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

    再开门,乔丰换一张脸,前后判若二人。

    冷冷的眼,横横的眉,好似天下人都欠他八百亿元。寒厉目光扫过,门外的律师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这结果在他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法界中稍具知名度的律师,爷爷几乎认识,更何况,他早在爷爷的监视下生活多日,他估料这桩婚事将引出爷爷的抗议。

    「乔经理,总裁希望我为他传达讯息。」他尽力不教自己的双膝打颤,无奈乔丰威势太盛,任何人在他面前都要矮半截。

    「说。」不赘言,他气势凌人。

    「总裁说,如果您愿意回心转意,他既往不咎,请您回公司。」他战战兢兢把话说清。

    「他从哪点发现,我想『回心转意』?」勾起一抹似笑非笑表情,他的笑比怒更恐怖,直勾勾的眼光盯得对方全身冷热交替。

    「近半个月来,乔经理居无定所,工作也不顺利。」

    他当然不顺利,老头子运用人脉,封杀他所有工作机会,他勒令各大企业不准和他交集,可是……有什么关系,老头子不晓得早在五年前,他就发展起自己的事业,至今,他早不把老头的公司看在眼底。

    他以为他在街头表演小提琴,是穷途末路?很好,他就是要他往这方面想。

    「然后呢?」

    手横胸,他颀长的身子占满门框,他无意退让,对方没办法窥探屋内景况。

    「如果乔经理愿意妥协……汪小姐不介意这个意外插曲。」

    汪水涵是朔华企业董事长的千金,也是乔丰继母的侄女,多年来和璨帼合作愉快,两家人都想借着亲上加亲,提升企业竞争力。

    「请你传话,汪水涵才是『意外』,我一点都不喜欢她这个『插曲』。」转身,他顺手想关上门。

    「乔经理,请三思,璨帼情况真的很不好,难道您要眼睁睁看它垮台?」

    律师的话引起乔丰的注意力,缓缓回头,不错,老头子总算发觉璨帼情况不乐观,看来他尚不至于昏庸愚昧到无可救药的田地。

    「他搞不定了?那么乔老经理和他的夫人呢?也束手无策?」邪恶笑容扬起,笑容里满是得意。

    他口中的乔老经理和夫人,指的是他的父亲和继母。

    他一直在等这个,等老头子承认自己能力不足,承认自己不是独霸一方的巨人,到时,他会接手,让他看清楚谁才是引领时代的主人。

    「有不知名企业收购璨帼百分之三十五的股票,总裁担忧,若这是有心人士的操盘,璨帼企业将出现莫大危机。」

    果然,姜是老的辣,他的大动作还是引起老头子注意。

    他不说话,律师试着把任务一次交代清楚。

    「总裁希望你们不要因沟通不良,给外人可乘之机。」他细挑每个出口字句,在他们祖孙之中当协调员,需要莫大耐心与勇气。

    「什么外人?谁是外人?收购璨帼股票的投资人,还是我的妻子?」眉挑,他吓得对方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真不巧,不管是前者或后者,对他而言,都是「自己人」。

    「目前我们手中尚未掌握那名投资人的资料,但是朱小姐……」

    「如何?」

    扶扶眼镜,他镇定态度。「根据资料上说,朱小姐是您在街头表演音乐时认识的,你们见面不到半个小时,就前往律师事务所办理结婚登记,替你们办理登记的是吴崇光律师。」

    「了不起,还有呢?」冷嗤一声,他瞪眼,瞪得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「虽然这纸证书有您和朱小姐的签名,以及两个以上的见证人,但总裁不认同这桩婚姻,我想,您是为了和总裁赌气,故意在路边随便拉个女人结婚,不管怎样,这都不是理智的作法。」

    「『我的』婚事,需要征求『你的』想法?」语调微升,周遭空气下降十度。

    乔丰吓坏他了,律师退后一步,迅速低头,将手机呈至乔丰面前,一口气说话:「是不是请乔经理和总裁联络,当面沟通会比由中间人传话来得有效率。」他把自己界定在「中间人」角色。

