楔子

    朱洙默念手中广告单,对过门牌号码,仰望眼前高楼大厦。

    A栋四楼之四,A……ㄟ,四……死,ㄟ死至死……ㄟ死又死……死到不能再死……大楼面东,老爸说,她命中不适合朝东房子……

    「我早上睡死,应该从右手边下床,却不小心从左手边爬下来,不吉之一。」她扳动手指计算。

    「门牌号码是『ㄟ死至死』,不吉之二。」她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「大楼面东是不吉之三;广告单底纸是黄色,黄色是我的不利色……是四还是五?不吉利若超过五,最好赶紧转头走,否则,前途将因错误而导向黑暗。」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犹豫的朱洙尚在警卫室大门口前徘徊。

    突然,甜甜的声音自她耳后响起。

    声音甜到什么程度?嗯,用实物形容的话,是麦芽糖加棉花糖;用科技口吻解释,大约甜度在三十八到四十三度中间,即使朱洙不是男人,也甜得心酥眼茫。

    「-想要爱情吗?-想要婚姻吗?在不愿被套牢的年代里,-如何找到属于自己的Mr.Right。请洽——,由艾情为-开启爱情……」软软的嗓子为人带来一季甜蜜清新。

    「-也是来找艾情夫人,替-开启爱情先机?」朱洙问。

    好开心哦,有人结伴同行,即使眼前大厦是凶宅、是千年古煞屋,阳气乘上两倍,朱洙的狗胆瞬间膨胀两百四十倍。

    「对咩!-也是吗?真幸运耶,听说艾情夫人每个月只接两个Case。我们居然同时间找上门,我们一定很有缘。」黄蓉瞪着大眼睛说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属美国型号,又深又圆,安装在一张东方小脸上,有点像、像……像吃牛排配永和豆浆。但不协调中也有协调美,对啦、对啦,她长得不错看,好歹人家当过校花和专业模特儿。

    什么?黄蓉当过模特儿?

    对啦!在世贸大楼嘛!去年的家具大展,她受雇当卖床垫的模特儿。

    你少孤陋寡闻,谁规定模特儿只有车展有,卖床也需要模特儿来展示床垫有多好睡啊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黄蓉的工作是……

    黄蓉在展示会场睡了七天,直到老板发薪水。因为她的睡功一流,吸引不少顾客上门,老板龙心大悦,还包了年终奖金给她,约定好,往后年年家具展,他都要她去帮忙。

    「-相信艾情夫人能替女人找到爱情?」朱洙迟疑问。

    「相信。」

    她没怀疑过任何人、任何事,没怀疑自己智商有无问题,更未怀疑过一天睡十六小时算不算正常。

    「这是不是诈骗集团?」朱洙问。

    早上她应该喝牛奶,却买成优酪乳;上公车发现悠游卡没带,投钱又不小心多投一块钱;还有,五分钟前,她的左眼皮连续跳十几下,这些征兆,会不会是三太子提醒她别做蠢事?

    「艾情夫人是女生,女生怎会组诈骗集团?-多心了。」

    黄蓉资讯不齐全,没看过电视新闻里,诈骗集团的重要成员有六成是女性。

    「好吧,先上去再说。」

    跨出右脚,朱洙在心中默念六声「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」,深吸气,然后推着黄蓉往前走。

    「-让我先吗?真感谢。」

    黄蓉不晓得朱洙推她,纯粹要她在前方挡住煞气,没有礼让意思,居然还对她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红红脸,朱洙别开眼睛,不敢看向「善良」人类。

    走两步,才进警卫室,后头女子先她们出声。

    「我找A栋四楼之四的艾情夫人,我叫赵悯,预约过了。」她晃晃手中的爱情传单。

    朱洙和黄蓉不约而同往后看,哇哇哇,名叫赵悯的女人美到难以形容。

    林志玲?输她三成;侯佩岑?没她美艳;至于萧蔷……光年龄,赵悯就赢她两千分。

    她那个美哦……怎么形容?啊,要说可惜啦,她当人太可惜,她应该换个职业,去当、去当仙女!

