁地从他身上跨过去,她转移位置,翻到他脸的那一方。

    面对面,侧躺他眼前,黄蓉仰头,甜甜笑道:“爱闹别扭的寂寞巨人,别害怕,我会一直待在你身边,直到你驱赶走所有的空虚寂寞。”

    闹别扭?有没有说错,堂堂信华总裁会跟个小女人闹别扭?

    捏捏她的脸,揉揉她的发,他把她搬进怀里,欲盖弥彰地补充一句:“我才没有闹别扭。”

    她从他怀中仰头,笑眼问他:“你认不认同一个观点?”

    “什么观点?”

    “假设第一次就碰见正确爱情,那么你该惋惜,惋惜错失人生中许多错误的浪漫回忆。

    虽然你的第一次是错的,但它鼓舞你追求人生其他东西,如果我是你,我会感激那个女生,让我的生命有新视野。”她说得既诚恳又认真。

    莞尔,他说:“这些话,你是从哪里背来的?”

    “什么背?!那是我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可能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没那么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笨女生总会偶尔聪明。开心点吧,都过去了,我们把它彻底忘记,我来帮你挖墙角,迎接外头人的关心。”

    “谁想关心我?”

    “很多啊,你的亲戚朋友、你的员工、你合作的对象,你出门,对你微笑的每个人。”

    被她这么一举例,冷清世界成了温馨社会。

    黄蓉跳下床,从抽屉中拿出纸笔,说:“我教你一个转换心清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方法?”

    她递张白纸给他,自己留一张。“你在上面写字。”

    不多久,两人都写好,立青拿起黄蓉的纸条,上面写——

    孤独拜拜、寂寞拜拜,

    听说南极上空很精采,

    请你们移居别再回来,

    现在起,我的巨人决定快乐欢爱。

    所有句子中,立青最欣赏“我的巨人”这句,他喜欢当“她的”,这个所有格把两人做了某个程度的牵系。

    黄蓉拿起立青的纸条,上面写着——

    我不是别扭男人,我只是坚持原则;

    我不要爱情,不管它正确或者错。

    小猪的理论有点对、有点错,

    随便,反正她答应过一直陪我。

    “你还在计较我说你闹别扭?没关系,你写出来了,我请小狗吞掉你的话,从此你就忘记我说过这句。”

    她的手艺精巧,几个撂招叠叠,栩栩如生的小狗站在他掌心上面,再不久,另一根骨头揞好,把黄蓉的南极包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好了?”

    “孤独没了,快乐有了;别扭没了,原则有了,你想要的留下来了,不想要的,投奔南极大陆了。说,你的心情有没有好些些?”她用期盼眼神看他。

    “你怎会发明这种方法?”

    “小学时,我上课爱睡觉,常被同学欺负,我就把同学名字写在纸条里,招出小动物,假装他们被动物吃掉,报过仇,心情就转好。我才不要花脑筋记谁欺侮过我,我要开开心心过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定被不少人欺负。”看看她精湛的招纸工,那是多少经验累积,心疼刷过他心间。

    “我忘了,他们全被吃掉。”

    笑笑,黄蓉伸懒腰打呵欠,第一只瞌睡虫找上门。

    须臾,小猪睡着,看着她红嫩安详的睡颜,他回想小猪的笨话,和她的人生观。

    她是个奇特女人,她的人生光明、处处散发善意,不像他,总带着敌意看世界。

    轻喟,闭上眼,忘记延宕的公事,忘记自己强烈的责任心,要睡了,嗅着她身上淡淡的薰衣草香,今夜,他怀中的小猪,干净的不得了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惜之作品 (http://xizh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