    笑话,他的婚姻需要谁的认可。

    不置可否,乔丰接手电话,拨通,开口,态度恶劣。「请你不要干涉我的私生活。」

    「你宁愿在外面从事低三下四的职业,也不肯回家?」电话那头,老人的口气也不见友善。

    「别忘记,是你赶我离开家门,不是我离家出走。」他提醒老人的记忆力。

    「如果你愿意娶水涵,我们会弄得这么僵?」他不承认问题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「我为什么要娶她?」

    「她的条件好、人长得漂亮、工作能力强,又是你母亲的侄女,亲上加亲,为什么不娶?!」他固执。

    「你大概又忘记,我的母亲早在十几年前被你逼死,到死都进不了乔家大门。」乔丰冷冷说。

    「你只记得这件事,却记不得我对你的苦心栽培?」老人气极。

    「若不是你亲手挑选的媳妇,没能力为乔家生下子息,我不认为你有理由为我妥协将就。」他戳破事实。

    「你执意为那个上不了台面的贱女人出头?你打定主意,不管我找到多好的妻子人选,你都要为反对而反对?」

    「没错,就算你替我找到下凡天仙。」

    「你宁愿和那个没气质的女神棍绑一辈子,也不愿意回头?」

    「你调查朱洙?」音调下沉,眼睛半-,口气中出现危险。

    「不行吗?」

    拳头紧握,怨恨积在心间,不死心的老头子,看来他得下猛药。

    「别妄想把对付我母亲那套用在我妻子身上,你敢的话,信不信,我有足够能力把璨帼弄倒?