    可是美女好生气,一张脸冷过千年瓦上霜,两颗眼睛冒出三昧真火,百年难见的水火同源在美女身上出现。

    她一手拿爱情传单,一手背名牌包包,气势迫得朱洙和黄蓉主动退让。

    「不是说艾情夫人每个月只发两张传单?」朱洙问黄蓉。

    「可能她拿的是上个月的传单。」黄蓉的想法永远光明。

    「那我们动作得快一点,名额有限。」

    她们迅速向警卫摇摇传单,飞快奔往电梯,和美女挤进同一个狭小空间。

    警卫伸出食指,按下A栋四楼之四的电铃。

    「丫头,有三个女人上门,加把劲哦,赚饱这票,老爸给-买液晶电视。」

    ***凤鸣轩独家制作***bbscn***

    艾情很年轻,年轻得叫她一声「夫人」很怪异,虽然她扎发髻、戴复古眼镜,可是她的脸皮太鲜嫩,分明是幼齿。

    朱洙、黄蓉和赵悯排排坐,艾情的眼光在她们身上轮流转动。

    「说吧,-们想要什么。」

    艾情的表情具有说服力,专业口吻加上专业表情,一听就是专替人解决疑难杂症的专业女性。

    艾情的眼光扫往黄蓉,她被下了蛊毒似地,乖乖供出十八代祖宗。

    「我叫黄蓉,我们全家都是麻烦人物,哥哥因毒品而坐牢,姊姊被驱逐出境,爸爸每天待在海边不回家,妈妈只好当闺中怨妇。

    幸好,我身心健康,除了九百多度的近视之外,其他的都很正常,妈妈说,为了避免我被污染,最好尽快嫁出门。

    我要嫁给有钱男人,好不好看无所谓,因为拔掉眼镜,我根本看不见;有暴力倾向也无所谓,因为我每天需要十六个小时睡眠,没时间和老公拌嘴,受虐的机会只有正常人的零点五倍。」

    说完,黄蓉笑眼——地看着艾情。

    有钱?暴力倾向无所谓?陈-陶怎样,反正名模老婆被打跑,她可以抢上前递补,免得他真跑去跳剑潭,多出一桩社会问题。

    「-呢?朱洙小姐。」

    「我的双亲都有正常工作,他们是神职人员,专门服务迷途羔羊。对我而言,结婚纯粹是个人问题,因为我命中注定必须在二十二岁之前出嫁,否则未来前途乖舛。」

    「乖舛?」

    艾情不懂,二十二岁不结婚的女人,占台湾女性的九十九个百分比,也没见到谁的命运比较乖舛。

    「我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生,我这种人的命注定与众不同,我排过自己一生八十三年的命盘,发现二十二岁之前我没嫁出门的话,之后碰到的对象都是次级品,诸如鳏夫、有妇之夫这类的,再不就是女同性恋,这些对象将严重改变我的命运。」

    「请问-有什么特定对象吗?」艾情叹气,五十步与百步之间,她的案子和黄蓉一样棘手。

    「没有,所以才需要艾情夫人帮忙寻找,对于男人,我不特别挑剔,嫁给谁都是命,就算嫁的不好,也不怨-,我很清楚前世债、今生清的道理。不过,我看过手相,知道二十二岁之前,我的另一半是个高高瘦瘦的音乐家。」

    皱眉,艾情咬唇,高瘦的音乐家?还说不挑剔,她干脆指明要王力宏还是理查克莱德门好了。

    「赵悯小姐,-呢?」她把眼光调到满脸寒意的漂亮女性身上。

    「我要嫁给慕容贺。」言简意赅,赵悯不多废话。

    慕容贺?有没有弄错,他是亚洲十大企业的榜首耶,那么好追的话,还轮得到别人?艾情早自己留起来用。

    挣扎再挣扎,她心底明白,这三个Case接不得,可时代转移,向往爱情的女生日渐减少,人人高唱女权主义,强调爱情是种吃不饱的东西,不接下的话,她的下一摊在哪里?

    来回想过几转,最后,艾情屈服在液晶电视的诱惑下,咬牙,横心,接下!

    「我的收费标准是,安排见面收一万块,以后按照进度收费,牵手一万、亲嘴两万、上床五万、结婚五十万。」

    她预估,这三个女人,能让她赚到第三关已经是最大极限。

    「那……离婚呢?」黄蓉小声问。

    「离婚不收费,还附赠六百六十六块慰问金,祝-往后六六大顺,并欢迎再度光临。」

    赵悯起身,递给艾情一张名片。

    「这是我的电话,要是-有本事让我在今年内嫁给慕容贺,我给-五百万。」

    话说完,旋身出门,艾情看着她的曼妙身影,猜想,她一定练过凌波微步。

    就这样,在五百万的气势压迫下,艾情没听到朱洙和黄蓉说些什么,她傻傻的收下她们的电话号码,傻傻地送走两个人,傻傻地想着未过门的五百万元……

    她和五百万,绝对是琴瑟合鸣、百年好合……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惜之作品 (http://xizhi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