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

    繁华热闹的东区街头,穿着时尚的男女来往奔忙。

    这是个匆促而忙碌的时代,当物价指数从5%、7%、l%节节上升,水费、电费、油费在一片喊涨声中窜出头,连?7-Elevn里的洋芋片和糖果也不落人后地乱涨一通。

    为求生存,人人以蝼蚁为师,天天时时分分秒秒跟金钱搏命。

    当所有人都在忙碌时,黄蓉的安闲简直是罪大恶极。

    黄蓉跨一步的时间,路人走三步,她喝两口水,别人吞下五百西西,她是典型的都会温吞怪物。

    “记住我的话没?”艾情耳提面命。

    计划拟过十数个,太难的,黄蓉的笨脑袋无法吸收;太简单的,又怕不能出奇制胜,要如何安排笨女人和白马王子初遇,着实花费她好大一番心思。

    “记住,仪态高贵、姿势从容,千万别让他看出你在做戏。”艾情叮咛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把计划再复习一遍。”她要求。

    ‘等蔡万金从大楼走出,我直奔到他面前,手上的书本不小心掉落,他礼貌性帮我捡书时,趁机和他攀谈。”黄蓉一口气背出计划。

    “他喜欢什么话题?”艾情替她做模拟考。

    “他喜欢别人夸奖他的气质和穿着。”黄蓉说。

    错!凡美丽女性走近,蔡万金习惯恶虎扑羊,任何话题都不重要,聊天纯粹为拉长初次见面时间,好让黄蓉的“费用”交得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听说蔡万金有性暴力癖好,不晓得是不是真的?

    何妨,条件是黄蓉自己开出,她要有钱人,非常非常有钱的有钱人,刚好,蔡万金别的东西不多,就是钱多,听说家里的马桶还是镶金加包银,至于暴力……

    是黄蓉自己说的,她不介意男人暴力。

    “他想牵你时,怎么办?”艾情问。

    “对他微笑,慢慢把手抽回,假装对他有好感。”

    黄蓉记忆力差,但同样话语在艾情夫人提醒五十次后,她好歹记下七成半。

    “若他邀你吃饭出游?”

    “我应该犹豫一下下,说‘很抱歉,我还有课’,这招叫作欲擒故纵。”

    没错,蔡万金千爱万爱,最爱清纯的女大学生。艾情拍拍手,以兹鼓励。

    “他要你留电话,你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我请他给名片,若爸妈同意我交男朋友,才打电话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等会儿,我坐在这里,看后续发展,顺便替你研拟下次的作战计划。”艾情把爱情当战争,端看结局谁输谁赢。

    “我会成功。”有专家帮忙,她信心满满,黄蓉高举双手向上天宣誓。

    “你会。”

    送出皮笑肉不笑的虚伪笑容后,艾情伸出手心。

    想也不想,黄蓉把书递到她手上,郑重道:“这些全是从图书馆借来的专业书籍,他会相信我是大学生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这个。”她没好气地把书交还给黄蓉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哦……”先是柳眉微皱,后是恍然大悟,黄蓉把书放在旁边,两手紧握住艾情的手,呼喊口号:“艾情夫人、黄蓉,加油、加油、加油!”

    艾情严重无奈。

    好吧!她承认,黄蓉的智商不在正常人行列。

    “请解释,为什么你爸妈替你取名黄蓉?”黄蓉郭靖地下有知,会泪淹阎王殿。

    “我念国小时,考试常考零分,爸说是名字取坏的缘故,就替我改名作黄蓉。”

    艾情摇头,分数跟脑袋或者用功程度有关吧,至于名字……八竿子打不到一起。“你说的是……那位整天待在海边,不回家的爸爸?”艾情问。

    “对啊,爸爸翻遍古今中外文学名著,在资治通鉴里面找到黄蓉这名字,书上说黄蓉是聪明绝顶的厉害女生,爸爸就跑到总统府替我换新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我保证,资治通鉴里没有黄蓉两个字,而且总统府不负责替老百姓换名字。”字句打牙龈间挤出,艾情逼自己,忍耐再忍耐,金钱尚未落入口袋,同志仍须努力。