    再者,停止你对我的所有计画。弄清楚,现在是你求我,不是我求你,放下你的高姿态,迎我母亲进入乔家灵堂,我们之间或许还有机会谈。

    最后一点,停止调查朱洙、不准插手我们的婚姻,否则,这将是我们最后一次联系。」

    挂掉电话,他把手机撂在律师面前,律师伸手接,他手松开,手机从乔丰手里往下滑,律师惊叫一声,半蹲,在手机落地前接住。

    「我警告你,永远别再出现在我面前。还有,不准再调查朱洙,如果你硬是不听的话,后果自行负责。」

    砰地,当着对方的面,他很不礼貌地把门甩上。

    拿起电话,他打出另一通电话,骤下决定。

    「阿楠,替我卖掉璨帼股票五百张,买进朔企一千张。」

    「璨帼正在大涨,明天还有涨价空问。」电话那头的阿楠说。

    「不,明天它会跌。」

    就算它不跌,他也会想尽办法让它跌,等它跌进谷底时,再大肆收购,他要在爷爷发现之前,成为家族企业的大股东,并手握经营权。

    「是吗?朔企呢,我实在搞不懂你的决定。」

    「听我的,我保证,明天我们至少增加五百万收益。」他说得笃定。

    「好吧,全听你。你今天还要去拉小提琴?」

    当然,拉小提琴一向能帮助他定心思考,他需要花更多精神累积资产,需要所有人看清,他根本不需要藉助女人,才能扩大家业。

    如果这是一场两个男人的战争,乔丰确定,他赢,老头子输。

    「我会去,不过你今天不准去。」

    不准去?有问题哦,阿楠皮皮笑开。

    「你不想看看我们的最新收益表?」

    和乔丰合作很愉快,他有决策力,眼光又准,从一开始的玩票性质到现在,短短五年时间,他已帮两人挤进亿万富翁行列。

    虽然乔丰性子懒散,常常是一个口令传达,要他做尽所有苦差事,不过……看在赚钱份上,和他合作是他人生中最正确的选择。

    「不用,明天我再约你,你直接把报表送到我家里。」

    「家里?不会吧,你回家,准备向你的希特勒爷爷妥协?」

    大新闻,乔丰妥协?那么明天要记得早起,买份报纸,上面铁定有乔丰和汪水涵的喜讯。

    「没有。」闷闷地,想到爷爷调查朱洙,他心生不爽。

    「可你刚刚说的是『送到我家里』,而不是『送到饭店』对吧!」他再确定一次。

    「没错。」

    环顾自己的「家」,没错,才搬进来没多久,他便适应起它,承认这个破房子叫作家。

    虽然它的窗户有点烂,无法圈住他要的隐私,虽然它的隔局有点小,没办法让他伸展四肢。

    不过,那不是重点,重点是到了晚上,这里将出现一个阿朱,阿朱和乔峰的故事在金庸的世界里断了讯,他要在这里替他们再续。

    「你买房子了?」阿楠问。

    若真买下新房子,乔丰是打定主意和乔老太爷长期抗战了。

    「没有,租的,一间简单的公寓。」

    「简单公寓能满足乔大少爷?你客气啦。」

    「我是满足了。」微笑,遗失的温柔再度回来。

    「有鬼,别告诉我,那是一幢鬼屋,屋里的女鬼引你进驻。」

    「差不多。」他的朱洙不是女鬼,但的确是由她引他进入。

    「把话说清楚,好歹我们十几年交情不是假的。」他不准乔丰把电话挂掉。

    「记不记得我们国小同学朱洙?」

    怪了,光提个头,他就兴奋莫名。

    「记得,你刚学成归国时,有好一段时间在找她。」他轻描淡写,那段被逼着翻地皮找人的日子很痛苦,他不想加强口气,让对方再逼自己一次。

    「我找到她了,在路边碰到的。」

    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。

    「真的?她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资优生表情?」

    「没有,她进步多了。」

    虽然还是有点强势,不过应付她的强势,他能力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「老友重聚,她有没有被你吓掉半条命?」

    想到乔丰对朱洙做的,是多么令人发指的罪行,没办法,谁教跳级的她,处处表现得比他们这群大哥大姊强,知不知道,嫉妒是人类最大的力量?

    「她嫁给我了。」这是结语。

    不等阿楠反应,挂上电话,乔丰拿起小提琴,表演上场-!

    当他走出家门时,电话那头的阿楠尚未自震惊中清醒,他口里喃喃念着:朱洙朱洙……-的生命再次陷入崎岖,我真同情-……

    ***凤鸣轩独家制作***bbscn***

    心情从欢欣鼓舞到跌入谷底,是短短几秒间的事。

    朱洙站在喷水池边,盯住自己的新老公。

    半晌,她扯头发、喘大气、跺脚外加碎碎念,活像刚从精神病院移民出来的半成品疯子。

    早上那场才结束,现在又来新景,这个男人,怎能够跟她装无辜?

    悲惨呵,自己怎会嫁给这种烂男人,走到哪里都招异性缘,老少妇幼全逃不过他的桃花眼。

    其实,认真想想,这种事是有脉络可寻的。

    国小时,虽然他调皮恶劣,但多少女同学围绕在他身边,一声声阿丰阿丰鸡猫子喊叫;虽然他胖得像猪,可是玩躲避球时,总是他得到最高的呼声,在肥胖的年代里,女生都逃不过他的魅力,何况现在?拔高的他,帅到令人羡慕,怎能控得住陌生女子的眼光?

    「-在嫉妒。」朱洙告诉自己。

    「我为什么要嫉妒?-都不晓得我多讨厌他,他简直是恶魔,沾上他,比沾上鼻涕更恶心。」她反对起自己。

    「既然如此,为什么对他身边的女生那么生气?」

    「当然生气啊,我们昨天才结婚,今天就出现外遇问题,请问依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,我们的婚姻可以维持多久时效?」她说得振振有辞,忘记昨天,她有欲望甩掉这场婚姻,今日就开始担心起它的时效问题。

    「所以-是在维持自身利益,和爱情无关?」

    「当然,谁会对一个以整自己为乐的男人产生爱情?我对他不过是食之无味、弃之可惜。」她寻了个不伦不类的成语。

    「对不起,我不懂-的意思。」

    「举例来说,-花钱买了件衬衫,虽穿起来不甚满意,但是谁要没经过-的同意,就跑到-的衣橱里拿衬衫来穿,-一样会生气。」

    「哦,了解,这情形和小狗撒尿一样,小狗不见得爱电线杆,但-尿过的地区不准别的狗入侵。」

    「对,是这样,那些女人在我的『权利范围』内嚣张,基础上是种严重挑衅。」

    「好吧!既然如此,开始-的护权行动吧,宣示过主权后,别忘记在他头上插国旗,告诉邻国,那是-的领土区。」

    在不断自我对话后,朱洙抬头挺胸,迈开大步朝向被包围的乔丰身边,然火气太炽,一个不小心,左脚拐上右脚,朱洙扑跌在喷水池畔,被涌上的水柱淋出满身湿。

    该死!早上老爸才说过,要她别靠近水。

    新仇加旧恨,她把帐一条条全记到乔丰身上,忿忿地,阴森眼光射过,乔丰不自觉地打个寒颤。

    鼻孔喷出三昧真火,不象话,他是在拉提琴,又不是在当牛郎,干嘛对女人笑得满脸色情?音乐家要有音乐家的高傲,他不知道?