    “对哦,我记错了,黄蓉住在水浒传里,不是资治通鉴啦。”黄蓉同意。

    艾情吐纳运气,连续喘完几个回合后,力求脸上颜色恢复稳定。随便啦,管她的黄容想住在哪本书里,她只关心自己未到手的现金。

    “我要收钱。”她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我欠你钱?”黄蓉问。

    有吗?有吗?妈说过千万不能欠人钱财,否则几辈子都还不清。

    艾情拧起眉目,后母脸孔摆出,你可以和她开任何玩笑,独独一种玩笑开不得——和钱有关的玩笑。

    “我们谈过,介绍男女见面要先付费用一万块钱。”她说得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“哦,我记得,可我也说过要分期付款,每个月给你两千块,若是我的存款不够,等结婚后,连本带利,叫老公付双倍给你,那天,你明明点头跟我说好了啊……喔……呜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艾情的眼睛从直径一公分狂飙到二点五公分,黄蓉嘴巴的张度,从五公分直奔入零,最后,零星的声音连同口水咽入肚皮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我要缴税?”艾情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黄蓉无辜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我口袋的钱交完税金后,只够去买两包廉价木炭,回家烧炭自杀?”她又大吼。

    “自杀是不好的行为,你可以打电话给生命线。”黄蓉小声建议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够爽快,快把钱付清,我根本不用浪费时间打电话给生命线。”她一步步向黄蓉逼近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……我只有两千块钱……”她从口袋里取出仅有的财产。

    “换句话说,你的钱比我的命重要?”

    艾情正想对她大发作,幸而此时,英雄跳出来解救她。

    自然,解救黄蓉的不是回魂郭靖,而是那位有点小暴力、钱多到不行的蔡万金。

    他出来了,从大楼门口向她们站立处行来。

    飞快地,艾情在钱和发脾气中间做衡量,钱、发脾气、钱、发脾气……最后她选择向前者低头。

    恨恨扳过黄蓉的身子,食指指向大楼正前方。“看见没?穿浅灰色西装的男人是蔡万金,你最好拿出看家本事,从他身上榨出一万块钱还给我,否则,到死都别让我见到你!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黄蓉傻傻点头,看一眼浅灰色西装。

    他长得……没错,是个人面猪身相的……“人”,他胖了些,没关系,胖子家,床比常人大,即便婚姻不幸福,至少当老婆的可以在大床上度过三分之二的美丽时光。

    黄蓉往目标物走两步,旋即被艾情粗鲁拉回,艾情拔下她的眼镜,随手摆到她的“专业书”上面。

    “谁会喜欢四眼田鸡?!”

    恨恨念过,她把黄蓉推往猪公处,顺道取走她手上的两千块。

    眼镜拔下,黄蓉变成睁眼瞎子,前途一片模糊空茫,但……不得不出征,为了幸福,她勇往“值钱”。

    一步、两步、三步……她走得战战兢兢,把眼镜捧在手上的女人,自然要加倍小心。

   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——出师未捷身先死?

    没错,黄蓉正好落入这样的惨剧里。

    当左脚跨出第五步时,她不稳的手臂略斜,专业书上的眼镜顺势滑落地面,接着,一双长脚不偏不倚踩上,啪啪,镜片碎裂成千千万万片……

    “啊,我的眼睛!”

    尖叫声中,黄蓉错失她的幸福、艾情的金钱,和她三分之二的美妙生命。

    ☆☆☆wwwnet☆☆☆wwwnet☆☆☆wwwnet☆☆☆

    活生生地,她的“眼镜”掉在地上;活生生地,她的“眼镜”在一个不知名男子脚下香消玉殒;活生生地,硕大无比的蔡万金从她身边走过,在她的模糊视线中消失踪影。

    她的人生,她的美丽、宽敞、有钱人的床,活生生被两根大号甘蔗给踩烂掉。

    视线往上调高一百八十度,黄蓉的头抬到将近罹患颈椎侧弯症时……终于,她看到凶手的脸。

    他帅吗?

    在九百五十度的近视眼中,那张脸充其量是一团浆糊,眯眼,黄蓉踮脚尖凑近,仔细看凶手容颜,近一点、近一点、再近一点。

    他的脸庞黝黑刚硬,他的眉毛粗壮斜飞,一丝不苟的头发往脑后顺,像石雕似地,他缺乏表情,黑不见底的眸子……让人好恐惧。

    黄蓉双唇颤抖,抖过十秒钟后,第一波泪水滚下,一波又一波,清泉涌出,从小溪慢慢地形成尼加拉瓜瀑布。

    郭立青承认自己不属于白马王子型,承认自己长相比一般男人多点严肃,可应该不至于把人吓哭。至少被他骂过的女秘书,会憋住气,躲回自己办公室才敢放声痛哭。

    “不准哭。”他压低音量,“亲切地”对着她的鼻头提醒。

    可惜她没听懂他的“亲切”,只看得懂他黑白分明的眸子,射出一道道锐利兵刀。

    盯住他的臭脸,黄蓉两颗油亮亮的眼珠子泡进水里,每个转动,转进他心底深处,撩拨。

    “我叫你不准哭。”