    拨开湿透的额间刘海,再往前走几步。

    该死的女人,居然拉住他的衣袖不放,要不要扯下一块布料带回家作纪念,顺便裱框?

    男女授受不亲啊,她们以为他是刚出炉的新馅饼,人人都来掐掐捏捏,没事流两坨口水?

    不行,要带他去买新衣裳,她不准任何女人在他身上留下指纹、手印。

    喂喂喂,有没有弄错,居然送他礼物,而且是包装精美的……是巧克力吧,拜托,有点知识嘛,巧克力是送给情人的,怎么拿去送给别人家的丈夫?

    有没有看到,他脸上明明就打了四个新细明体的粗斜大字--已婚男性。

    这下子,男女授受不亲再不能安步当车了,大步朝前,她铁青脸排开众人。

    「请问你是乔先生?」

    乔丰看住她的满脸大便,炸药应该吞下不少斤,很好,达到他要的效果。

    正身,他恭敬回答:「是的,我姓乔。」

    他说五个字,旁边的女子爆出一片惊呼。

    「好好听哦。」

    「对啊,他的声音和拉小提琴一样好听。」

    「他应该去主持广播节目。」

    「当偶像明星也可以。」大家-一言、我一句,讨论得好开心。

    「乔先生,我是刑大侦一队员警,我们怀疑你涉嫌奸杀未成年少女,请你随我回警局协助调查。」朱洙面无表情回答。

    这招厉害,她不是砍桃花,而是放把火把他的桃花全烧光了。

    乔丰笑出声,对她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「好帅哦,他笑起来比布莱德彼特、李察吉尔都帅。」不怕被奸杀的无知少女满脸灿烂。

    「他可以当选全球前十大性感男人。」

    「他的排名绝对在前三名,为华人争光。」

    朱洙厉害,忠实粉丝更厉害,她们搭搭朱洙的肩膀说:「警察小姐,我想-弄错对象,他想要女人,只要高呼一声,会有多少人抢着排队,根本不需要去强暴谁。」

    「有道理,我认为是嫉妒他的人想栽赃他。」另一个女人附和。

    「没错,如果乔先生对我有心意,吩咐一声,不用你动作,我会乖乖在床上等你。」

    该死的大胆现代女性,话说得那么露骨,也不怕违反社会善良风气。

    「这些话等乔先生跟我回局里再说,至于是不是有人栽赃他,警方自会调查清楚。」朱洙拚命压抑怒气。

    「-可不要公报私仇哦,别因为乔先生看-不上眼,就随口诬赖他。」

    你看看,白布染黑多容易,不过几个字句,正义的警察小姐变成人人得而诛之的过街老鼠。

    「-们晓不晓得『人面兽心』四个字是什么意思?不要随便被男人外表欺骗。」宋洙没好气说。

    「『人面兽心』用不到乔先生身上,倒是『相由心生』可以派到用场,乔先生,别担心,我们是你的后援会,若是警察敢随便诬赖你,我们就集合到立法院请头,成立真调会。」

    「对的,乔先生,我留电话给你,假使你需要不在场证据,我很乐意帮你证明,每天下午你都在这里表演小提琴。」说着,女人用笔写下自己的电话姓名和住址,递到乔丰手上。

    别的女生见状,纷纷群起模仿,没几分钟,乔丰手上多了不少爱心电话。

    朱洙气得更凶了,一不做、二不休,她拉高喉咙说:「根据资料显示,乔先生习惯先奸后杀,然后把女人切割成十数块,抛入淡水河。目前警方掌握有九成证据,乔先生牵扯的案件起码有三起,若-们不想成为下一个受害人的话,我建议-们把电话收回去。」

    朱洙的恐吓有没有出现效用?有吧,但效果不大,尤其在忠实粉丝出头之后。

    「乔先生要是奸杀犯,那么F4就是盖达组织了,拜托,警察小姐,-不要乱抓人,不然明天我们一票人到刑事局去绑布条抗议。」

    连这样都恐吓不了?