    再“提醒”一次,这回,他的嘴巴直接靠在她耳边,灌进去的气流强劲,级数跟袭击美国纽奥良的飓风相当,霎时,死伤无数。

    “有事好好说,你别骂人!”她哭得更起劲。

    那叫“骂”?她肯定没被骂过。

    他要发火的,但黄蓉的声音沾上蜜水,甜得教人回味,像一股清流缓缓流过心间,没道理地,抚平他的愤怒。

    是的,他愤怒,在结束一个让人不愉快的会议之后。

    “你的脾气这么坏,没人愿意当你的朋友,那你不是很寂寞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他不耐大吼,吼停了她的哭声,也吼平她踮高的两条小腿,退后三步,黄蓉手上的专业书顺势滑落柏油路面,啪啪啪,声响敲上他的神经。

    烦!女人没权利影响他的情绪,然,她的几本书就是影响了他。

    是她的声音好听太过,还是她的表情太无辜……不,不管什么原因,女人都不该对他产生效应。

    “哭够的话,闪一边去,别挡路。”命令下达,他等她自动退开。

    她的睫毛闪着晶莹,漂亮得动人心,她的脸颊红扑扑,可爱得教人想捏捏掐掐,她的嘴微微嘟起,笨拙地反应起他的“闪一边去”。

    她闪了,但不忘小声提醒他:“你踩坏我的眼镜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有叫你把眼镜放到马路中央?”换句话说,踩坏活该。

    冷冽看她一眼,他警告自己,绝不准感觉被她好听的声音牵引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把眼镜放到马路中央,是眼镜自己滑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眼镜自己滑下地,就叫它自己负责。”丢下话,郭立青掠过黄蓉,笔直往前行。

    没时间多耗,他得赶紧南下敲定度假农庄案。

    叫眼镜为自己的惨死负责?那要不要找律师查查,眼镜到达法定年龄了没,看它有无能力负民事责任?

    艾情扮演路人甲,站到他们身边很久了,她有满肚子“国骂”想出口。

    咬咬唇,怯怜怜的小手拉住他的西装后摆,黄蓉求他回头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和眼镜沟通,请你帮我跟它沟通好不好?”她小声哀鸣。

    “那是谁的眼镜?”

    郭立青脸色难看,凛冽森寒的气势,教人心凉胆颤,可惜黄蓉分辨不来,在她有限的视力范围内,温暖的浆糊和冰冻的浆糊都是一个样儿。

    “我的。”她举手招认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你的东西,我有什么义务替你沟通?”冷淡说完,郭立青大步走向车边,时间不能再耽误了。

    艾情发愣,眼睁睁看着郭立青在短短三秒内,有效率地把自己的脚塞进黑头轿车内。

    要比效率是吗?好啊!接下来的两秒钟,艾情更有效率地把他的脚步拉回黄蓉身边。

    她狠推黄蓉一把!

    推瞎子是不道德的,但对不道德的男人不道德是道德的,此为数学中的负负得正,了解吗?

    黄蓉摔倒了,好死不死摔在眼镜碎片上,甜甜的尖叫声引得郭立青回头。

    她手肘上红红的两道鲜血,勾引出他限量生产的同情。

    这时候,再照管不到黄蓉对自己有多少影响力,他一心奔回黄蓉身边,检视她的情况。

    请别怪艾情残忍,郭立青的同情心属限量生产,而艾情的同情工厂早在几百年前宣布倒闭。

    郭立青低声咒骂!他蹲低身子,怒声问:“笨女人,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在摔倒。”她痛得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“不能掉在别的地方?”