    投降了,朱洙没本事和小女生斗,退后一步,砍桃花计画彻底失败。

    这时候,跳出来解救她的是乔丰,他笑笑对大家说:「我想可能是误会,我和警察小姐回一趟警局解释清楚。」

    「要不要我们陪你去?你都不知道,现在有些坏警察,假公事之名行个人之私。」说着,她瞄瞄脸红脖子粗的朱洙。

    「没事的,时间不早,大家早点回去休息,明天再来看我表演。」他一反习惯,抛却冷漠,留下亲切热情。

    「嗯,我明天一定来看你,你要准时出现呦。」

    爱拉人袖子的女人又动手拉扯他的衣服了,朱洙的拳头缩紧,千万记得,回家第一件事,就是把他的衣服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的依依不舍,朱洙怒发冲冠,两颗大号眼珠子瞪着乔丰不放,好不容易众女子散去,乔丰的重心移向她。

    「-生气了?」他陪笑脸……

    他乐意把她的表情解读为吃醋。

    「我不该生气?才结婚第二天,你就跟外面女人乱搞。」

    外面女人?说完这句话,她居然隐隐上升起幸福感,因为,她不归类于「外面女人」,她是「家里面的女人」!

    不过,这有什么好值得开心?短暂迷惘,她搞不清自己。

    「我没跟她们乱搞。」他为自己澄清。

    「那你干嘛笑得如沐春风,被蜂蝶围绕的滋味很舒服吗?」她努力维持自己的「不爽」,不教他的春风笑脸给影响去。

    「是-说要好好赚钱理财,为前途努力,我们不是要存钱买自己房子?我想对观众热情一点,自己能多赚些钱,-也不必天天忙到八点才回家。我想和-一起做菜吃晚饭,想抱着-看电视,想把整个夜晚都归纳成夫妻时间。」

    他说得入情入理,每件事,他都听她的意见、替她着想,真不晓得她还有什么理由不满。

    「不用了,从明天起,赚钱的事由我来负责。」闷闷地,她说。

    什么?她要包养他,不会吧?长这么大,还没有女人跟他说过这种话。

    「为什么?」

    「你今年犯太岁,要好好留在家里养身。」胡乱塞个借口给他,她再不要看到他待在女儿圈。

    「一个女人维持家计太辛苦。」

    「不会,你照顾好家里,我没后顾之忧,才能全力冲刺赚大钱。」强势拉过他的手,她把新买的刮胡刀和内衣裤交到他手中。

    他看一眼纸袋内,隐约笑容升起,这个心口不一的女性,要驯服她还得费一番心力。

    「好,全听-的,我尽量待在家里不出门。」

    他口气甜蜜浓郁,通常男人说这种话挺恶心,不过经由他嘴巴说出来就变了样儿,有贴心、有幸福,还有些微的不知名元素渗进心底,总之,是舒服。

    铁青的脸加上颜色,板起的僵硬五官增添柔和,她笑笑,遗忘他的风流,拉起他的手往前走。

    「回家了,对不对?」乔丰问。

    勾起她的手,像小孩拉妈妈。

    「不对,我们去替你买新衣服。」

    「为什么?」

    「那些女人摸过这里、碰过那里,把衣服都弄脏了。」她把他的衬衫胡扯乱拉一通。

    「衣服弄脏洗洗就好,干嘛买新的,-赚钱很辛苦。」他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「这太脏,洗不掉。」她睁眼说瞎话。「你不要担心钱的问题,明天我把存款簿交给你,所有的支出费用,你从里面提领。」

    这么放心把身家财产全交给他?他该感动自己易获得他人信任,还是生气她笨得近乎没脑筋?

    不过,他没时间在这上面多着墨,他忙着顺着她的心、顺她的意、顺她的方向前行,他好想看看,由她带领的婚姻,会有多少人生好风景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惜之作品 (http://xizh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