    这要求过分了,但他没时间反省自己。

    “下次你先帮我,把能摔倒的区域用红线画出来……”她的提议,还真有建设性。

    拉起她的手,没有手术刀,没有麻药,立青用最原始也最残暴的手法替她清洁伤口——直接把玻璃从伤口里拔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!啊!啊!”三片碎玻璃伴随着尖叫声,离开肉体表面。

    郭立青回到轿车里取来矿泉水,一面打电话叫饭店经理出来处理地面玻璃,一面用矿泉水替她灌洗伤口。

    不理会她的尖叫声,假装自己没有不忍和心疼,立青不断自我提醒,她只是个陌生女子。

    他拿面纸压在她的伤口上,对她说:“伤口没事,回去看看医生,五千块给你,自己去配副新眼镜,记住,我不欠你了。”

    简单交代完毕,他急着切断两人关系,急着继续自己的效率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黄蓉声音不大,可他听见了。

    迅速转身,他满脸不耐。“还有什么可是?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看不到路。”眯眼,她努力认清他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立青皱起两道浓眉。

    “我近视九百五十度。”讷讷地,她补充说明。

    “九百五十度?你和瞎子有什么不同?”他大吼,粗眉皱得更紧。

    缩脖子,捣起呜呜作响的耳朵,黄蓉瘪嘴,眼前是瞎子啦,被他连吼过几番后,她就变成双重障碍的海伦凯勒了。

    他瞪她,瞪到眼球疼痛,却对她毫无影响,因为她看不到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叹气,拎起她,大步往汽车方向走。

    车行后,艾情微笑、拍手,这一万块钱总算赚进口袋中。

    ☆☆☆wwwnet☆☆☆wwwnet☆☆☆wwwnet☆☆☆

    嗯,车子很大——这是黄蓉用触觉加上残余视觉得到的资讯。

    窗户很亮——本来是亮的,但被她贴近的鼻子“抚摸”过后,就不再那么明亮了。

    地毯很软——那是她脱去高跟鞋,用脚趾头在地毯磨蹭半天后的心得。

    “你在做什么?”黄蓉问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漂亮,朦朦胧胧、水汪汪,若非确知她是睁眼瞎子,立青会被她的眼神眩惑,立即陷入不愿深陷的漩涡里。

    “没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故意不看她,立青两手飞快在键盘上飞跃,他很忙,忙到快死掉,人生中的每秒钟,他都要用来赚钱。

    她的头凑得近,近到鼻子贴在他的脸颊边,阻挡住他的视线,大手一推,不客气地,立青把她的头推开。

    “刚刚觉得你很凶,现在看起来好多了。”黄蓉说。

    没理她,没瞪她,瞪她纯属白费工夫,郭立青继续工作。

    “你的工作好像很辛苦,对不?”

    笑眯眼,黄蓉支起下巴,模模糊糊看向立青。

    他长得威武高大,像一座巨大岩山,高到想看清他的表情,脑袋必须严重上抬,若是站着和他谈过一天话,隔天绝对落枕。

    “工作能肯定自己,但适度的休闲也是必须。”

    她的道理说给狗听了,他根本不给她半分回应。

    “在车上不应该看文字,否则容易影响视力。”

    她的道理还是多余,他没听进去。

    “不是危言耸听哦,眼睛是要伴随我们一世的器官,应该用心保护。”

    是吗?他冷笑,不经意的笑容牵动嘴角。

    谁说眼睛需要保护?他摧残眼睛是几十年来的事实,还不是保有一点五的超级视力,哪像她,空有一双好看眼睛,偏偏是半个瞎子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很忙哦,要不要我帮忙?”她伸手,才伸到电脑上方三十公分处,就让他推开。

    说了半天话,他理都不理她,黄蓉穷极无聊,她的无聊,全表现在动作上。

    她先脱鞋子,然后脱外套,先用手指在玻璃窗上面呵气画圈,然后手沾雾气,在皮制沙发上面画符,她是张天师的传人。

    黄蓉的动作促使郭立青握拳。

    他有洁癖,在肮脏环境中,他无法工作、无法注意力集中,于是,他用喷气和喘息来回应黄蓉的呵气与画符。

    “别做那么肮脏的事。”他用斥喝制止她。

    黄蓉半开的嘴巴合起,转头面对郭立青,微笑在接触到他的视线时乍现,教人措手不及的甜滋味瞬地扑上他心田,带出短暂和煦。

    立青伸手,打她胸前横过,放心,没碰到什么阻碍,她胸前只有丘陵,不见山脉。

    傻傻看他用面纸在车窗和皮椅猛擦拭,她功能性不佳的双瞳里露出一抹同情悲怜。

    “别用这种眼光看我。”郭立青低沉道。

    他明白自己近乎变态的洁癖扰人,更明白自己有缺点无限。

    他洁癖、他易怒、他粗暴……认真说来,他全身上下唯一的优点,大概只有认真赚钱这点。

    因此,为发扬自身优点,他日以继夜赚钱,赚到一座金山,还要赚进一座油田,赚过油田,还要赚来几座钻石谷,才能彰显他过人优越。

    “你要不要看医生?我们家楼下巷子口右转三十步,有个很有名的心理医生,他本来是台大的名医,后来和护士长搞婚外情被裁员,不过,他的病人还是多到吓死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看心理医生?”他轻嗤一声。

    “知己知彼,百战百胜啊!知道别人也知道自己的人当中,每站起来一百个,就有一百个会变成圣人,你不想当圣人?”

    这什么烂解释,他要是她的国文老师,绝对去跳楼自杀!

    “当圣人和看心理医生牵扯不上关系。”他回话。

    “你要先知道自己生什么病,才能朝圣人目标迈进。”她说得认真。

    “我有病?”他叫出声。

    “强迫症啊!我看过电影,电影里的强迫症病人和你一样,他们不是猛擦窗就是猛洗手,你们的心理状况和正常人不同。”

    有胆!她敢当面指控他不正常,以往的女伴,即便痛恨他的洁癖,也不敢声张,毕竟哪个笨蛋会和钱过不去?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他吼叫,音量直破一百八十分贝,黄蓉皮在抖,连人带脚缩进椅背间,镇定后,她偏头看前座司机,幸好,司机没被吓着,车子还稳稳往前。

    “你把司机耳朵刺聋了吗?”

    又是莫名其妙的问话,郭立青选择不回答。

    他不说话,黄蓉当他默认。

    “难怪他没被吼叫声吓出车祸。”

    闷闷一句结论传进司机耳里,他不敢笑,颜面神经却不自主颤动。有胆、有种,他载过的女人中,他最欣赏她。

    分神司机差点撞上前方车辆,猛转方向盘,嘶地,车子往右滑去,黄蓉整个人扑摔到立青身上,硬是把他的电脑挤到地毯上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看,你真的吓到司机了。”

    恶人先告状,黄蓉把罪归咎到郭立青头上。

    “认真开车。”

    他补吼一句,把司机先生的精神吼回正常状态。

    “至于你,给我坐好、闭嘴,再多说半句就丢你下车。”

    大手拎住她,运起降龙十八掌,啪啪啪啪,他一路把她啪回原座。

    怜香惜玉?这句成语不在立青的库存字汇里,何况是对一个严重影响自己、他不愿建立关系的女人。

    丢她下车?不行不行,她的视力没有好到能在大马路上穿梭。

    识食物者为俊杰,认清谁是会给你食物的人才是俊杰,现在起,她要努力当俊杰,原因是……她饿了,而最后的两千块钱被艾情夫人挖走。

    闭上嘴,停止扰人的“肮脏动作”,她温驯得像HdbKitty。

    人一乖,大脑自然逐步停止运作,所以,慢慢地,她的脑浆暂歇;慢慢地,她的神经线搞罢工;慢慢地、慢慢地……她进入休眠期……

    车子还在开,立青还在忙,时间分秒流逝,她果然乖得令人满意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,眼镜行到了。”

    司机停车,郭立青关上电脑,回头,发现黄蓉睡进黄泉道。

    睡觉的她,两颊泛起淡淡红晕,长睫毛在眼下投出一道黑影。

    她的皮肤很好,好得很干净,他有洁癖,所以他喜欢她……不,是喜欢她白皙透明的清新,和她甜蜜的嗓音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?”司机的叫唤打断他的幻想。

    郭立青推推黄蓉,她不醒。

    拍拍她的脸颊,她照睡不误。

    用她的头发搔她痒、抓起她的手背咬她、对着她的耳朵吼叫、扳住她的肩膀用力摇晃……

    他用尽方法,非但摇不醒她,还把她摇出打呼声,她一入睡,仿佛所有知觉全数远离身躯,郭立青投降了,人生第一遭,他向女人投降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他对司机下命令。

    “要带小姐下屏东?”

    “不行吗?”高度音量促使司机加速动作。

    车行摇晃间,黄蓉的头靠上他的肩,然后顺着车体转弯,她的头滑滑滑……滑到他的敏感部位……

    他动手,企图拉开两人的暧昧情况,但效果不彰。

    大概他的调整调出了她的不舒适,黄蓉翻身,头搁进他的鼠蹊部,她的手勾揽他的腰椎,而她红红嫩嫩、洁净得让人舒服的脸,安适地贴在男人中老年时期容易生病的……摄护腺……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惜之作品 (http://xizh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